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成吉思汗陵寝寻踪   寻陵误区   数百年以来,学术界在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的寻觅上,被一些著述引入了误区,走进了迷魂阵。对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的埋葬形制,专家、学者、包括许多学术大家,流传国内外的普遍说法是:   —据史料记载,成吉思汗,包括元朝皇帝,均实行秘葬制度,即帝王陵寝的埋葬地点不立标志、不公布、不记录在案。所以,自明代以来,关于成吉思汗陵和元代帝王陵的确切位置,就无迹可寻。成   —史料明确记载,成吉思汗下葬后坟墓用土填满,再用马踏平,坟墓上面没有建立任何标志,后,蒙古军队还要驻守一年,环境一致后才撤离。   —按照元代的葬制﹐帝陵不起坟﹐草在陵上长起后﹐便再难寻其痕跡。   —明人叶子奇在《草木子》一书中介绍﹐回来祭祀﹐就在陵墓上当着一匹母骆驼的面杀死它的小骆驼。来年祭祀之时﹐靠着骆驼辨识自己血亲的天性﹐以母骆驼为先导﹐其驻足悲鸣的地方就是大汗墓地了。   —中国历代皇帝都有皇家陵园,唯独元朝没有皇陵,这给现代人寻找成吉思汗的墓地带来诸多不便,引起众说纷纭。   上述种种说法,大多摘抄或源于明人叶子奇的《草木子·杂制篇》:元朝皇帝梓宫送至“寝地深埋之,国制不起坟垄,葬毕,以万马蹂之使平,杀骆驼于其上,以千骑守之,来岁春草即生,则移帐散去,弥望平衍,人莫知也。欲祭时,则以所杀骆驼之母为导,视其踯躅悲鸣之处,则知葬所矣。”600多年来,由于广泛传抄叶子奇的“万马踏平”、“驼母悲鸣寻祭”说,并由此推导出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实行“秘葬制度”,“元朝没有皇陵”的种种讹传,严重影响了学术界、考古界对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的探寻及对其葬制的研究。   叶子奇等人对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葬制的说法到底是言出有据,还是杂以道听途说?首先须对始作俑者叶子奇及其著作《草木子》有个简单的了解。   叶子奇生于元末,元至正二十二年(公元1362年)授湖南巴陵县主簿。七年后,元朝灭亡,叶子奇成为明朝巴陵县官吏。明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叶子奇因巴陵县群吏在祭城隍庙神时偷饮猪脑酒一案被株连入狱,他在狱中用瓦片研墨,将自己的所见、所闻、所思记录在破烂碎纸上。几个月后,叶子奇被释放,出狱后,他将自己在狱中记录的内容于洪武十一年(公元1378年)十一月二十七日编撰为《草木子》一书,但无力出版。明正德十一年(公元1516年),叶子奇的后裔叶溥官至福州知府,始将其先祖叶子奇的《草木子》一书刊印出版。《草木子》出版后,遂为后世学者称引传播。1959年,中华书局将《草木子》重新出版。关于《草木子》一书的内容,中华书局在其“出版说明”中说,该书“从天文星躔、律历推步、时政得失、兵荒灾乱以及自然界的现象、动植物的形态都广博搜罗,仔细探讨,在明人的笔记中,颇为特出。尤其是关于元朝的掌故和当时农民起义的史迹,有很多是他书所没有述及的。其中当然有不少由于时代的局限,不免有浅薄鄙陋的记载和议论……”《元史》成书于明洪武二年(公元1369年),依据的史料是元代“十三朝实录”,凡涉及元朝皇帝的重大史实,它都是史出有据的,且比《草木子》早成书九年。   现将关于《草木子》一书中流传的蒙元帝王陵寝的丧葬记载证之《元史》与原著,叶子奇及其后的历代著述中所谓成吉思汗等蒙元帝王陵寝实行“万马踏平”“杀驼子于其上”“驼母悲鸣寻祭”的说法实属误解与道听途说,断言元代皇陵实行“秘葬制度”“元朝没有皇陵”的丧葬方式纯属传抄猜测之言。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