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遗传学家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表示,男性所特有的Y染色体正逐渐消亡,这将促使一种新人种诞生。   过去几年里,科学家一直在研究男性Y染色体消亡的问题。詹妮·格雷夫斯教授是世界Y染色体研究领域的顶尖科学家之一,而且她的观点颇为大胆。这次她的Y染色体消亡将导致新的人种出现的观点必将在科学界引起新的争论。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的理论是,男性体内其他染色体的“决定男性特征”的基因将会逐渐取代Y染色体SPY基因的作用。SRY是Y染色体中决定男性特征的关键基因。SRY在胚胎的性分化过程中刺激原始性腺向睾丸方向发育,然后这个最初的睾丸就开始分泌雄激素,主要是睾丸素,刺激男性胚胎整个向男性化的方向发展:生殖器就要长成男性的阴茎,附性腺就要长成附睾、前列腺、精囊等。如果没有SRY这个基因刺激的话,原始性腺就会自然而然地向卵巢方向发育,然后卵巢分泌雌激素,刺激女性胚胎开始发育女性的性征,使女性的外生殖器、子宫、阴道、输卵管等发育起来。   但是这意味着没有Y染色体的男性和有Y染色体的男性会分道扬镳,最终一种新的原始人种会出现。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说:“新的人类原始物种很可能按照这种方式诞生。”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说,失去Y染色体的男人大多数没有生育能力,但是一小部分能够繁衍后代,并把新的性别决定基因传给后代。这样就会出现两种不同的人群,而最终具有新基因的男人人群将会和有Y染色体的男人人群分开,进化成新的人种。“两种不同的人群的异性不能交配,于是他们逐渐变得不同,正如黑猩猩和人类从500万年前开始逐渐变得不同一样。当两种人群变成两种物种,他们之间被打入了某种楔子,也就更加不可能交配了。这好像是绵延的山脉把两者分开。但这是根本的差异,正如他们决定性别的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说,人类原始Y染色体的大部分基因都已失去。从3亿年前到现在,人类Y染色体的1438个基因已失去1393个。照此速度,再过1500万年,Y染色体将失去最后45个基因。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认为,Y染色体之所以会消亡,主要是因为Y染色体是男性独有的染色体,每个男性的Y染色体都是完全从父亲一方继承的。这条形单影只的Y染色体不能像其他染色体那样通过与“同伴”染色体相互交换基因而维持自身的稳定存在。基因突变会累积,而变异基因最终会从Y染色体脱落,因为它们不再发挥作用。这导致在上万年的进化史中,Y染色体会不断失去基因,最终走向消亡。   格雷夫斯说,Y染色体消亡的状况已经在一些鼠类身上出现,比如东欧鼹鼠和日本田鼠等一些啮齿类动物,就没有Y染色体和SRY基因。然而,仍旧有大量健康的雄性鼹鼠和田鼠在东欧和日本繁衍生殖。   澳大利亚默多克儿童研究院的安德鲁·辛克莱教授目前正在对XX男性进行研究。所谓的XX男性就是体内没有Y染色体,这种现象每15万男性里面就会出现一例。   辛克莱说:“这种现象说明存在取代Y染色体基因作用的新基因,只不过我们还没有发现。或者是在没有Y染色体的情况下,其他现存基因的‘音量’被调高,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所以XX男人具有男性特征。大约有10%的患有Y染色体缺失的男性有一小部分Y染色体附着在X染色体上,并携带睾丸决定基因。”   辛克莱认为格雷夫斯的Y染色体消亡将出现新的人种的说法只是“理论上可能”,而在现实中不会出现。“如果出现了没有Y染色体的男人,我不会把他们叫做新物种,而是把他们称为新的个体。” 第八章千万年后人类可能变成什么样   据澳大利亚广播公司(ABC)报道,澳大利亚国立大学的遗传学家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表示,男性所特有的Y染色体正逐渐消亡,这将促使一种新人种诞生。   过去几年里,科学家一直在研究男性Y染色体消亡的问题。詹妮·格雷夫斯教授是世界Y染色体研究领域的顶尖科学家之一,而且她的观点颇为大胆。这次她的Y染色体消亡将导致新的人种出现的观点必将在科学界引起新的争论。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的理论是,男性体内其他染色体的“决定男性特征”的基因将会逐渐取代Y染色体SPY基因的作用。SRY是Y染色体中决定男性特征的关键基因。SRY在胚胎的性分化过程中刺激原始性腺向睾丸方向发育,然后这个最初的睾丸就开始分泌雄激素,主要是睾丸素,刺激男性胚胎整个向男性化的方向发展:生殖器就要长成男性的阴茎,附性腺就要长成附睾、前列腺、精囊等。如果没有SRY这个基因刺激的话,原始性腺就会自然而然地向卵巢方向发育,然后卵巢分泌雌激素,刺激女性胚胎开始发育女性的性征,使女性的外生殖器、子宫、阴道、输卵管等发育起来。   但是这意味着没有Y染色体的男性和有Y染色体的男性会分道扬镳,最终一种新的原始人种会出现。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说:“新的人类原始物种很可能按照这种方式诞生。”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说,失去Y染色体的男人大多数没有生育能力,但是一小部分能够繁衍后代,并把新的性别决定基因传给后代。这样就会出现两种不同的人群,而最终具有新基因的男人人群将会和有Y染色体的男人人群分开,进化成新的人种。“两种不同的人群的异性不能交配,于是他们逐渐变得不同,正如黑猩猩和人类从500万年前开始逐渐变得不同一样。当两种人群变成两种物种,他们之间被打入了某种楔子,也就更加不可能交配了。这好像是绵延的山脉把两者分开。但这是根本的差异,正如他们决定性别的方式已经完全不同了。”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说,人类原始Y染色体的大部分基因都已失去。从3亿年前到现在,人类Y染色体的1438个基因已失去1393个。照此速度,再过1500万年,Y染色体将失去最后45个基因。   詹妮·格雷夫斯教授认为,Y染色体之所以会消亡,主要是因为Y染色体是男性独有的染色体,每个男性的Y染色体都是完全从父亲一方继承的。这条形单影只的Y染色体不能像其他染色体那样通过与“同伴”染色体相互交换基因而维持自身的稳定存在。基因突变会累积,而变异基因最终会从Y染色体脱落,因为它们不再发挥作用。这导致在上万年的进化史中,Y染色体会不断失去基因,最终走向消亡。   格雷夫斯说,Y染色体消亡的状况已经在一些鼠类身上出现,比如东欧鼹鼠和日本田鼠等一些啮齿类动物,就没有Y染色体和SRY基因。然而,仍旧有大量健康的雄性鼹鼠和田鼠在东欧和日本繁衍生殖。   澳大利亚默多克儿童研究院的安德鲁·辛克莱教授目前正在对XX男性进行研究。所谓的XX男性就是体内没有Y染色体,这种现象每15万男性里面就会出现一例。   辛克莱说:“这种现象说明存在取代Y染色体基因作用的新基因,只不过我们还没有发现。或者是在没有Y染色体的情况下,其他现存基因的‘音量’被调高,发挥了更大的作用,所以XX男人具有男性特征。大约有10%的患有Y染色体缺失的男性有一小部分Y染色体附着在X染色体上,并携带睾丸决定基因。”   辛克莱认为格雷夫斯的Y染色体消亡将出现新的人种的说法只是“理论上可能”,而在现实中不会出现。“如果出现了没有Y染色体的男人,我不会把他们叫做新物种,而是把他们称为新的个体。”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