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人兽混血,一般人都会想到人和动物杂交,生出来一种半人半兽的怪物。在古埃及神话中,诡异的斯芬克斯就是人面狮身的怪兽。古希腊神话中凶残暴虐、无恶不作的怪物赫迈拉也是人兽混血的。清朝的《格致镜原》里也记载了一种诡异狡猾的“人蛇”:“遇人辄嬉笑,笑已即转噬。”可见古人对“人兽混血”的怪物充满了畏惧和困惑。那么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人兽混血的怪物呢?   潘多拉魔盒里的谜团:   一群考古学家在澳洲的岩石上发现了石器时代的“写生”,上面画着奇形怪状的生物,人的上身、动物的下半身,凶猛残忍,能够快速地奔跑狩猎。人们提出大胆的假设,地球上曾经存在过半兽人,它们就是已经灭绝的人类祖先!不过,这种说法很快因为缺乏理论依据而被否定。   据说,苏联政府曾经梦想打造出真实的“人猿混血战士”,他们希望研制出一种没有人的思维,不知道疼痛疲倦而且力大无穷的人猿混血儿,要把它们训练成虽然能呼吸但是对食物没有过高的要求的战争机器。负责执行计划的是“人工授精”之父——科学家伊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   伊万诺夫此前成功做过不少动物杂交实验,他接到打造“人猿战士”的指令后,便立即开始实验。可是,由于无法在当地找到实验志愿者,他只得秘密前往非洲,开始对母猩猩进行人工授精,即把人类的精子放入母猩猩的子宫,后来又用黑猩猩的精子对人类女性实行人工授精。不过,这两个实验都失败了。   正当伊万诺夫准备进行下一步实验的时候,美国一家报纸报道了他的实验,于是当地居民拒绝再和他合作。伊万诺夫只得灰溜溜地回国,因为这个“昂贵”的失败,他遭到了监禁流放的处罚。1932年,这位“人兽混血”的先驱因病去世。十几年后,一群建筑工人在格鲁吉亚黑海城市苏曲米的工地上,挖出了当年人猿混血研究实验室的遗迹和一些猿猴骨架。有人传说,俄罗斯屡屡出现的女野人,就是当年从伊万诺夫实验室里逃出来的产物。还有人认为,艾滋病就祸起于此。   最著名的人兽混血活标本据说是中国神农架“人猿杂交”的猴娃,当地相传,猴娃的母亲当年曾被“野人”抓走,很长时间后才逃回来。后来,猴娃的母亲生下了猴娃。猴娃的个头高于普通人,关节屈曲,不会说话,行为举止很像大猩猩,尤其是其锁骨成“一”字形,而正常人的锁骨大多是“V”字形,这正是大猩猩和人类的骨骼有所区别的典型特征。那么,猴娃会不会是人兽混血的奇异物种?   后来,科学家们通过对猴娃的骨骼进行检测,证实猴娃并不是“人兽混血”,他只是一个小脑症的患者,脑容量小,所以智力低下,不同于常人。不过,对于猴娃身上存在的锁骨之类的细节问题,科学家们还是无法解释,所以,猴娃身上的谜团至今还没有完全揭开。   伦理大战:   大量的研究分析表明,要想实现人兽混血的成功必须达到两个物种有很近的亲缘关系这一条件,但是这种亲缘关系很奇妙,至今还没有找到符合这种条件的兽类。虽然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功能区域差异只有0.75%,并且这种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人和黑猩猩自然杂交,不可能生出真正的“人猿”。由此,人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自然界,几乎没有存在真正的人兽混血的可能!   人兽混血不可能存在似乎尘埃落定,但是随着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一些“野心勃勃”的科学家开始打造新的物种,他们希望制造出真的人兽混血。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了揭示人类生物学深层次的秘密,为了让人兽混血生物代替人类从事危险的工作,为了把它们当成器官加工厂等,这些理由看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真的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   “人兽混血”实验的进行,引发了从未有过的伦理大战。有人惊恐地抵制,他们认为人类的欲望无限制地膨胀,甚至逾越了上帝的权力,制造出人兽混血将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伦理道德秩序会在瞬间轰然倒塌。也有人认为,人兽混血产生可怕的怪物只是科幻电影里的场景,人和黑猩猩杂交都没有成功的可能,更别说和其他的动物。科学家研究人兽混血只是被“妖魔化”的正常科学试验,目前的科学水平只停留在人类的一些器官能够存活于动物体内的阶段,还远远达不到“妖兽”的地步,而且这种实验具有巨大的科学价值和医学价值。这两种立场的尖锐对立,让人们对人兽混血产生了巨大的恐慌和好奇。   “人兽狂想曲”:   在伊万诺夫之前就有一个科学家勇敢地宣称:“如能授我以权,可以随心所欲繁殖男女,我想在5年内一定能造出新人种。”“产出一种女人,额上生出紫色羽毛,长可垂地;或一种男人,耳上添出光亮的巨鳞。”“我亦可产生毛发蓬松的强健巨人,或浑身光滑无毛的侏儒。”这可以说是人兽混血最原始的研究。当然,这位很有想象力也有点可爱的科学家的研究并没有成功,因为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根本达不到人兽混血的要求。   二战结束后,有的科学家又开始了“人兽狂想曲”。他们对动物和人类的精子和卵子进行人工授精,想要得到“人兽宝宝”。据说,一个实验室将人类的精子人工授精在一个母猩猩子宫内,母猩猩成功受孕,但是由于伦理道德的巨大压力,这项实验终究没有进行下去。   随着科学和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理智,开始重新审视人兽混血,大多数科学家避开了狂热的造物盲区,开始研究对人类有益的人兽混血。   2007年,美国某大学的一名教授和他的团队历经7年的研究,成功培育出一只含有15%人体细胞的绵羊。科研人员提取人的干细胞注入到胎羊的腹膜中,羊羔降世两个月后,就会神奇地长出含有人体细胞的器官,可以用于器官移植的研究。这是世界上第一例人兽混血儿,人们惊奇地发现,这只人羊混血儿和普通的绵羊没有什么两样。可在它出生前,人们一直在猜测它会是什么样的怪物呢?   这样看来,人兽混血的实验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它甚至还可以为人体器官移植提供供体。但是也有人指出,这种人兽混血并非万能,它可能把对动物无害而对人体有害的病毒引入到人体,就像艾滋病一样,引起巨大的“生物梦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有趣更匪夷所思的人兽混血在科学家的实验室里产生。但是,不管这种实验如何进行,从目前来看,人兽混血只是现代科学的一种“细胞嵌合体”技术,动物只是承担了人造器官的载体,并不会拥有和人一样发达的思维。   当然,人们一定要用人伦道德牢牢地守住人兽混血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要让这项技术被无节制地恶意应用,否则,这个世界有可能会真的出现传说中的妖兽。 第二十九章人兽混血之谜   提起人兽混血,一般人都会想到人和动物杂交,生出来一种半人半兽的怪物。在古埃及神话中,诡异的斯芬克斯就是人面狮身的怪兽。古希腊神话中凶残暴虐、无恶不作的怪物赫迈拉也是人兽混血的。清朝的《格致镜原》里也记载了一种诡异狡猾的“人蛇”:“遇人辄嬉笑,笑已即转噬。”可见古人对“人兽混血”的怪物充满了畏惧和困惑。那么世界上到底有没有这种人兽混血的怪物呢?   潘多拉魔盒里的谜团:   一群考古学家在澳洲的岩石上发现了石器时代的“写生”,上面画着奇形怪状的生物,人的上身、动物的下半身,凶猛残忍,能够快速地奔跑狩猎。人们提出大胆的假设,地球上曾经存在过半兽人,它们就是已经灭绝的人类祖先!不过,这种说法很快因为缺乏理论依据而被否定。   据说,苏联政府曾经梦想打造出真实的“人猿混血战士”,他们希望研制出一种没有人的思维,不知道疼痛疲倦而且力大无穷的人猿混血儿,要把它们训练成虽然能呼吸但是对食物没有过高的要求的战争机器。负责执行计划的是“人工授精”之父——科学家伊亚·伊万诺维奇·伊万诺夫。   伊万诺夫此前成功做过不少动物杂交实验,他接到打造“人猿战士”的指令后,便立即开始实验。可是,由于无法在当地找到实验志愿者,他只得秘密前往非洲,开始对母猩猩进行人工授精,即把人类的精子放入母猩猩的子宫,后来又用黑猩猩的精子对人类女性实行人工授精。不过,这两个实验都失败了。   正当伊万诺夫准备进行下一步实验的时候,美国一家报纸报道了他的实验,于是当地居民拒绝再和他合作。伊万诺夫只得灰溜溜地回国,因为这个“昂贵”的失败,他遭到了监禁流放的处罚。1932年,这位“人兽混血”的先驱因病去世。十几年后,一群建筑工人在格鲁吉亚黑海城市苏曲米的工地上,挖出了当年人猿混血研究实验室的遗迹和一些猿猴骨架。有人传说,俄罗斯屡屡出现的女野人,就是当年从伊万诺夫实验室里逃出来的产物。还有人认为,艾滋病就祸起于此。   最著名的人兽混血活标本据说是中国神农架“人猿杂交”的猴娃,当地相传,猴娃的母亲当年曾被“野人”抓走,很长时间后才逃回来。后来,猴娃的母亲生下了猴娃。猴娃的个头高于普通人,关节屈曲,不会说话,行为举止很像大猩猩,尤其是其锁骨成“一”字形,而正常人的锁骨大多是“V”字形,这正是大猩猩和人类的骨骼有所区别的典型特征。那么,猴娃会不会是人兽混血的奇异物种?   后来,科学家们通过对猴娃的骨骼进行检测,证实猴娃并不是“人兽混血”,他只是一个小脑症的患者,脑容量小,所以智力低下,不同于常人。不过,对于猴娃身上存在的锁骨之类的细节问题,科学家们还是无法解释,所以,猴娃身上的谜团至今还没有完全揭开。   伦理大战:   大量的研究分析表明,要想实现人兽混血的成功必须达到两个物种有很近的亲缘关系这一条件,但是这种亲缘关系很奇妙,至今还没有找到符合这种条件的兽类。虽然人和黑猩猩基因的功能区域差异只有0.75%,并且这种差异几乎可以忽略不计,但是人和黑猩猩自然杂交,不可能生出真正的“人猿”。由此,人们似乎可以得出一个结论——在自然界,几乎没有存在真正的人兽混血的可能!   人兽混血不可能存在似乎尘埃落定,但是随着科学的进一步发展,一些“野心勃勃”的科学家开始打造新的物种,他们希望制造出真的人兽混血。他们为什么要这样做呢?为了揭示人类生物学深层次的秘密,为了让人兽混血生物代替人类从事危险的工作,为了把它们当成器官加工厂等,这些理由看起来有一定的道理,但是真的能达到预期的效果吗?   “人兽混血”实验的进行,引发了从未有过的伦理大战。有人惊恐地抵制,他们认为人类的欲望无限制地膨胀,甚至逾越了上帝的权力,制造出人兽混血将给世界带来毁灭性的灾难,伦理道德秩序会在瞬间轰然倒塌。也有人认为,人兽混血产生可怕的怪物只是科幻电影里的场景,人和黑猩猩杂交都没有成功的可能,更别说和其他的动物。科学家研究人兽混血只是被“妖魔化”的正常科学试验,目前的科学水平只停留在人类的一些器官能够存活于动物体内的阶段,还远远达不到“妖兽”的地步,而且这种实验具有巨大的科学价值和医学价值。这两种立场的尖锐对立,让人们对人兽混血产生了巨大的恐慌和好奇。   “人兽狂想曲”:   在伊万诺夫之前就有一个科学家勇敢地宣称:“如能授我以权,可以随心所欲繁殖男女,我想在5年内一定能造出新人种。”“产出一种女人,额上生出紫色羽毛,长可垂地;或一种男人,耳上添出光亮的巨鳞。”“我亦可产生毛发蓬松的强健巨人,或浑身光滑无毛的侏儒。”这可以说是人兽混血最原始的研究。当然,这位很有想象力也有点可爱的科学家的研究并没有成功,因为当时的科学技术水平根本达不到人兽混血的要求。   二战结束后,有的科学家又开始了“人兽狂想曲”。他们对动物和人类的精子和卵子进行人工授精,想要得到“人兽宝宝”。据说,一个实验室将人类的精子人工授精在一个母猩猩子宫内,母猩猩成功受孕,但是由于伦理道德的巨大压力,这项实验终究没有进行下去。   随着科学和社会的进步,人们越来越理智,开始重新审视人兽混血,大多数科学家避开了狂热的造物盲区,开始研究对人类有益的人兽混血。   2007年,美国某大学的一名教授和他的团队历经7年的研究,成功培育出一只含有15%人体细胞的绵羊。科研人员提取人的干细胞注入到胎羊的腹膜中,羊羔降世两个月后,就会神奇地长出含有人体细胞的器官,可以用于器官移植的研究。这是世界上第一例人兽混血儿,人们惊奇地发现,这只人羊混血儿和普通的绵羊没有什么两样。可在它出生前,人们一直在猜测它会是什么样的怪物呢?   这样看来,人兽混血的实验似乎并没有那么可怕,它甚至还可以为人体器官移植提供供体。但是也有人指出,这种人兽混血并非万能,它可能把对动物无害而对人体有害的病毒引入到人体,就像艾滋病一样,引起巨大的“生物梦魇”。除此之外,还有一些更有趣更匪夷所思的人兽混血在科学家的实验室里产生。但是,不管这种实验如何进行,从目前来看,人兽混血只是现代科学的一种“细胞嵌合体”技术,动物只是承担了人造器官的载体,并不会拥有和人一样发达的思维。   当然,人们一定要用人伦道德牢牢地守住人兽混血的最后一道防线,不要让这项技术被无节制地恶意应用,否则,这个世界有可能会真的出现传说中的妖兽。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