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八章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公开祭祀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山陵”由皇室公开祭祀。《元史》载:元代帝王“车驾行幸上都,太仆卿以下皆从,先驱马出健德门外,取其肥可取乳者以行,汰其羸瘦不堪者还于群。自天子以及诸王百官,各以脱罗氈置撒帐,为取乳室。……又自世祖而下山陵,各有醖都,取马乳以供祀事,号金陵挤马,越五年,尽以与守山陵使者。”元代皇帝“山陵”专门饲养有供祭祀“山陵”使用的挤奶马,挤马奶祭祀“山陵”,称之为“金陵挤马”。元代皇帝“山陵”专门配置有供祭祀“山陵”挤马奶使用的专车,称之为“醖都”,“每醖都,牝马四十。每牝马一,官给刍一束、菽八升。驹一,给刍一束、菽五升。菽贵,则其半以小稻充。”祭祀皇帝“山陵”使用的挤奶马,只用五年,五年过后,全部赐给守山陵使者。蒙元皇帝“山陵”公开祭祀,说明蒙元皇帝陵寝所在地不是秘密,世人是知道的。南宋使臣徐霆实地考察“成吉思汗陵寝”的记载也证实了这一点。《续资治通鉴·元纪》载:“自世祖建太庙以来,历十四年,未行亲享之礼,拜珠乃言曰:‘古云礼乐百年而后兴,此其时矣。’帝悦曰:‘朕能行之。’敕有司上亲享太室仪注。至是礼毕,诏群臣曰:‘一岁惟四祀,使人代之,不能致如在之诚,实所未安。岁必亲祀,以终朕身。’”“帝(元英宗)御大安阁,见太祖、世祖遗衣,皆以缣素木棉为之,重加补缀,嗟叹良久,谓侍臣曰:‘祖宗创业艰难,服用节俭乃如此,朕焉敢顷刻忘之!’”大安阁很可能是元太祖成吉思汗、元世祖忽必烈的寝庙。河北省和沽源县文物部门在对俗传的辽代肖太后“梳妆楼”进行考古勘察时,发现元世祖忽必烈的驸马阔里吉思的陵寝竟埋葬在享堂下面。元上都邻近地区庙宇众多,并不排除其中一些属于蒙元帝王的寝庙。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有迹可寻   蒙元帝王葬俗同中国历代帝王葬俗一样,都有固定的陵寝。对陵寝的所在地,亦记录在案。不同的是,蒙元帝王是按照蒙古民族的风俗习惯举行丧葬仪轨,如陵墓不起墳头;按照蒙古民族的风俗习惯举行重大祭祀活动时,禁止特定民族、氏族的人员参思加,如“皇族之外无得而与焉”,汉族官员剌尔、乃蛮”等氏族“不得与列”和特定时期的民族心理,并不是什么“秘葬制度”。   蒙元帝王丧葬有棺有陵。棺材是将香楠木从中一分为二,里面刳削为人形以入殓尸体。皇陵是在陵寝穴地挖土成块,依次掩复。《元史》》载:“凡帝后有疾危殆,房。有不讳,则就殡殓其中。葬后,每日用羊二次烧饭以为祭,至四十九日而后已。其帐房亦以赐近臣云。凡宫车晏驾,棺用香楠木,中分为二,刳肖人形,其广狭长短,仅足容身而已。殓用貂皮袄、皮帽,其靴袜、系腰、盒钵,俱用白粉皮为之。殉以金壶瓶二,盏一,栀楪匙筯各一。殓讫,用黄金为箍四条以束之。舆车用白氈青缘纳失失为帘,覆棺亦以纳失失为之。前行,用蒙古巫媪一人,衣新衣,骑马,牵马一匹,以黄金饰鞍辔,笼以纳失失,谓之金灵马。日三次,用羊奠祭。至所葬陵地,其开穴所起之土成塊,依次排列之。棺既下,复依次掩覆之。其有剩土,则远置他所,送葬官三员,居五里外。日一次烧饭致祭,三年然后返。”蒙元帝王陵寝是开穴起土,所取出之土不但要成形“成塊”,而且还要将所取出的土块“依次排列”放置在墓穴外面;待棺材放入陵穴后,就将先前“依次排列”放置在陵穴外面的土块按取出时的原状将陵穴“依次掩覆之”。掩埋陵穴后剩余的土块,则搬运到远离陵穴的地方去(远置他所)。这样,蒙元帝王陵寝望如平地。依《元史》记载,蒙元帝王陵寝并无“万马蹂之使平”,“杀骆驼之母为导”寻其陵寝“葬所”祭祀之说。   《元史》所载蒙元帝王陵寝的以上丧葬形制,为寻找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提供了宝贵线索。   蒙元帝王陵寝的丧葬形制提示之一:根据文献记载的蒙元帝王陵寝葬制线索,凡有人工土块或异土的地方肯定绝非元代皇帝陵寝所在地,如有大土堆或貌似古坟堆的地方。既然如此,若以从帝王陵寝取出的“人工土块或异土”为线索,寻觅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也不是没有希望的。因为从帝王陵寝取出后没有用完的“人工土块”虽然“远置他所”,但“远置他所”的这些“人工土块或异土”,对于所置地方的地貌土质来说,则为与该地不一样的他乡之“人工土块或异土”。若与成吉思汗死亡地点有关联的某地发现遗存有与本地原生地貌土质不一样的“人工土块或异土”的特征,则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就有可能存在于“人工土块或异土”的周边地区,不会距这些“人工土块或异土”的遗存地十分遥远。   蒙元帝王陵寝丧葬形制提示之二:根据元代皇陵“挖土成块”、下棺“依次掩复”的土质要求,蒙元帝王陵寝埋葬地必须选择在能够挖土“成块”的黏性黄土地带,用宁夏农村俗语说,应是“立土”地带。这样的黏性黄土地带,大多在河套地区的黄土高原上。显然,沙漠、沙土、湖滩碱地对蒙元帝王陵寝是不适宜的。据此,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很有可能埋葬在河套及其毗邻地区的黏性黄土高原地带。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