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四章成吉思汗病殂“行宫”勘误   关于成吉思汗病殂“行宫”的以下说法,须从史料上进行勘误。   一、固原开城说。据报道,一些研究者说:近年来,“宁夏考古人员在开城梁周围发现大量元代遗物。其中有绿釉陶瓶、陶罐、黄釉瓷碗、瓷罐、瓷器盖、红釉瓷盆、黄釉琉璃塔刹、琉璃龙纹三足鼎、琉璃四足香炉、铜熏炉盖、金饰件等。而琉璃建筑构件,不仅数量大而且品种多,有的还相当完整,有长达50厘米的白釉板瓦、子母扣筒瓦,有直径15厘米的龙纹圆瓦当、三角形龙纹和花叶纹滴水瓦,釉色有黄、绿、白三种。这些发现足以说明,元代这里曾有相当规模的建筑,这正与文献记载的元安西王府相成吻合。遗址中发现的大量黄色琉璃瓦,则又表明当时的建筑等级吉很高,决非一般王府建筑。”还说“据史料记载,六盘山曾有成吉思汗避暑的行宫、行帐。……现在从开城遗址出土大量黄色琉璃病瓦这一现象分析,安西王府的前身可能是成吉思汗行宫。……忙哥刺进驻六盘山后,便将成吉思汗的旧行宫扩建为王府,使这里天成为陕西西安安西王宫邸之外的另一处王府。”据此,还说,成吉思汗病死在六盘山下开城,盘山下的开城。   查阅史籍,上述“成吉思汗病死在六盘山下开城”体有可能埋葬在六盘山下的开城”、暑的行宫、行帐”史·太祖纪》《西夏纪》等史料记载,成吉思汗先后七次亲征西夏,仅在蒙古太祖二十二年(公元1227年)从其驻跸的盐州川(宁夏盐池县)进攻西夏积石州(青海贵德)时进入过陇右地区。成吉思汗无论西进陇右还是北还西夏,他走的都是经今宁夏海原、甘肃靖远的丝绸中路。成吉思汗在1227年进军西夏中,其中“夏四月,帝次龙德”,“(五月)闰月,避暑六盘山”,“六月……帝次清水县西江”,“秋七月壬午,不豫。己丑,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成吉思汗攻战西夏、金国所至之地为中兴府、积石州、洮州、河州、西宁县、信都府、隆德县、德顺州、临洮府、清水县西江。以上成吉思汗驻跸、避暑的龙(陇)德、六盘山、清水县西江及其率领的蒙古军队攻战夏、金所至之地都位于陇西地区,均在六盘山以西;固原开城地处陇东,位于六盘山以东。成吉思汗戎马一世,除1227年这一次他始进入陇西河湟外,毕其终生他从未涉足过六盘山以东的固原开城。成吉思汗终生都未涉足固原开城,开城何来成吉思汗的新旧“行宫”?   《宋史·地理志》开远堡条载:“熙宁四年(公元1071年)废安边堡入开远”。《甘肃新通志》载:开城废县,“宋为开远堡,咸平元年(公元998年)置。”开远堡为开城之前迹,系北宋镇戎军所属边境戍堡。其建堡时间比成吉思汗入侵西夏要早200多年。成吉思汗前六次(公元1205年、1207年、1209年、1214年、1217年、1225年)入侵西夏,只是到达过“力吉里寨”“乞邻古撒城”“瓜沙诸州”“落思城”“斡罗孩城”“河西”“兀剌海城”“克夷门”“中兴府”,其后“遂撤围还”,与北宋疆境无涉。成吉思汗从未到达过固原开城,固原开城哪来的“成吉思汗的旧行宫!”   《元史·地理志》开城州条载:“至元十年(公元1273年),皇子安西王分治秦、蜀,遂立开成府,仍视上都,号为上路。至治三年(公元1326年),降为州。”《元史·诸王表》载:“秦王,忙哥剌,至元十年诏安西王益封秦王,别赐今印,其府在长安者为安西,在六盘者为开城,皆听为宫邸。”公元1227年,成吉思汗“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公元1273年,固原开城才立为安西王的宫邸。这就是说,成吉思汗死后快50年了,其重孙子安西王始在固原开城建有开城安西王宫邸,固原开城安西王宫邸与成吉思汗毫无关系。宁夏考古人员在开城遗址发现的所有黄、绿、白釉龙纹建筑构件及龙纹器物,均为元代安西王宫邸用品,是元代诸王府宫邸用品的标准件,其它地方的蒙元王府、墓地也有此类物品出土。宁夏考古人员在开城遗址发现的所有遗物,没有一件与成吉思汗有关,因为上述所有“黄、绿、白釉龙纹建筑构件及龙纹器物”等在固原开城出现或使用时,成吉思汗早已死去快50年了。   所有历史典籍上都从无成吉思汗涉足固原开城的片言只字,开城遗址又是从哪里挖掘出“将成吉思汗的旧行宫扩建为王成府”的“史料记载”?   一些研究者还说:成吉思汗死后,宪宗蒙哥、世祖忽必烈等汗蒙元可汗、军帅、使者,以驻跸、屯军、驻防等名义,屡屡轮番来六病殂盘山,他们的目的似乎为祭祀大汗,冲着大汗的陵地来的。为了方便祭祀秘葬的大汗,忽必烈索性在六盘山下开城堂而皇之地天建起安西王府,设王、派员、驻军,一项赴大汗葬地秘祭使命。上述种种说法,传闻?   据《金史·太宗本纪》,宋泾原路统制张中孚、知镇戎军李彦琦以众降”城诸地区始入金国疆域。据《金史·1222年)二月,金元帅左都监“白撒徐出镇戎,二道之役”,今宁夏固原开城诸地区时为金国镇戎州。《元史·太祖本纪》载:“蒙古太祖十七年(公元1222年)壬午春……木华黎军克乾、泾、邠、原等州,攻凤翔,不下。……秋,金复遣乌古孙仲端来请和,见帝于回鹘国。帝谓曰:‘我向欲汝主授我河朔地,令汝主为河南王,彼此罢兵,汝主不从。今木华黎已尽取之,乃始来请耶?’仲端乞哀,帝曰:‘念汝远来,河朔既为我有,关西数城未下者,其割付我,令汝主为河南王,勿复违也。’仲端乃归。”金国不同意成吉思汗的要求,今宁夏固原城始为蒙古控制。《金史·哀宗本纪》载:正大五年(公元1228年)八月,金哀宗“召白撒还朝,拜尚书右丞,未几,拜平章政事。白撒居西垂几十年……”成吉思汗最后一次征伐西夏时的生前死后,金元帅左都监白撒还镇守在六盘山地区。正大六年(公元1229年)冬十月,“大元兵驻庆阳界。(金主)诏陕西行省遣使奉羊酒币帛乞缓师请和。”成吉思汗死后两年,蒙古大军还滞留在庆阳界。《金史·郭虾蟆传》载:“甲午春(公元1234年),金国已亡,西州无不归顺者,独虾蟆坚守孤城”,直到金国灭亡,陇右地区才逐步为蒙古所据有。   成吉思汗病死于公元1227年。在成吉思汗死前和死后的一年中,今宁夏固原开城地区属金国镇戎州,有金国大军驻守;在成吉思汗死时的当年,陇右地区尚有金元帅左都监白撒坐镇“西垂”,在这种形势下,成吉思汗怎么能埋葬于固原开城的敌国之境呢!   忽必烈于1254年夏五月驻跸六盘山,宪宗蒙哥汗于1258年夏四月驻跸六盘山,等等,这都是成吉思汗死后三十年以后的事了。他们因何驻跸或前往六盘山,史载明确,均系避暑或军国要事,与成吉思汗的丧葬、祭祀、守陵无任何史料联系。   二、海原海城说。《光绪海原县志》说今宁夏海原县“县城宋名天都寨,夏改为东牟会,元名海喇都,明初以地赐楚王,又名海城。”《光绪海原县志》对今宁夏海原县城地名沿革考证有误。所谓“宋名天都寨,夏改为东牟会,元名海喇都”指的是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约五里处六盘山(当地现称南华山)北麓的宋夏天都寨,而不是始建于明代天顺三年(公元1459年)的海剌都营(今宁夏海原县县城)。“海城”之名始于清末民初而非明代。今宁夏海原县城明代称“海剌都营”,明天顺三年(公元1459年)前无此城。成吉思汗死于公元1227年,今宁夏海原县海城始建于公元1459年,系明代城堡。成吉思汗死后232年始有海城,故海城绝无成吉思汗“行宫”。   三、灵州说。持此说的有:《黄金史(成书于17世纪)》《蒙古源流(成书于清康熙元年)》《蒙兀儿史记(成书于清末)》《新元史(成书于清末民初)》。上述各说的史料依据皆源自《蒙成古秘史》:“亥年,成吉思汗攻取朵儿篾该城(灵州)后即升天。”审视《蒙古秘史》的这条记载,该记载只是说成吉思汗在攻灵州汗城以后死亡,并没有说明成吉思汗死亡的具体时间与地点。以往病殂学者依据《蒙古秘史》的这条记载将成吉思汗死亡的地点归入“灵州说”是错误的。其实,这条记载仅能说明成吉思汗死于攻天取灵州城以后,并没有说成吉思汗死于灵州城。所以,不能作为成吉思汗死于灵州城的证据。《新元史》说成吉思汗“崩于灵州”的时间地点是指成吉思汗1226年农历十一月攻取灵州以后,1227年农历正月南下陇右,又于1227年农历七月离开陇右“清水县之西江”古秘史》《史集》所载成吉思汗死于攻取灵州城以后北还西夏途中的说法,断然否定了成吉思汗死于《新元史》说成吉思汗死于1227年农历七月北还西夏途中的灵州,而该灵州所处地理方位与《史集》所载成吉思汗死于金国、南宋、西夏“交界处的六盤山地方”不符,应认从中世纪成书的《史集》。审清了《蒙古秘史》关于成吉思汗死亡记载的原文原意,说明持“灵州说”的各家对《蒙古秘史》关于成吉思汗死亡地点的记载属误读、误引、误考,均谓无据。   四、清水县西江说。持此说最早的仅有成书于19世纪的《多桑蒙古史》:“成吉思汗在清水县,得重病,八日死”。此说对现代国内外著述影响较大,多从之,如:《中国通史》、吕振羽《简明中国通史》《蒙古民族通史》、余元盦《内蒙古历史概要》、李则芬《成吉思汗新传》、伯希和《蒙古历史辞典》等。上述各说的史料依据一是源自《金史·撒合辇传》:八月朝廷得清水之报,知成吉思汗已死,令前线战备可暂停;二是源自《元史·太祖本纪》:“六月,帝次清水县西江,秋七月壬午,不预。己丑,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审视《金史·撒合辇传》对成吉思汗死亡地点的记载,后世研究者将“朝廷得清水之报”视为“成吉思汗已死”于清水,这是不对的,因为“朝廷得清水之报”与“成吉思汗死于清水”是无因果联系的两件事。事实是成吉思汗六月份驻跸“清水县西江”,七月份死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八月份金朝才从清水得到成吉思汗已经死亡的报告。《金史·撒合辇传》并没有说成吉思汗死于“清水县西江”,也没有任何史料记载“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就是“清水县西江”或“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就在“清水县”。《金史·撒合辇传》只是说朝廷从“清水”得到报告,方知“成吉思汗已死”。该报告并没有说成吉思汗死亡于“清水”。以往学者依据该条记载将成吉思汗死亡的地点归入“清水说”是错误的。   再审视《元史·太祖本纪》对成吉思汗死亡地点的记载,后世研究者将“六月,帝次清水县西江”与“秋七月……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这两件在时间、地点的记载上都不同的事情混同为一件事情,将“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等同于“清水县西江”或归属于“清水县西江”,这是无任何史料证据的。拉施特《史集》说:当成吉思汗“来到女真(金国)、南家思(南宋)和唐兀(西夏)地面交界处的六盘山地方時”,他“自知病危,大渐已近”而死。从成吉思汗“自知病危,大渐已近”时所来到金国、南宋、西夏“交界处的六盘山地方”的记载看,成吉思汗此时已经离开六月份驻跸的“清水县西江”了。从《元史·太祖本纪》记载的成吉思汗病危(不豫)的时间看,他病危是在七月份;对照《史集》记载的成吉思汗病危(自知病危)时的地点看,成吉思汗病危时已经来到了金国、南宋、西夏“交界处的六盘山地方”了。由此证明,按照《元史·太祖本纪》的记载,成吉思汗七月份病危时成的地点在金国、南宋、西夏“交界处的六盘山地方(《史集》)”,这说明成吉思汗七月份病危、病死时早已离开六月份曾驻跸的汗“清水县西江”了。所以,后世一些研究者从成吉思汗六月份曾病殂驻跸的“清水县西江”推导出他七月份也病死在“清水县西江”是没有任何史料证据的。审清了《金史·撒合辇传》《元史·太祖天本纪》关于成吉思汗死亡记载的原文原意,说”的各家对《金史·撒合辇传》《元史汗死亡地点的引用属误读、误引、误考,   五、考古调查遗迹遗物说。根据考古调查所见遗迹遗物,成吉思汗病殂“行宫”在宁夏固原开城遗址、海城遗址、甘肃清水县西江遗址等等。上述诸遗址中,开城遗址、凉殿峡遗址是忽必烈皇子忙哥刺被封为安西王时居住的宫邸或后世元代帝王避暑之所。安西王忙哥刺是成吉思汗的重孙子,忙哥刺建筑、居住此宫邸时,成吉思汗已死了快50年了。所以,说固原开城遗址、凉殿峡遗址是成吉思汗驻跸、避暑、病殂、秘葬的“行宫”,都是于史无据,于物无证。甘肃清水县西江遗址、海原海城遗址,宋元史籍记载明确,均非成吉思汗病殂“行宫”遗迹。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