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火神星”失踪之谜   水星是一颗比较难以观察到的行星,据说,提出太阳中心说的波兰天文学家哥白尼,一辈子都没有见过水星。这是因为它离太阳很近,从地球上看起来,它与太阳之间角距离很小,从不超过28度,经常淹没在太阳中,人们自然就难得一睹它的“芳容”了。   不过,天文学家勒威耶仔细地研究了尘封数百年的水星轨道的观测记录后,在它的“履历”中竟又发现了一件不可思议的事情:水星近日点进动明显反常。   什么是水星近日点进动呢?原来,当行星沿着椭圆形轨道绕太阳旋转时,它最靠近太阳的那一点即“近日点”会不断移动,水星近日点进动尤其明显。1859年,勒威耶根据多次观测发现所得到的水星近日点进动值,要比按照牛顿万有引力定律计算所得的理论值每世纪快38角秒。19世纪末,美国海军学院的纽康测得更精确的差值为43角秒。   如何合理解释这种异常现象呢?勒威耶受海王星发现的启发,大胆猜测有一颗水内行星正用“引力巨手”拉着水星在跳“交谊舞”。他根据牛顿定律预测了轨道,并命名为“武尔坎”,这是古希腊神话中火神与锻冶之神赫菲斯托斯的罗马名字。   勒威耶的预言如一石激起千层浪。人们争先恐后地把天文望远镜一齐指向太阳方向,人人都想成为幸运的发现者,不少人还被阳光灼伤了眼。巴黎远郊乡镇一位姓勒斯卡博的小木匠,是个狂热的天文爱好者,不久便宣称在太阳圆面上看到了未知行星的投影,还说测得它的直径为水星的1/4。接着,不少人也跟着纷纷宣布“火神星找到了”勒威耶闻讯,欣喜若狂。   1859年的一天,这位巴黎天文台台长急匆匆乘着一辆马车,专程来到偏僻小镇登门求教,一时传为佳话。原本腼腆拘谨的木匠受宠若惊,转身从工棚内搬出一堆长长的厚木板,指着上面说:“都在这里了。”原来他以木当纸,把观测记录和计算推导统统写在木板上。写错了,就用刨子刨一下,顺手得很。   火神星的“发现”轰动了整个欧洲,巴黎科学院召开了紧急会议,请勒威耶作专题报告。勒威耶根据木匠提供的观测资料,修正了原有的轨道数值,得出火神星直径约是水星的1/4,离太阳约2100万千米,绕太阳一周约20天,下一次在日面上出现(即“凌日”)的日期是1877年3月22日。   但是,在勒威耶预报的“火神星”凌日的那天,却不见“火神星”的踪影。当时最流行的解释是“火神星被太阳吃掉了”!勒威耶对火神星的存在坚信不疑,因为他实在想不出水星近日点进动还有其他原因。1877年9月23日,他在临终时还在叮嘱人们:“千万不要丧失信心!”   除了勒威耶,不见“火神”心不死的大有人在,其中最出名的要数德国药剂师施瓦贝。他满怀一颗火热的心在自制望远镜旁苦苦恭候了17年,真可谓是“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但是“火神星”依然冷酷无情,不为所动。   1915年,爱因斯坦发表了著名的广义相对论,轻而易举地回答了困扰天文学家多年的问题。根据广义相对论,他求得水星每100年进动值为42.91角秒,与观测值十分接近。许多人认为,这样一来,就根本不需要请出火神星来解释水星的怪异行动了。   但是一些天文学家仍然不肯就此善罢甘休。1970年3月8日,一个国际观测小组在墨西哥观测日全食,报告说看到了太阳旁边有颗很亮的行星。1973年6月30日,非洲发生日全食,比利时天文学家多森和赫克在肯尼亚拍摄了二十多张底片,照片显示太阳附近有一颗视星等(星的亮度等级,共分6等)为2等的天体,比水星还亮。但是这个“多森-赫克天体”从未获得国际天文学界的承认,人们认为这不过是比利时人底片上的一点瑕疵而已。1980年2月16日,我国云南省昆明出现日全食,中国科学院的日全食观测队仍然把搜寻“水内行星”作为重大课题。   1950年代以来,航天技术和相关技术突飞猛进,人类已有足够条件对水星轨道内天区进行实地探测。   1973年11月,美国专门发射了一艘水手10号宇宙飞船去找水内行星,在那里找了整整一年之久,结果徒劳而归。   1976年1月,联邦德国和美国联合发射了“太阳神2号”太空探测器,到达离太阳约0.3天文单位处,进入日心轨道成为人造行星。然而,还是不见火神星的一点踪影。   多少年过去了,火神星的存在与否依然是一个未解的谜。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