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词形象地描绘出眼和耳朵的功能。它们一个是“看”,一个是“听”。其实,用听觉感受器来描述耳朵是不全面的,因为耳朵除了感受声波之外,它还有另外一个功能,那就是感受机体位置的变化,即耳朵又是位觉(平衡觉)器官,所以应该称耳朵为位听器官。   耳可分为外耳、中耳、内耳三个部分。外耳形状像个小喇叭筒,包括耳廓和外耳道。耳廓的功能是收集声波。外耳道的尽头向外的一端是外耳门,向内的一端是鼓膜。鼓膜位于外耳和中耳之间,是卵圆形的半透明薄膜,它可将由外耳传来的声波变成振动“密码”传入中耳。中耳包括鼓室、咽鼓管等。鼓室是一个小气室,室内有三块听小骨,自外向内依次是锤骨、砧骨和镫骨。三块听小骨连接成一个曲折的杠杆系统,称为听骨链,起着传导声波的作用。咽鼓管是沟通鼻咽部和鼓室的一个通道,它的作用是调节鼓室里的空气压力(即平衡中耳和外耳的气压),有利于鼓膜的正常振动,维持听力。内耳位于颞骨内鼓室的内侧,是非常复杂的弯曲管腔,所以又称为迷路。迷路分为骨迷路和膜迷路两部分,在迷路里充满着淋巴液,淋巴液可因听骨的振动而产生波动,从而传递声波。迷路可分为耳蜗、前庭和半规管,其中耳蜗内有听觉感受器,主管听觉,而半规管和前庭主管身体平衡,是位觉感受器。耳蜗形似蜗牛,其内有产生听觉的特殊装置。那么听觉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耳廓收集的声波经外耳道传到鼓膜,引起鼓膜的振动,鼓膜的振动经三块听小骨传递到内耳,刺激耳蜗里的听觉感受器,所产生的兴奋由蜗神经传到大脑皮层颞叶的听觉中枢,形成听觉。在这个过程中,任一环节出错都可导致耳聋的发生。从耳廓到听小骨这段是传导声波,所以如果这部分出现问题,可引起传导性耳聋;而由听觉感受器、听神经和大脑皮层的听觉中枢病变引起的耳聋称为神经性耳聋。   前庭和三个半规管在人体运动以及头部位置发生变化时可使人产生速度和位置的感觉,经过大脑的分析综合,通过运动神经调节身体的姿势。前庭和半规管过敏的人,在乘车和乘船时容易造成身体姿势调节障碍和植物性神经功能紊乱,从而出现头晕、恶心、出汗、呕吐及血压变化等症状。   耳朵是重要的感觉器官,一旦出现问题,美妙的音乐、动听的旋律、婉转的鸟鸣等一切靠听来感觉的世界都将与我们无缘,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耳朵的卫生。   外耳道中常有一些蜡状物质——耳屎(耵聍),这是由耵聍腺分泌的,又称为耳垢,它对外耳道有保护作用。但如果耳屎特别多时,应小心将其取出,不要破坏外耳道。   遇到巨大的声响时,一定要迅速张口,或做连续的吞咽动作,使咽鼓管张开,这样可以保持鼓膜内外的气压平衡,以免震破鼓膜,引起传导性耳聋。坐飞机的人要不停地咀嚼口香糖就是为了避免巨大声响对鼓膜的震动。   相信看过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的人都会对刘罗锅的耳朵有深刻的印象,他的耳朵能够摆动。那为什么有的人的耳朵能够摆动呢?其实这也是一种进化的遗迹。我们仔细观察就会注意到,当狗在人们呼唤它时会摆动耳朵。哺乳动物是通过耳肌的活动去收集其周围的声波的,人是由哺乳动物进化而来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与外耳相连的肌肉,但在长期进化中人类对于这种功能的需要已消失,所以大多数人已失去对这些耳肌的控制,但有些人则仍然保留这一特点。   一谈到闻气味,我们便会立即想到我们的鼻子,因为我们是用鼻子来闻气味的。另外我们也知道,呼吸也需通过鼻子来进行,所以我们说鼻不但是呼吸通道的起始部位,而且也是嗅觉器官的所在部位。   鼻腔内有两种不同的黏膜,与呼吸有关的黏膜活体呈微红色,面积比较广,占主要部分;嗅黏膜位于鼻腔的天井、隔开左右鼻腔的鼻中隔上部两侧和上鼻甲的全部,活体呈苍白色或淡黄色。嗅黏膜中有一种特化的双极神经细胞——嗅细胞,呈梭形,可以感受嗅觉刺激。嗅细胞的树突伸向嗅黏膜上皮的表面,突起末端呈小泡状,称嗅毛。嗅毛常倒向一侧,能感受有气味物质的刺激。嗅细胞的底部有细长的无髓鞘神经纤维伸出,直到嗅球,与嗅球内的神经元发生突触联系。当嗅细胞受到刺激以后,产生的神经冲动通过嗅神经传到大脑皮层的嗅觉中枢,形成嗅觉。   一般吸入鼻腔的空气并不直接接触嗅黏膜,只有当气流回旋时才能接触,所以要想仔细辨别气味,往往要做短促而频繁的吸气动作,这样嗅觉感受器便可接触到大量的空气了。嗅细胞的刺激必须是气体状态,气体分子到达嗅黏膜之后,即溶解于黏膜表面的液体中,然后接触嗅细胞的嗅毛。   人的嗅觉灵敏程度虽不如某些动物如狗、猫等,但也是相当敏锐的,而且每个人对不同气味的敏感度是不同的。另外,嗅觉具有适应性,而且特别明显。我国古语“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即道出了嗅觉的这一特性。在刺激强度持续不变的情况下,嗅觉感受器就会对这种刺激的感受性下降,以至于感受不到它的气味,但到新鲜空气中待上一会儿,对这种气味的感受性又重新恢复。适应了某一种气味之后,对其他不同气味的灵敏度可保持不变。 第三章人类的听觉和嗅觉之谜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一词形象地描绘出眼和耳朵的功能。它们一个是“看”,一个是“听”。其实,用听觉感受器来描述耳朵是不全面的,因为耳朵除了感受声波之外,它还有另外一个功能,那就是感受机体位置的变化,即耳朵又是位觉(平衡觉)器官,所以应该称耳朵为位听器官。   耳可分为外耳、中耳、内耳三个部分。外耳形状像个小喇叭筒,包括耳廓和外耳道。耳廓的功能是收集声波。外耳道的尽头向外的一端是外耳门,向内的一端是鼓膜。鼓膜位于外耳和中耳之间,是卵圆形的半透明薄膜,它可将由外耳传来的声波变成振动“密码”传入中耳。中耳包括鼓室、咽鼓管等。鼓室是一个小气室,室内有三块听小骨,自外向内依次是锤骨、砧骨和镫骨。三块听小骨连接成一个曲折的杠杆系统,称为听骨链,起着传导声波的作用。咽鼓管是沟通鼻咽部和鼓室的一个通道,它的作用是调节鼓室里的空气压力(即平衡中耳和外耳的气压),有利于鼓膜的正常振动,维持听力。内耳位于颞骨内鼓室的内侧,是非常复杂的弯曲管腔,所以又称为迷路。迷路分为骨迷路和膜迷路两部分,在迷路里充满着淋巴液,淋巴液可因听骨的振动而产生波动,从而传递声波。迷路可分为耳蜗、前庭和半规管,其中耳蜗内有听觉感受器,主管听觉,而半规管和前庭主管身体平衡,是位觉感受器。耳蜗形似蜗牛,其内有产生听觉的特殊装置。那么听觉又是如何产生的呢?   耳廓收集的声波经外耳道传到鼓膜,引起鼓膜的振动,鼓膜的振动经三块听小骨传递到内耳,刺激耳蜗里的听觉感受器,所产生的兴奋由蜗神经传到大脑皮层颞叶的听觉中枢,形成听觉。在这个过程中,任一环节出错都可导致耳聋的发生。从耳廓到听小骨这段是传导声波,所以如果这部分出现问题,可引起传导性耳聋;而由听觉感受器、听神经和大脑皮层的听觉中枢病变引起的耳聋称为神经性耳聋。   前庭和三个半规管在人体运动以及头部位置发生变化时可使人产生速度和位置的感觉,经过大脑的分析综合,通过运动神经调节身体的姿势。前庭和半规管过敏的人,在乘车和乘船时容易造成身体姿势调节障碍和植物性神经功能紊乱,从而出现头晕、恶心、出汗、呕吐及血压变化等症状。   耳朵是重要的感觉器官,一旦出现问题,美妙的音乐、动听的旋律、婉转的鸟鸣等一切靠听来感觉的世界都将与我们无缘,所以我们一定要注意耳朵的卫生。   外耳道中常有一些蜡状物质——耳屎(耵聍),这是由耵聍腺分泌的,又称为耳垢,它对外耳道有保护作用。但如果耳屎特别多时,应小心将其取出,不要破坏外耳道。   遇到巨大的声响时,一定要迅速张口,或做连续的吞咽动作,使咽鼓管张开,这样可以保持鼓膜内外的气压平衡,以免震破鼓膜,引起传导性耳聋。坐飞机的人要不停地咀嚼口香糖就是为了避免巨大声响对鼓膜的震动。   相信看过电视连续剧《宰相刘罗锅》的人都会对刘罗锅的耳朵有深刻的印象,他的耳朵能够摆动。那为什么有的人的耳朵能够摆动呢?其实这也是一种进化的遗迹。我们仔细观察就会注意到,当狗在人们呼唤它时会摆动耳朵。哺乳动物是通过耳肌的活动去收集其周围的声波的,人是由哺乳动物进化而来的,我们每个人都有与外耳相连的肌肉,但在长期进化中人类对于这种功能的需要已消失,所以大多数人已失去对这些耳肌的控制,但有些人则仍然保留这一特点。   一谈到闻气味,我们便会立即想到我们的鼻子,因为我们是用鼻子来闻气味的。另外我们也知道,呼吸也需通过鼻子来进行,所以我们说鼻不但是呼吸通道的起始部位,而且也是嗅觉器官的所在部位。   鼻腔内有两种不同的黏膜,与呼吸有关的黏膜活体呈微红色,面积比较广,占主要部分;嗅黏膜位于鼻腔的天井、隔开左右鼻腔的鼻中隔上部两侧和上鼻甲的全部,活体呈苍白色或淡黄色。嗅黏膜中有一种特化的双极神经细胞——嗅细胞,呈梭形,可以感受嗅觉刺激。嗅细胞的树突伸向嗅黏膜上皮的表面,突起末端呈小泡状,称嗅毛。嗅毛常倒向一侧,能感受有气味物质的刺激。嗅细胞的底部有细长的无髓鞘神经纤维伸出,直到嗅球,与嗅球内的神经元发生突触联系。当嗅细胞受到刺激以后,产生的神经冲动通过嗅神经传到大脑皮层的嗅觉中枢,形成嗅觉。   一般吸入鼻腔的空气并不直接接触嗅黏膜,只有当气流回旋时才能接触,所以要想仔细辨别气味,往往要做短促而频繁的吸气动作,这样嗅觉感受器便可接触到大量的空气了。嗅细胞的刺激必须是气体状态,气体分子到达嗅黏膜之后,即溶解于黏膜表面的液体中,然后接触嗅细胞的嗅毛。   人的嗅觉灵敏程度虽不如某些动物如狗、猫等,但也是相当敏锐的,而且每个人对不同气味的敏感度是不同的。另外,嗅觉具有适应性,而且特别明显。我国古语“入芝兰之室,久而不闻其香;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即道出了嗅觉的这一特性。在刺激强度持续不变的情况下,嗅觉感受器就会对这种刺激的感受性下降,以至于感受不到它的气味,但到新鲜空气中待上一会儿,对这种气味的感受性又重新恢复。适应了某一种气味之后,对其他不同气味的灵敏度可保持不变。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