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十)   1962年十月,施母的病体日渐恶化,卧床不起。童枣请了假送婆母到了医院。经医生诊断,施母的肝已经硬化,黄胆指数特别高,需要住院治疗。施母知道家里的经济已经捉襟见肘,负担不了昂贵的医疗费用,拒绝住院。童枣哭道:“妈,你不住院就是怪童枣不孝,童枣就是砸锅卖铁,也要给您凑足住院费。”施母听了老泪纵横:“妈能有你这样的孝心媳妇,这辈子知足了。妈听你的。”   为了凑足住院费,她鼓起勇气去了一趟三湾村。她到家的时候,天亮不久,看到正在做活得父亲,叫了一声:“爸。”童成经抬头见是童枣,连忙放下手中的活:“枣儿,这么早?”他吩咐准备下地的妻子:“香娥,枣儿回来了,给她弄点吃的。”   周香娥回应一声:“来了,来了。”她从房里走出来,“枣儿,这么早?我去给你做吃的。”   “妈,不麻烦。”她拭了满脸的汗,“我和你们商量一件事,商量了就回去。”   “商量什么事?”童成经问。   “我想找爸、妈借点钱。”   “借钱?借钱干什么?”   童枣便把婆母病重的事说了,童成经忙说:“既然是你婆母病了需要钱,我们应当尽点力。只是家里的钱不多。”他问周香娥,“香娥,家里还有多少钱?”   “也没有多少!”她脸上有不悦之色,“这年头,都是积积攒攒的几个辛苦钱,能有多少?”   童枣听了周香娥的说话,知道她极不情愿借钱给她,便起身:“你们的钱也来之不易。算了,我去想其他办法。”她要走,童成经拦下:“枣儿,钱是不多,总可以应点急。”他吩咐周香娥:“你去清一清,有多少借多少。”   童枣虽然不愿看周香娥的脸色,但为了给婆母凑足住院费,也就忍下来了。   周香娥从房里拿出钱来:“只有这些了。”她把钱递给童枣,童枣没有接,问:“妈,是多少说个数,我一定会还的。”   “一百二十五块。你数一数。”周香娥看童枣接过了钱,又说:“这钱是你爸一根篾一根篾编出来的,还不还你就凭良心吧。”   “香娥!”童成经瞪了她一眼。她看自己丈夫愠怒的样子,拿起锄头下地去了。童枣望着周香娥的背影,想起自己去世的母亲,一股悲痛涌上心头……   童枣下午回家,叫了几声徐姐,没有回应。她正在寻找之际,徐姐回来了。徐姐坐下后,从衣袋里掏出一摞钱:“童枣,这些钱你拿去给奶奶交住院费。”   童枣说:“徐姐,你的钱也是辛苦钱,你留着。”   徐姐淡然一笑:“这些钱放在银行也是放着,给奶奶治病要紧。”   童枣被徐姐的行为感动了,她接过钱,抱着徐姐激动地说:“真是患难见真情啊!徐姐,你是施家的恩人!”   “童枣,别这么说。”徐姐拍着童枣,“在旧社会,我一个流浪街头的外地少女,要不是施家收留我,早就没有徐姐了,应该说施家是我的恩人。”   ……   童枣把筹到的钱清点了一下,一共是三百二十八元。她来到医院,把钱交到住院部,收款人清点后说:“还差七十二元。”   “好,好,我过两天再来补交。”   收款人没有为难她,只嘱咐了一句:“过两天一定来补交。”   “一定,一定。”   童枣把婆母的住院手续办好后,从住院部走出来,发现几个人在排队抽血,她走近一个妇女问:“您这是……”   “卖血。你想卖么?”那个妇女没好脸色回了一句。   “卖血?怎么卖?”   “这么多卖一十五元。”妇女用手比划了一下。   “您一次能卖多少?”   “四个‘这么多’。”   “对您的身体没影响?”   “医生说没有影响。有影响又怎样?要钱嘛。”他们正在聊时,一个女护士走出来叫:“王腊妹。”   “在这里。”那个妇女应道。   童枣连忙拦着护士:“护士同志,我想卖血。”   “你想卖血?”护士上下打量着。   “嗯。要不要什么手续?”   “先要检查身体,化验血。”护士回答后又说,“如果你是自愿,随我来登个记,办一个体检手续。”   “我是自愿。”童枣随护士进屋去了。   不一会,童枣从里屋走出来,护士跟她说:“明天来看体检结果,如果没有问题,后天上午来抽血。”   “我知道了。”童枣边走边和护士打着招呼。   童枣第二天下班时,对丁师傅说:“丁师傅,我婆母明天上午有几个检查,她行动不便,我想请个假,她的检查完了就来上班。”   “好,好。时间不要耽误多了,怕别的工人有意见。”   “我知道,我知道。我一定抓紧时间。”   童枣检查身体后的第二天,她起了一个早来到医院。她先到住院部看望了婆母,见婆母正在睡觉,她没有惊搅,便来到抽血的地方。不一会,那个护士走过来问童枣:“你打算抽多少?”   “我的体检合格么?”   “没问题。只是第一次不能抽得太多。”   “抽多少为好?”   “抽三百毫升先适应适应。”   “抽五百毫升行不行?”   “抽那么多?!怕你的身体承受不了。”   “没问题,你看我的身体结实得很。”童枣卷起袖子。   护士想了一下:“你一定要抽五百就试试吧。如果在抽的过程中身体有反应必须主动要求停下来。”   “知道了。”   一切手续办妥后,童枣第一次卖血了。她在抽血的过程中,心里很是紧张。她用意志约束自己……抽完血后她休息了一会儿,又来到婆母的病房。施母见到童枣想坐起来说话,童枣连忙上前搀扶,在搀扶过程中用力猛了一些,突然晕倒了……施母吓得不知所措……好在查房的医生在场,并在地上发现了一张卖血凭证和七十五元钱。医生明白了童枣晕倒的原因,马上开了一张处分,吩咐护士:“输液。”   医生把童枣的事情处理完后,问施母:“她是你的什么人?”   “是我媳妇,叫童枣。”施母回答后又问,“医生,我媳妇是什么病?要不要紧?”   “她卖血了!血抽的太多,又没有休息。”   “她卖血了?!”施母什么都明白了,哭了起来,“都是受我的拖累,我为什么不死呀……”   “不要紧的。”医生安慰施母,“过一会她就没事了。”   不多时,童枣果然慢慢睁开了眼睛,看了病房的一切忙问:“我怎么哪?”   “你怎么哪?”医生批评她,“一次抽那么多的血,抽了血又不休息,你晕倒了。”   童枣看自己挂着吊瓶,挣扎起来:“医生,我没有时间,要赶去上班。”   “你不要命了?!”医生把她摁下去,“乖乖把针挂完。”   因为童枣病发突然,就近睡在施母的病床上。施母握着童枣的手,泣不成声:“童枣……听医生的……如果你……我就不想活了……”   “妈!”童枣叫了一声,斜躺在婆母身上,哭得很伤心……   施母经过一个月治疗,病情有了好转。医生根据她的身体状况劝她多住几天,但施母从家庭经济上考虑坚决要求出院。施母这次住院治病,耗尽了家里的积蓄,且背了不少债,童枣的经济负担更加沉重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