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八)   童枣和钟尚仁朝夕相处,虽然在同事面前没有漏出什么行为诡异的形迹,而他们思想上的尴尬自然是存在的。好在时间不长……   两个月以后,钟尚仁意外地得到一次变动工作的机会——他调到了县农业局经管办公室,监管农业系统基层单位的财务。钟尚仁在履新的前一天,趁着只有两个人的时候,对童枣说:“童枣,想到马上要离开你,我的心里是很依恋的。”   童枣不自然笑了:“恭喜你有了一个施展才华的机会,你要好好珍惜。”她回避了他话里的意思。   他心里的矛盾在反复碰撞,非常坚决地对她说:“我对童伯伯说过,我一辈子忘记不了你!”   童枣从未有过的激动,心手都有点颤抖,语无伦次:“小钟……你想的……不切实际,我……我……”   “我知道你有顾虑。我钟尚仁只要能和你在一起,什么都不在乎。”   他们说话间,组长突然从店后走来,二人一下子举止失措……组长看到二人尴尬的样子,心里明镜似的,笑着说:“小钟要走了,童枣是不是有点舍不得?”   钟尚仁不知说什么好,童枣心情平静地笑着回应:“小钟一走,店里少了一个好劳力。不光我舍不得,组长恐怕也舍不得。”   “是的,是的。小钟进了‘大庙’,不要忘记我们‘小庵’,经常到店里来玩。”   钟尚仁顺着组长的话说:“组长,你说到哪里去了。这几个月我在店里学了很多知识,得到了锻炼,受益匪浅。我特别忘不了组长对我的帮助。”   “帮助谈不上,互相学习,互相学习。”她望了一眼童枣,“今天我买了三张电影票,请小钟看场电影,童枣你陪。”   “不哪,不哪,夜晚我还要照顾儿子。”童枣不想找不自在。   “今天的电影是《柳堡的故事》,陶玉玲主演,好看。儿子交给你婆母看管。”组长怂恿她。   “童枣,既然组长这么热情,我们就一起去吧。”   童枣不好意思再推辞,微笑着默许了。   三人看完电影走出来,组长非常感慨:“这部电影好看。像小英莲这样的女孩太钟情了,等十年、八年都不在乎,唉!现在的一些女孩,谈恋爱就不专一,瞧着这‘山’又望着那‘山’。”   童枣和钟尚仁没有回应,组长拉着他们答话:“你们说是不是?”   “是的,是的。”钟尚仁应付着组长。   “小钟,你谈过恋爱没有?”   “没有,没有。”他面红耳赤回了话。好在夜晚看不见他尴尬的表情。   “以后,”组长提醒他,“你找对象的时候,一定找像‘小英莲’那样钟情的女子。”   “谢谢组长的关心,谢谢组长的关心。”   他们边走边谈,走到街的十字路口,组长挥挥手:“我先走,娃们还在等我去料理。”   组长走了,一下子冷清下来,二人沉默不语,心里都在回味组长的话……   走到一僻静处,童枣停下脚步:“小钟,你回店里去休息,我过这条街就到屋了。”   钟尚仁说:“明天我要去报到。报到以后,会有一段时间忙。等忙过一阵子,我们好好谈谈。”   “小钟,你的一切想法都不实际,我们还是做朋友交往吧。”童枣回绝了他的要求。   “童枣,‘小英莲’许下的是‘十年、八年’,我对你许下的是一辈子。”钟尚仁越说越冲动,不能自制,鲁莽地把童枣抱着了。童枣用力挣扎着,可他越抱越紧……童枣抽出一支手,很生气地打了他一耳光。他蒙了,下意思地松开手,童枣趁机跑了……   钟尚仁呆望着童枣的背影想了许多……对自己刚才的鲁莽行为,心里很是内疚。   童枣回到家里,婆母正在和儿子逗趣。小和平看到童枣马上迎上去:“妈妈,妈妈……”她拉着小和平对婆母说:“妈,劳累您了,您去睡吧。”施母答应一声,回自己的房里去了。   童枣把儿子安抚睡后,躺在床上想心思……   没有恶人史成文的暴行,钟尚仁应该是自己的丈夫了;自己被恶人糟蹋和再婚以后,而他的心里始终装着自己;他的冲动和鲁莽,是道德败坏,还是感情的渲泄;他有错吗?她想到这里,觉得自己扇他一耳光有点过份。她后悔了……   我有家、有儿子,施忠义在很大程度上是因为自己的过错而死的,我不能昧着良心再嫁人……   她想来想去,觉得世上最难做的是女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