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八章奇异的物质和光束之谜   1980年6月14日凌晨1时左右,在乌拉圭境内圣何塞省离蒙得维的亚90公里远的一个地方,63岁的铁匠胡安·费罗切正躺在床上听收音机,他的妻子睡在他的身边。突然,他觉得有一种奇怪的声音从外面传来,他不禁侧过头向窗外望去,只见两个样子很怪的年轻人,他们是一男一女,穿着贴身的上衣连裤服,神态高傲地盯着费罗切刚刚扭亮的门灯。   那个少年看见费罗切,便毫无犹豫地向他走来,费罗切以为是小偷,赶紧跳下床去用力把门顶住,可是无济于事,那少年用手只轻轻一推,门就开了。惊慌失措的费罗切急忙捉住少年的手,哪知刚一碰触,一种被人放在火焰上烧烤般的剧烈疼痛逼使他缩回了手。当他的妻子赶出来时,只见丈夫痛苦地把手垂着,其他什么也没看见。她仔细察看丈夫的手,发现上面布满红色的小斑点。   第二天天一亮,他们就将夜里发生的事报告了警方,警方将费罗切送到当地医院,后来在回答记者采访时,为费罗切治疗的拉蒙·努涅斯大夫说:我看到他的左手上有多处烧伤,这些伤在皮肤的表面,他们呈点状,散布在手心,显然这是因为接触到高温物体而引起的,但伤势并不严重。   后来,调查人员对费罗切进行调查时,发现他的手伤正处于结淤阶段。他们在费罗切的手心上数出了几个点状伤痕,它们毫无规律地散布在手心上。同时,调查人员也惊愕地发现,那天晚上,费罗切家里的电表显示消耗的电竟达千瓦。相当于他家一个多月的耗电费。   类似的事件在世界其他各地也多次出现。   1981年10月17日傍晚,在巴西的帕纳拉马小镇,里瓦马尔·费雷拉和他的朋友阿维尔·博罗像往常一样去森林打猎。他们来到猎物出没频繁的地方,各自爬到一棵矮树上埋伏了起来。突然,他们发现空中有一个巨大的发光体在缓缓地移动,并且越来越大,他们清晰地辨认出那是一个像卡车轮子一样的飞行物,它向四周发出耀眼的强光,把他们周围落下夜幕的森林照得亮如白昼。惊恐万分的费雷拉看见一束白光正射在阿维尔的身上。在阿维尔的惨叫声中,费雷拉慌得从树上摔了下来,随即一跛一跛地逃回了家。   第二天清晨,费雷拉去看阿维尔。然而阿维尔并没有回家,他和阿维尔的家人径直奔向那片森林,好不容易找到了阿维尔,只见他脸色苍白,神色惊恐,身上的血液被什么东西全吸光了——他死了。令人难以置信的是,10月19日,就在阿维尔遇难的第三天,当地又有两个人——阿维斯塔西奥·索萨和雷蒙多·索萨狩猎时也遇到了同样的怪事,像阿维尔一样,死者雷蒙多身上的血也被吸干。   这种骇人听闻的怪事竟接连不断地发生。   一天,迪奥尼西奥·赫内拉尔正在山顶上干活,隐隐感到有束白光射到自己身上,他抬头一看,浅蓝色的空中现出一个不明飞行物,他未听得一点声响,就像被雷电击中一样摔倒在地,从山顶滚到山脚下。他费了好大劲儿才勉强挣扎着站起来,回到家便精神失常,3天后死去。   1985年那个炎热的夏天,在法国施特拉堡留学的索马里学生丹雷·戈霍回到祖国首都摩加迪沙度假。9月3日黄昏,他与中学同学施默赫、拉费格尔、巴德巴卜一起开两辆摩托车到郊外林地兜风。晚上9时许,他们在林子里随着录音机播放的迪斯科乐曲翩翩起舞。忽然,从东北方向传来一阵刺耳的声音,就如一个巨人用木棒敲打铁皮。4个年轻人立即停止舞步,关上录音机,不约而同地循声望去,只见天空中有几片白云,转瞬间便能看见两道橙红色的光。在两道光之间,斜卧着一个黑乎乎的物体。一会儿,白色的光球飞近了,竟是一个庞大的发光物。它的两束夺目的光不停地移动扫射。   4个年轻人随即卧倒在地,屏息凝视,当光芒射到他们身上时,伴随着一阵剧烈的烧灼感,他们立即不省人事了。   他们醒来时,已是深夜11时20分。黑漆漆的夜,四周孤寂无人。那带电的庞然大物已不知去向。他们骑上摩托车,风驰电掣般返回摩加迪沙。在巴德巴卜家度过了漫长的一夜。这一夜无眠,四人胆战心惊地谈论着噩梦般的奇遇。翌日,他们向附近的民卫队报告了昨夜的经历,值班队长阿里赫中尉立即将谈话录音向上级作了报告。下午4时,阿里赫中尉带着几名队员跟随丹雷·戈霍等人到事故现场进行调查。4个年轻人一会儿蹲下,一会儿卧倒,重新表演了那天夜里的情景。到了傍晚时分,他们4人的脸部和胳膊开始发痒,并泛出红色,好像皮下出血,来到市立医院求诊,大夫说是由强光照射过久或大火炙烤的结果。   为了获得确切的证据,9月8日上午,阿里赫中尉又把4个年轻人带到现场,同去的还有一位叫穆吉姆的民航局工程师。他用盖草仪、水准仪、照相机等器材,精确地测量了飞行物的位置及放射现象,结果表明:地面那个直径为3米多的圆圈范围内有焙烤症状,土壤中的沙粒都已经玻璃化,深度达10厘米,同时盖草仪的指数显示,焙烤圈内有明显的放射线反应,有光束扫射过的地面和树干上也有轻微的放射线反应。而从圈内取出6盒样土和杂草标本经过化验,证实土壤中的碳遭遇过严重破坏,有明显的玻璃化外形,土壤中有放射线现象。杂草受过焙烤,水分严重缺损。穆吉姆工程师当即判断出,他们所说的那怪物是UFO。   更耸人听闻的是1988年12月发生在土耳其曼尼沙市的不明飞行物事件。这天,一只闪烁着绿色光辉的圆盘形不明飞行物在曼泥沙城市上空盘旋近1小时。该市的许多居民都目睹了这一奇观,有人还拍摄下大量的照片,有趣的是目击者中几名患有恶疾的病人,不论当时身处室内或室外,都奇迹般地突然痊愈,有个耳聋的男子一下子恢复了听觉,一位失明多年的妇女能看见东西了。另一位靠氧气袋维持生命的女孩也从死亡边缘活了过来。   当地一位名叫尼迪的医生为此大惑不解。为此,他遍访了那些幸运儿,发现治愈这些病的“大夫”竟是飞碟上闪亮的绿光。   伊尼莎中风瘫痪多年的丈夫一直卧床不起,他是尼迪医生的老顾客了,伊尼莎告诉医生:当飞碟发出的绿光透过窗户射到丈夫的身上时,病人僵硬的双腿突然缓缓地移动,手指也有了感觉,接着便跃跃欲试地下床,居然可以站立,并且开始走动了……瘫痪半年的病人卡马尔,在尼迪医生的精心治疗下收效甚微。然而就在飞碟事件发生之后的第二天,卡马尔竟能大踏步闯进尼迪的诊所,卡马尔神采飞扬地说,他被飞碟的绿光照了一下,便能走动自如了。这些不可思议的趣闻风一样传到首都,安卡拉公立医院的一批医生立即赶到曼尼沙市,挨户拜访了那些不治而愈的病人。得出的结论令人惊讶:使他们恢复健康的是空中来客的绿光。   空中来客的事件在我国也多次发生过。据河南郑州的《大河报》1999年两次报道,武汉市洪山区曾经发生一道神秘的白光,强光过处,湖岸上的700颗大树被齐刷刷地拦腰斩断;另有一次,当地居民在早晨8时左右看到两个发光的物体在空中相互碰撞冲突的场面,碰撞时,两个物体散落下一些如人的皮屑一样的不明粉屑,落到人体上产生奇痒。   正如我们前面所谈到的空中来客所产生的带电的强烈光束。既能置人于死地,又能让困扰人类多年的恶疾化为乌有,加上不明物体散落的不明金属粉屑等等,那么这些光束、粉屑究竟由何而来?科学家们正在孜孜不倦地研究,以期早日揭开它神秘的面纱。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