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七章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均有固定“山陵”   蒙元皇帝晏驾之后均归葬固定“山陵”。成吉思汗逝世后,蒙古汗国选择了埋葬成吉思汗的“山陵”寝地。此后,埋葬成吉思汗的“山陵”寝地便成了蒙元帝王专用“山陵”寝地。蒙元历代帝王逝世后,都追随成吉思汗归葬其“山陵”寝地。   《元史》本纪载:   太祖成吉思汗“葬起辇谷”。   太宗窝阔台“葬起辇谷”。   定宗贵由“葬起辇谷”。   宪宗蒙哥。蒙哥汗(元宪宗)攻宋死于四川钓鱼台前线,他的儿子阿速带斡忽勒“亲自带着父亲的灵柩”,“把他葬在被称为也可忽鲁黑的不儿罕合勒敦地方的成吉思汗和拖雷汗的陵寝的旁边”(《史集》)。【周按】据此,宪宗蒙哥亦葬起辇谷。   世祖忽必烈“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成帝铁穆尔“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武宗海山“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仁宗爱育黎拔力八达“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英宗硕德八剌“从葬诸帝陵”。   泰定帝也孙铁木儿“葬起辇谷”。   明宗和世琜“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文宗图帖睦尔“灵驾发引,葬起辇谷,从诸帝陵”。   宁宗懿璘质班“葬起辇谷,从诸陵”。   元代十四帝,其中十二帝追随成吉思汗“葬起辇谷”。这样,“起辇谷”共埋葬成吉思汗等蒙元皇帝13位,只有顺帝妥欢贴睦尔,国亡,“帝因痢疾殂于应昌……太尉完者、院使观音奴奉梓宫北葬”。《元史》未载顺帝妥欢贴睦尔的葬地。   《元史·后妃传》载:“裕宗徽仁裕圣皇后伯蓝也怯赤,一名阔阔真,弘吉剌氏,生顺宗、成宗……成宗即皇帝位,尊后为皇太后……大德四年二月崩,祔葬先陵,谥曰裕圣皇后,升祔裕宗庙。”阔阔真是皇太子真金的妃子,元成宗的母亲。皇太子真金先于阔阔真而死。元成宗即位后,尊封其父真金为裕宗文惠明孝皇帝,其母阔阔真为皇太后。阔阔真逝世后,元成宗将其母阔阔真合葬于其父真金的“先陵”。皇太子真金死葬于至元二十二年(公元1285年),阔阔真死葬于大德四年(公元1300年),先后相差15年。阔阔真15年后能合葬于其夫真金的“先陵”,这说明元裕宗文惠明孝皇帝真金的“山陵”有特定标志可寻,否则何以开陵合葬?   《续资治通鉴·元纪》载:元统元年十一月“辛亥,追谥济雅尔皇帝为圣明元孝皇帝,庙号文宗。时寝庙未建,于英宗室次权结采殿以奉安神主。”秦汉以来帝王陵上的祭祀建筑称“寝庙”或“寝殿”,起于墓侧。《礼记·月令》有“先荐寝庙”,注云:“前曰庙,后曰寝。”庙以藏主,以四时祭;寝有衣冠几杖象生之具,起居衣服象生人之具,以荐新物。所谓“时寝庙未建”是说元文宗陵寝所在地的寝庙暂时还未建筑起来。这就是说,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也是有寝庙建制的。由此可见,所谓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万马踏平”“无迹可寻”确属无稽之谈。   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山陵”专置守陵使   蒙元皇帝陵寝置有专门的守陵使。《续资治通鉴·元纪》载:元仁宗刚死,第三天葬起辇谷,“太子太师特们德尔以皇太后命,复入中书为右丞相……时特们德尔日思报复仇怨,诛戮不已,张思明谓曰:‘山陵甫毕,新君未立,丞相恣行杀戮,人皆谓丞相阴有不臣之心,万一诸王、驸马疑而不至,奈何?’特们德尔乃止。”所谓“山陵甫毕”,即说元仁宗的陵寝工程尚未完毕,这说明蒙元帝王确有山陵建筑。《元史·伯答沙传》载:“伯答沙幼入宿卫,为宝兒赤。历事成宗、武宗,由光禄少卿擢同知宣徽院事,升银青光禄大夫、宣徽院使,遥授左丞相。武宗崩,护梓宫葬于北,守山陵三年,乃还。”据《元史》,武宗海山“葬起輦谷,从诸帝陵”。以上记载证明,蒙元帝王埋葬有其专用的固定“山陵”寝地,其“山陵”寝地都在“起輦谷”。伯答沙为元武宗海山“守山陵三年”。守陵使为皇帝陵寝守陵,皇帝陵寝附近必有一整套守陵机构和护陵军队。守陵机构和护陵军队的遗址、遗迹、遗物不会全部灰飞湮灭,总是有迹可寻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