蝴蝶,色彩绚丽,五彩斑斓。它飞舞于花间,体态轻盈,优雅多姿,把大自然点缀得更加和谐、美丽。自古以来它们就是文人墨客吟诗作画、艺术创作的绝好题材,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艺术品,也是人类幸福、和平、吉祥的象征。人们喜爱它、研究它,并不断地探索着它们的生活奥秘。   美丽的蜕变:   科学家阿尔贝特·马格努斯称蝴蝶是“会飞的软体虫”。为什么称它为软体虫呢?这是因为蝴蝶的美丽是短暂的,它们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丑陋的毛毛虫。   每个夏季一只蝴蝶产卵100~500个。幼虫刚孵出来唯一的事情就是大肆进食,它的胃口好得惊人,总是在不停地吃。直到有一天,肚子胀得再也吃不下东西时,它们就会寻找一个僻静处,耐心等待。过不了一两天,它背部的壳从头部裂开,从壳里便挣脱出一只个头更大的新生毛虫。这种蜕皮过程要反复5~7次,在最后一次蜕皮完成后,毛虫就变成了蛹。   变成蛹,还不是最终的蜕变。再过一段时日,透过蛹的外壳开始初现翅膀的轮廓和彩色的斑点。终于有一天,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时,蛹壳上出现轻微的裂纹,接着便裂开,最先出来的是触角,而后是碧绿色的眼睛,美丽的精灵诞生了!新生的蝴蝶纤弱而又无助,但是经过一两个小时后,当翅膀变硬之后,它就能够展翅飞翔了。   奇妙的身体:   我们说蝴蝶是美丽的精灵,是因为每只蝴蝶身上都有一对艳丽的翅膀。不同蝴蝶的翅膀大小和色彩可能各异,但依然存在共同之处:翅膀一般都是4片,都覆盖有细小的彩色鳞片,就像屋顶的瓦片一样。一只体积大的蝴蝶上有上百万个鳞片,因而蝴蝶也被称作鳞翅目类昆虫。   蝴蝶的另一个突出特征是长着一个软喙。软喙平时是卷曲起来的,只有吃东西时才打开。蝴蝶没有舌头,那么它的味觉器官在哪里呢?在脚上。别看这个“舌头”的位置很特别,对于蝴蝶来说却很实用。它的这个“舌头”比人的舌头要敏感2000倍。只要它们的脚一碰到芳香的花粉或甜甜的浆液就能很快感觉出来,这时它的喙就会立即张开。蝴蝶喙的长度也是可以变化的。随着花萼深度变化,时短时长,最长能达到35厘米,如马达加斯加天蛾就是这样。   蝴蝶也有心脏,但不是在胸部,而在腹部。它血液的颜色也很特别,不是红的,而是绿的。这是因为蝴蝶的血液中不含血红蛋白,也不输送氧气,而是为细胞提供养料、各种激素和酶。   在我们眼中,蝴蝶的飞行是那么轻盈而又美丽。其实蝴蝶要想使自己飞起来并不那么轻松,至少要使它的肌肉升温至30℃才能起飞。所以我们常常看到蝴蝶展开翅膀晒太阳,补充丢失的能量。   蝴蝶的呼吸系统也很特别,它们通过贯穿整个身体的气管呼吸。位于胸部的两个孔和位于腹部的16个孔使气管获得空气。   气味的辨别:   著名的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做过一个试验:一天晚上,他取一个椭圆形顶帽,把雌蛾置于其下,将帽子盖好,然后放在办公室里,并且把窗户打开。过了一段时间,从漆黑的花园里飞来一大群雄蛾,房中藏着个蛾美人,雄蛾是怎么知道的呢?法布尔很快就找到了答案——气味!它源于只相当于蝴蝶身体质量的1%的极微小的脑体,蝴蝶停在哪里,哪里就沾染上它的气味,这样的气味人是无法闻到的,只有蝴蝶能从几千种不同的气味中分辨出来。   学者们对昆虫这一奇异的能力进行了深入研究。最终发现,原来蝴蝶的嗅觉细胞位于触角上。其灵敏度简直难以置信,人若想闻到某种物质的气味,1立方米空气中最少要含有该物质的320个分子,而对蝴蝶来说1个就足够了。所以天蚕蛾可以根据气味寻找到8公里外的同伴,而有的蝴蝶甚至能找到11公里外的同伴。   真正的马拉松选手:   年轻的达尔文在乘坐“贝格尔”号军舰进行环球旅行时,曾发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有一次,在开阔的海面上,飞来庞大的一群陆生粉蝶,落满桅杆和横桁。它们休息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贝格尔”号,冒着危险,继续飞向远方。   其实对众多蝶类来说,这样跨海越洋的长途飞行是很平常的事。小苎麻赤蝶不在欧洲过冬,它的出生地是非洲的草原。白色蝶群从那里开始向北飞行3500公里,几乎到达北极。它们在路上产卵,卵变化为毛虫,然后长成蝶。当冬天临近时,一切从头开始,不过是向相反的方向,年轻的蝶群飞往非洲。   与别的飞行类昆虫相比,蝴蝶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快。它们逆风时速为7~14公里,顺风时速为30~50公里。但蝴蝶是真正的马拉松选手,它们可以飞越几千米,中途无须“加油”。因为还在身为毛虫的时候,它们就已储存好了全部能量。   迁徙的蝶群构成了一副壮观的图景。有一种粉蝶,它们的蝶群长可达20公里,宽50公里。每年冬天,这个庞大的群体从撒哈拉沙漠边缘出发,飞往扎伊尔。待它们抵达时,那里正好花香袭人,就等着蝶舞翩跹了。 第六十章蝴蝶之谜   蝴蝶,色彩绚丽,五彩斑斓。它飞舞于花间,体态轻盈,优雅多姿,把大自然点缀得更加和谐、美丽。自古以来它们就是文人墨客吟诗作画、艺术创作的绝好题材,是大自然赋予人类的艺术品,也是人类幸福、和平、吉祥的象征。人们喜爱它、研究它,并不断地探索着它们的生活奥秘。   美丽的蜕变:   科学家阿尔贝特·马格努斯称蝴蝶是“会飞的软体虫”。为什么称它为软体虫呢?这是因为蝴蝶的美丽是短暂的,它们一生中大部分时间都是丑陋的毛毛虫。   每个夏季一只蝴蝶产卵100~500个。幼虫刚孵出来唯一的事情就是大肆进食,它的胃口好得惊人,总是在不停地吃。直到有一天,肚子胀得再也吃不下东西时,它们就会寻找一个僻静处,耐心等待。过不了一两天,它背部的壳从头部裂开,从壳里便挣脱出一只个头更大的新生毛虫。这种蜕皮过程要反复5~7次,在最后一次蜕皮完成后,毛虫就变成了蛹。   变成蛹,还不是最终的蜕变。再过一段时日,透过蛹的外壳开始初现翅膀的轮廓和彩色的斑点。终于有一天,当清晨第一缕阳光照耀大地时,蛹壳上出现轻微的裂纹,接着便裂开,最先出来的是触角,而后是碧绿色的眼睛,美丽的精灵诞生了!新生的蝴蝶纤弱而又无助,但是经过一两个小时后,当翅膀变硬之后,它就能够展翅飞翔了。   奇妙的身体:   我们说蝴蝶是美丽的精灵,是因为每只蝴蝶身上都有一对艳丽的翅膀。不同蝴蝶的翅膀大小和色彩可能各异,但依然存在共同之处:翅膀一般都是4片,都覆盖有细小的彩色鳞片,就像屋顶的瓦片一样。一只体积大的蝴蝶上有上百万个鳞片,因而蝴蝶也被称作鳞翅目类昆虫。   蝴蝶的另一个突出特征是长着一个软喙。软喙平时是卷曲起来的,只有吃东西时才打开。蝴蝶没有舌头,那么它的味觉器官在哪里呢?在脚上。别看这个“舌头”的位置很特别,对于蝴蝶来说却很实用。它的这个“舌头”比人的舌头要敏感2000倍。只要它们的脚一碰到芳香的花粉或甜甜的浆液就能很快感觉出来,这时它的喙就会立即张开。蝴蝶喙的长度也是可以变化的。随着花萼深度变化,时短时长,最长能达到35厘米,如马达加斯加天蛾就是这样。   蝴蝶也有心脏,但不是在胸部,而在腹部。它血液的颜色也很特别,不是红的,而是绿的。这是因为蝴蝶的血液中不含血红蛋白,也不输送氧气,而是为细胞提供养料、各种激素和酶。   在我们眼中,蝴蝶的飞行是那么轻盈而又美丽。其实蝴蝶要想使自己飞起来并不那么轻松,至少要使它的肌肉升温至30℃才能起飞。所以我们常常看到蝴蝶展开翅膀晒太阳,补充丢失的能量。   蝴蝶的呼吸系统也很特别,它们通过贯穿整个身体的气管呼吸。位于胸部的两个孔和位于腹部的16个孔使气管获得空气。   气味的辨别:   著名的法国昆虫学家法布尔做过一个试验:一天晚上,他取一个椭圆形顶帽,把雌蛾置于其下,将帽子盖好,然后放在办公室里,并且把窗户打开。过了一段时间,从漆黑的花园里飞来一大群雄蛾,房中藏着个蛾美人,雄蛾是怎么知道的呢?法布尔很快就找到了答案——气味!它源于只相当于蝴蝶身体质量的1%的极微小的脑体,蝴蝶停在哪里,哪里就沾染上它的气味,这样的气味人是无法闻到的,只有蝴蝶能从几千种不同的气味中分辨出来。   学者们对昆虫这一奇异的能力进行了深入研究。最终发现,原来蝴蝶的嗅觉细胞位于触角上。其灵敏度简直难以置信,人若想闻到某种物质的气味,1立方米空气中最少要含有该物质的320个分子,而对蝴蝶来说1个就足够了。所以天蚕蛾可以根据气味寻找到8公里外的同伴,而有的蝴蝶甚至能找到11公里外的同伴。   真正的马拉松选手:   年轻的达尔文在乘坐“贝格尔”号军舰进行环球旅行时,曾发现了令他震惊的一幕:有一次,在开阔的海面上,飞来庞大的一群陆生粉蝶,落满桅杆和横桁。它们休息了一会儿,就离开了“贝格尔”号,冒着危险,继续飞向远方。   其实对众多蝶类来说,这样跨海越洋的长途飞行是很平常的事。小苎麻赤蝶不在欧洲过冬,它的出生地是非洲的草原。白色蝶群从那里开始向北飞行3500公里,几乎到达北极。它们在路上产卵,卵变化为毛虫,然后长成蝶。当冬天临近时,一切从头开始,不过是向相反的方向,年轻的蝶群飞往非洲。   与别的飞行类昆虫相比,蝴蝶的飞行速度并不算快。它们逆风时速为7~14公里,顺风时速为30~50公里。但蝴蝶是真正的马拉松选手,它们可以飞越几千米,中途无须“加油”。因为还在身为毛虫的时候,它们就已储存好了全部能量。   迁徙的蝶群构成了一副壮观的图景。有一种粉蝶,它们的蝶群长可达20公里,宽50公里。每年冬天,这个庞大的群体从撒哈拉沙漠边缘出发,飞往扎伊尔。待它们抵达时,那里正好花香袭人,就等着蝶舞翩跹了。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