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897年,美国人汉斯和巴斯克斯来到西班牙,直奔陶兹伦多大森林。   这天,他们来到雷阿塞地区的一条山涧溪水旁,看见绿树红花,潺潺流水,不觉心旷神怡。走在前面的巴斯克斯望见不远处有一块绿茵茵的青草地,开心极了。于是他一个箭步跨上前去,同时回头招呼走在身后的汉斯:“快点过来,这里有一块草地,很柔软,就像貂皮一样,还长着长毛哩!”   走在后面筋疲力尽的汉斯不信,抬眼望去,看见巴斯克斯已经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不禁打起精神,径直朝那块大约三四平方米的大绿毡子走去。汉斯正走着,突然,眼前那块绿茵茵的毡子猛地一下就被什么力量卷了起来,变成了一只从未见过的毛毡样动物。巴斯克斯被紧紧地裹在了中间,只露出脑袋来,身陷险境的巴斯克斯脸憋得通红,张着嘴猛地大喊救命。   汉斯见情况不妙,赶紧猛扑过去,谁知那绿色怪物裹挟着巴斯克斯,迅速跃入水中。站在岸上的汉斯心急如焚,又不敢跳下水去。因怕水里有更多的怪物出现,心有余悸的汉斯再也不敢停留,背起行囊失魂落魄而逃。回国后,他恐慌不安地向新闻界人士讲述了这次惨痛的冒险经历。   1937年,雷阿塞地区的一个猎人出门打猎,当他来到巴曼河上游时,看见水中漂着一节断木,约有5米长,粗细像水桶一般,奇怪的是,这根树木的周围有许多藻类样的绿色毛状物,它们在水里漂浮着,显得非常柔软。   好奇的猎人便捡来一根长杆,用长杆去挑水中的绿色物体。只见那绿色的树木顿时翻动起一阵阵水花,沉入水底,再也没有出现。回国后,猎人把自己打猎途中的所见讲给家人及邻居听,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的趣闻。久而久之,人们渐渐淡忘了此事。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世纪。到了1989年,雷阿塞地区发生了一起警察捉拿犯人的追杀事件。就在紧急的追捕中,曾经一度被人们遗忘的绿色怪物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当时,西班牙籍的国际贩毒头目哈沙勒在纽约被美国警方盯上。有名的国际反毒组织铁手警官约翰·科恩及其助手佩克负责监视并抓捕毒犯,进而捣毁他背后庞大的制毒集团。   1989年4月,哈沙勒离开美国,回到西班牙。科恩和佩克尾随而至,然而尽管他们用尽心思再三乔装打扮,还是被狡猾的哈沙勒觉察了。4月25日,哈沙勒伙同毒贩与科恩及助手还有西班牙警队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枪战。第二天,哈沙勒仓皇逃往陶兹伦多大森林,科恩等人也尾随而至。   在上司顺藤摸瓜摧毁贩毒制毒窝点的办案原则下,科恩等人不敢打死哈沙勒,然而案情已进入迫在眉睫之境地,哈沙勒已经进入茫无边际的大森林,如果再任他跑远,就会像泥牛入海一样无法追踪。   科恩等人考虑再三,最终决定先擒住犯人,再让他说出制毒窝点,方案既定,科恩、佩克及其他警员迅速向哈沙勒靠拢。   当哈沙勒逃到巴曼河时,被紧追而来的科恩等人团团围住,谁知即将落网的哈沙勒却异常镇静,待科恩正要上前铐他时,突然,“嗖嗖”几声,一串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河对岸的森林里射来,机警的科恩就势拉住哈沙勒往地上一滚,牢牢地铐住了他。   科恩抬起头,只见巴曼河上平静如初,除他们以外并没有任何人的踪迹。然而正在此时,随着一阵凄厉的救命声,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踉踉跄跄地从河岸边的森林里奔出来,不久便栽到河里去了。科恩见此情景,顿时惊惧起来:“是森林怪物在抓人啦。”   科恩和佩克押着哈沙勒小心翼翼地走进森林,他们断定那人一定与制毒基地有关。进入丛林后,他们看见的只有一摊摊殷红的血迹和几支枪械。科恩环顾四周,阴森森的大森林弥漫着一种恐怖气氛,令人不寒而栗,便和佩克押着哈沙勒准备往回走。幽静的大森林里只有科恩等人的脚步声在回响。   忽然,“哗”地一声,一个草状物体从树上落下来,正好罩在科恩的上方,眼疾手快的科恩急忙闪身,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双脚被柔软的绿草包住,并火速向他的上身扩展,科恩大叫佩克朝他开枪射击,佩克只好对准绿草向科恩的脚部射击,随着几声枪响,蓬草慢慢卷曲起来,终于掉在地上,变成一个毛绒绒的绿球,飞快地从草地上滚走了。佩克仍不肯罢休,对着逃之夭夭的绿草又连射几枪,受伤后的蓬草仍然拼命地逃窜。   这时,哈沙勒趁科恩他们对付蓬草的机会,使劲儿撞倒科恩撒腿就跑,佩克见状紧追不舍,一阵狂奔之后,哈沙勒终于逃出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来到一片空旷的原野。随后赶来的佩克举枪向毫无遮掩的哈沙勒射击。子弹击中了哈沙勒的腿部。剧烈的疼痛使哈沙勒跪倒在地,只能束手待毙了。然而就在佩克刚跑出几步,准备生擒逃犯时,哈沙勒却在转瞬间消失了,佩克急中生智,赶紧向前方跑去。猛然间看见一个绿色的毛状大包裹飞快地朝森林滚去。同时,听见哈沙勒闷声闷气的声音在里面惨叫:“快救我。”   佩克恍然大悟,是怪物裹挟了哈沙勒,他随即对准绿色大包裹开了两枪,然而那包裹滚动得飞快,转眼就看不见踪影了。   佩克找到科恩,为他脱掉裤子查看受伤的腿部,赫然看到科恩的两条腿全成了炭黑色。在黑黝黝的皮肤上,一个个小红斑点像被针扎过一样。佩克将科恩背出一望无际的大森林,途中恰与那位老猎人不期而遇。老猎人告诉他们:科恩是被绿毛怪咬了,绿毛怪有许多张嘴。它会缠住人死死不放,直到把人憋死为止,科恩只是受了轻伤,过几天就会康复的。   除此之外,一支西班牙生物考察队也曾在巴曼河的源头看见一头绿毛怪,它长有一个扁平的脑袋和一对窄长的眼睛,在水里漂浮着,一旦发现了人,在力不付敌时便会立即卷曲成一团,迅速沉入水中逃匿。这支考察队认为:绿毛怪是一种两栖动物,并不是食人动物。另有一些专家认为,绿毛怪可能是动植两类物种,就像冬虫夏草一样。更有人认为它是某种动物身上附有的一种绿色植物保护色。   关于绿毛怪的说法,众说纷纭,但在没捉到实物之前,这些都仅仅是一些推测。迄今为止,人们尚未捕获到这种浑身毛茸茸的绿色动物,因而也无法揭开绿色怪物之谜。 第五十三章热带雨林中的绿毛怪物是什么动物   1897年,美国人汉斯和巴斯克斯来到西班牙,直奔陶兹伦多大森林。   这天,他们来到雷阿塞地区的一条山涧溪水旁,看见绿树红花,潺潺流水,不觉心旷神怡。走在前面的巴斯克斯望见不远处有一块绿茵茵的青草地,开心极了。于是他一个箭步跨上前去,同时回头招呼走在身后的汉斯:“快点过来,这里有一块草地,很柔软,就像貂皮一样,还长着长毛哩!”   走在后面筋疲力尽的汉斯不信,抬眼望去,看见巴斯克斯已经直挺挺地躺在草地上,不禁打起精神,径直朝那块大约三四平方米的大绿毡子走去。汉斯正走着,突然,眼前那块绿茵茵的毡子猛地一下就被什么力量卷了起来,变成了一只从未见过的毛毡样动物。巴斯克斯被紧紧地裹在了中间,只露出脑袋来,身陷险境的巴斯克斯脸憋得通红,张着嘴猛地大喊救命。   汉斯见情况不妙,赶紧猛扑过去,谁知那绿色怪物裹挟着巴斯克斯,迅速跃入水中。站在岸上的汉斯心急如焚,又不敢跳下水去。因怕水里有更多的怪物出现,心有余悸的汉斯再也不敢停留,背起行囊失魂落魄而逃。回国后,他恐慌不安地向新闻界人士讲述了这次惨痛的冒险经历。   1937年,雷阿塞地区的一个猎人出门打猎,当他来到巴曼河上游时,看见水中漂着一节断木,约有5米长,粗细像水桶一般,奇怪的是,这根树木的周围有许多藻类样的绿色毛状物,它们在水里漂浮着,显得非常柔软。   好奇的猎人便捡来一根长杆,用长杆去挑水中的绿色物体。只见那绿色的树木顿时翻动起一阵阵水花,沉入水底,再也没有出现。回国后,猎人把自己打猎途中的所见讲给家人及邻居听,一时成为街谈巷议的趣闻。久而久之,人们渐渐淡忘了此事。   时间一晃就是半个世纪。到了1989年,雷阿塞地区发生了一起警察捉拿犯人的追杀事件。就在紧急的追捕中,曾经一度被人们遗忘的绿色怪物再次出现在人们面前。   当时,西班牙籍的国际贩毒头目哈沙勒在纽约被美国警方盯上。有名的国际反毒组织铁手警官约翰·科恩及其助手佩克负责监视并抓捕毒犯,进而捣毁他背后庞大的制毒集团。   1989年4月,哈沙勒离开美国,回到西班牙。科恩和佩克尾随而至,然而尽管他们用尽心思再三乔装打扮,还是被狡猾的哈沙勒觉察了。4月25日,哈沙勒伙同毒贩与科恩及助手还有西班牙警队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枪战。第二天,哈沙勒仓皇逃往陶兹伦多大森林,科恩等人也尾随而至。   在上司顺藤摸瓜摧毁贩毒制毒窝点的办案原则下,科恩等人不敢打死哈沙勒,然而案情已进入迫在眉睫之境地,哈沙勒已经进入茫无边际的大森林,如果再任他跑远,就会像泥牛入海一样无法追踪。   科恩等人考虑再三,最终决定先擒住犯人,再让他说出制毒窝点,方案既定,科恩、佩克及其他警员迅速向哈沙勒靠拢。   当哈沙勒逃到巴曼河时,被紧追而来的科恩等人团团围住,谁知即将落网的哈沙勒却异常镇静,待科恩正要上前铐他时,突然,“嗖嗖”几声,一串子弹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从河对岸的森林里射来,机警的科恩就势拉住哈沙勒往地上一滚,牢牢地铐住了他。   科恩抬起头,只见巴曼河上平静如初,除他们以外并没有任何人的踪迹。然而正在此时,随着一阵凄厉的救命声,一个血肉模糊的人踉踉跄跄地从河岸边的森林里奔出来,不久便栽到河里去了。科恩见此情景,顿时惊惧起来:“是森林怪物在抓人啦。”   科恩和佩克押着哈沙勒小心翼翼地走进森林,他们断定那人一定与制毒基地有关。进入丛林后,他们看见的只有一摊摊殷红的血迹和几支枪械。科恩环顾四周,阴森森的大森林弥漫着一种恐怖气氛,令人不寒而栗,便和佩克押着哈沙勒准备往回走。幽静的大森林里只有科恩等人的脚步声在回响。   忽然,“哗”地一声,一个草状物体从树上落下来,正好罩在科恩的上方,眼疾手快的科恩急忙闪身,但已经来不及了,他的双脚被柔软的绿草包住,并火速向他的上身扩展,科恩大叫佩克朝他开枪射击,佩克只好对准绿草向科恩的脚部射击,随着几声枪响,蓬草慢慢卷曲起来,终于掉在地上,变成一个毛绒绒的绿球,飞快地从草地上滚走了。佩克仍不肯罢休,对着逃之夭夭的绿草又连射几枪,受伤后的蓬草仍然拼命地逃窜。   这时,哈沙勒趁科恩他们对付蓬草的机会,使劲儿撞倒科恩撒腿就跑,佩克见状紧追不舍,一阵狂奔之后,哈沙勒终于逃出郁郁葱葱的大森林,来到一片空旷的原野。随后赶来的佩克举枪向毫无遮掩的哈沙勒射击。子弹击中了哈沙勒的腿部。剧烈的疼痛使哈沙勒跪倒在地,只能束手待毙了。然而就在佩克刚跑出几步,准备生擒逃犯时,哈沙勒却在转瞬间消失了,佩克急中生智,赶紧向前方跑去。猛然间看见一个绿色的毛状大包裹飞快地朝森林滚去。同时,听见哈沙勒闷声闷气的声音在里面惨叫:“快救我。”   佩克恍然大悟,是怪物裹挟了哈沙勒,他随即对准绿色大包裹开了两枪,然而那包裹滚动得飞快,转眼就看不见踪影了。   佩克找到科恩,为他脱掉裤子查看受伤的腿部,赫然看到科恩的两条腿全成了炭黑色。在黑黝黝的皮肤上,一个个小红斑点像被针扎过一样。佩克将科恩背出一望无际的大森林,途中恰与那位老猎人不期而遇。老猎人告诉他们:科恩是被绿毛怪咬了,绿毛怪有许多张嘴。它会缠住人死死不放,直到把人憋死为止,科恩只是受了轻伤,过几天就会康复的。   除此之外,一支西班牙生物考察队也曾在巴曼河的源头看见一头绿毛怪,它长有一个扁平的脑袋和一对窄长的眼睛,在水里漂浮着,一旦发现了人,在力不付敌时便会立即卷曲成一团,迅速沉入水中逃匿。这支考察队认为:绿毛怪是一种两栖动物,并不是食人动物。另有一些专家认为,绿毛怪可能是动植两类物种,就像冬虫夏草一样。更有人认为它是某种动物身上附有的一种绿色植物保护色。   关于绿毛怪的说法,众说纷纭,但在没捉到实物之前,这些都仅仅是一些推测。迄今为止,人们尚未捕获到这种浑身毛茸茸的绿色动物,因而也无法揭开绿色怪物之谜。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