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三章“哈老徒行宫”在海原天都寨   成吉思汗病死于“萨里川之哈老徒行宫”,这种说法的最早史料依据是《元史·太祖本纪》:蒙古太祖二十二年“秋七月壬午(初五),不豫。己丑(十二),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   “哈老徒之行宫”是怎么一回事?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注解说:“《元史》谓成吉思汗死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宮,此二名皆属蒙古语名,疑其士卒以此名名其汗身死之汉地”。遗憾的是上世纪的冯承钧不知道宁夏海原县有一地名就叫“海喇都”。2007年,据李进兴先生撰文介绍:蒙古语专家乔日普吉教授说:宁夏海原县“海喇都”与“哈老徒”均是对蒙古语“前哨、前锋、哨位”用汉字音注的异写。笔者认为,乔日普吉教授的这一解释,可谓一语中的。从笔者前考得知,今宁夏海原县的古西安州即是金国、宋朝、西夏三国的“交界之地”,也是成吉思汗进攻西夏、金国和南宋的“前哨、前锋、哨位”之地。今宁夏海原县元代就有“海喇都(哈老徒)”这一古地名,“哈老徒”即“海喇都”,“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这样,将成吉思汗崩于“哈老徒之行宫”这句蒙语翻译为汉语,即成吉思汗病殂于今宁夏海原县位于“前哨、前锋、哨位地方的行宫”。李进兴先生在《成吉思汗‘哈老徒行宫’遗物考述》一文中根据清代《海城县志》等三部志书的记载说:“哈老徒行宫(海喇都行宫)”即在今海原县城。据笔者考证,“哈老徒行宫(海喇都行宫)”是在今宁夏海原县境内,但不在今海原县城。   《元史·太祖本纪》中的“哈老徒之行宫”究竟在海原县的什么地方?清《海城县志》对海喇都的历史沿革记载有误,海喇都行宫(哈老徒行宫)在今宁夏海原县城的这种说法与史不符。据《嘉靖固原州志》记载;“海剌都营,在州西北二百一十里。楚府牧马地。……旧无城池,权于干城儿建立公署、仓库。天顺三年(公元1459年),营人始自筑小城,周二里,高一丈余。……成化七年(公元1471年),兵备佥事杨勉始增筑其城,高阔皆三丈,周四里三分,东西南三门,池深阔各一丈五尺。内有大小官厅、操守厅及承奉行司。”今宁夏海原县城始建于公元1459年,而成吉思汗是公元1227年农历七月十二病死于“哈老徒之行宫”的,成吉思汗病死于“哈老徒之行宫”的时间比海原县城始建的时间成还要早232年,成吉思汗病死时尚无今宁夏海原县城。所以,说成吉思汗病死的“哈老徒之行宫”在今宁夏海原县城是没有任何历史记载根据的。   成吉思汗病殂的“哈老徒行宫(即海喇都行宫)”在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境内,这是于史有据的。“哈老徒行宫”是成吉天思汗病危期间居住的“行宫”年农历七月初五(公历8月18日)至农历七月十二(公历8月25日)。公元1227年农历六月至七月十二期间,是驻跸清水县西江还是北还西夏,史为证的。特别是六月至七月初五左右,事件,这两大事件与成吉思汗的死亡时间、第一件,西夏末帝李晛于公元1227年农历七月初五左右“出城”到成吉思汗的驻跸地点向成吉思汗“隔门而拜”。据《元史·太祖本纪》《西夏纪》,六月份,成吉思汗驻跸在清水县西江,西夏末帝李晛遣使入蒙古军“乞降”,成吉思汗同意了李晛“乞降”的请求。李晛又提出还需要准备献给成吉思汗的“供物”,请求将其献城(中兴府)投降的时间向后推迟一个月,待各项准备工作完成后他亲自前去拜见成吉思汗,成吉思汗也答应了,并且成吉思汗还向李晛回话说:“今我尚病,且无来”。按从六月份向后推迟一个月的时间计算,李晛亲自前去拜见成吉思汗的规定时间应是七月份。李晛“出城”“觐见成吉思汗”的前后过程,《蒙古秘史》有详细记载:“唐兀惕国主不儿罕(李晛)一见无法抵挡,只好带着金银器皿九十九,少男少女九十九,骟马良驼九十九,出城觐见成吉思汗。此时成吉思汗愈加恶心难受,只好让不儿罕(李晛)隔门而拜。待到第三天,成吉思汗下令将不儿罕召来,赐其忠顺之号,并命脱栾将其处死。”上述记载说明,西夏末帝李晛“出城觐见成吉思汗”时,成吉思汗当时就居住在北还西夏途中某个城寨的“行宫”中,否则李晛不会“隔门而拜”。李晛“出城觐见成吉思汗”时,正是“成吉思汗愈加恶心难受”之时,也就是说,李晛“出城觐见成吉思汗”的时间正是成吉思汗在北还西夏途中病危的时间。据《元史·太祖本纪》,成吉思汗七月初五病危。所以,七月初五这个时间,与《蒙古秘史》记载李晛请求从六月份向后推迟一个月亲自前去观见成吉思汗的时间完全相合。这就是说,李晛“出城”亲自前去“觐见成吉思汗”的时间大致在七月初五左右,而此时成吉思汗正在北还西夏途中的某个城寨的“行宫”中请西夏的“李氏汉人”给他治病(《黄金史》:可汗进军西夏,哈萨儿回宫请李氏汉人医治腿脚之痛风病,虽有好转,但浑身乏力,逐渐衰弱,于丙戍年冬季月殡天,享年六十三岁)。第二件事,西夏末帝李晛“觐见成吉思汗”时,向成吉思汗敬献了“行宫及器皿”,成吉思汗临终时将西夏末帝李晛敬献的“行宫及器皿”又全部赐给了脱栾。《蒙古秘史》说:脱栾处 死不儿罕(李晛)后,成吉思汗降旨道:“我于阿儿不合猎野马而摔伤,脱栾惜我身躯性命,建言退去为我疗伤。幸得长生天之助,已将敌人握入手中。把不儿罕(李晛)献来的行宫及器皿,全部赐给脱栾!”七月初五左右至七月十二发生的以上两件重大事件证明在今宁夏海原六盘山确有成吉思汗病危、病殂时居留的“哈老徒行宫(即海喇都行宫)”。   《蒙古秘史》在李晛“出城觐见成吉思汗”时“带”的礼物中没有写“行宫”,而在成吉思汗临终时却说“把不儿罕(李晛)献来的行宫及器皿,全部赐给脱栾!”由此看出,李晛献来的“行宫”不是他从外地带来的什么“行帐”或“行宫”,而是在此前就已献给成吉思汗的在西夏(今宁夏海原六盘山地区)驻跸的“行成宫”。成吉思汗病危、病殂时就居留在李晛献来的的“行宫”中。那么,李晛献给成吉思汗的“行宫”到底是哪儿的“行宫”?汗   关于夏王城(中兴府)中的“宫室”,据《西夏书事》说:“六月,太白入东井,地大震,宫室多坏,王城夜哭”。夏王城(中兴府)的“宫室”毁坏到如此地步,李晛是不能作为礼物献给成吉天思汗的。况且,《蒙古秘史》明文记载李晛献给成吉思汗的是宫”,而不是夏王城(中兴府)中的“宫室”“王宫”或“皇宫”。   公元1226年农历春正月成吉思汗最后一次进攻西夏时,吉思汗在西夏境内“下营宿夜”时的史》载:“在出征唐兀惕人的征途中,奔腾而来的野马群所惊,便到搠斡儿合惕一地下营宿夜。第二天一早,也遂夫人对大家说:诸子、群臣们商议一下吧,可罕昨夜大烧不退,很是难受。脱栾参谋官说道:唐兀惕人有筑好的城,有不能挪动的营地。他们不能背着筑就的城和不能挪动的营地逃走。我们还是回去养好可罕的身体后,再来与他们决战为好。诸子、群臣都赞同脱栾的意见,便入帐奏闻成吉思汗。”此时入见成吉思汗称“入帐”,说明此时的成吉思汗住在蒙古帐蓬中。公元1227年农历五月份,“蒙古时尽克夏城邑”,七月初五左右,李晛“出城”到成吉思汗驻跸之地向成吉思汗“隔门而拜”,所谓“隔门而拜”,当指成吉思汗驻跸“行宫”的宫门,而不是“入帐”的“帐门”,说明此时的成吉思汗已住在“行宫”中。七月十二日,成吉思汗“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成吉思汗七月初离开清水县西江北还西夏。从七月初五病危(“不豫”)到七月十二日“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仅隔八天,蒙古军队是不会给成吉思汗自造“行宫”的。   西夏末帝李晛继位于1226年农历七月。李晛从继位到被杀仅一年,且一直处于蒙古军队的战火重围中,他是不可能为成吉思汗重新修建“行宫”的。但《蒙古秘史》明文记载李晛给成吉思汗献了“行宫”。既然“行宫”是西夏末帝李晛所献,那么此“行宫”肯定是李晛之前的西夏皇帝所修建、所使用的,它肯定位于西夏境内成吉思汗病危、病殂时的居留地。那么,李晛献给成吉思汗的“行宫”具体在什么地方?   据宋夏史籍记载,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境内西夏建有“行宫”或“宫殿”的古城寨有两处:   第一处是李元昊始建的天都砦行宫。《西夏纪·卷九》载:宋庆历二年(1042年),李元昊“纳妃没吃熪氏,营天都山居之。妃为没吃熪皆山女,元昊因天都与泾原路接,山川平易,劲骑疾弛渭州,日暮可至,特营宫室居之,日与没吃熪氏宴乐其中。”此“天都”当指天都山下的天都寨,李元昊在天都寨内建有行宫。《宋史·地理志》西安州条载:“天都砦(寨),元符二年(1099年),洒水平新砦赐名天都。东至临羌砦二十里,西至西安州二十六里,南至天都山一十里,北至绥戎堡六十五里。”天都寨行宫位于今宁夏海原县天都山下的天都砦(寨)内,南至天都山一十里,东北距海原县城约五里,现存城墙遗迹保存完整。城呈方形,周边约一公里,城墙残高4至8米,黄土夯筑,并环以瓮城,俗称“柳州城”。近十多年来,因该城内暴露、挖掘、拣拾发现的宋代残砖碎瓦、破瓷烂碗等遗物太多,当地群众又呼之为“宋城”。   第二处是是西夏始建并多次修复过的西安州南牟会宫殿。《西夏纪·卷十七》载:宋元丰五年(1082年)正月,“修南牟城。南牟倚天都、葫芦河形胜,自李宪残破,宫殿皆毁。蕃部藏族迁徙无依,梁氏使乙埋修复之,近天都创立七堡,量兵分守。”《宋史·成地理志》载:“西安州,元符二年(1099年)以南牟会新城建为西安州。”西安州是在南牟会城的基础上修建而城,由于宋夏对该汗城争夺激烈,西安州宫殿三次毁于战火,西夏三次重修。西安州病殂古城位于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四十里,现存城迹保存比较完整。古城呈正方形,周边约八里,城墙残高四至八米,每边城墙都建置天有十九个马面,开东西二门,并环以瓮城和护城河。   今宁夏海原县城西面的西夏天都寨行宫与西安州南牟会宫殿相距约15公里,都建筑在六盘山北麓。笔者调查时,年人讲,西夏天都寨与西安州古城古有地道相通,曾随其父从天都寨西城墙南段的地道中走过一截。当地老年人两城“地道相通”的传闻是否属实,天都寨和西安州古城都建筑有西夏皇帝居住的行宫、宫殿是属实的,这不但有宋夏文献记载可凭,而且有出土的宋夏蒙元建筑构件为证。《乾隆盐茶厅志》载:“天都砦(寨)旧城在华山北里许”,“海喇都城,即夏之天都砦(寨)”。“华山”即今宁夏海原县南华山,宋夏蒙元时期亦称六盘山。“天都砦(寨)旧城”即指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约五里处六盘山(当地现称南华山)北麓的宋夏天都寨,此天都寨“即夏之天都砦(寨)”,亦即宋夏蒙元时期的“海喇都城”。   西夏天都寨内的天都寨行宫、西安州古城内的西安州南牟会宫殿早已变为农田。20世纪90年代至今,当地群众由于生产等原因,在古城行宫、宫殿遗址内不断挖出大量高挡次的唐、宋、夏、蒙元瓷器残片、残件,也不乏完整器物,制造工艺极为精细、精致、精美,如玉璧底白釉盘、钧窑碗、秘色瓷、影青碗、耀州窑盘碗、龙泉窑碗、“内府”白釉梅瓶等等。地上地下的宋、夏、蒙元建筑构件多见,文物遗迹遍布。《元史·刑法志》规定:“诸章服,惟蒙古人及宿卫之士,不许服龙凤文,余并不禁。谓龙,五爪二角者。”“诸小民房屋,安置鹅项衔脊,有鳞爪瓦兽者,笞三十七,陶人二十七。”这里出土的建筑构件、器物,多属宫廷用品,在民间则属违禁品。特别是这里出土的元代大型石雕双角龙首建筑构件、兰釉螭形瓷屋脊、白釉大筒瓦、兰釉螭形瓷烛台,显示了非凡的皇宫气派。   综上所述,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约五里处六盘山(当地现称南华山)北麓李元昊始建的天都寨行宫,才是西夏末帝李晛献给成吉思汗的“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所在的这座天都寨,“宋名天都寨,夏改为东牟会,元名海喇都”,今名柳州城。据此,成吉思汗病危、病殂的“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正是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五里处六盘山下的天都寨行宫。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