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史有明载   从《元史》的纪、传、志看,蒙元国史院同中国历代许多王朝的国史馆一样,对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的所在地均记录在思案。帝王、贵族、民间都有公开的、固定的皇陵、祖坟墓地。   蒙元皇帝陵寝所在地史有明载。《元史朝皇帝均“葬起輦谷”。据明左丞相兼太子少师李善长表”所言,《元史》“上自太祖,下迄宁宗,百余卷粗完之史。”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采自元代“十三朝实录之文”。这说明,等蒙元帝王陵寝的所在地都是记录在案的,不存在“不记录在案”的问题。   蒙元王室贵族陵寝所在地史有明载。《元史·特薛禅传》载:“特薛禅,姓孛思忽兒,弘吉剌氏,世居朔漠。本名特,因从太祖起兵有功,赐名薛禅,故兼称曰特薛禅。女曰孛兒台,太祖光献翼圣皇后。”特薛禅是成吉思汗的岳父,特薛禅家族世世封王,代代尚公主。特薛禅家族诸王陵墓的所在地《元史》有明文记载:   特薛禅之子按陈是成吉思汗的“国舅”,成吉思汗封其为“河西王”。“按陈薨,葬官人山。”   按陈之子斡陈,尚睿宗女也速不花公主。“斡陈薨,葬不海韩。”   按陈之弟纳陈,“薨,葬末怀秃。”   纳陈之子斡罗陈,尚完泽公主。完泽公主薨,继尚囊加真公主。“至元十四年薨,葬拓剌里。”   按陈之弟曰帖木兒,从帝亲征,以功封济宁郡王。“薨,葬末怀秃”。   帖木兒长子曰环调阿不剌,尚祥哥剌吉公主,加封鲁王。至大三年,“环调阿不剌薨,葬末怀秃。”   《元史·特薛禅传》葬地记载说明,特薛禅家族陵墓的所在地是“官人山”“不海韩”“拓剌里”“末怀秃”。   《元史·阔里吉思传》载:“阔里吉思,性勇毅,习武事,尤笃于儒术,筑万卷堂于私第,日与诸儒讨论经史,性理、阴阳、术数,靡不该贯。尚忽答的迷失公主,继尚爱牙失里公主。”阔里吉思在大德二年(公元1298年)西北战事中被俘不屈而死。大德“九年,追封高唐忠宪王,加赠推忠宣力崇文守正亮节保德功臣、太师、开府仪同三司、上柱国、驸马都尉,追封赵王。公主忽答的迷失追封齐国长公主,爱牙失里封齐国公主,并加封赵国。子术安幼,诏以弟术忽难袭高唐王。术忽难才识英伟,谨守成业,抚民御众,境内乂安。痛其兄死节,遣使如京师,表请恤典,又请翰林承旨阎复铭诸石。教养术安过于己子,命家臣之谨厚者掌其兄之珍服秘玩,待术安成立,悉以付之。至大二年,术忽难加封赵王,即以让术安。三年(公元1310年),术安袭赵王,尚晋王女阿剌的纳八剌公主。一日,召王傅脱欢、司马阿昔思谓曰:‘先王旅殡卜罗,荒远之地,神灵将何依,吾痛心欲无生,若请于上,得归葬先茔,瞑目无憾矣。’二人言之知枢密院事也里吉尼以闻,帝嗟悼久之,曰:‘术安孝子也。’即赐阿昔思黄金一瓶,得脱欢之子失忽都鲁、王傅术忽难之子阿鲁忽都、断事官也先等一十九人,乘驿以往,复赐从者钞五百贯。淇阳王月赤察儿、丞相脱禾出八都鲁差兵五百人,护其行至殡所,奠告启视,尸体如生,遂得归葬。”   《元史·阔里吉思传》记载说明,元代高唐忠宪王、赵王阔里吉思有其固定的祖宗陵寝。阔里吉思死去约12年后,其子术安尚能将阔里吉思真体运回“归葬先茔”。由此可见,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绝非无迹可寻。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元史》关于阔里吉思“归葬先茔”的记载,竟在630年后得到了考古上的认证。据报道,1999年9月至10月,河北省和沽源县文物部门在对俗传的辽代肖太后“梳妆楼”进行考古勘察时,竟发现了一座元代蒙古贵族墓葬。梳妆楼元墓位于河北省沽源县南沟村,是一处元代(公元1271年~1368年)蒙古贵族墓。墓地出土黄、绿琉璃瓦,墓中葬有一男二女。墓主为元世祖忽必烈的驸马阔里吉思,二女身份为公主。“梳妆楼”为一座坐北朝南的全砖建筑,底座平面正方形,穹隆顶似蒙古包墓穴位于楼内中央,平面呈东西长方形,早年曾被盗扰,盗洞内出土铜质押印、石板和琉璃构件。墓穴土圹内东西排列3个长方形砖室,以中室最长最宽,棺椁具全,木棺形制特殊,内部做成人形,盛装一具男性尸骨,椁内随葬有马具、铁剑、箭囊、铅灯等器物,棺内出有精美的鎏金龙纹银带饰。西侧砖室没有木椁,但顶部覆盖扁方木段,木棺完好如新,外捆三道铁箍,内底隔板有7大1小共8个圆孔组成北斗形状,随葬有大定、至大等年号的宋元铜钱多枚,棺下有一小腰坑,内置羊脊椎骨3块,这种情况较为少见,尸骨为女性。东侧木椁无底板,木棺用板拼成,棺内出有金耳环等物,尸骨亦为女性。三个棺内均出土较珍贵的衣物,如具有元代蒙古族服饰特色的质孙服和织金锦等。在西棺衣物上还发现朱书梵文咒语及其他图案。享堂楼基附近地下掘出黄绿琉璃瓦。根据报道的葬制及地面、地下的出土文物、研究结论,此陵寝墓主当为元世祖忽必烈的驸马阔里吉思。   《元史》关于阔里吉思“归葬先茔”的记载及其陵墓的现代发现证明,数百年来,学术界关于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均“实行秘葬制度”的说法纯属以讹传讹,历史记载与考古发掘的珠连璧合,为寻找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走出了传统误区,为研究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及丧葬制度提供了极为重要的资料信息。   蒙元贵族、民间丧葬仪规国有定制,颁行天下。《元史》载:“诸民间丧葬,以纸为屋室,金银为马,杂彩衣服帷帐者,悉禁之。诸坟墓以砖瓦为屋其上者,禁之。”《新元史》载:“品官以下墓田之制。一品,地九十步。二品,八十步。三品,七十步。四品,六十步。五品,五十步。六品,四十步。七品以下,二十步。庶人,九步。庶人墓田,四面距心各九步,四围相距共十八步。至元八年,禁墓上不得造房舍。至大元年,袁州路录事司照略案牍涂全周呈:‘江南流俗以侈靡为孝。凡有丧葬,大其棺椁,厚其衣衾,广其宅兆,备存珍宝之器物,亦有将宝钞藉尸敛利,习以成风,非惟显失古制,于法似亦未合。每见厚葬之家,不发掘于不肖子孙,则开凿于强防盗贼。令死者暴露骸骨,良可痛悯。拟请严为禁治,今后丧家,除衣衾棺椁依礼举葬外,不许辄用金银、宝玉、器玩装殓。违者,以不孝论。’中书省议从之,泰定二年,山东廉访使许师敬,请颁族葬制,禁用阴阳相地邪说。时同知密州事扬仲益撰《周制国民族葬昭穆图》,师敬韪其言,奏请颁行天下焉。”《续资治通鉴·元纪》载:“太子太师特们德尔以皇太后命,复入中书为右丞相……特们德尔以李孟初不附己,夺其秦国爵及前后制命,仆其先墓碑。”至治二年二月“辛丑,赐特克实父祖碑。”至治二年三月“己丑,命有司建穆呼哩祠于东平,仍树碑。”至治二年八月“庚寅,太师、中书右丞相特们德尔卒于家,命给直市葬地。”   《元史》关于蒙元贵族、民间丧葬形制的记载说明,国家对王室以下的官员及百姓的墓葬都有明确规定。从其规定亦可看出,坟墓不但有占地多少的规定,而且还有“以砖瓦为屋其上者”,在墓上“造房舍”的,“广其宅兆”的,树立墓碑的。贵族、民间丧葬尚且如此,元代高唐忠宪王、赵王阔里吉思陵寝上的“享堂”建筑就不足为奇了。从《元史》对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到贵族、民间丧葬的记载来看,蒙元帝王陵寝所在地当年均有记载,有辨认标志,有的还有建筑物,绝非无迹可寻。现在所说的“无迹可寻”,应是其后各种因素的历史变迁造成的,而不是当年所谓“实行秘葬制度”形成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