响尾蛇是人们最为恐惧的动物之一,据说人类对这种爬行动物的恐惧心理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初期。无论是在古代传说中,还是现代小说、电影中它都成了恐怖、危险、冷漠、孤独的代名词。然而最新的科学研究表明,响尾蛇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因为它们与很多动物一样并不主动攻击人类,除非它们受到威胁。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冷血孤独者这个称号似乎也不再适合它们。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响尾蛇的世界,透过它的生活,了解令人畏惧的蛇类世界。   响尾蛇属于蛇类的毒蛇科,有三十多个种类。世界上所有的响尾蛇都来自西半球,主要是北美地区。科学研究发现这种动物的进化史很短,是最晚进化出来的动物之一。   响尾蛇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是因为在它的尾部生有一串角质连锁环,当它的尾部摆动时这些连锁环就会发出清晰可闻的“嘶嘶”声,以此来吓阻那些大型有蹄类动物或食肉动物。响尾蛇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在其头部的两边各长有一个凹坑。凹坑是一个散热器官,可以用来探测猎物所在的位置。响尾蛇与其他蛇类不同,它不产卵,以卵胎生的方式繁殖后代,即在体内孵化幼蛇,一胎产10只左右。雌性响尾蛇每两年繁殖一次,卵在母蛇体内大约要孵化90天,幼蛇才能出世。为了生存,在进化过程中幼蛇出生后几分钟便可独立活动了,毒液是它们最好的保护自我的武器,所以某些响尾蛇其幼蛇的毒液毒性甚至超过了成年蛇。   响尾蛇一般在黄昏以后出来活动,饥肠辘辘的响尾蛇常常会寻找一个隐蔽的伏击点,潜伏在那儿等候从其旁边经过的老鼠、地松鼠和兔子等小型哺乳动物。响尾蛇灵活的叉状舌,能迅速弹出、收回,从地面上吸食带有气味的颗粒,然后将这些颗粒吸附到口内上颚部分的一个特殊的气味器官上。然后,它就静静地躺卧在那儿“守株待兔”了。   习惯于夜间捕食的响尾蛇,即使是没有月光的黑夜,也不会影响它捕获猎物。这时蛇头两边的热感器官(称为“颊窝”)就起作用了,它能够探测到从啮齿类动物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因此响尾蛇能够“看见”猎物的热映象。只要猎物的体温略高于周围环境,响尾蛇便能够在黑暗处向猎物发出迅速而有力的一击,然后将毒牙中的毒液注入猎物体内。在对猎物发出致命一击后,响尾蛇以极快的速度弹出叉状舌从地上吸食气味颗粒,以帮助它确定死亡猎物的位置。   响尾蛇和其他动物一样,只在饥饿时才寻找猎物。成年响尾蛇平均每两周捕食一次,当然这还要取决于猎物的个头大小,如果猎物很大,响尾蛇捕食的间隔时间就会长一些,反之就会短一些。小响尾蛇捕食的次数要频繁一些,大约每周捕食一次。   在人们的印象中,蛇是一种孤独的冷血动物,一定是独来独往的“独行侠”。但是最近科学家发现了一个罕见的现象:一只雌性响尾蛇和它新生的幼仔在一起至少待了9天。之所以说罕见,是因为一直以来科学家也认为蛇类是彻底的冷血孤独者。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雌响尾蛇在产下它的幼仔后会自顾自地离去。但是动物学家在亚利桑那州奇里卡华山区隐蔽的岩石中发现,雌响尾蛇在它初生的孩子旁边至少会待9天的时间。幼蛇出生后的第四天,发现有5只幼蛇在雌蛇的附近爬行。人们将这些小蛇移到它们居住地之外,甚至放到周边的草地上,让它们远离母蛇。然而1小时后,几条小蛇重新回到了母蛇的身边。当一条小蛇在母蛇的头顶爬行时,母蛇仅仅是轻轻地挪动了一下位置,表现得很有耐心。渐渐地,母蛇开始带着孩子到洞穴外面去沐浴阳光。出生后的第9天,小蛇出生后的第一次蜕皮开始了,母蛇在二三米外关切的注视着、保护着它们免受食肉动物地袭击。第一次蜕皮就像是蛇的成年仪式一样,此后小蛇就离开母亲,开始独立生活了。母蛇对孩子的这种呵护,使科学家们感到震惊,因此把这种关怀称为“母性关怀”。   除了“母性关怀”,科学家发现在响尾蛇之间还存在着“姐妹情谊”。美国生物学家若伦·克拉克曾将数条雌性响尾蛇放在一个笼子里观察。结果发现,响尾蛇姐妹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它们在休息时彼此之间保持平均为6厘米的距离,而且有大部分时间是相互缠绕在一起,扭动着身躯,似乎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玩耍;而那些非姐妹的响尾蛇之间则彼此保持平均为14厘米的距离,很少“交流”。   在实验中还发现,雄蛇之间一般要保持较远的距离。这是因为,丰富的食物和暖和的气候,促使雄性进入了生殖前的准备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它们是不能容忍附近有其他雄性存在的。每年春天,加拿大的马尼托巴湖畔,随着气温的上升,冬眠的蛇逐渐苏醒过来,这时候成百上千条响尾蛇走出了它们的冬眠场所。这是野生生物中的一个壮观的景象,每年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观察。   冬季,像生活在寒冷地区的其他动物一样,响尾蛇会进入洞穴冬眠,以度过寒冷的冬季,那么在一个洞穴中通常有数百只响尾蛇缠绕在一起。这也是响尾蛇能够彼此容忍的极少的场合。它们是否也能识别出谁是自己的“亲人”?当冬天过去以后,那些缠绕在一起的蛇是不是认为没有必要再和其他蛇结为伙伴而兀自离去?它们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人们所不能注意的相互作用呢?在蛇类中,复杂的社会系统是非常普遍的,但这种关系非常微妙,有待我们进一步去探索。   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人们最担心被蛇咬,但最新的研究发现,响尾蛇只在保护自己时才会攻击人类。如果它们受到了惊吓,它们首先选择逃离或躲藏起来,这时只要你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便不会有危险。不同种类的响尾蛇,遇到人类时的反应方式也不尽相同:有的会凭借其与周围环境近似的颜色作为伪装,将自己隐藏起来,静静地躺在原地一动不动;有的则会静悄悄地溜走,如果这还不足以满足保证安全的话,它们或发出嘶嘶声,或振动其尾巴,或将身体涨大,以起到吓阻敌人的目的。   大部分响尾蛇在发起攻击前会发出警告,但如果在它们蜕皮、求偶或繁殖时受到惊吓,它们就可能突然迅速地向目标发起攻击。当你在浓密的丛林地带或岩石地区行走时一定要当心你的落脚点或手的放置处。   如果你在外出旅行时碰到了一条响尾蛇,绝不要试图杀死它。许多人之所以被蛇咬就是因为想试图杀死蛇。如果一旦你被毒蛇咬了,必须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到医院去,绝不要在家里治疗(这不会有用),绝不要轻视蛇伤,尽管大部分蛇对人不构成致命威胁。   蛇类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打扰了我们的生活,但这些美丽的爬行类动物对我们的生态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能够控制啮齿类动物如老鼠的繁殖数量。我们必须保护蛇类,将它们看作有利于人类的朋友,而不要因为我们天生对它们怀有恐惧心理就试图消灭它们。只要在外出旅行时略微注意一下脚底下,我们就能与这种致命的但同时也是迷人的食肉动物和平相处。 第四十五章响尾蛇之谜   响尾蛇是人们最为恐惧的动物之一,据说人类对这种爬行动物的恐惧心理可以追溯到原始社会初期。无论是在古代传说中,还是现代小说、电影中它都成了恐怖、危险、冷漠、孤独的代名词。然而最新的科学研究表明,响尾蛇并没有人们想象的那么可怕,因为它们与很多动物一样并不主动攻击人类,除非它们受到威胁。随着科学研究的深入,冷血孤独者这个称号似乎也不再适合它们。今天就让我们走进响尾蛇的世界,透过它的生活,了解令人畏惧的蛇类世界。   响尾蛇属于蛇类的毒蛇科,有三十多个种类。世界上所有的响尾蛇都来自西半球,主要是北美地区。科学研究发现这种动物的进化史很短,是最晚进化出来的动物之一。   响尾蛇之所以有这样一个奇怪的名字,是因为在它的尾部生有一串角质连锁环,当它的尾部摆动时这些连锁环就会发出清晰可闻的“嘶嘶”声,以此来吓阻那些大型有蹄类动物或食肉动物。响尾蛇还有一个独特之处:在其头部的两边各长有一个凹坑。凹坑是一个散热器官,可以用来探测猎物所在的位置。响尾蛇与其他蛇类不同,它不产卵,以卵胎生的方式繁殖后代,即在体内孵化幼蛇,一胎产10只左右。雌性响尾蛇每两年繁殖一次,卵在母蛇体内大约要孵化90天,幼蛇才能出世。为了生存,在进化过程中幼蛇出生后几分钟便可独立活动了,毒液是它们最好的保护自我的武器,所以某些响尾蛇其幼蛇的毒液毒性甚至超过了成年蛇。   响尾蛇一般在黄昏以后出来活动,饥肠辘辘的响尾蛇常常会寻找一个隐蔽的伏击点,潜伏在那儿等候从其旁边经过的老鼠、地松鼠和兔子等小型哺乳动物。响尾蛇灵活的叉状舌,能迅速弹出、收回,从地面上吸食带有气味的颗粒,然后将这些颗粒吸附到口内上颚部分的一个特殊的气味器官上。然后,它就静静地躺卧在那儿“守株待兔”了。   习惯于夜间捕食的响尾蛇,即使是没有月光的黑夜,也不会影响它捕获猎物。这时蛇头两边的热感器官(称为“颊窝”)就起作用了,它能够探测到从啮齿类动物身上散发出来的热量,因此响尾蛇能够“看见”猎物的热映象。只要猎物的体温略高于周围环境,响尾蛇便能够在黑暗处向猎物发出迅速而有力的一击,然后将毒牙中的毒液注入猎物体内。在对猎物发出致命一击后,响尾蛇以极快的速度弹出叉状舌从地上吸食气味颗粒,以帮助它确定死亡猎物的位置。   响尾蛇和其他动物一样,只在饥饿时才寻找猎物。成年响尾蛇平均每两周捕食一次,当然这还要取决于猎物的个头大小,如果猎物很大,响尾蛇捕食的间隔时间就会长一些,反之就会短一些。小响尾蛇捕食的次数要频繁一些,大约每周捕食一次。   在人们的印象中,蛇是一种孤独的冷血动物,一定是独来独往的“独行侠”。但是最近科学家发现了一个罕见的现象:一只雌性响尾蛇和它新生的幼仔在一起至少待了9天。之所以说罕见,是因为一直以来科学家也认为蛇类是彻底的冷血孤独者。   过去人们一直认为,雌响尾蛇在产下它的幼仔后会自顾自地离去。但是动物学家在亚利桑那州奇里卡华山区隐蔽的岩石中发现,雌响尾蛇在它初生的孩子旁边至少会待9天的时间。幼蛇出生后的第四天,发现有5只幼蛇在雌蛇的附近爬行。人们将这些小蛇移到它们居住地之外,甚至放到周边的草地上,让它们远离母蛇。然而1小时后,几条小蛇重新回到了母蛇的身边。当一条小蛇在母蛇的头顶爬行时,母蛇仅仅是轻轻地挪动了一下位置,表现得很有耐心。渐渐地,母蛇开始带着孩子到洞穴外面去沐浴阳光。出生后的第9天,小蛇出生后的第一次蜕皮开始了,母蛇在二三米外关切的注视着、保护着它们免受食肉动物地袭击。第一次蜕皮就像是蛇的成年仪式一样,此后小蛇就离开母亲,开始独立生活了。母蛇对孩子的这种呵护,使科学家们感到震惊,因此把这种关怀称为“母性关怀”。   除了“母性关怀”,科学家发现在响尾蛇之间还存在着“姐妹情谊”。美国生物学家若伦·克拉克曾将数条雌性响尾蛇放在一个笼子里观察。结果发现,响尾蛇姐妹之间的关系非常亲密,它们在休息时彼此之间保持平均为6厘米的距离,而且有大部分时间是相互缠绕在一起,扭动着身躯,似乎两个小孩子在一起玩耍;而那些非姐妹的响尾蛇之间则彼此保持平均为14厘米的距离,很少“交流”。   在实验中还发现,雄蛇之间一般要保持较远的距离。这是因为,丰富的食物和暖和的气候,促使雄性进入了生殖前的准备状态,在这种状态下,它们是不能容忍附近有其他雄性存在的。每年春天,加拿大的马尼托巴湖畔,随着气温的上升,冬眠的蛇逐渐苏醒过来,这时候成百上千条响尾蛇走出了它们的冬眠场所。这是野生生物中的一个壮观的景象,每年吸引了许多人前来观察。   冬季,像生活在寒冷地区的其他动物一样,响尾蛇会进入洞穴冬眠,以度过寒冷的冬季,那么在一个洞穴中通常有数百只响尾蛇缠绕在一起。这也是响尾蛇能够彼此容忍的极少的场合。它们是否也能识别出谁是自己的“亲人”?当冬天过去以后,那些缠绕在一起的蛇是不是认为没有必要再和其他蛇结为伙伴而兀自离去?它们之间会产生什么样的人们所不能注意的相互作用呢?在蛇类中,复杂的社会系统是非常普遍的,但这种关系非常微妙,有待我们进一步去探索。   俗语说: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绳。人们最担心被蛇咬,但最新的研究发现,响尾蛇只在保护自己时才会攻击人类。如果它们受到了惊吓,它们首先选择逃离或躲藏起来,这时只要你与他们保持一定的距离便不会有危险。不同种类的响尾蛇,遇到人类时的反应方式也不尽相同:有的会凭借其与周围环境近似的颜色作为伪装,将自己隐藏起来,静静地躺在原地一动不动;有的则会静悄悄地溜走,如果这还不足以满足保证安全的话,它们或发出嘶嘶声,或振动其尾巴,或将身体涨大,以起到吓阻敌人的目的。   大部分响尾蛇在发起攻击前会发出警告,但如果在它们蜕皮、求偶或繁殖时受到惊吓,它们就可能突然迅速地向目标发起攻击。当你在浓密的丛林地带或岩石地区行走时一定要当心你的落脚点或手的放置处。   如果你在外出旅行时碰到了一条响尾蛇,绝不要试图杀死它。许多人之所以被蛇咬就是因为想试图杀死蛇。如果一旦你被毒蛇咬了,必须立即以最快的速度到医院去,绝不要在家里治疗(这不会有用),绝不要轻视蛇伤,尽管大部分蛇对人不构成致命威胁。   蛇类也许在一定程度上打扰了我们的生活,但这些美丽的爬行类动物对我们的生态环境是非常重要的,因为它们能够控制啮齿类动物如老鼠的繁殖数量。我们必须保护蛇类,将它们看作有利于人类的朋友,而不要因为我们天生对它们怀有恐惧心理就试图消灭它们。只要在外出旅行时略微注意一下脚底下,我们就能与这种致命的但同时也是迷人的食肉动物和平相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