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穿吊带裙的女子吸引了同桌的三个男人。她侧着头,抬手把黑发掠向脑后。坐在不远处的人类学家戴维·吉文斯正以老练的目光观察着这一切,他说:“她很擅长此道。倾斜的头、裸露的手臂,这些都是让人亲近的信号。”十多年来,这位人类学家、华盛顿州斯波坎非语言中心的负责人经常出入酒吧等公共场所,专门观察人。他的动机是弄清有关物种生存的一个基本问题:“两个异性个体是如何接近并最终亲密到共同繁殖后代的程度?”   一切从好感开始。目光相遇,身体逐渐靠近,试探着打破尴尬局面。他给她买一杯饮料,她被他的说笑逗乐。她观察他的面孔,他猜测她的意图。终于,一方鼓足勇气向对方要电话号码,后来又勇敢地拨通了电话……一次约会,一顿午餐,一杯咖啡,或许一场电影。第二次约会,他们的话题多了起来,笑容也来得更自然。日渐熟悉带来了好感、喜欢,甚至爱情。   最后是彼此拥有的承诺——永远永远。   这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在爱情不可言喻的神秘与伟大之下还隐藏着一些基本的生物学法则和基因法则。大自然不动声色地影响着男女最初的交往,正是这最初的行为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并最终带来了热恋。   比如,好感就有一些跨越文化和国家的规律;好感表现的姿势似乎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进化史。科学家发现,那些姿势所遵循的魅力标准可能已经延续了数百万年。这些标准经过了漫长的进化史,因为它们指向最健康的伴侣。只有爱上健康的个体,我们通过子女把基因留传下去的机会才最大。奥斯汀得克萨斯大学心理学家德文德拉·辛格说:“我们无法脱离健康谈论美。”   例如,两万多年来,男性始终被具有一定腰臀比例的异性所吸引。28岁的洛杉矶警察阿蒂·巴特勒仰慕未婚妻的才智和自信,但她的体型也给他留下了强烈的第一印象。“她腰部很细,臀部丰满,还有一双漂亮的长腿”,他一语道破,“我喜欢她的腰部”。   研究者认为,巴特勒的反应背后有深刻的生物学原因:细腰丰臀的女性比身材平板的女性更容易生育。女性似乎对高个子男人更感兴趣,因为他们的生育能力较强。因此,尽管真爱可能深不可测、复杂难料并受到个人心理的影响,人们对配偶面貌和身材的本能渴望却受到生殖需要的支配。毕竟,从长远来看,生命游戏的名义是把你的基因传给下一代。数百万年以前,人类的祖先不得不在没有因特网婚姻介绍服务、DNA分析、社交俱乐部或乡村媒人的帮助下找到一个配偶完成这件事,他们能够凭借的只有外表。   刚刚从哈佛大学毕业的尤金妮亚·康在校园里认识乔·谢尔格时对他没什么印象。但到毕业时,情况却发生了变化。“他长大了,英俊了,不再是那个瘦弱的新生。他变得成熟了”。于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始“追求”一个人。   新墨西哥州大学的生物学家兰迪·桑希尔认为,康追求的也许是身体中激素的变化和这些激素显示的抗病能力。从进化论的角度看,与一个产生多病后代或在把后代养大前就死去的生物配对无异于自取灭亡。   其实,羽翼华美的鸟儿认识到这一点的时间远远早于人类。生长并保持漂亮的羽毛需要许多能量,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孔雀的尾翎。孔雀的尾翎不仅显示美丽,而且表明强壮。有漂亮羽毛的鸟儿在对那些潜在的配偶们说:“看我多壮实,我的免疫系统多棒!我拖着这么长的一条尾巴还能抵抗寄生虫,又能抢到食物。我有这么好的基因,最适合做老公!”   不错,这是炫耀。但从本质上说,人类也是这么做的。激素标志着强大的免疫系统,尤其是雄性睾丸激素和雌激素。但激素的情况很难检查,因而人们只好寻找外部标志。对于男子来说,他们的面部会反映出睾丸激素的含量。桑希尔说,那些睾丸激素水平最高的男孩子成年后往往下巴更宽,额头更粗犷。睾丸激素也与肌肉的发育有关,后者是从男孩变为男人的标志,也是一个明显的进化优势。同样,个子较高的男性生育子女的概率也更大。   男性注意的则是雌激素何时开始塑造女性的体态,这种塑造主要表现为臀部积聚脂肪,腰部相对臀部的比例逐渐缩小。奥斯汀大学的辛格认为,最迷人的腰臀比在0.6~0.7之间。数千年以前,人们并不能规律地获取食物,必须有什么吃什么。当孕期缺少食物时,臀部和大腿的脂肪就会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尤其是在孕期最后三个月和哺乳期。即便在今天,这种腰臀比也是怀孕成功的最佳条件之一。   体现内部基因的另一个外在线索是面部和形体的对称。桑希尔和他的同事在几项研究中发现,无论男女都被对称所吸引。他们把这也归结为身体强壮的标志。一对相同的基因总比一个好,假设一个有时会产生缺陷。   吸引力的发展变化也会出现有趣的转折。尽管女性在求偶时喜欢形体对称和面孔特征显示睾丸激素水平高的男性,她们在抚育子女时却喜欢其他类型的面孔。苏格兰研究人员发现,女性——尤其在最可能怀孕的时刻——往往会被带有女性特征的男性面孔所吸引,这些特征包括小下巴、大眼睛等等。研究人员猜测,可能因为这类男子守在妻子身边、帮助抚养孩子的可能性更大。   男子的求偶方向则几乎正好相反。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精神生物学家维克多·约翰逊发现,心形面孔、小下巴、大眼睛等特征尤其吸引男性。这是由男性历来的求偶习惯决定的。约翰逊通过因特网上的一次调查发现,22岁左右、长着心形面孔的女子对男性最有吸引力。约翰逊说,这个结果决非偶然,因为22岁是生育高峰。这一年龄段的女性为男性把自己的基因延续下去提供了最好的机会。   为家族的基因增加一点多样性也是明智的,这使各种生物的抗病能力得以提高。另一方面,近亲相配更加突出了这种弱点。事实再次表明,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们似乎发现了各种办法,在无须求助于DNA分析家的情况下找到基因不同于自己的配偶。   芝加哥大学遗传学家卡罗尔·奥伯对近亲繁殖可能性很大的哈特派信徒进行了研究。这个教派居住在南达科他州,其成员全都是64位创建者的后裔。令人惊讶的是,哈特派教徒夫妇之间在基因上的差异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这有利于群体的生存,因为近亲相配会增加流产率。从事免疫系统基因研究的瑞士科学家发现,在气味上最吸引女性的男性,其基因也往往与她们的基因相差最大。   女性和男性还需要分辨出潜在配偶身上的另一种情况:危险。于是,人们在初次交往时就会以种种行为发出安全的信号。   戴维·吉文斯说:“求爱就像一个无穷无尽的获得各种许可的过程。”一方显示出一点点兴趣,另一方没有拒绝,于是前者试着发出一个更强的信号看看结果怎样。关键在于男女双方都要显出没有恶意的样子。吉文斯说,有几种表示安全的信号是人类和猿猴共有的,这说明了这些信号在进化过程中的重要性。耸肩就是一个主要的例子,这是古老的惊愕反应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为了保护易受攻击的颈部。一位人类学家指出,比尔·克林顿在电视上为自己与莫妮卡·莱温斯基的不正当关系道歉时就做出了这个动作。   头部在倾斜时也动用了与耸肩有关的部分肌肉和神经线路。这两种姿势可以在动物进化史中追溯数百万年,而且在今天的某些动物身上仍然可以见到。它们都是退缩的表示,而非进攻的前奏。   类似的信号在脚上也有所体现。为一些公司担任顾问的吉文斯说:“你有没有观察过老板对雇员说话时的样子?看看脚的位置。老板的脚尖向外,这是支配的姿势;而周围的人则无一例外地脚尖向内。”   尽管如此,人类并不完全受到古老本能的支配。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夫妻。以色列心理学家阿亚拉·毛洛奇说,因为在所有这些生物本能之上还覆盖着层层叠叠的个人经历,所以人们会产生不同的选择。   早期经历的影响似乎尤为强大。根据阿亚拉的研究,女性多认为配偶与父亲相似,而男性则认为配偶与母亲相似。   今天的技术使人们得以彻底抛开有形的物质世界——至少可以暂时如此。因特网上的聊天室就是一个例子,这给那些没有漂亮下巴或完美曲线的男男女女带来了希望。桑希尔说:“在婚配的市场上,大家各有所长。你可以弥补外表的不足。”例如,一个男人如果长得不像从万宝路香烟广告上走下来的牛仔,他可以证明自己是一个负责的好伴侣,具备进化赋予的一切优点,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那些没有特大眼睛的女性。窍门在于把这些情感融入第一次接触当中。 第十七章用生物学揭开“异性相吸”之谜   一位穿吊带裙的女子吸引了同桌的三个男人。她侧着头,抬手把黑发掠向脑后。坐在不远处的人类学家戴维·吉文斯正以老练的目光观察着这一切,他说:“她很擅长此道。倾斜的头、裸露的手臂,这些都是让人亲近的信号。”十多年来,这位人类学家、华盛顿州斯波坎非语言中心的负责人经常出入酒吧等公共场所,专门观察人。他的动机是弄清有关物种生存的一个基本问题:“两个异性个体是如何接近并最终亲密到共同繁殖后代的程度?”   一切从好感开始。目光相遇,身体逐渐靠近,试探着打破尴尬局面。他给她买一杯饮料,她被他的说笑逗乐。她观察他的面孔,他猜测她的意图。终于,一方鼓足勇气向对方要电话号码,后来又勇敢地拨通了电话……一次约会,一顿午餐,一杯咖啡,或许一场电影。第二次约会,他们的话题多了起来,笑容也来得更自然。日渐熟悉带来了好感、喜欢,甚至爱情。   最后是彼此拥有的承诺——永远永远。   这一切都很正常。但是,在爱情不可言喻的神秘与伟大之下还隐藏着一些基本的生物学法则和基因法则。大自然不动声色地影响着男女最初的交往,正是这最初的行为引发了后来的一系列事情并最终带来了热恋。   比如,好感就有一些跨越文化和国家的规律;好感表现的姿势似乎深深地植根于我们的进化史。科学家发现,那些姿势所遵循的魅力标准可能已经延续了数百万年。这些标准经过了漫长的进化史,因为它们指向最健康的伴侣。只有爱上健康的个体,我们通过子女把基因留传下去的机会才最大。奥斯汀得克萨斯大学心理学家德文德拉·辛格说:“我们无法脱离健康谈论美。”   例如,两万多年来,男性始终被具有一定腰臀比例的异性所吸引。28岁的洛杉矶警察阿蒂·巴特勒仰慕未婚妻的才智和自信,但她的体型也给他留下了强烈的第一印象。“她腰部很细,臀部丰满,还有一双漂亮的长腿”,他一语道破,“我喜欢她的腰部”。   研究者认为,巴特勒的反应背后有深刻的生物学原因:细腰丰臀的女性比身材平板的女性更容易生育。女性似乎对高个子男人更感兴趣,因为他们的生育能力较强。因此,尽管真爱可能深不可测、复杂难料并受到个人心理的影响,人们对配偶面貌和身材的本能渴望却受到生殖需要的支配。毕竟,从长远来看,生命游戏的名义是把你的基因传给下一代。数百万年以前,人类的祖先不得不在没有因特网婚姻介绍服务、DNA分析、社交俱乐部或乡村媒人的帮助下找到一个配偶完成这件事,他们能够凭借的只有外表。   刚刚从哈佛大学毕业的尤金妮亚·康在校园里认识乔·谢尔格时对他没什么印象。但到毕业时,情况却发生了变化。“他长大了,英俊了,不再是那个瘦弱的新生。他变得成熟了”。于是,她有生以来第一次开始“追求”一个人。   新墨西哥州大学的生物学家兰迪·桑希尔认为,康追求的也许是身体中激素的变化和这些激素显示的抗病能力。从进化论的角度看,与一个产生多病后代或在把后代养大前就死去的生物配对无异于自取灭亡。   其实,羽翼华美的鸟儿认识到这一点的时间远远早于人类。生长并保持漂亮的羽毛需要许多能量,最著名的例子就是孔雀的尾翎。孔雀的尾翎不仅显示美丽,而且表明强壮。有漂亮羽毛的鸟儿在对那些潜在的配偶们说:“看我多壮实,我的免疫系统多棒!我拖着这么长的一条尾巴还能抵抗寄生虫,又能抢到食物。我有这么好的基因,最适合做老公!”   不错,这是炫耀。但从本质上说,人类也是这么做的。激素标志着强大的免疫系统,尤其是雄性睾丸激素和雌激素。但激素的情况很难检查,因而人们只好寻找外部标志。对于男子来说,他们的面部会反映出睾丸激素的含量。桑希尔说,那些睾丸激素水平最高的男孩子成年后往往下巴更宽,额头更粗犷。睾丸激素也与肌肉的发育有关,后者是从男孩变为男人的标志,也是一个明显的进化优势。同样,个子较高的男性生育子女的概率也更大。   男性注意的则是雌激素何时开始塑造女性的体态,这种塑造主要表现为臀部积聚脂肪,腰部相对臀部的比例逐渐缩小。奥斯汀大学的辛格认为,最迷人的腰臀比在0.6~0.7之间。数千年以前,人们并不能规律地获取食物,必须有什么吃什么。当孕期缺少食物时,臀部和大腿的脂肪就会发挥不可估量的作用,尤其是在孕期最后三个月和哺乳期。即便在今天,这种腰臀比也是怀孕成功的最佳条件之一。   体现内部基因的另一个外在线索是面部和形体的对称。桑希尔和他的同事在几项研究中发现,无论男女都被对称所吸引。他们把这也归结为身体强壮的标志。一对相同的基因总比一个好,假设一个有时会产生缺陷。   吸引力的发展变化也会出现有趣的转折。尽管女性在求偶时喜欢形体对称和面孔特征显示睾丸激素水平高的男性,她们在抚育子女时却喜欢其他类型的面孔。苏格兰研究人员发现,女性——尤其在最可能怀孕的时刻——往往会被带有女性特征的男性面孔所吸引,这些特征包括小下巴、大眼睛等等。研究人员猜测,可能因为这类男子守在妻子身边、帮助抚养孩子的可能性更大。   男子的求偶方向则几乎正好相反。新墨西哥州立大学的精神生物学家维克多·约翰逊发现,心形面孔、小下巴、大眼睛等特征尤其吸引男性。这是由男性历来的求偶习惯决定的。约翰逊通过因特网上的一次调查发现,22岁左右、长着心形面孔的女子对男性最有吸引力。约翰逊说,这个结果决非偶然,因为22岁是生育高峰。这一年龄段的女性为男性把自己的基因延续下去提供了最好的机会。   为家族的基因增加一点多样性也是明智的,这使各种生物的抗病能力得以提高。另一方面,近亲相配更加突出了这种弱点。事实再次表明,在漫长的进化过程中,人们似乎发现了各种办法,在无须求助于DNA分析家的情况下找到基因不同于自己的配偶。   芝加哥大学遗传学家卡罗尔·奥伯对近亲繁殖可能性很大的哈特派信徒进行了研究。这个教派居住在南达科他州,其成员全都是64位创建者的后裔。令人惊讶的是,哈特派教徒夫妇之间在基因上的差异远远超过了人们的想象。这有利于群体的生存,因为近亲相配会增加流产率。从事免疫系统基因研究的瑞士科学家发现,在气味上最吸引女性的男性,其基因也往往与她们的基因相差最大。   女性和男性还需要分辨出潜在配偶身上的另一种情况:危险。于是,人们在初次交往时就会以种种行为发出安全的信号。   戴维·吉文斯说:“求爱就像一个无穷无尽的获得各种许可的过程。”一方显示出一点点兴趣,另一方没有拒绝,于是前者试着发出一个更强的信号看看结果怎样。关键在于男女双方都要显出没有恶意的样子。吉文斯说,有几种表示安全的信号是人类和猿猴共有的,这说明了这些信号在进化过程中的重要性。耸肩就是一个主要的例子,这是古老的惊愕反应的一部分,其目的是为了保护易受攻击的颈部。一位人类学家指出,比尔·克林顿在电视上为自己与莫妮卡·莱温斯基的不正当关系道歉时就做出了这个动作。   头部在倾斜时也动用了与耸肩有关的部分肌肉和神经线路。这两种姿势可以在动物进化史中追溯数百万年,而且在今天的某些动物身上仍然可以见到。它们都是退缩的表示,而非进攻的前奏。   类似的信号在脚上也有所体现。为一些公司担任顾问的吉文斯说:“你有没有观察过老板对雇员说话时的样子?看看脚的位置。老板的脚尖向外,这是支配的姿势;而周围的人则无一例外地脚尖向内。”   尽管如此,人类并不完全受到古老本能的支配。世界上存在着各种各样的夫妻。以色列心理学家阿亚拉·毛洛奇说,因为在所有这些生物本能之上还覆盖着层层叠叠的个人经历,所以人们会产生不同的选择。   早期经历的影响似乎尤为强大。根据阿亚拉的研究,女性多认为配偶与父亲相似,而男性则认为配偶与母亲相似。   今天的技术使人们得以彻底抛开有形的物质世界——至少可以暂时如此。因特网上的聊天室就是一个例子,这给那些没有漂亮下巴或完美曲线的男男女女带来了希望。桑希尔说:“在婚配的市场上,大家各有所长。你可以弥补外表的不足。”例如,一个男人如果长得不像从万宝路香烟广告上走下来的牛仔,他可以证明自己是一个负责的好伴侣,具备进化赋予的一切优点,同样的道理也适用于那些没有特大眼睛的女性。窍门在于把这些情感融入第一次接触当中。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