企鹅是南极冰雪世界的“主人”,是南极的象征。憨态可掬的样子常常让人们忍俊不禁。俗语说:“人有人言,鸟有鸟语”。这些身着燕尾服的“绅士”们也有着丰富多彩的“语言”。   当行人或贼鸥靠近时,阿德利企鹅会紧收项颈羽毛,在头顶处形成褶状隆起,转动的眼圈里,上露眼白,这表示它心里紧张,但又不希望与对方争斗。接着它收拢颈毛,慢慢地前后扇动着翅膀蹒跚离去。   每当外出归来时,阿德利企鹅会拖长尾音高声呼叫。呼叫时,身体伸长,两翅夹紧,喙部大张。当它与自己的“爱妻”或宝宝相遇时,就会摇头晃脑、低头哈腰,以此来表达久别重逢之喜。当接近巢位时,阿德利企鹅身体和颈项均倾向巢穴,似乎说“到家了”。   企鹅在接近其领地2~3米时,不管领地内有无配偶或幼仔,都会发出高声呼叫,似乎在说:“家里有人吗?我回来了!”如果配偶或幼企鹅在家,它们也会发出高声呼应:“我在家,请进来。”两者相见时,便不再呼叫,这时会软语温存一番。   企鹅进入“婚配”时,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房”问题。所以在“结婚”之前,独身雄企鹅就要为筑巢,布置“新房”而忙碌了。不过它们对住房的要求不高,只要不足1平方米,有些石子围成一个圈,就可作为“洞房”了。别看它整天都在忙着筑巢,可是嘴里也闲不住,不停地在巢位上狂热呼叫,以招引雌企鹅。开始时慢扇翅膀,弯下脖子,然后全身伸长,呈直立状,头径直向上,喙指青天。起初狂喜呼叫是断断续续的颤动音,达到高潮时,变成嘶哑的号叫,往往重复三四次。一般的企鹅对于这种呼叫无动于衷,而对漫步顾盼在营地附近的单身母企鹅来说,这种呼叫却具有吸引力。当一只羽毛紧束、光彩照人的雌企鹅点头哈腰地走近雄企鹅时,说明雌企鹅相中了它。而雄企鹅如允许它接近。它们就开始正式交往了。   接下来就是拜堂了。雌企鹅走进巢位,雄企鹅深深地一鞠躬,雌企鹅也同时鞠躬还礼。简单的“拜堂仪式”后,雄企鹅蹲于巢内,用喙轻轻抚弄窝,有意无意地重新整理巢中之石,雌企鹅则立于巢旁。稍后,雄雌企鹅互换位置,最终实现交配。   企鹅看起来像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其实它们也会为了领地而与其他企鹅发生争斗。常常为了领地所有权归属的问题而争吵,有时还为此斗得不可开交,直到一方认输为止。外界物体的快速行动往往也会引起企鹅极其强烈反应。对贼鸥、外来企鹅或行人的侵扰,它们会发出咆哮呼叫。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企鹅便攻击呼叫。其声音短促、沙哑、刺耳,好像在说:“我跟你拼了!”接着它就向对方冲击,猛扑过去。同时,还有用胸部顶撞对方或翅膀猛烈拍击对方等进攻性动作。不过当你悄悄地、友好地向它们靠近时,它们也不会主动攻击你。而且人们如果在企鹅群中待了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认同你是一只大企鹅,或认为对它们没有什么危险,它们也就若无其事了。有趣的是,当人们偷偷地把拳头塞到企鹅肚子下,企鹅还以为是只企鹅蛋,就精心地蹲在那里孵蛋。   成群结队、漫山遍野的企鹅给南极大陆这个寒冷、寂寞的冰雪世界带来了生机。在这里,它们才是南极大陆的真正“主人”,它们用特有的语言,特有的生活方式演绎着企鹅家族的历史。 第四十一章企鹅爱家之谜   企鹅是南极冰雪世界的“主人”,是南极的象征。憨态可掬的样子常常让人们忍俊不禁。俗语说:“人有人言,鸟有鸟语”。这些身着燕尾服的“绅士”们也有着丰富多彩的“语言”。   当行人或贼鸥靠近时,阿德利企鹅会紧收项颈羽毛,在头顶处形成褶状隆起,转动的眼圈里,上露眼白,这表示它心里紧张,但又不希望与对方争斗。接着它收拢颈毛,慢慢地前后扇动着翅膀蹒跚离去。   每当外出归来时,阿德利企鹅会拖长尾音高声呼叫。呼叫时,身体伸长,两翅夹紧,喙部大张。当它与自己的“爱妻”或宝宝相遇时,就会摇头晃脑、低头哈腰,以此来表达久别重逢之喜。当接近巢位时,阿德利企鹅身体和颈项均倾向巢穴,似乎说“到家了”。   企鹅在接近其领地2~3米时,不管领地内有无配偶或幼仔,都会发出高声呼叫,似乎在说:“家里有人吗?我回来了!”如果配偶或幼企鹅在家,它们也会发出高声呼应:“我在家,请进来。”两者相见时,便不再呼叫,这时会软语温存一番。   企鹅进入“婚配”时,首先要解决的就是“住房”问题。所以在“结婚”之前,独身雄企鹅就要为筑巢,布置“新房”而忙碌了。不过它们对住房的要求不高,只要不足1平方米,有些石子围成一个圈,就可作为“洞房”了。别看它整天都在忙着筑巢,可是嘴里也闲不住,不停地在巢位上狂热呼叫,以招引雌企鹅。开始时慢扇翅膀,弯下脖子,然后全身伸长,呈直立状,头径直向上,喙指青天。起初狂喜呼叫是断断续续的颤动音,达到高潮时,变成嘶哑的号叫,往往重复三四次。一般的企鹅对于这种呼叫无动于衷,而对漫步顾盼在营地附近的单身母企鹅来说,这种呼叫却具有吸引力。当一只羽毛紧束、光彩照人的雌企鹅点头哈腰地走近雄企鹅时,说明雌企鹅相中了它。而雄企鹅如允许它接近。它们就开始正式交往了。   接下来就是拜堂了。雌企鹅走进巢位,雄企鹅深深地一鞠躬,雌企鹅也同时鞠躬还礼。简单的“拜堂仪式”后,雄企鹅蹲于巢内,用喙轻轻抚弄窝,有意无意地重新整理巢中之石,雌企鹅则立于巢旁。稍后,雄雌企鹅互换位置,最终实现交配。   企鹅看起来像一个温文尔雅的绅士,其实它们也会为了领地而与其他企鹅发生争斗。常常为了领地所有权归属的问题而争吵,有时还为此斗得不可开交,直到一方认输为止。外界物体的快速行动往往也会引起企鹅极其强烈反应。对贼鸥、外来企鹅或行人的侵扰,它们会发出咆哮呼叫。如果情况进一步恶化,企鹅便攻击呼叫。其声音短促、沙哑、刺耳,好像在说:“我跟你拼了!”接着它就向对方冲击,猛扑过去。同时,还有用胸部顶撞对方或翅膀猛烈拍击对方等进攻性动作。不过当你悄悄地、友好地向它们靠近时,它们也不会主动攻击你。而且人们如果在企鹅群中待了一段时间,它们就会认同你是一只大企鹅,或认为对它们没有什么危险,它们也就若无其事了。有趣的是,当人们偷偷地把拳头塞到企鹅肚子下,企鹅还以为是只企鹅蛋,就精心地蹲在那里孵蛋。   成群结队、漫山遍野的企鹅给南极大陆这个寒冷、寂寞的冰雪世界带来了生机。在这里,它们才是南极大陆的真正“主人”,它们用特有的语言,特有的生活方式演绎着企鹅家族的历史。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