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长在高寒草甸的植物,为了适应干冷恶劣的自然环境,都拥有生存的“秘密武器”。通过解读这些秘密武器,我们才可能发现高寒植物为什么有强大生命力的原因。   胎生繁殖是植物对生长期短,生态条件恶劣的高山环境的一种适应方式。常见的胎生植物有珠芽蓼、点头虎平掌、胎生早熟禾等。它们在高海拔地区生长发育、开花结果。当种子成熟后,不经过休眠期,立即萌生成幼苗,然后落地生根,在雪被的保护下安全越冬。   在终年冰雪带以下,寒冻风化作用极为强烈,山麓、山坡以至山顶到处是裸岩、碎屑、石块,宛如一片石海。岩石或石块表面生长着五颜六色的地衣,构成许多美丽的图案。地衣不怕风吹、雪盖、日晒和雨淋,并能分泌出特有的地衣酸来溶解和腐蚀岩石表面,以取得必要的养料,加速岩石表面的风化,使其转化为土壤,为其他植物的生长提供必要的条件。地衣类植物通常分布在雪线附近几百米的地段,被称为高山区域的“先锋植物”。   搬开垒叠在一起的石块,可以发现石块间积聚着许多细小的土粒,其间生长着一些高等植物。最惹人注目的是全身密布白色绒毛的雪莲。这是菊科凤毛菊属植物。雪莲又叫“雪兔子”。远远望去一株株雪莲犹如一只只白色的玉兔,用它那浓厚的绒毛抵挡着凛冽寒风的袭击,在皑皑冰雪中傲然屹立。它的根系长达一米以上,为地上部分的五至十倍。   坐垫植物在高原上分布广泛,它们是在高山极端环境下形成的具有特殊形态结构的地上芽多年生草本植物。坐垫植物比较矮小,植株分枝多,茎节间强烈短缩,枝条排列成流线型的垫状体,呈半球状倒覆贴于地面。它们的叶缩成鳞片状、针状或极小的叶片覆于表面,小枝间有枯叶,细土充填,具有保护生长点和越冬芽与增加热容量的作用。白天,它们吸收大量的太阳辐射热,而散热则较慢,体内水分蒸腾也较少,形成了有利的“微环境”。坐垫植物的主根多粗大而深入地下,保证了地上部分有足够的水分和养分供应。典型的垫状植物有枝叶密集的囊种草、盛开细小白花的苔状蚤缀和垫状点地梅等。在藏北高原,囊种草的根系集中分布在离地表十至五十厘米内,其侧根发达,根系展布范围的直径相当于垫状体直径的七至十二倍。   植株矮小是高山植物的又一生存武器。以柳属植物为例,在海拔较低的雅鲁藏布江中游谷地,它是绿影婆娑、垂枝飘拂的大树,但在高山带,它却成为几十厘米高的植物,有的甚至仅两三厘米高,蔓地而生。又如沙棘,在藏东南低海拔的谷地中它可高达十多米,但在羌塘高原上却成为只有几厘米高矮小灌木了。在高原东南部的高山上,以三至五厘米高的小蒿草为主组成的高山草甸植被结构简单,层次分化不明显,宛如铺在高原上的绿色地毯。它的生物生产量低,但其草质柔软,营养丰富,适口性强,成为良好的暖季牧场。在比较湿润的高山,有圆穗蓼、香青、紫菀、委陵菜、黄总花草等和蒿草一起生长。这些杂草高十至二十厘米,盛开着粉红色、紫色、黄色等各色花朵,五彩缤纷。高山上花色艳丽的植物不胜其数。蓝紫色的龙胆;黄色、红色、蓝色的绿绒蒿;白色银莲花;金黄色的金莲花;深红色的角蒿。有的呈塔状矗立,有的连成一片,像色彩斑斓的锦缎,给高原增添了迷人的景色。   高山上的灌木也种类繁多,数量丰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杜鹃属植物。森林带上部的山地阴坡生长着无鳞杜鹃灌丛,它们枝干稠密,郁闭潮湿,满布苔藓,使人难以通行。在开阔的高山上,有鳞杜鹃灌丛,植株逐渐变矮,它们绽放着粉红色、蓝紫色、黄色、白色的花朵,组成山花烂漫的世界。随着水分条件的变化,祁连山和冈底斯山东段西北的羌塘高原上则没有杜鹃灌丛。   和杜鹃灌丛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生长在山地阳坡的圆柏灌丛。在低海拔的森林带内圆柏高达五到十米,而在高山带内,它的高度仅半米或一米,呈直径一至一点五米的暗绿色圆盘状匍匐在坡面上。落叶的金露梅灌丛适生范围十分广泛。北起祁连山,南抵喜马拉雅山,甚至在半干旱的高原腹地它也可以生长。它们开放着金黄色的花朵给高原单调的景观带来了暖春的气息。这类灌丛可在海拔五千五百米的高山上生长,是迄今所知分布最高的灌丛之一,然而它却是灌丛家族中的侏儒,高仅三五厘米。   带刺的锦鸡儿灌丛在高原上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常见的如高原南部湖盆周围山麓洪积扇及山坡上的西藏锦鸡儿和变色锦鸡儿灌丛,直径达一至二米,呈圆盘状伏在高原面上,构成独特的景观。在湿润、半湿润的高山上,箭叶锦鸡儿绽放着粉红色花朵格外惹人喜爱,使人们忘却了那满布密刺令人生畏的株体。   紫花针茅在高原上分布很广,富有代表性。它耐寒旱,高仅20厘米,组成外貌单调的草原景观。暖季末期花絮飘曳,在阳光照射和微风吹拂下,映出缕缕银光,这种低矮的牧草和我国北方内蒙古高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全然不同。藏北高原上占优势的青藏苔草,地上部分只有十几厘米高,但地下的根深达一米多,支根又向水平伸展达两米以上。由于生态环境严酷恶劣,共茎叶上部多呈干枯状,具枯黄色的外貌。   寒冷干旱的高原西北部占优势的代表植物是垫状驼绒藜。它植株矮小,为垫形的小半灌木,形成一个个小圆帽状的坐垫。虽然高仅有十厘米,却有百年以上的寿命。它既能在含盐的、有多年冻土层的古湖盆底部形成高寒荒漠植被,又能生长在干旱的高山碎石坡上。 第八十四章高寒植物的“秘密武器”之谜   生长在高寒草甸的植物,为了适应干冷恶劣的自然环境,都拥有生存的“秘密武器”。通过解读这些秘密武器,我们才可能发现高寒植物为什么有强大生命力的原因。   胎生繁殖是植物对生长期短,生态条件恶劣的高山环境的一种适应方式。常见的胎生植物有珠芽蓼、点头虎平掌、胎生早熟禾等。它们在高海拔地区生长发育、开花结果。当种子成熟后,不经过休眠期,立即萌生成幼苗,然后落地生根,在雪被的保护下安全越冬。   在终年冰雪带以下,寒冻风化作用极为强烈,山麓、山坡以至山顶到处是裸岩、碎屑、石块,宛如一片石海。岩石或石块表面生长着五颜六色的地衣,构成许多美丽的图案。地衣不怕风吹、雪盖、日晒和雨淋,并能分泌出特有的地衣酸来溶解和腐蚀岩石表面,以取得必要的养料,加速岩石表面的风化,使其转化为土壤,为其他植物的生长提供必要的条件。地衣类植物通常分布在雪线附近几百米的地段,被称为高山区域的“先锋植物”。   搬开垒叠在一起的石块,可以发现石块间积聚着许多细小的土粒,其间生长着一些高等植物。最惹人注目的是全身密布白色绒毛的雪莲。这是菊科凤毛菊属植物。雪莲又叫“雪兔子”。远远望去一株株雪莲犹如一只只白色的玉兔,用它那浓厚的绒毛抵挡着凛冽寒风的袭击,在皑皑冰雪中傲然屹立。它的根系长达一米以上,为地上部分的五至十倍。   坐垫植物在高原上分布广泛,它们是在高山极端环境下形成的具有特殊形态结构的地上芽多年生草本植物。坐垫植物比较矮小,植株分枝多,茎节间强烈短缩,枝条排列成流线型的垫状体,呈半球状倒覆贴于地面。它们的叶缩成鳞片状、针状或极小的叶片覆于表面,小枝间有枯叶,细土充填,具有保护生长点和越冬芽与增加热容量的作用。白天,它们吸收大量的太阳辐射热,而散热则较慢,体内水分蒸腾也较少,形成了有利的“微环境”。坐垫植物的主根多粗大而深入地下,保证了地上部分有足够的水分和养分供应。典型的垫状植物有枝叶密集的囊种草、盛开细小白花的苔状蚤缀和垫状点地梅等。在藏北高原,囊种草的根系集中分布在离地表十至五十厘米内,其侧根发达,根系展布范围的直径相当于垫状体直径的七至十二倍。   植株矮小是高山植物的又一生存武器。以柳属植物为例,在海拔较低的雅鲁藏布江中游谷地,它是绿影婆娑、垂枝飘拂的大树,但在高山带,它却成为几十厘米高的植物,有的甚至仅两三厘米高,蔓地而生。又如沙棘,在藏东南低海拔的谷地中它可高达十多米,但在羌塘高原上却成为只有几厘米高矮小灌木了。在高原东南部的高山上,以三至五厘米高的小蒿草为主组成的高山草甸植被结构简单,层次分化不明显,宛如铺在高原上的绿色地毯。它的生物生产量低,但其草质柔软,营养丰富,适口性强,成为良好的暖季牧场。在比较湿润的高山,有圆穗蓼、香青、紫菀、委陵菜、黄总花草等和蒿草一起生长。这些杂草高十至二十厘米,盛开着粉红色、紫色、黄色等各色花朵,五彩缤纷。高山上花色艳丽的植物不胜其数。蓝紫色的龙胆;黄色、红色、蓝色的绿绒蒿;白色银莲花;金黄色的金莲花;深红色的角蒿。有的呈塔状矗立,有的连成一片,像色彩斑斓的锦缎,给高原增添了迷人的景色。   高山上的灌木也种类繁多,数量丰富。其中最引人注目的是杜鹃属植物。森林带上部的山地阴坡生长着无鳞杜鹃灌丛,它们枝干稠密,郁闭潮湿,满布苔藓,使人难以通行。在开阔的高山上,有鳞杜鹃灌丛,植株逐渐变矮,它们绽放着粉红色、蓝紫色、黄色、白色的花朵,组成山花烂漫的世界。随着水分条件的变化,祁连山和冈底斯山东段西北的羌塘高原上则没有杜鹃灌丛。   和杜鹃灌丛形成鲜明对照的是生长在山地阳坡的圆柏灌丛。在低海拔的森林带内圆柏高达五到十米,而在高山带内,它的高度仅半米或一米,呈直径一至一点五米的暗绿色圆盘状匍匐在坡面上。落叶的金露梅灌丛适生范围十分广泛。北起祁连山,南抵喜马拉雅山,甚至在半干旱的高原腹地它也可以生长。它们开放着金黄色的花朵给高原单调的景观带来了暖春的气息。这类灌丛可在海拔五千五百米的高山上生长,是迄今所知分布最高的灌丛之一,然而它却是灌丛家族中的侏儒,高仅三五厘米。   带刺的锦鸡儿灌丛在高原上也占有很重要的地位。常见的如高原南部湖盆周围山麓洪积扇及山坡上的西藏锦鸡儿和变色锦鸡儿灌丛,直径达一至二米,呈圆盘状伏在高原面上,构成独特的景观。在湿润、半湿润的高山上,箭叶锦鸡儿绽放着粉红色花朵格外惹人喜爱,使人们忘却了那满布密刺令人生畏的株体。   紫花针茅在高原上分布很广,富有代表性。它耐寒旱,高仅20厘米,组成外貌单调的草原景观。暖季末期花絮飘曳,在阳光照射和微风吹拂下,映出缕缕银光,这种低矮的牧草和我国北方内蒙古高原。“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见牛羊”的景色全然不同。藏北高原上占优势的青藏苔草,地上部分只有十几厘米高,但地下的根深达一米多,支根又向水平伸展达两米以上。由于生态环境严酷恶劣,共茎叶上部多呈干枯状,具枯黄色的外貌。   寒冷干旱的高原西北部占优势的代表植物是垫状驼绒藜。它植株矮小,为垫形的小半灌木,形成一个个小圆帽状的坐垫。虽然高仅有十厘米,却有百年以上的寿命。它既能在含盐的、有多年冻土层的古湖盆底部形成高寒荒漠植被,又能生长在干旱的高山碎石坡上。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