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六章成吉思汗病殂海原天都寨行宫考证   成吉思汗病殂地点旧有清水县西江说、灵州说、六盘山说等等,所持各说的史料依据上自12世纪的宫廷秘藏,中有17世纪的传抄润色,下至近现代的著述论辨。到底哪种说法更接近原貌,更为真实可信?从根本上讲,这取决于所据史料的原始性与出土遗物的验证性。数百年来,研究考证成吉思汗病殂地点的著述,主要依据以下三类史料,从中分析推断。   第一类是根据国家宫廷秘藏帝王《实录》寻觅成吉思汗病殂的地点。这一类史料,唯有《蒙古秘史(元朝秘史)》和《元史·太祖本纪》。《蒙古秘史》成书于1240年,上距成吉思汗死亡仅13年,原本系用畏吾儿体蒙古文书撰写。元朝刚灭亡,明朝就将徐达接收的包括《蒙古秘史》在内的元朝宫廷档案“十三朝实录”及朱元璋命有司访求来的古今书籍“藏之秘府”。洪武元年(1368年)朱元璋诏令修《元史》,元太祖成吉思汗《太祖本纪》的编纂主要依据《蒙古秘史》等元朝宫廷档案而成之。   第二类是根据各种著述寻觅成吉思汗的病殂地点。这一类史料,一般来说,著述成书时间越早,其记载内容的真实性就越大。现将第二类史料按其著述成书或作者出生的时间先后排列,依次为《世界征服者史(1252年~1253年)》《史集(1247年~1317年)》《宋史(1343年)》《宋史·夏国传(1343年)》《辽史(1343年)》《金史(1343年)》《元史(1369年)》《宋史纪事本末(1605年)》、蒙古《黄金史(17世纪)》类著作、《蒙古源流(1662年)》《新元史(1850~1933年)》《元史新编(1851年)》《蒙兀儿史记(1856~1921年)》《多桑蒙古史(19世纪)》。   第三类是根据考古调查的遗迹遗物、民间传闻和文献记载综合推测、推定成吉思汗的病殂地点。这一类资料,见于报道的有宁夏固原开城遗址、凉殿峡遗址、海原海城遗址、甘肃清水县西江遗址等。   由上可知,从文献记载的角度讲,关于成吉思汗病殂地点的记载,《蒙古秘史》和《元史·太祖本纪》是当朝《实录》,是最早的原始史料,具有很高的可信性。《世界征服者史》《史集》是当代史家写当代史,具有很高的可靠性。《宋史》《辽史》《金史》成是元顺帝时代的中书右丞相脱脱纂修,《元史》是明左丞相兼太子少师李善长、翰林学士兼修国史宋濂等18儒士修纂,均属官汗方修史,具有很大的权威性。所以,就成吉思汗病殂地点的史料病殂出处而言,《蒙古秘史》《元史·太祖本纪》《世界征服者史》《史海原集》《宋史》《辽史》《金史》是源,其余著述是流。总之,寻觅成天吉思汗的病殂地点,追根溯源、古调查的遗迹遗物,尚须有与成吉思汗病殂相关的历史文献记载作验证。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