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类太傲慢自大了,我们总是认为自己是进化得最好的动物,总是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所有其他动物。人类以自己会讲话和大脑有灰质而感到自豪,为自己的智力成绩和语言而沾沾自喜、夸耀自己,把其他的哺乳动物视为蠢物。   19世纪末,有人对毛虫做了足以说明它是多么愚蠢的试验;把毛虫放入一根试管里,试管的一头被封闭,把试管放在太阳下暴晒。毛虫本可以转身从开口的一端逃走,以免阳光灼伤自己的毛皮。然而,毛虫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听任烈日暴晒。人们嘲笑这个小虫子的愚蠢。实际上,试验者是误会了毛虫,没有注意到这样一点:试管内空间太小,毛虫根本无法转身。   现在,科学家们都承认自己对动物有误会。不但如此,他们还十分欣赏一些毛虫的行为方式,认为毛虫能互相传递信息。毛虫在啃食了第一片叶子以后便寻找另一片叶子,在另一片叶子上固定下来,然后继续啃食,一直到开始做茧。在变成蛹以前,毛虫会在叶子上用丝编织自己的窝巢(茧),以躲避风雨,避开捕食者的视线。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往往会有一些“懒惰者”试图钻进和霸占毛虫的茧。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毛虫便在茧内用足敲击茧,使茧振动,从而阻吓入侵者。加拿大卡尔顿大学负责这一研究工作的杰恩·亚克说:“我们以前一直认为毛虫只知道吃,现在我们才知道,它们之间存在着十分复杂的相互作用关系。”   虫子是如此,节肢动物和脊椎动物更是如此。人们大大低估了它们应对新形势的能力。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1920年在英国的一个晴朗的早晨,一只山雀竟用嘴开启了放在一户人家门口的一瓶牛奶的瓶盖。几周以后,那里所有的节肢动物都学会并采用了这只山雀的开瓶技术,并把这种技术代代相传下来。乌鸦能制造和使用抓捕食物的工具,水獭能开启啤酒瓶的瓶盖,章鱼能借助自己的5亿个神经元和多条手臂从广口瓶里取出蟹,海豚能模仿潜水员并发出咕噜声(就像从潜水服里冒出气泡的声音)。所有这一切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遭到蔑视的这些动物也能表示态度、学习技能、发明创造和撒谎!   动物行为学家鲍里斯·西鲁尔尼克指出:“人性化的动物显然比野生动物聪明得多。”但法国专家蒂埃里·奥班反对这种观点。他认为:自然环境对动物来说是最好的学校。在野生动物世界里,懒惰者是没有成功机会的。年幼者必须不断地学习,否则就无法生存下去。在实验室里对啮齿目动物进行的试验证明,环境在动物智力的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蒂埃里·奥班说:“我认为驯化会使动物变蠢。狼要比狗狡猾得多。”   人会说话,但动物也不会沉默。生物学家们试图解释各种动物通过触觉、鼓膜甚至爪子发出的声音信号。南锡亨利·普安卡雷大学的贝特朗·克拉夫特甚至截获了蜘蛛在蜘蛛网上向性伙伴发出的信号:雌蜘蛛通过敲击蜘蛛网发出有规律的求爱声波,雄蜘蛛则用相应的信号回答雌蜘蛛,彼此就像人们打电话一样。蜘蛛之间的爱情语言是由基因决定的还是由环境决定的呢?很可能两者都有。   森林深处和海洋深处的动物的行动和感觉都是有“编码”的。它们唱歌或鸡叫都是在传递具有含义的信息:告诉对方“此地有食物”;把贮藏物的数量和质量告诉对方;发出捕食者已来临的警报;要求救援;明确指出要求照顾的紧急程度;宣告“领地”的范围……有些动物需要接受高水平的教育才能具有相应的能力。哺乳动物是在敌对的环境中接受教育的。海狮须接受严格的教育:急于去捕食的海狮妈妈将特有的声音输入小海狮的头中,以便捕食归来时小海狮能认得它。每次喂奶以前,海狮妈妈都要用尖厉的声音信号刺激小海狮的耳朵。如果小海狮拒绝接受这些教育,小海狮就只有死路一条。当小海狮不再犯错误时,海狮妈妈就躲到别处去,让小海狮独立求生。   寒冷的海岸是企鹅活动的基地,那里往往聚集着上百万只企鹅,它们聚集在一起“大吵大闹”。在这片嘈杂声中,为了让其他的企鹅听到自己的声音,“企鹅王”便唱歌,于是嘈杂声暂时停止。企鹅在岸上一般要待上两三个星期,然后回到海中。在返回海中的途中,“企鹅王”也是唱着歌给自己开路。   猩猩小时候会得到妈妈的疼爱。猩妈妈会细心地教小猩猩如何应付困难,教它在成年以后如何照顾后代,但黑猩猩则是在群体中学会生存。它们的许多被认为是属于天性的能力其实是后天学得的。   学习、倾听、回答,以适应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这已经是智慧的一种表现。撒谎则是智慧的另一种表现,而且是更具有说服力的表现。黑猩猩在必要的时候会假装激动,像是在急促呼吸,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雌猴在与一只不是统治者的公猴交配时会克制自己的快感表现。另外,在发现了水果时它会假装没有看见,等其他的猴子走开以后,它再返回独自饱餐一顿。   在森林里,动物之间的联盟和政治游戏是存在的。不正当的暴力活动会受到严格禁止,乱伦也是一种禁忌。下台的“暴君”会为自己在位时的过火行为付出巨大代价,而“贤明”的统治者即使失去了权力也会继续受到尊重。   我们人类有自我意识,动物似乎也有自我意识。在困难面前,这种自我意识就会表现出来。越来越多的“技术学习”、工具的使用和社会生活促进了自我意识的表现。黑猩猩能认识镜子中的自己,会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牙齿和屁股,有时还会对着镜子给自己化妆。醒来时,如果发现自己耳朵上有油漆斑点,它们就会查看自己的手指。   这样看来,人和动物之间并不存在把彼此分开的屏障。解剖学和生物学已经证明,人和动物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我们昨天还和黑猩猩是同一群体。二者之间的分离可以追溯到600万年以前,二者的基因有98%是一样的。动物并不愚蠢,它们也可能有逻辑思维能力、抽象思维能力、预感能力、创造力、学习和适应的能力…… 第三十六章动物智力不逊于人吗   人类太傲慢自大了,我们总是认为自己是进化得最好的动物,总是以居高临下的态度对待所有其他动物。人类以自己会讲话和大脑有灰质而感到自豪,为自己的智力成绩和语言而沾沾自喜、夸耀自己,把其他的哺乳动物视为蠢物。   19世纪末,有人对毛虫做了足以说明它是多么愚蠢的试验;把毛虫放入一根试管里,试管的一头被封闭,把试管放在太阳下暴晒。毛虫本可以转身从开口的一端逃走,以免阳光灼伤自己的毛皮。然而,毛虫却没有这样做,而是听任烈日暴晒。人们嘲笑这个小虫子的愚蠢。实际上,试验者是误会了毛虫,没有注意到这样一点:试管内空间太小,毛虫根本无法转身。   现在,科学家们都承认自己对动物有误会。不但如此,他们还十分欣赏一些毛虫的行为方式,认为毛虫能互相传递信息。毛虫在啃食了第一片叶子以后便寻找另一片叶子,在另一片叶子上固定下来,然后继续啃食,一直到开始做茧。在变成蛹以前,毛虫会在叶子上用丝编织自己的窝巢(茧),以躲避风雨,避开捕食者的视线。在这个残酷的“世界”里,往往会有一些“懒惰者”试图钻进和霸占毛虫的茧。为了避免这种情况发生,毛虫便在茧内用足敲击茧,使茧振动,从而阻吓入侵者。加拿大卡尔顿大学负责这一研究工作的杰恩·亚克说:“我们以前一直认为毛虫只知道吃,现在我们才知道,它们之间存在着十分复杂的相互作用关系。”   虫子是如此,节肢动物和脊椎动物更是如此。人们大大低估了它们应对新形势的能力。曾经发生过这样的事:1920年在英国的一个晴朗的早晨,一只山雀竟用嘴开启了放在一户人家门口的一瓶牛奶的瓶盖。几周以后,那里所有的节肢动物都学会并采用了这只山雀的开瓶技术,并把这种技术代代相传下来。乌鸦能制造和使用抓捕食物的工具,水獭能开启啤酒瓶的瓶盖,章鱼能借助自己的5亿个神经元和多条手臂从广口瓶里取出蟹,海豚能模仿潜水员并发出咕噜声(就像从潜水服里冒出气泡的声音)。所有这一切表明,长期以来一直遭到蔑视的这些动物也能表示态度、学习技能、发明创造和撒谎!   动物行为学家鲍里斯·西鲁尔尼克指出:“人性化的动物显然比野生动物聪明得多。”但法国专家蒂埃里·奥班反对这种观点。他认为:自然环境对动物来说是最好的学校。在野生动物世界里,懒惰者是没有成功机会的。年幼者必须不断地学习,否则就无法生存下去。在实验室里对啮齿目动物进行的试验证明,环境在动物智力的发展中起着重要作用。蒂埃里·奥班说:“我认为驯化会使动物变蠢。狼要比狗狡猾得多。”   人会说话,但动物也不会沉默。生物学家们试图解释各种动物通过触觉、鼓膜甚至爪子发出的声音信号。南锡亨利·普安卡雷大学的贝特朗·克拉夫特甚至截获了蜘蛛在蜘蛛网上向性伙伴发出的信号:雌蜘蛛通过敲击蜘蛛网发出有规律的求爱声波,雄蜘蛛则用相应的信号回答雌蜘蛛,彼此就像人们打电话一样。蜘蛛之间的爱情语言是由基因决定的还是由环境决定的呢?很可能两者都有。   森林深处和海洋深处的动物的行动和感觉都是有“编码”的。它们唱歌或鸡叫都是在传递具有含义的信息:告诉对方“此地有食物”;把贮藏物的数量和质量告诉对方;发出捕食者已来临的警报;要求救援;明确指出要求照顾的紧急程度;宣告“领地”的范围……有些动物需要接受高水平的教育才能具有相应的能力。哺乳动物是在敌对的环境中接受教育的。海狮须接受严格的教育:急于去捕食的海狮妈妈将特有的声音输入小海狮的头中,以便捕食归来时小海狮能认得它。每次喂奶以前,海狮妈妈都要用尖厉的声音信号刺激小海狮的耳朵。如果小海狮拒绝接受这些教育,小海狮就只有死路一条。当小海狮不再犯错误时,海狮妈妈就躲到别处去,让小海狮独立求生。   寒冷的海岸是企鹅活动的基地,那里往往聚集着上百万只企鹅,它们聚集在一起“大吵大闹”。在这片嘈杂声中,为了让其他的企鹅听到自己的声音,“企鹅王”便唱歌,于是嘈杂声暂时停止。企鹅在岸上一般要待上两三个星期,然后回到海中。在返回海中的途中,“企鹅王”也是唱着歌给自己开路。   猩猩小时候会得到妈妈的疼爱。猩妈妈会细心地教小猩猩如何应付困难,教它在成年以后如何照顾后代,但黑猩猩则是在群体中学会生存。它们的许多被认为是属于天性的能力其实是后天学得的。   学习、倾听、回答,以适应自己所处的“社会环境”,这已经是智慧的一种表现。撒谎则是智慧的另一种表现,而且是更具有说服力的表现。黑猩猩在必要的时候会假装激动,像是在急促呼吸,以掩饰自己内心的不安。雌猴在与一只不是统治者的公猴交配时会克制自己的快感表现。另外,在发现了水果时它会假装没有看见,等其他的猴子走开以后,它再返回独自饱餐一顿。   在森林里,动物之间的联盟和政治游戏是存在的。不正当的暴力活动会受到严格禁止,乱伦也是一种禁忌。下台的“暴君”会为自己在位时的过火行为付出巨大代价,而“贤明”的统治者即使失去了权力也会继续受到尊重。   我们人类有自我意识,动物似乎也有自我意识。在困难面前,这种自我意识就会表现出来。越来越多的“技术学习”、工具的使用和社会生活促进了自我意识的表现。黑猩猩能认识镜子中的自己,会对着镜子看自己的牙齿和屁股,有时还会对着镜子给自己化妆。醒来时,如果发现自己耳朵上有油漆斑点,它们就会查看自己的手指。   这样看来,人和动物之间并不存在把彼此分开的屏障。解剖学和生物学已经证明,人和动物之间存在着密切联系,我们昨天还和黑猩猩是同一群体。二者之间的分离可以追溯到600万年以前,二者的基因有98%是一样的。动物并不愚蠢,它们也可能有逻辑思维能力、抽象思维能力、预感能力、创造力、学习和适应的能力……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