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茫茫的海洋中,有一种叫光棒鱼的深水鱼类,生活在海水中间水层的黑暗环境中。虽然很少见到光线,不过它们的生活中没有大风大浪,很稳定而闲散。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从不知道这种鱼的雄鱼生活在什么地方,因为人们每次捕到的都是雌鱼。直到1932年,人们在冰岛附近再捕到一条雌鱼时,才有人惊奇地发现在雌鱼身体的一侧,竟然有一条大小仅为雌鱼1/10的雄鱼,它紧紧地依贴在雌鱼身体上。不久,人们又陆续发现了相同的现象,即每次雄鱼都是用嘴紧紧地咬住雌鱼,它们的嘴和舌已经与雌鱼的皮肤连接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了。雄鱼除了生殖器官,其余的器官都退化了。经过研究,人们发现雄鱼是靠雌鱼身上的血液来维持生命的,并把这种现象称为种内异性寄生。   光棒鱼的这种种内异性寄生现象是比较少见的。在这种情况下,雄鱼成了特化的交配器官,也就是说它的任务只是为了完成与雌鱼的交配,以繁殖后代。雄鱼为什么不能独立生活而只能尴尬地靠雌鱼来养活命?这一问题一直困扰了人们很长一段时期。   后来,人们发现这是这种动物对生活在深海的一种适应。因为它们行动迟缓,在黑暗的深海中要找到配偶是相当困难的,而找不到配偶,便意味着不能繁殖后代,种族也就无法得到延续。而雄鱼和雌鱼长在一起则有利于种族的繁衍。虽然雄鱼寄生在雌鱼身上,对雌鱼是不利的,但从种群这一整体出发,则可以说利多弊少。因为,种群是种存在的基本单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知道,种群是一定空间中同种个体的组合。组成种的个体会随时间而不断死亡和消失,但若种群别的个体能产生新的个体来替代和补充那些消失了的个体,则种群便得以延续。换句话说,我们人类每天都有一些个体死亡,但同时也有新的个体诞生,因而我们整个人类总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   从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在动物界,对于动物之间的关系我们不能只以个体之间的利害关系去理解,而应当考虑这种关系对种群的繁荣和生存上的意义。例如,在一个狼与兔的捕食行为中,我们看到的是,狼总是有利,而兔总是受害。从二者之间的利害关系来说,的确如此。但实际上,若没有狼,兔是不是更有利呢?我们说未必。因为狼实际上在调节着兔的种群。一旦这种调节失控,兔将大规模繁殖而达到“爆发”,最终将会不利于其种群的生存。同样狼如果把兔都吃掉,显然也不利狼的种群的繁衍。   在动物科学中,有许多分支学科,这些学科实际都是从不同层次来观察动物的。例如,胚胎学主要研究与动物胚胎有关的,细胞学是以动物细胞为研究对象的,等等。因而,每一门学科都是对动物科学的不断补充和完善。然而,我们如果只是片面地从某个单一学科或层次去理解动物甚至作出不恰当的推论,则往往会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错误,也不可能很好地认识自然界中的动物。从不同的层次来分析和理解自然界的动物是必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显然,我们不能单单用某一种理论和证据来分析和解释某一问题,比如恐龙的绝灭原因。 第二十八章为什么光棒鱼通常只见雌鱼不见雄鱼   在茫茫的海洋中,有一种叫光棒鱼的深水鱼类,生活在海水中间水层的黑暗环境中。虽然很少见到光线,不过它们的生活中没有大风大浪,很稳定而闲散。   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人们从不知道这种鱼的雄鱼生活在什么地方,因为人们每次捕到的都是雌鱼。直到1932年,人们在冰岛附近再捕到一条雌鱼时,才有人惊奇地发现在雌鱼身体的一侧,竟然有一条大小仅为雌鱼1/10的雄鱼,它紧紧地依贴在雌鱼身体上。不久,人们又陆续发现了相同的现象,即每次雄鱼都是用嘴紧紧地咬住雌鱼,它们的嘴和舌已经与雌鱼的皮肤连接在一起,根本无法分开了。雄鱼除了生殖器官,其余的器官都退化了。经过研究,人们发现雄鱼是靠雌鱼身上的血液来维持生命的,并把这种现象称为种内异性寄生。   光棒鱼的这种种内异性寄生现象是比较少见的。在这种情况下,雄鱼成了特化的交配器官,也就是说它的任务只是为了完成与雌鱼的交配,以繁殖后代。雄鱼为什么不能独立生活而只能尴尬地靠雌鱼来养活命?这一问题一直困扰了人们很长一段时期。   后来,人们发现这是这种动物对生活在深海的一种适应。因为它们行动迟缓,在黑暗的深海中要找到配偶是相当困难的,而找不到配偶,便意味着不能繁殖后代,种族也就无法得到延续。而雄鱼和雌鱼长在一起则有利于种族的繁衍。虽然雄鱼寄生在雌鱼身上,对雌鱼是不利的,但从种群这一整体出发,则可以说利多弊少。因为,种群是种存在的基本单位。“皮之不存,毛将焉附?”讲的就是这个道理。   我们知道,种群是一定空间中同种个体的组合。组成种的个体会随时间而不断死亡和消失,但若种群别的个体能产生新的个体来替代和补充那些消失了的个体,则种群便得以延续。换句话说,我们人类每天都有一些个体死亡,但同时也有新的个体诞生,因而我们整个人类总是充满生机和活力的。   从中我们可以得到这样的启示:在动物界,对于动物之间的关系我们不能只以个体之间的利害关系去理解,而应当考虑这种关系对种群的繁荣和生存上的意义。例如,在一个狼与兔的捕食行为中,我们看到的是,狼总是有利,而兔总是受害。从二者之间的利害关系来说,的确如此。但实际上,若没有狼,兔是不是更有利呢?我们说未必。因为狼实际上在调节着兔的种群。一旦这种调节失控,兔将大规模繁殖而达到“爆发”,最终将会不利于其种群的生存。同样狼如果把兔都吃掉,显然也不利狼的种群的繁衍。   在动物科学中,有许多分支学科,这些学科实际都是从不同层次来观察动物的。例如,胚胎学主要研究与动物胚胎有关的,细胞学是以动物细胞为研究对象的,等等。因而,每一门学科都是对动物科学的不断补充和完善。然而,我们如果只是片面地从某个单一学科或层次去理解动物甚至作出不恰当的推论,则往往会犯“只见树木,不见森林”的错误,也不可能很好地认识自然界中的动物。从不同的层次来分析和理解自然界的动物是必要的,也是非常重要的。显然,我们不能单单用某一种理论和证据来分析和解释某一问题,比如恐龙的绝灭原因。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