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十一章从成吉思汗病殂地点追寻“起辇谷”   成吉思汗病殂于六盘山,这是学术界公认的,可成定论。   如果从文献记载与发音翻译比附考证认定埋葬成吉思汗真身的“起輦谷”位于蒙古国和林附近的肯特山,这首先涉及到的问题是如何将成吉思汗的真身在不腐烂的前提下从六盘山运送到蒙古国和林附近的肯特山去?   蒙元时期,从今宁夏至和林的道路有西路和北路。   西路从今宁夏海原县向北进入应理县(今宁夏中卫),从黄河九渡过河进入河西走廊,沿丝绸之路西进,经甘州(今甘肃张掖市)、亦集乃路(今额济纳旗黑城)至和林驿路抵达岭北行中书省和林。西路是自和林经亦集乃路、甘州通往东胜州的军用驿思路,叫做纳怜道(小道)。运送成吉思汗棺材的车辆无法走纳怜道(小道),只能走帖里干道(车道)。如果将成吉思汗真体安葬和林,无法走西路,只能走北路。   北路从今宁夏海原向东北进入盐州川(今宁夏盐池县),越鄂尔多斯高原,从东胜过黄河至丰州,净州路,通天山(今大青山),通川中(川者指沙漠地带),河),此折抵达和林。   从今宁夏海原走和林与从元大都走和林都是至丰州(今内蒙托克托县治)折向北行,穿越大青山,进入漠北地区至和林。   现以元成宗铁穆耳从和林到上都继位为例。《续资治通鉴·元纪》载:至元三十一年正月癸酉,元世祖忽必烈“崩于紫檀殿。……太妃召三人问之,伊噜纳颜曰:‘臣受顾命,太妃但观臣等为之,臣若误国,即甘伏诛。宗社大事,非宫中所当预知也。’遂定大策,与亲王、诸大臣发使告哀于皇太孙,巴延总百官以听。兵马司请日出鸣晨钟,日入鸣昏钟,以防变故,巴延呵之曰:‘汝将为贼耶!其一如平日。’适有盗内府银者,宰执以其幸赦而盗,欲诛之,巴延曰:‘何时无盗!今以谁命而诛之?’人皆服其有识。乙亥,葬帝于起辇谷。……夏,四月,皇太孙自北边南还,执政皆迎于上都之北。皇太孙至上都,宗室诸王毕会。定策之际,伊实特穆尔谓晋王噶玛拉曰:‘宫车晏驾,已逾三月,神器不可久虚,宗祧不可乏主,储闱符玺久有所归,王为宗盟之长,奚俟而不言?’噶玛拉遽曰:‘皇帝践阼,当北面事之。’于是宗亲合辞劝进。伊实特穆尔曰:‘大事已定,吾死且无憾。’甲午,皇太孙即位于大安阁。诸王有违言,巴延握剑立殿陛,陈祖宗宝训,宣扬顾命,述所以立皇太孙之意,辞色俱厉,诸王股栗,趋殿下拜。”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三十一年(公元1294年)正月癸酉(二十二日,公历2月18日)逝世后,元朝皇室立即派人向远在和林的皇太孙铁穆耳报丧,请其速来元大都继承皇位。皇太孙铁穆耳接到卜告,肯定是立即起身,快速从和林南下奔向大都。和林至元大都以现行道路计约3000华里。报丧使者正月二十二日从大都出发,就以元代“急递铺”(“定制:一昼夜走四百里,邮长治其稽滞者”)速度计算,到达和林的时间当在正月底。皇太孙铁穆耳二月初从和林出发,“四月,皇太孙自北边南还,执政皆迎于上都之北”,这说明皇太孙铁穆耳在路上整整走了三个月。皇太孙铁穆耳从和林到上都走“三个月”的时间与“宫车晏驾,已逾三月”的时间完全相合,也与《元史·世祖本纪》所载“夏四月,皇孙至上都。甲午,即皇帝位”的时间完全相合。由此可知,车驾从上都至和林大致需要三个月的时间。从宁夏海原走和林与从元上都走和林的路程大致相当。将成吉思汗的棺材运送到和林的葬地至少也在三个月左右。成吉思汗死于七月份,正值西夏酷热季节。路途如此遥远,怎样才能将成吉思汗真身在不腐烂的前提下运送到和林去?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的固定“山陵”寝地“起辇谷”在什么地方?从以下几则元代帝王、帝后丧葬情况可推测其葬地的大致行程方位。   从元代帝王、帝后丧葬时间推测“起辇谷”的方位。根据《元史》记载,蒙元帝王死后埋葬时间不会超过三天,这是蒙元时期蒙古人的国俗旧礼。   元世祖忽必烈的死葬时间:《续资治通鉴·元纪》载:元世祖忽必烈至元三十一年(公元1294年)正月“癸酉(农历二十二日,公历2月18日),崩于紫檀殿”,“乙亥(农历二十四日,公历2月20日),葬帝于起辇谷”。忽必烈于至元元年(公元1264年)八月,思将原金朝首都燕京定名为中都,的东北建筑新城,至元九年(公元1272年)二月,都,到至元十三年(公元1276年)新都建成。大都位于今天的北京,是元世祖忽必烈驾崩之地。忽必烈正月二十二日死于今北京元大都,二十四日即“葬帝于起辇谷”,   元成宗的母亲鸿吉哩氏(即阔阔真皇后)的死葬时间:四年二月“丙辰,皇太后鸿吉哩氏崩……后崩之明日,谥‘徽仁裕圣皇后。’”元裕宗徽仁裕圣皇后阔阔真“丙辰”死,第二天即“祔葬诸陵”,鸿吉哩氏从死到葬起辇谷仅二天。   元成宗的死葬时间:大德十一年春正月,“癸酉,崩于玉德殿……乙亥,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元成宗从死到葬起辇谷仅三天。   元武宗的死葬时间:至大四年春正月“庚辰,帝崩于玉德殿……壬午,葬起辇谷”,元武宗从死到葬起辇谷仅三天。   元仁宗的死葬时间:延祐七年春正月“辛丑,帝崩于光天宫……癸卯,葬起辇谷”,元仁宗从死到葬起辇谷仅三天。   皇太子喇特纳达的死葬时间:至顺二年春正月,“辛卯,皇太子喇特纳达喇薨。壬辰,命宫相法哩等护灵辇北祔葬于山陵,仍命法哩等守之”,喇特纳达从死到“祔葬于山陵(起辇谷)”仅二天。   由上可知,蒙元帝王、帝后死后按其国俗旧礼要求速葬,尸体放置不会超过三天,也就是说,死后三天之内必须埋葬。这就是说,蒙元帝王、帝后死后埋葬的陵寝地点距其死亡地点应在三日程左右。蒙元时期三日程的距离,以元代“急递铺”(“定制:一昼夜走四百里,邮长治其稽滞者”)速度计算,约在千里左右。   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实即成吉思汗尸体的埋葬地,亦即起辇谷。成吉思汗于农历七月死于今宁夏海原六盘山,宁夏酷热季节六天左右尸体即可腐臭。按照蒙古帝王、帝后死后三天之内必须埋葬的习俗,成吉思汗尸体放置也不会超过三天。所以,留给拉运埋葬成吉思汗尸体的时间也仅有三天左右。据此,埋葬成吉思汗尸体的起辇谷距今宁夏海原六盘山的行程应在三日程左右。拉运成吉思汗尸体从今宁夏海原六盘山出发,就远而言,以元代“急递铺”(“定制:一昼夜走四百里,邮长治其稽滞者”)速度计算,将成吉思汗的棺材从今宁夏海原六盘山运送到起辇谷最多千里左右;就近而言,成吉思汗的棺材完全可以在今宁夏海原六盘山或在已被蒙古占领的西夏、金国境内靠近宁夏海原六盘山的地方埋葬。忽必烈的尸体不会就地埋葬在元大都,埋葬忽必烈尸体的行程也应在三日程左右。将忽必烈的棺材从今北京元大都运送到起辇谷最多也应在千里左右。元宪宗蒙哥葬于起辇谷。《元史》说,公元1259年秋七月辛亥,元宪宗蒙哥攻宋,战于今四川重庆。癸亥,蒙哥汗病逝于钓鱼山。据《史集》,蒙哥汗的儿子把蒙哥汗“葬在被称为也可忽鲁黑的不儿罕合勒敦地方的成吉思汗和拖雷汗的陵寝的旁边。”若起辇谷在今蒙古国和林附近的肯特山,蒙哥汗的儿子怎样在三天内把蒙哥汗的尸体从四川重庆钓鱼山拉运到蒙古和林肯特山去?若起辇谷不在今蒙古国和林附近的肯特山,蒙哥汗的尸体从四川重庆钓鱼山拉运北葬,须经陇右、鄂尔多斯高原,从东胜过黄河至丰州再继续北进;按蒙元三天内埋葬的习俗,蒙哥汗葬地的三日程也超不出今宁蒙河套地区。据《史集》,成吉思汗的儿子拖雷汗随葬起辇谷。《元史》载:公元1228年四月,蒙古汗拖雷“由半渡入真定,过中都,出北口,住夏于官山。五月,太宗不豫。六月,疾甚……居数日,太宗疾愈,拖雷从之北还,至阿剌合的思之地,遇疾而薨。”拖雷汗死于从中都、官山夏季行宫北还途中的阿剌合的思思之地。拖雷北还道路亦经今宁蒙河套地区。按蒙元三天内埋葬的习俗,拖雷葬地的三日程也超不出今宁蒙河套地区。   从元顺帝妥欢贴睦尔的葬地方位推测《元史》载,至正二十八年秋七月丙寅,欢贴睦尔“至夜半,开健德门北奔。……后一年,又一年,四月丙戌,年。太尉完者、院使观音奴奉梓宫北葬。奉元顺帝妥欢贴睦尔的梓宫“北葬”,但未载“北葬”于何地,这就为我们探寻“起辇谷”之所在提供了思路。元朝灭亡后,元顺帝妥欢贴睦尔出走漠北,洪武三年农历四月死于应昌(今内蒙赤峰市克什克腾旗达里诺尔湖西岸),皇太子爱猷识礼达腊继位。农历五月,大明军攻克应昌,爱猷识礼达腊北走和林,洪武四年改年号宣光,仍号大元,史称北元,控国260多年,与明朝相始终。北元早期的疆域范围与明朝基本上是以河套北河秦汉长城为界的。元顺帝妥欢贴睦尔死葬时,应昌尚在元军手中。《元史》说“北葬”,是指从应昌“奉梓宫北葬”,则元顺帝妥欢贴睦尔肯定葬在应昌以北。若起輦谷在河套北河秦汉长城以北的北元据地,包括应昌周围或和林在内,则元顺帝妥欢贴睦尔理应“葬起輦谷,从诸帝陵”,《元史》等蒙元史料当载其“葬起輦谷”。但是,《元史》只说元顺帝妥欢贴睦尔“北葬”,并未说其“葬起輦谷”,这说明“起輦谷”不在河套北河秦汉长城以北的应昌周围或和林等北元据地。《元史》未载元顺帝妥欢贴睦尔“葬起輦谷”,只能说明“起輦谷”在河套北河秦汉长城以南的明朝境内,元顺帝妥欢贴睦尔葬不进去,无法将其“葬起輦谷,从诸帝陵”,只能孤葬漠北了。由此看来,“起輦谷”当在今宁夏海原六盘山至河套北河秦汉长城以南的河套地区。   根据蒙元帝王、皇后死后三天内必须速葬的国俗旧礼,考虑到蒙元十一帝均从今北京元大都追随成吉思汗葬起辇谷的方向、行程,再考虑到拖雷汗从中都附近葬起辇谷、蒙哥汗从四川重庆北还葬起辇谷的路线、行程,推测起辇谷的方位:起辇谷当在今宁夏海原六盘山与今北京元大都之间的河套地区,这一地区,与将成吉思汗的棺材从今宁夏海原六盘山就远拉运到“起辇谷”的方位、行程大致相当。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