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防范盗墓   元代为了防止盗发帝王陵寝,规定了严厉的保卫制度。   《黑鞑事略》载:成吉思汗死后不久,南宋使臣彭大雅考察成吉思汗陵寝后说:“其墓无冢,以马践蹂,使如平地。若忒没真(成吉思)汗之墓,则插矢以为垣,阔逾三十里,逻骑以为卫。”《黑鞑事略》中的“以马践蹂,使如平地”冢”,“逻骑以为卫”应为事实。罗马教廷使节说:在那里看守墓地的看守人以外,《史集》记载守卫成吉思汗墓地的是蒙古兀良哈部的一个千户。   《元史·刑法志》载:“诸盗发诸王驸马坟寝者,处死。看守禁地人,杖一百七,三分家产,六十七”。   《元史·刑法志》所说的“禁地”即指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元代以国家法律规定打击盗发帝王陵寝的人,成吉思汗陵寝周边驻札有巡逻的骑兵,这都说明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民间都知道,盗发帝王陵墓的事件也曾发生过。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无“秘葬制度”   学术界通常的说法是:“成吉思汗,包括元朝皇帝,均实行秘葬制度,即帝王陵寝的埋葬地点不立标志、不公布、不记录在案”。从《元史》对蒙元帝王陵寝的记载看,明代以来以《草木子》为代表的古今著述声称蒙元帝王陵寝“实行秘葬制度”是没有根据的。他们之所以说蒙元帝王陵寝“实行秘葬制度”是以中原帝王陵寝的形制对比蒙元帝王陵寝形制进行评说的。中原帝王陵寝都有高大的坟头,而蒙元帝王陵寝不起坟头。故此,评说者将蒙元帝王陵寝不起坟头的葬制说成是“秘葬制度”。评说者以不起坟头作为“秘葬制度”的说法是不符合历史事实的。   蒙元帝王陵寝不起坟头,不立标志,这是蒙古族的“国俗旧礼”,而不是秘葬制度。《史记·匈奴传》载:匈奴“其送死,有棺椁、金银、衣裘,而无封树丧服;近幸臣妾从死者,多至数千(十)百人。”所以,“不封不树”是漠北匈奴及其后裔的故俗,蒙元时代仍然承袭之,这并不是蒙元的什么“秘葬制度”。《汉书·匈奴传》还说,“汉复得匈奴降者,言乌桓当发先单于冡,匈奴怨之。”匈奴墓葬“不封不树”只是说葬地不起坟头,葬地不像中原那样树立墓葬标志,但这不等于秘密埋葬,无辨识标志。乌桓能盗掘单于墓葬,这就说明单于墓葬有踪迹可寻。《黑鞑事略》所说的“若忒没真(成吉思)汗之墓,则插矢以为垣,阔逾三十里,逻骑以为卫”,这很可能指的是成吉思汗先祖的葬地。公元1246年来到蒙古的罗马教廷使节对元代墓葬也有详细描述:“他们秘密地到空旷地方去,在那里他们把草和地上的一切东西移开,挖一个大坑,在这个坑的边缘,他们挖一个地下墓穴”,放入死者后,“他们把墓穴前面的大坑填平,把草仍然覆盖在上面,恢复原来的样子,因此以后没有人能够发现这个地点。”后世有人据此说蒙元葬俗是“秘密”埋葬。其实,这是罗马教廷使节对蒙元墓葬习俗不了解,将其“不封不树”的“国俗旧礼”视为“秘密”。   蒙元帝王陵寝同历代帝王陵寝一样,都是“禁地”,除官方丧葬礼仪,禁止他人进入。所不同的是,蒙元帝王陵寝举行丧葬礼仪时,禁止汉族等特定民族的官员进入。但这并不是说陵寝所在地不让人知道,蒙元皇族肯定都是知道的。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明文记载位于“起辇谷”,这是真实的。后世之人之所以暂时找不到“起辇谷”,这并不是蒙元帝王陵寝有什么“秘葬制度”,而是元朝灭亡后,知道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的蒙元贵族远走漠北,将蒙元帝王陵寝信息带走致使没无闻,后世之人不知道“起辇谷”位于何处而已。《元史》《特薛禅传》《阔里吉思传》对其王室陵寝葬地的记载及阔里吉思思陵寝的发现都证明了成吉思汗等蒙元皇陵有标志可识可寻,所谓“实行秘葬制度”元帝王陵寝的丧葬形制终于揭开了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上遮盖太久的神秘面纱,为研究、出了讹传“万马踏平”的“秘葬”误区。   《草木子·卷三下·杂制篇》原文是:为甚侈,至穷天下之力以崇山坟,后宫之女以殉埋葬,坟土未干而国丘墟矣。其他如汉唐宋陵寢,埋殉货物亦多,如汉用即位之年上供钱帛之半。其后变乱,多遭发掘,形体暴露,非徒无益,蓋有损焉。元朝官里,用梡木二片,凿空其中,类人形小大合为棺,置遗体其中。加髹漆毕,則以黃金为圈,三圈定。送至其直北园寢之地深埋之,则用万马蹴平。俟草青方解严,则已漫同平坡,无复考志遗跡,岂复有发掘暴露之患哉?诚旷古所无之典也。夫葬以安遗体。遗体既安,多资以殉,何益?”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所谓实行“万马踏平”,“杀驼子于其上”,“驼母悲鸣寻祭”的“秘葬制度”讹传了600多年,原因何在?追根溯源,是著述者对北方少数民族的丧葬习俗做了错误的解释。叶子奇是处州龙泉(今浙江省)人,不懂北方少数民族的葬俗。现代与内蒙古接壤地区的一些民族埋葬死者时,当下棺填土、堆垒坟头完工后,非常希望有羊群来新坟地踩踏一番,认为这是吉祥的象征。若发现附近有放牧的羊群,就去与牧羊人商量,请他将羊群赶到新坟地,让羊群践踏新坟莹。现代一些民族让羊群践踏新坟莹的风俗,源自古代蒙古等北方少数民族让马群、羊群踩踏陵寝坟墓的风俗,这是祈求吉祥的象征,并不是什么“万马踏平”的“秘葬制度”。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