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是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大型家畜之一,它们对人类社会发展贡献很大。在农耕社会,牛们颈带重轭,犁地拉车,任劳任怨。必要时它们也被拉上战场,冲锋陷阵,赴汤蹈火。到了机械化的工业时代,牛从劳动领域退出,主要以自己的乳汁和血肉供养人类(间或也被用于娱乐)。牛们一向温驯、笨拙,老老实实,从来不给人类惹麻烦。   但在1986年,英国发现了首例“疯牛病”。医学家们对死去的病牛进行仔细的解剖,经过反复研究后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慢性、致死性、退化性神经系统疾病;由于病牛大脑受到病毒破坏,它们最终会在近乎疯癫的状态下痛苦地死去,故称“疯牛病”。   一些病理医学家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揭示,疯牛病病毒不仅在牛中间传播,还可以通过日常食物等途径传染给人类。食用带有这种病毒的牛肉、牛奶以及各种牛的肉乳类制品,尤其是病牛内脏和骨髓,均有可能致病。这个结论已经得到一些国家政府部门的肯定。   部分科学家们根据掌握的情况怀疑,疯牛病病毒可能就是引起人们患上“新型早老性痴呆症”(即“新型克雅氏症”或“变异型克雅氏症”)的罪魁。这是一种可传播型海绵状脑病,对人类生命健康危害极大。从1986年疯牛病在英国迅速流行开始,截至2000年12月1日,仅英国本土就发现了87例变异型克雅氏症,其中7例已死亡。而早老性痴呆症的发病率自1994年以来,以23%的速率猛增。据英国一些科学家的估计,英国已经约有50万人感染了变异型克雅氏症,而保守的估计也有14万人。目前发病率之所以不高,是因为这种变异型克雅氏症在人体潜伏期很长,从感染到发病平均约有28年,因而极具隐蔽性,不易发现,而一旦出现症状,其实表明病程已经接近晚期,半年到一年内的死亡率为100%。   自英国出现第一头疯牛,其他欧洲国家也相继发现疯牛病病例。目前欧盟15国中,只有芬兰、奥地利和希腊尚未发现疯牛病。但一些科学家慎重指出,这些国家能否真正逃过“疯牛病”这场灾难,目前还不得而知。尽管美国迄今为止尚未发现过一例疯牛病,但症状与疯牛病相同的“疯鹿病”却悄然来临。2001年9月10日,在日本千叶县的一家制酪场中,一头奶牛突然失去站立能力倒在地上,兽医和专家们怀疑这头牛可能感染了疯牛病。消息传出,亚洲地区各国的畜牧饲养业一片惊慌。   疯牛病在欧洲一些国家造成的心理恐慌,几乎达到“谈牛色变”的程度。在起源地英国,人们根据政府的命令“大开杀戒”,已经宰杀了近30万头牛,这些牛都是仅仅被怀疑感染上了疯牛病,宰杀后经过处理深埋地下。英国畜牧业遭受损失的同时,肉食品工业也被直接牵连。人们对牛肉的食用慎之又慎,这些东西在餐桌上不受欢迎。一些格外小心的家庭主妇甚至直接从菜单上驱逐了牛肉。餐馆饭店等饮食业也受到广泛影响。在英伦三岛,就连一向极受顾客欢迎的牛排、牛肉汉堡等美食,也突然间失去了吸引力。至于其他一些发现疯牛病病例的国家,情形非常类似。不仅各国国内生活以及相关的生产、销售部门,就连国际间的进出口贸易(种牛、活牛、牛肉、鲜奶、奶粉、奶酪和黄油,甚至蛋糕、饼干、巧克力,以及有牛骨粉的畜禽类加工饲料),也在遭受沉重打击之列。甚至可以说,只要是和牛沾边的东西,都不受欢迎。西班牙旅游业兴旺发达,一直同源远流长、闻名遐迩的斗牛活动分不开,但因该国先后已确认有29头牛患有疯牛病,旅游业(特别是一年一度的斗牛节活动期间)受到巨大冲击。   据统计,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尤其是日本、印度、巴基斯坦以及东欧、中东、北非、东南亚等国家),曾经从欧洲进口过牛肉、牛乳以及相关食品;那里的饲养业也曾长期从欧洲国家进口加工饲料(含有牛骨粉、牛内脏等肉牛屠宰场各种下脚料)。这些国家一些人士目前都对可能将面临的危险,表示忧心忡忡。   科学家研究发现,疯牛病是一种由目前尚未完全了解其本质的病原——朊病毒所引起的。朊病毒和我们常见的感冒病毒、艾滋病病毒等普通病毒不同,它是人和动物体内正常的神经细胞中含有的朊蛋白在由良性转为恶性,由没有感染性转化为感染性的特殊变异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纤维状的东西。当这些朊病毒进入人的体内时,不但不能被人体细胞中的溶酶体消化、杀死,更加糟糕的是它还可以影响某些进入到溶酶体中等待消化的蛋白质的构型,从而使它们也难于被消化。   最终,这些“吃”得太多、消化不利的溶酶体终于不堪重负而破裂。破裂释放出来的各种消化酶先是不断侵蚀细胞,促使细胞壁破裂,接着它们又进入人体的各个组织器官中,大肆破坏一番。在其他的组织器官中,为了预防胰腺中的消化酶泄漏到体循环中,我们的血液中有专门的蛋白质使这些消化酶难以随心所欲地搞破坏。但糟糕的是,由于神经系统是人体中一般病菌难以进入的“禁区”,因此没有这类蛋白质可以阻挡这些从溶酶体中逃出来的消化酶。最后,大脑组织被自身的消化酶搞得像海绵一样,千疮百孔。所以疯牛病也被称为“海绵性脑病”。   可以说,疯牛病的出现使现代医学再次面临着全新挑战。这是因为,朊病毒是人和动物体内蛋白质经过特殊变异的产物,与感冒病毒、艾滋病病毒等普通病毒完全不同,它没有核酸,也不具备病毒的形态,患者体内不会对这种朊病毒产生免疫反应和抗体,因此无法监测。它对所有杀灭病毒的物理化学因素均有抵抗力,现在常用的消毒方法都对它束手无策,只有在136℃高温和2个小时的高压下消毒,才能杀死这种朊病毒。而朊病毒的潜伏期之长更是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比如,一位从2岁起就喜欢吃牛肉汉堡包的英国女孩,在政府发表报告确认疯牛病会传染人类后几天,因患变异型克雅氏症而离开人间,那时她已经12岁了,是疯牛病的第86位牺牲者。   但是,在人和动物正常的神经细胞中普遍存在的朊蛋白,究竟在什么情况下立体结构发生变异,形成朊病毒的呢,这仍是一个谜。一些科学家认为,病毒和微生物是与人类相伴而生、共同进化,所以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医学技术的日益提高,病毒和微生物也在发生变异和进化。人与疾病的斗争是永无休止的。   但也有一些科学家提出,疯牛病的出现并非仅仅是牛“疯”了,而是人类盲目追求产量的提高而遭到大自然的报复。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植物、农业生态学和自然保护研究所所长米夏埃尔·苏科教授就曾尖锐地指出,在欧洲蔓延的疯牛病是人们对耕地实行工业化的后果,是自然界对工业化的一种报复。   现在,在以追求同一性、定量化和功能效益为宗旨的技术理性的干预和操纵下,人的征服欲和占有欲越来越强,几乎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万物都处于一种强求和非自然的状态。也就是说,人们眼前的牛、羊等动物已不再是按照自身天性生活着的动物,而成了牧场主计算中的收入。因此,圈养的动物都是按统一的规格饲养的,它们得到的是配给好的饲料,而饲料中各种成分的比例也是用电脑计算出来的。只要能在最短的时间中生产出最多的肉和奶,人们还可以毫不在乎地使用激素和添加剂,甚至大量使用由牛、羊等动物的下水加工而成的混合型饲料。一只小鸡可以以比正常情况快一倍的速度长大出栏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可以说,“疯牛病”的出现其实是一个严重的警告。只要人们继续像对待机器一样地对待生物,疯狂地追求商业利益,也许还会面临同样的难题的。 第二十三章“疯牛病”之谜   牛是最早被人类驯化的大型家畜之一,它们对人类社会发展贡献很大。在农耕社会,牛们颈带重轭,犁地拉车,任劳任怨。必要时它们也被拉上战场,冲锋陷阵,赴汤蹈火。到了机械化的工业时代,牛从劳动领域退出,主要以自己的乳汁和血肉供养人类(间或也被用于娱乐)。牛们一向温驯、笨拙,老老实实,从来不给人类惹麻烦。   但在1986年,英国发现了首例“疯牛病”。医学家们对死去的病牛进行仔细的解剖,经过反复研究后他们认为,这是一种慢性、致死性、退化性神经系统疾病;由于病牛大脑受到病毒破坏,它们最终会在近乎疯癫的状态下痛苦地死去,故称“疯牛病”。   一些病理医学家通过进一步的研究揭示,疯牛病病毒不仅在牛中间传播,还可以通过日常食物等途径传染给人类。食用带有这种病毒的牛肉、牛奶以及各种牛的肉乳类制品,尤其是病牛内脏和骨髓,均有可能致病。这个结论已经得到一些国家政府部门的肯定。   部分科学家们根据掌握的情况怀疑,疯牛病病毒可能就是引起人们患上“新型早老性痴呆症”(即“新型克雅氏症”或“变异型克雅氏症”)的罪魁。这是一种可传播型海绵状脑病,对人类生命健康危害极大。从1986年疯牛病在英国迅速流行开始,截至2000年12月1日,仅英国本土就发现了87例变异型克雅氏症,其中7例已死亡。而早老性痴呆症的发病率自1994年以来,以23%的速率猛增。据英国一些科学家的估计,英国已经约有50万人感染了变异型克雅氏症,而保守的估计也有14万人。目前发病率之所以不高,是因为这种变异型克雅氏症在人体潜伏期很长,从感染到发病平均约有28年,因而极具隐蔽性,不易发现,而一旦出现症状,其实表明病程已经接近晚期,半年到一年内的死亡率为100%。   自英国出现第一头疯牛,其他欧洲国家也相继发现疯牛病病例。目前欧盟15国中,只有芬兰、奥地利和希腊尚未发现疯牛病。但一些科学家慎重指出,这些国家能否真正逃过“疯牛病”这场灾难,目前还不得而知。尽管美国迄今为止尚未发现过一例疯牛病,但症状与疯牛病相同的“疯鹿病”却悄然来临。2001年9月10日,在日本千叶县的一家制酪场中,一头奶牛突然失去站立能力倒在地上,兽医和专家们怀疑这头牛可能感染了疯牛病。消息传出,亚洲地区各国的畜牧饲养业一片惊慌。   疯牛病在欧洲一些国家造成的心理恐慌,几乎达到“谈牛色变”的程度。在起源地英国,人们根据政府的命令“大开杀戒”,已经宰杀了近30万头牛,这些牛都是仅仅被怀疑感染上了疯牛病,宰杀后经过处理深埋地下。英国畜牧业遭受损失的同时,肉食品工业也被直接牵连。人们对牛肉的食用慎之又慎,这些东西在餐桌上不受欢迎。一些格外小心的家庭主妇甚至直接从菜单上驱逐了牛肉。餐馆饭店等饮食业也受到广泛影响。在英伦三岛,就连一向极受顾客欢迎的牛排、牛肉汉堡等美食,也突然间失去了吸引力。至于其他一些发现疯牛病病例的国家,情形非常类似。不仅各国国内生活以及相关的生产、销售部门,就连国际间的进出口贸易(种牛、活牛、牛肉、鲜奶、奶粉、奶酪和黄油,甚至蛋糕、饼干、巧克力,以及有牛骨粉的畜禽类加工饲料),也在遭受沉重打击之列。甚至可以说,只要是和牛沾边的东西,都不受欢迎。西班牙旅游业兴旺发达,一直同源远流长、闻名遐迩的斗牛活动分不开,但因该国先后已确认有29头牛患有疯牛病,旅游业(特别是一年一度的斗牛节活动期间)受到巨大冲击。   据统计,世界上有一百多个国家(尤其是日本、印度、巴基斯坦以及东欧、中东、北非、东南亚等国家),曾经从欧洲进口过牛肉、牛乳以及相关食品;那里的饲养业也曾长期从欧洲国家进口加工饲料(含有牛骨粉、牛内脏等肉牛屠宰场各种下脚料)。这些国家一些人士目前都对可能将面临的危险,表示忧心忡忡。   科学家研究发现,疯牛病是一种由目前尚未完全了解其本质的病原——朊病毒所引起的。朊病毒和我们常见的感冒病毒、艾滋病病毒等普通病毒不同,它是人和动物体内正常的神经细胞中含有的朊蛋白在由良性转为恶性,由没有感染性转化为感染性的特殊变异过程中形成的一种纤维状的东西。当这些朊病毒进入人的体内时,不但不能被人体细胞中的溶酶体消化、杀死,更加糟糕的是它还可以影响某些进入到溶酶体中等待消化的蛋白质的构型,从而使它们也难于被消化。   最终,这些“吃”得太多、消化不利的溶酶体终于不堪重负而破裂。破裂释放出来的各种消化酶先是不断侵蚀细胞,促使细胞壁破裂,接着它们又进入人体的各个组织器官中,大肆破坏一番。在其他的组织器官中,为了预防胰腺中的消化酶泄漏到体循环中,我们的血液中有专门的蛋白质使这些消化酶难以随心所欲地搞破坏。但糟糕的是,由于神经系统是人体中一般病菌难以进入的“禁区”,因此没有这类蛋白质可以阻挡这些从溶酶体中逃出来的消化酶。最后,大脑组织被自身的消化酶搞得像海绵一样,千疮百孔。所以疯牛病也被称为“海绵性脑病”。   可以说,疯牛病的出现使现代医学再次面临着全新挑战。这是因为,朊病毒是人和动物体内蛋白质经过特殊变异的产物,与感冒病毒、艾滋病病毒等普通病毒完全不同,它没有核酸,也不具备病毒的形态,患者体内不会对这种朊病毒产生免疫反应和抗体,因此无法监测。它对所有杀灭病毒的物理化学因素均有抵抗力,现在常用的消毒方法都对它束手无策,只有在136℃高温和2个小时的高压下消毒,才能杀死这种朊病毒。而朊病毒的潜伏期之长更是远远超出了人们的想象。比如,一位从2岁起就喜欢吃牛肉汉堡包的英国女孩,在政府发表报告确认疯牛病会传染人类后几天,因患变异型克雅氏症而离开人间,那时她已经12岁了,是疯牛病的第86位牺牲者。   但是,在人和动物正常的神经细胞中普遍存在的朊蛋白,究竟在什么情况下立体结构发生变异,形成朊病毒的呢,这仍是一个谜。一些科学家认为,病毒和微生物是与人类相伴而生、共同进化,所以随着人类的不断进化,医学技术的日益提高,病毒和微生物也在发生变异和进化。人与疾病的斗争是永无休止的。   但也有一些科学家提出,疯牛病的出现并非仅仅是牛“疯”了,而是人类盲目追求产量的提高而遭到大自然的报复。德国格赖夫斯瓦尔德大学植物、农业生态学和自然保护研究所所长米夏埃尔·苏科教授就曾尖锐地指出,在欧洲蔓延的疯牛病是人们对耕地实行工业化的后果,是自然界对工业化的一种报复。   现在,在以追求同一性、定量化和功能效益为宗旨的技术理性的干预和操纵下,人的征服欲和占有欲越来越强,几乎已经达到了疯狂的地步。万物都处于一种强求和非自然的状态。也就是说,人们眼前的牛、羊等动物已不再是按照自身天性生活着的动物,而成了牧场主计算中的收入。因此,圈养的动物都是按统一的规格饲养的,它们得到的是配给好的饲料,而饲料中各种成分的比例也是用电脑计算出来的。只要能在最短的时间中生产出最多的肉和奶,人们还可以毫不在乎地使用激素和添加剂,甚至大量使用由牛、羊等动物的下水加工而成的混合型饲料。一只小鸡可以以比正常情况快一倍的速度长大出栏的现象更是屡见不鲜。   可以说,“疯牛病”的出现其实是一个严重的警告。只要人们继续像对待机器一样地对待生物,疯狂地追求商业利益,也许还会面临同样的难题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