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物是否会像动物一样争夺地盘以维持生存?对于这个问题,以往学者们都给予否定的回答。植物之所以不同于动物,是它既没有锐利的牙齿,也没有尖爪,不会运动,自生命诞生到死亡为止,总是固定在一个地方,它们何以能争夺地盘呢?如果能够的话,植物争夺地盘的机制是什么呢?   最近,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植物学家鲍德恩等人在美国西南部干燥平原上,发现了一种十分专横跋扈的山艾树,在其生长的地盘内“不许可”任何外来植物的存在,连一根杂草也不得共存。这些学者曾人为地在其地盘内种植一些其他植物,但前后都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死亡结局,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植物之间争夺地盘的现象。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动物界争夺地盘有过之而无所不及。鲍德恩分析,这是因为山艾树会分泌出一种使其他植物置于死地的化学物质。据此,他们正在制造一种无害于环境安全的天然农药或除莠剂(即除草剂)。   那么,植物分泌置其他植物于死地的化学物质是否是它们争夺地盘的唯一机制呢?前苏联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索罗金娜等学者,又发现了一些新的现象。   在基洛夫州与乌德摩尔梯亚自治共和国内生长着两种云杉,一种是喜欢温暖,树干高大的欧洲云杉;另一种是善于耐寒、树干稍矮的西伯利亚云杉。应该说它们是松科云杉属树种的兄弟俩,但它们之间也会进行旷日持久的地盘争夺战。咄咄逼人的欧洲云杉不断将西伯利亚云杉赶出自己的领地,挤逼它们向寒冷的乌拉尔山脉方向撤退。根据古植物学的研究表明,几千年前最近一次冰河期间,这里占绝对多数的是西伯利亚云杉,而不是欧洲云杉。由此可以证实这场激烈的地盘争夺战已进行了几千年之久。但数量微弱的欧洲云杉最后却战胜了数量庞大的西伯利亚云杉就令人深思了。在这里用分泌化学物质来解释是没有说服力的,前苏联学者推测这场持久的地盘争夺战的机制是自然因素。因为冰河期结束之后,北半球的气候正在变暖,更适合于欧洲云杉的生长。据估计欧洲云杉还将争夺亚洲云杉的地盘,把战场扩大到亚洲去。当然现在还不能证实这种推测是否正确,因为目前毕竟尚未发现欧洲云杉和亚洲云杉的地盘争夺战。   但是,上述生长条件的自然因素论却又不能解释美国国内已造成严重后果的外来植物与土生土长植物之间的争夺战。最近几十年乃至19世纪以来,为美化环境美国大量引进外来植物。仅以佛罗里达州为例,最早在19世纪80年代,引进了南美洲的鳄草,如今全州运河、湖泊和水塘中土生土长的水草已全部灭绝,成了南美洲外来鳄草的一统天下,看来植物的地盘争夺战不仅表现在陆地上,也表现在水域里。以后又从澳大利亚引进了胡椒树和白干层树。原来,西棕榈海滩附近是土生土长泾草的世界,如今已“改朝换代”,成了澳大利亚白干层树的天下,泾草的地盘已丧失百分之八十,而且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败退。澳大利亚的胡椒树也抢占了佛罗里达州东南部的植被世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布里特指出,如果没有人类的干预,这些外来引进植物会使全部土生土长的当地植物寸土不留地“全军覆灭”。植物学家尤厄尔惊呼,这种外来植物的地盘争夺战的胜利,已严重破坏了这里的生态环境,并将对这里的天然动物群带来致命的威胁。更有甚者,这种引进的白干层树与胡椒树,还会引起皮炎和呼吸道疾病,引起人们的变态反应。   现在这里的植物学家还没有办法对付这种外来引进植物地盘争夺战带来的严重后果,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些不速之客在地盘争夺战中取胜的原因何在。如果讲,它们会分泌化学物质驱赶其他植物,何以在这些植物的故乡却不存在这种占明显优势的争夺战呢?如果讲,是生长条件的自然因素所造成的,这似乎更不合逻辑,因为从理论上说土生土长的植物应具备最佳的生长条件,而远隔万里的外来种,即使它们具有强大的适应性,但“强龙难斗地头蛇”。为了进一步阐明这些难以解释的理论问题,目前,各国的植物学家们正在更深入、更全面地探索植物之间互相争夺地盘的生理机制。 第六十五章植物争地盘之谜   植物是否会像动物一样争夺地盘以维持生存?对于这个问题,以往学者们都给予否定的回答。植物之所以不同于动物,是它既没有锐利的牙齿,也没有尖爪,不会运动,自生命诞生到死亡为止,总是固定在一个地方,它们何以能争夺地盘呢?如果能够的话,植物争夺地盘的机制是什么呢?   最近,美国佐治亚州立大学植物学家鲍德恩等人在美国西南部干燥平原上,发现了一种十分专横跋扈的山艾树,在其生长的地盘内“不许可”任何外来植物的存在,连一根杂草也不得共存。这些学者曾人为地在其地盘内种植一些其他植物,但前后都出现了莫名其妙的死亡结局,这是一个十分明显的植物之间争夺地盘的现象。从某种意义上讲,它比动物界争夺地盘有过之而无所不及。鲍德恩分析,这是因为山艾树会分泌出一种使其他植物置于死地的化学物质。据此,他们正在制造一种无害于环境安全的天然农药或除莠剂(即除草剂)。   那么,植物分泌置其他植物于死地的化学物质是否是它们争夺地盘的唯一机制呢?前苏联科学院植物研究所的索罗金娜等学者,又发现了一些新的现象。   在基洛夫州与乌德摩尔梯亚自治共和国内生长着两种云杉,一种是喜欢温暖,树干高大的欧洲云杉;另一种是善于耐寒、树干稍矮的西伯利亚云杉。应该说它们是松科云杉属树种的兄弟俩,但它们之间也会进行旷日持久的地盘争夺战。咄咄逼人的欧洲云杉不断将西伯利亚云杉赶出自己的领地,挤逼它们向寒冷的乌拉尔山脉方向撤退。根据古植物学的研究表明,几千年前最近一次冰河期间,这里占绝对多数的是西伯利亚云杉,而不是欧洲云杉。由此可以证实这场激烈的地盘争夺战已进行了几千年之久。但数量微弱的欧洲云杉最后却战胜了数量庞大的西伯利亚云杉就令人深思了。在这里用分泌化学物质来解释是没有说服力的,前苏联学者推测这场持久的地盘争夺战的机制是自然因素。因为冰河期结束之后,北半球的气候正在变暖,更适合于欧洲云杉的生长。据估计欧洲云杉还将争夺亚洲云杉的地盘,把战场扩大到亚洲去。当然现在还不能证实这种推测是否正确,因为目前毕竟尚未发现欧洲云杉和亚洲云杉的地盘争夺战。   但是,上述生长条件的自然因素论却又不能解释美国国内已造成严重后果的外来植物与土生土长植物之间的争夺战。最近几十年乃至19世纪以来,为美化环境美国大量引进外来植物。仅以佛罗里达州为例,最早在19世纪80年代,引进了南美洲的鳄草,如今全州运河、湖泊和水塘中土生土长的水草已全部灭绝,成了南美洲外来鳄草的一统天下,看来植物的地盘争夺战不仅表现在陆地上,也表现在水域里。以后又从澳大利亚引进了胡椒树和白干层树。原来,西棕榈海滩附近是土生土长泾草的世界,如今已“改朝换代”,成了澳大利亚白干层树的天下,泾草的地盘已丧失百分之八十,而且正以越来越快的速度败退。澳大利亚的胡椒树也抢占了佛罗里达州东南部的植被世界。佛罗里达州立大学布里特指出,如果没有人类的干预,这些外来引进植物会使全部土生土长的当地植物寸土不留地“全军覆灭”。植物学家尤厄尔惊呼,这种外来植物的地盘争夺战的胜利,已严重破坏了这里的生态环境,并将对这里的天然动物群带来致命的威胁。更有甚者,这种引进的白干层树与胡椒树,还会引起皮炎和呼吸道疾病,引起人们的变态反应。   现在这里的植物学家还没有办法对付这种外来引进植物地盘争夺战带来的严重后果,因为他们不了解这些不速之客在地盘争夺战中取胜的原因何在。如果讲,它们会分泌化学物质驱赶其他植物,何以在这些植物的故乡却不存在这种占明显优势的争夺战呢?如果讲,是生长条件的自然因素所造成的,这似乎更不合逻辑,因为从理论上说土生土长的植物应具备最佳的生长条件,而远隔万里的外来种,即使它们具有强大的适应性,但“强龙难斗地头蛇”。为了进一步阐明这些难以解释的理论问题,目前,各国的植物学家们正在更深入、更全面地探索植物之间互相争夺地盘的生理机制。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