(四十二)   1983年7月,施和平毕业了。由于他品学兼优,表现突出,童枣的“问题”已经被淡化,钟尚仁的右派彻底平反,加之十年文革期间大学停止招生而带来的人才奇缺,省工商局破格录用了他。他在报到之前回了一趟家。回家的当天,在童枣的安排下,晚餐比较丰富,把亲家也请来了。施和平为了欢迎岳父岳母,破例喝了几杯酒。吃完饭,一家人送走了舒氏夫妇,童枣抱着孙子对儿媳说:“小乐乐今天跟我睡。”小两口会意地笑了。施和平和舒静回到房里,自然是“小别胜新婚”一样的狂喜。一番温存之后,舒静问:“和平,你到省城工作了,我应该是高兴呢,还是担忧?”   “当然高兴才是。你担忧什么?”   “你不觉得两地分居会分出事端来吗?”   “多虑了。我可对天发誓:施和平要是对舒静有半点不忠,遭……”   她马上捂着他的嘴:“不准说出来!”她激情沸涌搂着他……   施和平在家休息了三天,第四天准备起程到省里报到。一家人正在做准备时候,突然来了三个人,其中一人笑容可掬地问:“谁是施和平同志?”   “我是。您是……”   “我们是县工商局的。”那人指指身边年纪稍大的,“这是我们的罗局长。”   施和平和来人一一握手,问:“罗局长找我有事吗?”   “听说施同志分到省局工作了,特来认识,认识。以后在工作中免不了要去找麻烦。”   施和平从来没有听人恭维过,非常腼腆:“罗局长,各位同志,我是工商战线上的新兵,什么都不懂,还望前辈们多多指教。”   “施同志谦虚了。你是文革后补充的新鲜血液,前途不可限量。我想请施同志今天到局里去坐坐。”   “罗局长,谢谢了。”施和平少了许多拘束,说话也自然了,“今天一定要走,以后回县再去拜访。”   童枣站在一旁听他们说话,知道是县工商局的,她不亢不卑做自己的事,一声不吭……   “既然施同志不能耽误,下回回来再说。”他用眼神吩咐下属,下属把一提礼品放到了桌上。罗局长说:“家乡的一点土产,带去尝尝。”   “这可不行!”施和平坚决谢绝,“罗局长,您是我的前辈,您要爱护小字辈呀。”   “在外地工作,吃吃家乡土产品,增强乡土亲情,又不是什么贵重东西。”另一个人解释。   “罗局长,您的心意我领了,但一定不能收。”   “好,好,尊重施同志的意见,”罗局长一行提着礼品告辞,施和平很有礼貌把他们送出了大门。   这三个人走了一会,忽然又折回来,一家人很奇怪,怔怔望着来人……   “施同志,走时匆匆,忘了一件事。”罗局长掏出几张人民币,“上次我们的人办事不细致,对你母亲的处罚简单了。”他把钱放在桌子上,“这是三百元的罚款,还有工具,要你母亲去办个手续。”   童枣这时说话了:“罗局长,是我违反了工商管理法规,我已经认罚了,不必翻来翻去。我只想工商部门……”   “妈,别说了。”施和平怕童枣说出不该说的话。   “妈不会说出越理的话。”她回了儿子继续说,“我只想工商部门给我一句实话:个人开豆腐店符不符合国家的政策。”   “您姓……”罗局长记不起她的姓。   “我姓童,叫童枣。”   “童同志,你明天到工商局找政策法规科,他们会给您答复的。”   工商局一行人告辞走了。童枣看到桌上的钱未拿走,赶出去硬塞给了他们。   第二天,童枣找到县工商局,恰好碰到了罗局长,他很热情把她引到了政策法规科,对科里的人说:“你们对童枣同志的要求,能办就和工商登记发证科商量,及时办理;如果要求不能达到,要细致解释。”他回头又对童枣说:“童同志,我这时有个会要开,有什么事不明白,再来找我。”   “罗局长,麻烦了,您忙您的去。”   由于有罗局长的吩咐,科长对童枣提的问题作了详细的解释,然后说:“你的要求,在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以前肯定是不行的。根据全会的精神,这几年各个部门的政策正在逐步调整,对民营企业和个体经营户在政策上给予了大力支持。你提的要求是符合总体精神的。但要向领导汇报,征求上级的意见,这样时间就长一些,争取一个月之内答复你。”童枣谢了科长准备走,科长又说:“还有,你写个申请。”   时间还不到一个月,童枣得到了工商局通知。她来到工商局,罗局长在“登记发证科”等她。罗局长对她说:“童同志,你的申请我们研究了,你是我们县批准的第一个豆制品个体经营户。希望你做出成绩来。具体手续,由游科长给你办理,我就不陪了。”   “谢谢罗局长。童枣一定争气。”   罗局长走了以后,游局长给了她一张工商登记表:“童同志,你把表填好了给我。”   “游科长,我把表拿回去填可以不可以?”   “可以。”   “我填好了明天送来。”   童枣把表格拿回家里,等钟尚仁回家后给了他。他看后:“别的都好填,一是资金是多少,二是名称。这两项要斟酌斟酌。”   童枣为难了:资金填大了拿不出来,填小了又不符合经营实际。她想了一下,“填二千元。”   “你有这多钱吗?”   “我想办法。”   “依你的。那店名呢?还有法人代表。”   童枣思忖了一阵子:“叫……用施家老字号。”   钟尚仁听了摇摇头……   “你说呀。”   “我想,施家的老商号不是开豆腐店的,不会有多大的影响;何况和平在省工商局工作,怕人连想起来对和平不好。”   “我还没有从这层考虑,想起来真有点涉嫌之虑。叫……叫什么好呢?”   钟尚仁突然想出了一个的名称:“就叫‘童枣豆制品坊’,当然法人代表也是你。”   “不行,不行,哪有用人的名字做店号的?”   “你真是少见多怪了。以前就有用人名做店号的,比如‘王麻子刀剪铺”、‘张小泉刀剪铺’,名气大得很哩。”   童枣被钟尚仁说服了。   童枣到工商局把一切手续办好后,找游科长要营业执照。游科长诡秘一笑:“局长吩咐了,营业执照暂时不能给你。”   “为什么?你们……”童枣有点惶惶然。   “不要多想了。你明天在家里等着。”   童枣非常疑惑地回到家,闷闷不乐。她做了几个猜测:“有人告了状,上级干预了;注册资金少了不符合要求……”她一夜没有睡好。   第二天九时许,外面锣鼓声、鞭炮声不断,她走出来一看,工商局的人在罗局长的带领下,热热闹闹抬了一块黑底红字的匾,上面写着:“童枣豆制品坊”。童枣激动得热泪盈眶,赶忙迎出来,口里不断地:“谢谢领导,谢谢同志们。”并一一握手致谢。看热闹的人围了一大圈。罗局长亲自把匾交给了童枣:“童老板,祝你生意兴旺!”   “谢谢了,童枣决不懈怠,努力为社会做好事。”   罗局长对围观的人说:“乡亲们,现在政府的政策好,大力支持民营企业和个体经营户。大家只要遵纪守法做生意,我们工商部门会积极支持,大开‘绿灯’。‘童枣豆制品坊’是我们发给这个行业个体经营者的第一张营业执照。”   群众中一片掌声……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