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二章“萨里川”在海原锁黄川成   成吉思汗病死于六盘山之萨里川,这种说法的最早史料依据是《元史新编》:“六月,帝次清水县西江。……己丑,崩于六盘病殂山之萨里川。”这就是说,成吉思汗病死的萨里川在六盘山,而不在其他地区。《元史新编》系魏源(公元1794~1857年)编纂,成天书于咸丰元年(公元1851年)。史的学者。《元史·太祖紀》载:不豫。己丑,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宮”地点,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注解说: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宮,此二名皆属蒙古语名,名名其汗身死之地”年),历任晚清翰林院庶吉士,京师大学正教席,擅长蒙古史,《蒙兀儿史记》即其名著。屠寄精于蒙语考释,他认为,《元史》中的萨里川哈老徒,即《蒙古秘史》中的撒阿里客额儿。撒阿里是黄色,客额儿是平地,撒阿里客额儿是黄色的平地。依屠寄对蒙语“萨里川”汉语翻译,“萨里川”当指“黄色的平地”。根据以上考证,成吉思汗病逝的六盘山既然是在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的天都山,那么,萨里川当在天都山所在的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境域。   旧本《范文正公文集》和前苏联收藏的的两幅古《西夏地形图》上,标绘着一个名叫“打冷沟川”的地方。从《西夏地形图》上看,从东向西,“打冷沟川”的北面是今宁夏中卫市黄河南岸的古“鸣沙县”、香山南麓;“打冷沟川”的南面是今宁夏海原县古“萧关”“天都山”;宋夏蒙元时期,从盐州川(今宁夏盐池县)、灵武郡(今宁夏灵武市)、韦州(今宁夏同心县)通向“萧关”“西安州”“天都山”“会州”“兰州”“积石州”(今青海省贵德境)的军事大道就标绘在长长的“打冷沟川”上。   关于《西夏地形图》上“打冷沟川”所在的地理位置,历史资料有记述。《道光会宁县志》载:“锁黄川,县(会宁县)东北三百一十里。东西长三百里,南北阔一百里,接宁夏固原界。”依此地域范围,该“锁黄川”包括了东从今宁夏固原西北境,中括宁夏中卫香山南麓和海原县南华山北麓,西南至今甘肃省靖远县的大片黄土川地,与《西夏地形图》上“打冷沟川”所在的地理位置相当。据《道光会宁县志》记载,该志以明《会宁县志》为蓝本。据《元史·地理志》,会宁宋属会州敷川县,金属会州保川县,元并县入州,属巩昌路。审视《道光会宁县志》所载会宁全境图域及山川地名,其标绘记载的基本上是元末明初会宁县的地理内容。《明许用中建设永安堡碑记》载:“永安堡,盖为戴节度、王晋安翁新命名云。国初仅设一堡于河上御寇,曰迭烈逊。……前所废者乃裴家川,跨诸要害,中距河四十里。计雪山枕其南,刘家沟口接其北,东与捍平川、白崖子、乱古坝堆、锁黄川相联络不绝。川訏膴,草木蓊蔚,古渠坝塍畴尚在。塞人以小河套剌剌称之。”《康熙靖远县志》载:“锁黄川,在(靖远县)北一百五十里,东西延长三四百里,南北百里,中有盐池,西有芦沟水……平衍旷漫,水草茂盛,乃四通八达之处。外寇每乘秋高自花马池入寇,每于此牧马数日,方由青砂岘侵犯会宁、安定,由老官川侵犯静宁、固原等处。”锁黄川所处的军事地理位置,恰如古人所论:“靖远面山背河,绵亘数百里,西襟甘凉,南引陇岷,北控朔漠,东接宁固,密迩荒服,颇号严邑。……边防要路:一路自花马池过边,由锁黄川至打喇赤、青砂岘入犯安、会、临、巩地方。一路自花马池、梁家泉,由锁黄川、打喇赤、青砂岘入犯安、会。一路自定边、干沟、梁家泉,锁黄川、青砂岘入犯安、会、临、巩。一路自塔儿成湾乘冰渡河,由锁黄川入犯环固地方,由青砂岘入犯安、会堡寨。一路自迭烈逊、老龙湾乘冰渡河,由旱平川、白崖子、打喇赤入犯汗安、会地方。”海原县、天都山地处锁黄川之军事要冲,为兵家必病殂经、必争之地。   由上可知,明清《会宁县志》《海原县志》全境图域及山川天地名继承沿用了蒙元时代的许多地理名称,逊”“小河套剌剌”“乌兰山”“帖木山”等,民间传留地名中的音译蒙元地名更多。因此,纪》《元史新编》中的“萨里川”,沟川”的音讹音变。蒙语“萨里川”地”,“锁黄川”的汉文含意是连续不断的黄色平川,说蒙语“萨里川”的含义为“黄色的平地”川”是“锁黄川”的蒙语地名,“锁黄川”是“萨里川”的汉文意译。所以,从地理位置、地名语义上推断,成吉思汗“哈老徒行宮”之所在地“萨里川”,当是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境内的“锁黄川”。今宁夏海原县的树台乡尚遗存有“锁黄川”这一古地名,该地与古西安州毗邻。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