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人生病了,有医院和医生为病人做治疗。家禽病了有兽医。那么,自然界里的野生动物生病受伤了,谁来给它们治疗呢?原来,动物们有给自己治病的本领。有些动物会用野生植物来给自己治病,有些动物还具有自己做手术的能力。   美洲有一种大黑熊,它刚从冬眠中醒来的时候,身体总会觉得不舒服,精神也不好。它就去找点儿有缓泻作用的果实吃。这样一来,便把长期堵在直肠里的硬粪块排泄出去。排出废物后,黑熊的精神就振奋了,体质也恢复了常态,开始了冬眠以后的新生活。   在北美洲南部,有一种野生的吐绶鸡,也叫火鸡。它长着一副稀奇古怪的脸,人们又管它叫“七面鸟”。别看它们的样子怪,但却有着非凡的治病能力,特别是会给自己的孩子治病。当大雨淋湿了小吐绶鸡的时候,它们的父母就会逼着它们吞下一种苦味草药——安息香树叶,来预防感冒。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安息香树叶是解热镇痛的,小吐绶鸡吃了它,当然就没事儿啦。   热带森林中的猴子,如果出现了怕冷、战栗的症状,就是得了疟疾,它们就会去啃金鸡纳树的树皮。因为这种树皮中所含的奎宁,是治疗疟疾的良药。   贪吃的野猫到处流浪,它如果吃了有毒的东西,又吐又泻,就会吃藜芦草来解除病痛。这种苦味有毒的草含有生物碱,吃了以后能引起呕吐,将毒物吐出来后,野猫的病也就慢慢地好了。可见,野猫采用的可是“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   有美洲,有人捉到了一只长臂猿,发现它的腰上有一个大疙瘩,还以为它长了什么肿瘤呢。仔细一看,才发现长臂猿受了伤,那个大疙瘩,是它自己敷的一堆嚼过的香树叶子。这是印第安人治伤的草药,长臂猿居然知道它的疗效。   有一个探险家在森林里发现,一只野象受伤了,它就在岩石上来回磨蹭,直到伤口盖上一层厚厚的灰土和细砂,像是涂了一层药。大象如果得了肠炎,就会找一些能治肠炎的食物来吃。有些得病的大象找不到治病的野生植物,就吞下几千克的泥灰石。原来这种泥灰石中含氧化镁、钠、硅酸盐等矿物质,有治病的作用。   在乌兹别克,猎人们发现受了伤的野兽总是朝一个山洞跑。有一天,一只受伤的黄羊又朝山洞方向跑去,猎人就跟踪到隐蔽的地方观察,只见那只黄羊跑到峭壁跟前,把受伤的身子紧紧贴在上面。没过多久,这只因流血而十分虚弱的黄羊很快恢复体力并离开了。猎人在峭壁上发现了一种黏稠的液体,当地人叫它“山泪”,野兽就是用它来治疗自己的伤口的。   科学家们对“山泪”进行了研究,发现里面含有30种微量元素。这是一种含多种微量元素的山岩,受到阳光强烈照射而产生出来的物质,可以使伤口愈合,使折断的骨头复原。用它来治疗骨折,比一般的治疗方法快得多。在我国的新疆、西藏等地区,也发现了多处“山泪”的蕴藏地。   温敷是医学上的一种消炎方法,猩猩也知道用它来治病。猩猩得了牙髓炎以后,就把湿泥涂到脸上或嘴里,等消了炎,再把病牙拔掉。   温泉浴是一种物理疗法。有趣的是,熊和獾也会用这种方法治病。美洲熊有个习惯,一到老年,就喜欢跑到含有硫黄的温泉里洗澡,往里面一泡,好像是在治疗它的老年性关节炎;獾妈妈也常把小獾带到温泉中沐浴,一直到把小獾身上的疮治好为止。   野牛如果长了皮肤癣,就长途跋涉跑到一个湖边,在泥浆里泡上一阵,然后爬上岸,把泥浆晾干,洗过几次泥浆浴以后,它的癣就治好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动物自己还会做截肢手术呢。   1961年,日本一家动物园里的一头小雄豹左“胳膊”被一头大豹咬伤,骨头也折了。兽医给它做了骨折部位的复位,上了石膏绷带。没想到,手术后的第二天,小豹就把石膏绷带咬碎,把受伤的“胳膊”从关节的地方咬断了。鲜血马上流了出来,小豹接着又用舌头舔伤口,不一会儿,血就凝固了。截肢以后,伤口渐渐地长好了,小豹给自己做了一次成功的“外科截肢手术”。小豹好像知道,骨折以后伤口会化脓,后果是很危险的。经过自我治疗,就能保存自己的生命。   人们发现,一只山鹬的腿被猎人开枪打断后,它会忍着剧痛走到小河边,用它的尖嘴啄些河泥抹在那只断腿上,再找些柔软的草混在河泥里敷在上面。像外科医生实施“石膏固定法”一样,把断腿固定好以后,山鹬又安然地飞走了。以后,腿自己就会长好的。   武汉动物园里曾有一只东北虎的前腿上长出一个小包,后来越长越大,最后发展到影响站立、行走及卧睡。由于担心麻醉及手术后感染的风险,管理人员一直未对它进行手术切除。一天,饲养员发现那个肉瘤不见了,东北虎正在不停地用舌头舔伤口。原来,它自己已经把那个肉瘤蹭了下来,消除了肉瘤给自己带来的不便。   除此以外,不少动物还能给自己做“复位治疗”。黑熊的肚子被对手抓破了,内脏流出来了,它能把内脏塞进去,然后再躲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疗养”几天,等待伤口愈合。如果青蛙被石块击伤了,内脏从口腔里露了出来,它就始终待在原地不动,慢慢吞进内脏,3天以后身体就能复原。   在浩瀚的海洋世界里,鱼类也有自己的“医生”,它是一种小鱼。它用自己的尖嘴巴为病鱼清除细菌和坏死的肌肉。实际上,“鱼医”是以病鱼身上的寄生虫和坏死组织作为美餐的。病鱼与“鱼医”的关系相当融洽。凡是前来接受治疗的病鱼,就诊时必须听话。头朝下,尾朝上,笔直地悬浮在水中。如果是喉咙生病,那么病鱼就得乖乖地张大嘴巴,让“鱼医”钻进嘴里去,吃掉其坏死组织。一段时间以后,病鱼就彻底康复了。   动物自我医疗的本领引起了科学家很大的兴趣。它们是怎么知道这些治疗方式的呢?科学界现在还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或许,它们是在长期的尝试中摸索出来的经验总结吧。 第三十三章动物是怎么进行自我治疗的   当人生病了,有医院和医生为病人做治疗。家禽病了有兽医。那么,自然界里的野生动物生病受伤了,谁来给它们治疗呢?原来,动物们有给自己治病的本领。有些动物会用野生植物来给自己治病,有些动物还具有自己做手术的能力。   美洲有一种大黑熊,它刚从冬眠中醒来的时候,身体总会觉得不舒服,精神也不好。它就去找点儿有缓泻作用的果实吃。这样一来,便把长期堵在直肠里的硬粪块排泄出去。排出废物后,黑熊的精神就振奋了,体质也恢复了常态,开始了冬眠以后的新生活。   在北美洲南部,有一种野生的吐绶鸡,也叫火鸡。它长着一副稀奇古怪的脸,人们又管它叫“七面鸟”。别看它们的样子怪,但却有着非凡的治病能力,特别是会给自己的孩子治病。当大雨淋湿了小吐绶鸡的时候,它们的父母就会逼着它们吞下一种苦味草药——安息香树叶,来预防感冒。从中医的角度来看,安息香树叶是解热镇痛的,小吐绶鸡吃了它,当然就没事儿啦。   热带森林中的猴子,如果出现了怕冷、战栗的症状,就是得了疟疾,它们就会去啃金鸡纳树的树皮。因为这种树皮中所含的奎宁,是治疗疟疾的良药。   贪吃的野猫到处流浪,它如果吃了有毒的东西,又吐又泻,就会吃藜芦草来解除病痛。这种苦味有毒的草含有生物碱,吃了以后能引起呕吐,将毒物吐出来后,野猫的病也就慢慢地好了。可见,野猫采用的可是“以毒攻毒”的治疗方法。   有美洲,有人捉到了一只长臂猿,发现它的腰上有一个大疙瘩,还以为它长了什么肿瘤呢。仔细一看,才发现长臂猿受了伤,那个大疙瘩,是它自己敷的一堆嚼过的香树叶子。这是印第安人治伤的草药,长臂猿居然知道它的疗效。   有一个探险家在森林里发现,一只野象受伤了,它就在岩石上来回磨蹭,直到伤口盖上一层厚厚的灰土和细砂,像是涂了一层药。大象如果得了肠炎,就会找一些能治肠炎的食物来吃。有些得病的大象找不到治病的野生植物,就吞下几千克的泥灰石。原来这种泥灰石中含氧化镁、钠、硅酸盐等矿物质,有治病的作用。   在乌兹别克,猎人们发现受了伤的野兽总是朝一个山洞跑。有一天,一只受伤的黄羊又朝山洞方向跑去,猎人就跟踪到隐蔽的地方观察,只见那只黄羊跑到峭壁跟前,把受伤的身子紧紧贴在上面。没过多久,这只因流血而十分虚弱的黄羊很快恢复体力并离开了。猎人在峭壁上发现了一种黏稠的液体,当地人叫它“山泪”,野兽就是用它来治疗自己的伤口的。   科学家们对“山泪”进行了研究,发现里面含有30种微量元素。这是一种含多种微量元素的山岩,受到阳光强烈照射而产生出来的物质,可以使伤口愈合,使折断的骨头复原。用它来治疗骨折,比一般的治疗方法快得多。在我国的新疆、西藏等地区,也发现了多处“山泪”的蕴藏地。   温敷是医学上的一种消炎方法,猩猩也知道用它来治病。猩猩得了牙髓炎以后,就把湿泥涂到脸上或嘴里,等消了炎,再把病牙拔掉。   温泉浴是一种物理疗法。有趣的是,熊和獾也会用这种方法治病。美洲熊有个习惯,一到老年,就喜欢跑到含有硫黄的温泉里洗澡,往里面一泡,好像是在治疗它的老年性关节炎;獾妈妈也常把小獾带到温泉中沐浴,一直到把小獾身上的疮治好为止。   野牛如果长了皮肤癣,就长途跋涉跑到一个湖边,在泥浆里泡上一阵,然后爬上岸,把泥浆晾干,洗过几次泥浆浴以后,它的癣就治好了。   更让人惊奇的是,动物自己还会做截肢手术呢。   1961年,日本一家动物园里的一头小雄豹左“胳膊”被一头大豹咬伤,骨头也折了。兽医给它做了骨折部位的复位,上了石膏绷带。没想到,手术后的第二天,小豹就把石膏绷带咬碎,把受伤的“胳膊”从关节的地方咬断了。鲜血马上流了出来,小豹接着又用舌头舔伤口,不一会儿,血就凝固了。截肢以后,伤口渐渐地长好了,小豹给自己做了一次成功的“外科截肢手术”。小豹好像知道,骨折以后伤口会化脓,后果是很危险的。经过自我治疗,就能保存自己的生命。   人们发现,一只山鹬的腿被猎人开枪打断后,它会忍着剧痛走到小河边,用它的尖嘴啄些河泥抹在那只断腿上,再找些柔软的草混在河泥里敷在上面。像外科医生实施“石膏固定法”一样,把断腿固定好以后,山鹬又安然地飞走了。以后,腿自己就会长好的。   武汉动物园里曾有一只东北虎的前腿上长出一个小包,后来越长越大,最后发展到影响站立、行走及卧睡。由于担心麻醉及手术后感染的风险,管理人员一直未对它进行手术切除。一天,饲养员发现那个肉瘤不见了,东北虎正在不停地用舌头舔伤口。原来,它自己已经把那个肉瘤蹭了下来,消除了肉瘤给自己带来的不便。   除此以外,不少动物还能给自己做“复位治疗”。黑熊的肚子被对手抓破了,内脏流出来了,它能把内脏塞进去,然后再躲到一个安静的角落里“疗养”几天,等待伤口愈合。如果青蛙被石块击伤了,内脏从口腔里露了出来,它就始终待在原地不动,慢慢吞进内脏,3天以后身体就能复原。   在浩瀚的海洋世界里,鱼类也有自己的“医生”,它是一种小鱼。它用自己的尖嘴巴为病鱼清除细菌和坏死的肌肉。实际上,“鱼医”是以病鱼身上的寄生虫和坏死组织作为美餐的。病鱼与“鱼医”的关系相当融洽。凡是前来接受治疗的病鱼,就诊时必须听话。头朝下,尾朝上,笔直地悬浮在水中。如果是喉咙生病,那么病鱼就得乖乖地张大嘴巴,让“鱼医”钻进嘴里去,吃掉其坏死组织。一段时间以后,病鱼就彻底康复了。   动物自我医疗的本领引起了科学家很大的兴趣。它们是怎么知道这些治疗方式的呢?科学界现在还没有一个圆满的解释。或许,它们是在长期的尝试中摸索出来的经验总结吧。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