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二章月面“金字塔”之谜   上世纪60年代初,前苏联人在月面发现了金字塔状物,这件事对美国有关当局来说在某种意义上是一个冲击。然而1966年11月20日美国的“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在执行月面探测计划时,也发现了月面上的塔状物,地点就是人类在月面首次留下脚印的静海。当时这艘探测器正从距高月面47千米处进行拍摄。从照片上可见,那些塔状物有点儿像陈列在美国纽约中央公园的“克娄巴特拉之针”,可以说它们像埃及的方尖碑,也像华盛顿纪念碑。   科学家们分析了这些照片后得出结论说,这些塔状物高度在12~23米。而前苏联科学家估计,这些塔状物比美国科学家计算的结果高出3倍,其高度相当于地球上一座15层的大厦。原在美国航空航天局供职、现在史密森尼安研究所积极从事科学研究工作的地质学家法尔克·埃尔·巴斯博士说,这些塔状物与地球上任何建筑物相比都要高得多。不过,比塔状物的高度和尺寸更重要的是它所处的位置。   美国波音飞机公司科学研究所的生物工程学博士威廉·布莱亚认为,这些塔状物是按照几何学法则排列的。这位考古学、自然人类学及遗传工程学方面的权威强调说:“如果这些突起物(塔状物)确实是基于地质学的理由建立起来的话,那么它们就会零落分散。而不是整齐排列。但是根据测量结果,将它们置于x、y、z三维坐标系中构成立体形状时,便明确无误地显示了它们的存在。也就是说,它的两条底边和三个顶点构成了等腰三角形、等边三角形和直角三角形。”   美国《洛杉矶时报》1966年2月26日刊登了布莱亚博士运用几何学分析和显示的这些塔状物的位置关系图,他是根据“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拍摄的照片拟出这张草图的。布莱亚博士确信:“这7座塔状物绝不是漫不经心之作!”因为在《洛杉矶时报》一刊出的右侧鸟瞰图上,塔状物的3个顶点和两条底边构成了6个等腰三角形,这样的东西当然不可能是自然形成的,更何况在这些塔状物的两边正好有一块长方形的洼地。   布莱亚博士证明说:“仔细观察这些塔状物的阴影部分后可知,那里构成了4个90°的角,很像是建有建筑物的地基。”他认为有必要就这些建筑物进行更透彻的研究。因为在地球上要是有了类似的发现的话,考古学家们为了更深入地调查,会在该地进行发掘研究。这位人类学权威不无遗憾地说,如果我们用同样的方式来对待地球上的建筑物的话,玛雅文明和阿兹特克文明就肯定不会直到今天仍沉睡在莽莽丛林之中了。   布莱亚博士得出了如下的结论:“如果那些古代文物原来在哪里仍待在哪里的话,那么由考古学的发掘研究进展而来的地球物理学,到今天也不会有什么起色,我们所知的人类在物理方面的进化注定仍是迷雾一团。”   不过,科学家们未必与布莱亚博士持同样看法。也在美国波音飞机公司科学研究所供职的理查德·肖特希尔博士认为:“一模一样的岩石在月面上俯拾皆是,随便翻几张月面照片就能看到,难道不能从中找出几个形状相近的吗?”这番话概括了肖特希尔博士对塔状物的见解。也就是说,这些针形突起物是自然形成的也罢,是充满奥秘的建筑物也罢,这些明显具有几何学特征的物体数量随着科学家对月面观测范围的扩大而激增。   前苏联空间工程学家亚历山大·阿布拉莫夫在研究过“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拍摄的照片后,也得出了与布莱亚博士相同的结论,即这些建筑物(塔状物)是按照几何学法则排列的。不过阿布拉莫夫也指出,这些塔状物的排列方式总在发生很显著的变化。他计算了这些塔状物的建造角度,运用几何学原理进行了分析,结果令人惊奇——这些塔状物与人们所知的“埃及三角”的排列方式完全一样。月面上的据信是人工所建的建筑物竟然与地球上的考古学家和历史学家熟知的“埃及三角”构形相同,这难道是偶然的吗?   阿布拉莫夫说:“如果对这些月面物体进行分类的话,事实上它们与开罗郊外吉萨的胡夫、哈夫拉、奇阿普斯等埃及法老的大金字塔群何其相似!”如果以月面阿巴卡地区的塔状物为中心的话,那么它们的排列与埃及三大金字塔的顶点的排列就毫无差别了。   如果情况正如伊万·桑达森博士的报告所言,假定阿布拉莫夫的计算是准确无误的,那么这不正可以引为月面上存在智慧生物的证据吗?难道我们就不能认为在地球上也会遗留下同样的智慧生物吗(或者有这种智慧生物存在过的迹象)?遗憾的是,今天我们还不能得出令人信服的答案。   这里还有一个关键问题,那就是证明这些月面建筑物不是自然形成的,而是智慧生物建造的。法尔克·埃尔·巴斯博士说:“根据几座塔状物在月面上的投影计算,它们比地球上的任何建筑物都要高,也比其他塔状物要高,似鹤立鸡群(一般而言,它们比地球上最高的建筑物要高2~3倍左右)。”他强调指出:“这些塔状物的颜色要比它们周围的月面的颜色明快得多,它们是用其他物质构成的,而不是月面上的物质。”   美国和前苏联某些权威宇宙科学家不约而同地得出了一致的结论。就这件事而言,我们难道不能说,他们已经掌握了月面上存在智慧生物的确切证据吗?如果我们相信前苏联科学院两位科学家所言为真的话,那么他们曾说过,有大量证据表明从以往的漫长岁月到今天,智慧生物一直生存于月球内部。如果确有此事的话,那么月球不就可以说是一艘被操纵了若干亿年的巨型宇宙飞船吗?美国航空航天局掩盖了“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的发现吗?   前面提到的罗森布朗先生过去曾会见过一位受雇于美国航空航天局、负责宇航中心设计的科学家。罗森布朗说:“那个人曾对我说,‘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拍摄的照片被波音飞机公司透露给报章并被刊登出来,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令人难以置信的是,他在美国航空航天局工作期间根本接触不到与月球有关的资料。如果在月面上发现了这些塔状物的话,那么任何人都会将其视为空间探测计划中最重要的发现,然而美国航空航天局却对这些发现秘而不宣。是准备深入研究吗?难道就没有被掩盖起来的发现吗?也许美国航空航天局认为有必要由他们自己来进行研究。”罗森布朗的结论向着事实真相大大跨进了一步。   关于美国航空航天局是否掩盖事实,我们不能确认。事实上,1966年11月22日,美国航空航天局发表了上述塔状物的照片,同时又声明不能做出任何解释。几乎所有的宣传媒介都报道了这一“事件”,但是美国国家通信局和空间局等权威方面对此始终默不作声。   《华盛顿邮报》和《洛杉矶时报》都刊登了与这些照片有关的明确的“解释”。《华盛顿邮报》当时用如下的说明刊登了“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拍摄的照片:“‘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拍摄到六座不可思议的雕像的投影。”《华盛顿邮报》记者托马斯。奥多尔在说明中特别指出,这些照片确实拍下了六座建筑物的投影,而过去,美国的月球探测器从未在照片上拍到月面上有如此奇妙的东西。一位科学家描述这些针形投影时说:“看上去就像一棵棵圣诞树。”有的科学家称那是“妖魔之城”。一位科学家由于过于激动,随即给发现这些塔状物的地点起了一个名字——“纪念碑谷地”。美国航空航天局对这些投影一直闪烁其词,回避作出评论,不过奥多尔写道:“最大的塔状物类似华盛顿纪念碑大小,最小的则像一棵圣诞树。”美国《纽约时报》就这些奇妙的影像和建造这些塔状物的“东西”,做了实际上比较保守的报道。   1966年11月24日,美国地质测量部的索尔·卡尔斯特朗博士在该报发表了如下看法:“拍摄到的影像本身相距并没有那么近。”据卡尔斯特朗博士说,由于当时太阳在月球地平线以上11°的位置,所以投影比实物要显得长。他认为塔状物的形态是十分耐人寻味的。他还否定了这种说法,即那些物体无一例外都呈塔状。在这些塔状物的照片中,有两座塔状物要比其他的高得多、宽得多,与其说它们是尖塔,不如说是两块“矮胖”的岩石。   正如在前面提到的,其他科学家的意见与卡尔斯特朗相左。对这些照片进行了缜密研究的前苏联科学家一般都证明那是些塔状物,而且认为它们的高度比热情有加的美国科学家的计算结果要高得多。事实表明,这些物体的位置关系比其“塔状”更能证明它们不是自然形成的。   由“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发现的这些智慧生物的建筑物在月面的静海,人类首次立足月球就是在这里,这是一个偶然的巧合吗?美国航空航天局过去不会不知道发现了月面建筑物这件事。“月球轨道环行器2号”拍摄到这些塔状物是在1966年,比“阿波罗”登月计划实施要早得多。美国航空航天局向公众声明,它并不知道这些塔状物是自然形成的,还是智慧生物建造的。美国航空航天局对此一直含糊其辞,可是又认为有必要进行研究。那么为什么它不肯公开当时发现的东西呢?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