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九)   钟尚仁到新单位上班以后,没有来找过童枣,童枣的心里反而觉得空荡荡的。   暑天已经过去,气候凉爽了,季节性的病也随之而来。最近几天,施兰亭的咳嗽加剧,血压升高。童枣向单位请了假,陪他上医院。施兰亭在医院上楼梯时,突然晕倒。他的头碰到了水泥板上,鲜血直流。童枣一时手足无措。好在医生、护士及时赶到,抬进了抢救室。童枣在走廊里焦急等候时,钟尚仁慌慌张张跑到她的身边:“童枣,出了什么事?”   童枣望了他一眼,苦愁着脸说:“我爸病了。你怎么在这里?”   “我的咽喉炎犯了来看门诊,突然发现你在这里。我拿了药就赶过来了。”他说后又问:“是童伯伯?”   “不是。是儿子的爷爷。”   这时,抢救室出来一个护士:“谁是施兰亭的家属?”   “我是,我是。”童枣连忙回应。   “病人需要手术,但他的体质弱,必须输血。我们县没有血库,医院备用的一点血与病人的血型配不上。”   钟尚仁听了急忙问:“护士同志,病人是什么血型?”   “是B型。”   “我是,我是。”他边说边卷起袖子,“抽我的血。”   童枣听了,心里十分感动,不知说什么好:“这……这……”   “这什么,救人要紧!”钟尚仁截下她的话。   “你随我来验血。”护士领着他进了手术室。不一会,护士又出来,对焦急等待的童枣说:“出来告诉你一声,让你放心。你男朋友的血型与病人匹配,只是输的数量较多。”   “要输多少?”   “至少400CC。”   她不便解释护士的误解,又问:“对他本人的身体有无影响?”   “不会有大的影响。”护士诡秘一笑:“他回家后,好好营养营养。”护士说完走进了手术室。   约一个小时,“正在手术”的灯亮了。钟尚仁有点疲惫地出来了。童枣迎上去:“辛苦你了。你……你不碍事吧?”   “不碍事,不碍事。”   他和她在排椅上坐下,无声地望着地板。她觉得应该找点话说:“到新单位后,工作还适应吧?”   “干的是老专业,没有太多的难处。”   她又没有话说了。他抬起头望了她一眼,很是歉疚地:“上次……上次……”   她抢过他的话:“没事,没事。”   他歇了一会,起身:“我该回单位了。”   “你不多休息一会?”她也起身,“你一个人走回去行吗?”   “不必担心,我的身体还过得去。”他要走了,她嘱咐他:“回去后吃点营养品,只好你自己照顾你自己了。”   他走了几步,回头说:“我一有时间就去看你。”   “不,不,我去看你。你住在……”   “我们单位不大,找到了单位就能找到我的住处了。”   她望着他下了楼梯……   施兰亭经过手术虽然生命保住了,但须住院治疗。好在他是公司的副经理,单位很重视,觉得媳妇在医院照顾公公有诸多不便,施母的身体又自顾不暇,便派了二个小青年轮流值班。   童枣回家后,安慰了婆母,准备回单位上班。她对徐姐说:“家里的事劳徐姐多操劳了。”   “没事,这是应该做的。”   童枣走了几步,仿佛想起了什么,疑迟了一刹那,说:“徐姐,麻烦你明天到市场上买支母鸡,煨罐汤。”   “爷爷刚做手术,不能急补,迟几天。”   “不是煨给爷爷喝的。”   徐姐也不问究竟,连声说:“好,好。”   第二天下午,童枣下班后,从厨房提了一只瓦罐,找到农业局。她问门卫:“老同志,你们单位新来的钟尚仁住哪里?”   “钟尚仁?”门卫想了一下,“是不是经管办公室的小钟?”   “是,是。”   “你到后面去,”老人从门卫室走出来,指指点点,“左拐不远,到一排平房去问。”   童枣谢了老人。按老人的指示找到了平房。刚好平房里走出一个女同志,她上前问:“同志,钟尚仁在哪间房里住?”   “第五间。”女同志回话后,细细打量着她。她没有多想,敲了第五间的门。开门的是一个小青年,问:“你找谁?”   “找钟尚仁。”   钟尚仁已经听到了童枣的声音,急忙走出来:“童枣,你稀客呀!”   那个小青年见状知趣地走了。   钟尚仁不甚欣喜:“进房里坐。”   童枣随他进了房。这是一间约十二平米的寝室,两张单人床,两张小桌,房里的东西摆放的倒也整洁。他给她倒了一杯水:“两个人住一个寝室,挤了一点。”   “比在我们门市部住统铺强多了。”童枣把瓦罐放到桌子上,“给你煨了一罐汤补补身子。”   “这……这……”钟尚仁受庞若惊,不知说什么好,“太麻烦了。”   “那天要不是你的血救急,老爷子恐怕已经不在世上了。我婆母听了感动得流了泪,一个劲地说:‘救命之恩不能忘,救命之恩不能忘,要好好谢人家’。”   “这事摊上任何人都会出手相助的。”   “这汤刚从炉子上端来的,趁热喝。”童枣环视房里,没有看到碗勺,便问:“你的碗筷呢?”   “刚吃了晚饭,吃不下去。”他很腼腆地,“你,你坐一会说说话行么?”   “不哪,不哪。”她不想让他产生错觉,便站起来,“家里人还在等我吃饭。以后有时间再来看你。”   他看她要走,又想不出理由留住她,也站起来:“谢谢你,谢谢你的婆母。”他顺便问了一句,“施经理现在好些了吗?”   “没有生命危险了。只是身子虚弱,说话都很吃力。”童枣一边回应,一边走出了寝室。   他跟在她的后面送她。她怕引起单位的人产生不必要的猜疑,生出闲话来,阻止他:“不送了,你干你的事去。”   他吸取了上次的教训,不敢冒失了,止步说:“你慢走。”   她什么话没有说,头也不回地走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