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念青唐古拉山脉北麓、羌塘高原南部边缘湖盆区,有一个淡水湖叫错鄂湖,湖里有个鸟岛,海拔约四千六百米左右。四周天高水阔,僻静悠远,没有各种野兽的骚扰,湖内有无数的鱼类等水生动物,湖边花草繁盛。每年春暖花开、冰雪融化时,成千上万只鸟汇集到这里,欢歌雀跃,生儿育女,栖息觅食。常见有羽衣绚丽的赤麻鸭、噘噘嘴的翘鼻麻鸭、黑脸白翅的鱼鸥、红嘴红脚棕头棕脸美丽又机灵的棕头鸥,以及捕鱼能手鸬鹚等鸟类。成群的鸟儿冲向天空遮天蔽日,似朵朵彩云,这里是鸟儿斑斓绚丽的世界。   对人来说,它们过着谜一般的生活。能够生活在那样高寒的地带,错鄂湖的众多鸟类必然有其特殊的生理特性,使它们在艰苦的环境中坚强地生存下来,这些生理特征目前正是我们人类正在研究的课题。   在这极乐的世界里,鸟儿们各自的生活方式十分有趣,每当气温回升,鸟儿们从远处归来后,都在繁忙地为生儿育女做准备工作。斑头雁日夜不停地辛勤劳动,每天飞行很远的地方叼回一根根枯草、树枝筑巢。棕头鸥则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做一些简单的巢。鸬鹚却不安分守己,经常偷摸其他鸟类辛勤劳动得来的成果。它们在家庭内有分工,雄的外出找材料,雌的在家修筑,有时个别偷奸耍滑的鸬鹚,乘别人外出,就拆人家巢上的材料,当然它们不在家时自己的窝也可能遭到同样的命运。   这里的鸟儿为了繁衍自己的后代,十分辛苦,虽然高原气候恶劣,但它们还是坚韧地忍受着这里时风时雨的恶劣气候。它们为了生存,在同种族内往往是群居,但各自组成小家庭。棕头鸥筑巢遍布全岛,几乎无插足之地,斑头雁巢混杂在东西两侧的棕头鸥巢群中,鸬鹚则建巢于较大的岩石下,秋沙鸭建巢于岸边浅水中。最忠诚爱情的是斑头雁,在来岛前它们已结为“夫妻”,感情深厚,形影不离,清晨在湖边,它们一起梳妆打扮,蓝天上,它们比翼飞翔;碧波里,它们并肩荡游;劳动中,互相帮助;休息时,相依相偎。一旦伴侣死亡,便终身不娶不嫁,过着孑然一身、形影相吊的生活。   黑颈鹤,藏语译音为“宗宗”,西藏广大群众十分喜爱它,视它为吉祥之鸟。它是中国的特产,也是世界上十五种鹤类中唯一生存高原的鹤。由于它所要求的生活条件特殊,种群繁殖率低,防御敌害能力差,目前在世界上已被认为是十分稀少的珍禽。国际鸟类红皮书和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都把它列为急需拯救的濒危物种。   为此,国家专门在申扎建立了自然保护区,保护黑颈鹤的繁殖地。区内坡度平缓,湖滨平原开阔,河流、湖泊、沼泽密布,互相串通,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内陆湖。由于有群山环绕,构造成湖盆地带,因而在局部地区出现相对温暖湿润的小气候环境。在这里,黑颈鹤是怎么生存的呢?   河湖边沼泽地带是黑颈鹤做巢和避敌的好地方。沼泽内的水生植物如红线草,黄花水毛茛也是黑颈鹤的食物之一。依赖沼泽水域繁殖的黑颈鹤,体形非常高大,一般体重五至七公斤。颈、尾、初级和次级飞羽均为黑色,体羽灰白色,头顶少有点绒毛,呈朱红色。它体态优美,性情温雅,举止庄重,抬头昂立时几乎与人齐高,舞姿潇洒飘逸,惹人喜爱。它们一般数十只成一群,活动在海拔三千五百米至五千米的高原区,每年冬季在藏南拉萨河年楚河一带,常栖于宽阔的河滩、河湾、卵石滩浅水处,有时沿江河上下飞行,常听到它们“果、果”的鸣声。   黑颈鹤是一种候鸟,每年三月它们就从西藏南部迁往北部申扎保护区或羌塘“无人区”。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V”字或“一”字形的队伍,兼程前进。飞行时头颈伸向前方,两脚伸在后面,有节奏地挥动双翼,姿态十分优美,边飞边发出“果、果”的鸣声,十分嘹亮动听。四月份到达北部栖息地。它们一般早晨徜徉浅滩、结群觅食,常以水生动、植物和蛙类、昆虫为选食的对象。由几只鹤担任警戒,其余的有的啄食,有的用嘴梳理羽毛,有的用一脚站地,另一只脚缩在腹部,有的干脆把头埋在腋窝里睡觉。如果发生意外,担任警戒的鸟发出鸣叫,顷刻间全部腾空而起,不一会儿,又安详地降落在另一处。   一切表面的平静之下都蕴涵着不安。产卵后,面对高原多变的气候,为了让心爱的幼儿顺利出世,它们夫妻轮流孵卵。如发现敌害时,另一只黑颈鹤总是设法把敌害引开到离巢较远的地方。三十天左右,幼鹤破壳而出,刚出世的幼鹤浑身绒毛,茸茸可爱。一般一窝能孵出二个幼雏,但由于幼雏间的争斗和天敌的危害,幼鹤夭折率较高。据观察平均二至三对成鸟才能保存一只幼鸟。繁殖期间食物主要是沼泽里的蛙类,鱼类、藻类的根茎,湖边的人参果和山坡上的西藏沙蜥等。黑颈鹤对这里的气候非常敏感,每到八月,成鸟带着幼鹤练习飞翔,尽快学好本领。高原九月大雪降临,成鸟领着已长成大鸟的幼鹤,离开申扎保护区,踏上征途,返回藏南。   保护区内还有其他珍贵稀有的野生动物,如雪豹、藏羚羊、西藏野驴、岩羊、藏原羚、猞猁、赤狐、藏狐、狼、棕熊,兔狲,以及藏雪鸡、斑头雁、赤麻鸭、猎隼、草原鹞,白尾海雕、草原雕、鸢,胡兀鹫等。在西藏还有很多像申扎一样人迹罕至的地方,人在这里是渺小的,只有大自然才是真正的帝王,面对它的博大精深,我们心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第五十八章为什么错鄂湖生存着许多珍禽异鸟   在念青唐古拉山脉北麓、羌塘高原南部边缘湖盆区,有一个淡水湖叫错鄂湖,湖里有个鸟岛,海拔约四千六百米左右。四周天高水阔,僻静悠远,没有各种野兽的骚扰,湖内有无数的鱼类等水生动物,湖边花草繁盛。每年春暖花开、冰雪融化时,成千上万只鸟汇集到这里,欢歌雀跃,生儿育女,栖息觅食。常见有羽衣绚丽的赤麻鸭、噘噘嘴的翘鼻麻鸭、黑脸白翅的鱼鸥、红嘴红脚棕头棕脸美丽又机灵的棕头鸥,以及捕鱼能手鸬鹚等鸟类。成群的鸟儿冲向天空遮天蔽日,似朵朵彩云,这里是鸟儿斑斓绚丽的世界。   对人来说,它们过着谜一般的生活。能够生活在那样高寒的地带,错鄂湖的众多鸟类必然有其特殊的生理特性,使它们在艰苦的环境中坚强地生存下来,这些生理特征目前正是我们人类正在研究的课题。   在这极乐的世界里,鸟儿们各自的生活方式十分有趣,每当气温回升,鸟儿们从远处归来后,都在繁忙地为生儿育女做准备工作。斑头雁日夜不停地辛勤劳动,每天飞行很远的地方叼回一根根枯草、树枝筑巢。棕头鸥则因陋就简,就地取材,做一些简单的巢。鸬鹚却不安分守己,经常偷摸其他鸟类辛勤劳动得来的成果。它们在家庭内有分工,雄的外出找材料,雌的在家修筑,有时个别偷奸耍滑的鸬鹚,乘别人外出,就拆人家巢上的材料,当然它们不在家时自己的窝也可能遭到同样的命运。   这里的鸟儿为了繁衍自己的后代,十分辛苦,虽然高原气候恶劣,但它们还是坚韧地忍受着这里时风时雨的恶劣气候。它们为了生存,在同种族内往往是群居,但各自组成小家庭。棕头鸥筑巢遍布全岛,几乎无插足之地,斑头雁巢混杂在东西两侧的棕头鸥巢群中,鸬鹚则建巢于较大的岩石下,秋沙鸭建巢于岸边浅水中。最忠诚爱情的是斑头雁,在来岛前它们已结为“夫妻”,感情深厚,形影不离,清晨在湖边,它们一起梳妆打扮,蓝天上,它们比翼飞翔;碧波里,它们并肩荡游;劳动中,互相帮助;休息时,相依相偎。一旦伴侣死亡,便终身不娶不嫁,过着孑然一身、形影相吊的生活。   黑颈鹤,藏语译音为“宗宗”,西藏广大群众十分喜爱它,视它为吉祥之鸟。它是中国的特产,也是世界上十五种鹤类中唯一生存高原的鹤。由于它所要求的生活条件特殊,种群繁殖率低,防御敌害能力差,目前在世界上已被认为是十分稀少的珍禽。国际鸟类红皮书和濒危物种国际贸易公约都把它列为急需拯救的濒危物种。   为此,国家专门在申扎建立了自然保护区,保护黑颈鹤的繁殖地。区内坡度平缓,湖滨平原开阔,河流、湖泊、沼泽密布,互相串通,形成了一个封闭的内陆湖。由于有群山环绕,构造成湖盆地带,因而在局部地区出现相对温暖湿润的小气候环境。在这里,黑颈鹤是怎么生存的呢?   河湖边沼泽地带是黑颈鹤做巢和避敌的好地方。沼泽内的水生植物如红线草,黄花水毛茛也是黑颈鹤的食物之一。依赖沼泽水域繁殖的黑颈鹤,体形非常高大,一般体重五至七公斤。颈、尾、初级和次级飞羽均为黑色,体羽灰白色,头顶少有点绒毛,呈朱红色。它体态优美,性情温雅,举止庄重,抬头昂立时几乎与人齐高,舞姿潇洒飘逸,惹人喜爱。它们一般数十只成一群,活动在海拔三千五百米至五千米的高原区,每年冬季在藏南拉萨河年楚河一带,常栖于宽阔的河滩、河湾、卵石滩浅水处,有时沿江河上下飞行,常听到它们“果、果”的鸣声。   黑颈鹤是一种候鸟,每年三月它们就从西藏南部迁往北部申扎保护区或羌塘“无人区”。一会儿排成“人”字,一会儿排成“V”字或“一”字形的队伍,兼程前进。飞行时头颈伸向前方,两脚伸在后面,有节奏地挥动双翼,姿态十分优美,边飞边发出“果、果”的鸣声,十分嘹亮动听。四月份到达北部栖息地。它们一般早晨徜徉浅滩、结群觅食,常以水生动、植物和蛙类、昆虫为选食的对象。由几只鹤担任警戒,其余的有的啄食,有的用嘴梳理羽毛,有的用一脚站地,另一只脚缩在腹部,有的干脆把头埋在腋窝里睡觉。如果发生意外,担任警戒的鸟发出鸣叫,顷刻间全部腾空而起,不一会儿,又安详地降落在另一处。   一切表面的平静之下都蕴涵着不安。产卵后,面对高原多变的气候,为了让心爱的幼儿顺利出世,它们夫妻轮流孵卵。如发现敌害时,另一只黑颈鹤总是设法把敌害引开到离巢较远的地方。三十天左右,幼鹤破壳而出,刚出世的幼鹤浑身绒毛,茸茸可爱。一般一窝能孵出二个幼雏,但由于幼雏间的争斗和天敌的危害,幼鹤夭折率较高。据观察平均二至三对成鸟才能保存一只幼鸟。繁殖期间食物主要是沼泽里的蛙类,鱼类、藻类的根茎,湖边的人参果和山坡上的西藏沙蜥等。黑颈鹤对这里的气候非常敏感,每到八月,成鸟带着幼鹤练习飞翔,尽快学好本领。高原九月大雪降临,成鸟领着已长成大鸟的幼鹤,离开申扎保护区,踏上征途,返回藏南。   保护区内还有其他珍贵稀有的野生动物,如雪豹、藏羚羊、西藏野驴、岩羊、藏原羚、猞猁、赤狐、藏狐、狼、棕熊,兔狲,以及藏雪鸡、斑头雁、赤麻鸭、猎隼、草原鹞,白尾海雕、草原雕、鸢,胡兀鹫等。在西藏还有很多像申扎一样人迹罕至的地方,人在这里是渺小的,只有大自然才是真正的帝王,面对它的博大精深,我们心中充满了敬畏之情。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