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四)   童枣回到家里,好长时间心情没有平复,成天闷在房里。有一天,一家人吃过晚餐,施母劝慰她:“童枣,既然事情已经发生了,不要愁眉苦脸的,安安心心把身子养好。”   “妈,我不想闲下来,你们让我上柜台学着做生意。”   “这……”施母想到她有孕在身,很是犹豫。施兰亭考虑了一会:“站柜台是很吃力的,你的身体受到了吗?”   “爸,身体是可以锻炼出来的。”   “既然你是这样想,就试试吧。”   施家经营的日用杂货,雇有三个店员,另售兼营批发。童枣上柜台后,包扎之类的技术活她干不了,起初只能打下手。童枣是个很要强的人,不想依靠别人过日子,甘心当外行。她利用一切空闲,甚至打烊以后,埋在店里反复操练。比如练习包礼包,一练就是一个时辰。好在是自家的店铺,浪费一点包装纸不会有人指责。经过约半年的努力,她不仅能够独立接得顾客,整个经营规律也较为熟悉了。这时,她的产期也临近了。   “童枣,你快要临盆,就不要上柜台了。”施母关心她。   “妈,没有关系的。我们老家有的孕妇上午在地里干活,下午就生产了。”她还是我行我素。   今年的炎热天气特别长,过了“立秋”,依然是骄阳似火。童枣穿着宽大的单衣,挺着肚子,还在柜台上忙碌。一天中午,她突然感到身体有异动现象,急促走到后屋,上气不接下气地叫:“妈……妈……”   施母时刻都在注意童枣的身体变化,已有思想准备。她听到童枣的叫声,慌张地跑来:“童枣,是不是……”   “妈,快来……”   施母知道童枣要生产了,宽慰她:“童枣,要忍住点,不要紧的。妈马上去叫隔壁的纪婆……”。等到施母和接生婆赶到,童枣已经睡在床上满头大汗地大声呼叫……很快,便听到了婴儿的啼哭。   施兰亭在厅屋里来回走动,不时朝童枣的房里望望。一会,徐姐端着一盆脏水出来,他忙问:“徐姐……”徐姐知道他想问什么,笑着说:“恭喜您,有孙子了。”   施兰亭不失风度地点头笑了:“辛苦徐姐了。”   孙子满月了,施兰亭给小孩取了名字,小名单叫一个“强”。施母说:“他爷,孩子应该有个大名。”   施兰亭想起了正在劳改的施忠义,不免伤感起来。踌躇了一会:“哎!小施强的大名还是留给忠义去取吧。”   他的这番话,把一家人的愁绪扇动起来了。童枣想到儿子一出世就见不着爸爸,很是伤心地哭了,施母也陪着流了泪。施兰亭劝说他们:“不要想不高兴的事了。”   两个女人止住泪,童枣说:“爸、妈,施强已经满月了,我想带他去一趟农场,让父子见见面。”   “不行,不行。”施母反对,“孩子这么小,他受不了路上的辛苦。”   施兰亭也不同意:“童枣,孩子太小了。以后的日子长着呢。”   童枣不好再坚持,又说:“不带施强去,我总得去一趟。”   “过一段时间再议。”施兰亭还是没有同意。   农历腊月,童枣把儿子交给了婆母,第二次去看望施忠义。已经是数九寒冬的季节,天阴沉沉的,刚下过一场小雪,路上行人不多,偶而有拉板车或赶毛驴的人从她身边经过。她艰难地行走在泥泞的道路上……下午四时,她到达了目的地。接待她的仍是那个管理员,和施忠义见面地点仍是那个小屋。这次见到施忠义,不象上次那样憔悴。可能今天没有下地,身上的棉衣还很干净,脸似乎胖了许多。   二人见面后,没有上次那样激动,一问一答间交换了彼此情况。童枣从提包里拿出的第一件东西,便是儿子的照片:“这是我们的儿子。”施忠义接过照片看了又看,一个胖乎乎、非常可爱的小生命,让他兴奋而又伤感,激动地抱着童枣哭了:“童枣,感谢你,感谢你……”童枣理解他此时的心情,安慰他:“儿子就是我们的希望,好日子会到来的。”   “是的,是的。为了儿子,我会好好表现,争取减刑,早点回家。”他突然问:“孩子取了名字没有?”童枣把取名字的事告诉了他。施忠义说:“这是爸给我的安慰。”   “你就尊重爸的意见,给儿子取个大名。”   施忠义在用心斟酌:“叫……叫什么好……就叫施和平吧。”   “和平也是名字?”。   “现在好多人的名字都带有政治符号,什么‘建设’、‘援朝’……都叫上了。叫和平时新,符合潮流。”他解释。   “你们还学习政治?”   “政治学习比劳动抓得还紧。改造就是要触及灵魂嘛。”   “看样子,你在政治上有很大的进步。”   “有些进步。”他习惯地望了一眼屋外,“我在政治上懂得越多,越觉得我冤的实在不值得。”他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实事求是是共产党的思想路线,为什么对我的问题不能实事求是?不过,我还是看到了希望,总有一天共产党会对我‘实事求是’的。”他又告诉她,“童枣,和我一起劳改的有一个叫边原的人,他对我的冤情似乎很了解,但就是不肯说明白。他还专门问了米彩云。”   “他和米彩云是什么关系?”童枣有些好奇。   “我问过,他不说。”   “那你就细细地问。”   “我们互相之间交谈是有纪律的,不该问的不能随便问。   童枣听了,对施忠义的冤情和米彩云这个人又增添了许多疑问。   管理员端来了晚饭,说:“你们今天在一起吃。你……”他指童枣,“你吃完饭后到医务室去宿夜。我已经对医务室交待好了。”管理员对童枣比上次还客气。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