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五章成吉思汗病殂海原六盘山天都寨成   成吉思汗病殂于六盘山,这种说法的最早史料依据是《史汗集》:“亥年,汗进至六盘山,征事本末》:“理宗宝庆三年,末明初陈桱的《通鑒續編》、等著作都说蒙古主铁木真“卒于六盤”。   六盘山,古称陇山,亦称六盘山,界地带,为南北走向。它北起宁夏海原县的西华山、甘肃、陕西,主峰在今宁夏固原原州区、向南逶迤二百余公里,成吉思汗到底病殂在六盘山的哪一段地方?   《元史·太祖本纪》载:蒙古太祖二十二年“秋七月壬午(初五),不豫。己丑(十二),崩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宫。”据《元史新编》说:“六月,帝次清水县西江。……己丑,崩于六盘山之萨里川。”这就是说,成吉思汗病死于六盘山之萨里川。中国近代史学家屠寄(公元1856~1921年)认为,《元史》中的萨里川哈老徒,即《蒙古秘史》中的撒阿里客额儿。撒阿里是黄色,客额儿是平地,撒阿里客额儿是黄色的平地。依屠寄对蒙语“萨里川”的汉语翻译,“萨里川”当指“黄色的平地”。关于“萨里川”的位置所在,在旧本《范文正公文集》和前苏联收藏的两幅古《西夏地形图》上,标绘着一个名叫“打冷沟川”的地方。从《西夏地形图》上看,从东向西,“打冷沟川”的北面是今宁夏中卫市黄河南岸的“鸣沙县(今宁夏中卫市、中宁县)”、香山南麓;“打冷沟川”的南面是今宁夏海原县古“萧关”、“天都山”;宋夏蒙元时期,从盐州川(今宁夏盐池县)、灵武郡(今宁夏灵武市)、韦州(今宁夏同心县)通向“萧关”“西安州”“天都山”“会州”“兰州”“积石州”(今青海省贵德境)的军事、交通大道就标绘在长长的“打冷沟川”上。   关于《西夏地形图》上标绘的“打冷沟川”所在的地理位置,对照历史资料记述,其地理位置当在元明时期的“锁黄川”。《道光会宁县志》载:“锁黄川,县(会宁县)东北三百一十里。东西长三百里,南北阔一百里,接宁夏固原界。”依此地域范围,该“锁黄川”包括了东从今宁夏固原西北境,中括宁夏中卫香山南麓和海原县南华山北麓,西南至今甘肃靖远县的大片黄土川地。因此,《元史·太祖本纪》《元史新编》中的“萨里川”,应是《西夏地形图》上“打冷沟川”的音讹音变。蒙语“萨里川”的汉文意译是“黄色的平地”,汉文“锁黄川”的含意是连续不断的黄色平川,这与屠寄所说蒙语“萨里川”的含义为“黄色的平地”一样。所以,“萨里川”是“锁黄川”的蒙语地名,“锁黄川”是“萨里川”的汉文意译。从地理位置、地名语义上推断,成吉思汗“哈老徒行宮”之所在地“萨里川”,当是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境内的“锁黄川”。今宁夏海原县的树台乡尚遗存有“锁黄川”这一古地名,该地与古西安州毗邻。   关于“哈老徒之行宫”,冯承钧译《多桑蒙古史》注解说:“《元史》谓成吉思汗死于萨里川哈老徒之行宮,此二名皆属蒙古语名,疑其士卒以此名名其汗身死之汉地”。遗憾的是上世纪的冯承钧不知道宁夏海原县有一地名就叫“海喇都”。据报道,蒙古语专家乔日普吉教授说:宁夏海原县名“海喇都”与“哈老徒”均是对蒙古语“前哨、前锋、哨位”用汉字音注的异写。乔日普吉教授的这一解释,可谓一语中的。这样,“哈老徒”即“海喇都”,“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将这句蒙语翻译为汉语,即是“前哨、前锋、哨位地方的行宫”。据考证,今宁夏海原成县的古西安州即是金国、宋朝、西夏三国的“交界之地”,也是成吉思汗进攻西夏、金国和南宋的“前哨、前锋、哨位”之地。那么,汗《元史·太祖本纪》中的“哈老徒之行宫”征地方?李进兴先生在《成吉思汗中根据清代《海城县志》等三部志书的记载说:(海喇都行宫)”史沿革记载有误,城。海喇都行宫(哈老徒行宫)在今宁夏海原县城的这种说法与史不符。据《嘉靖固原州志》记载;十里。楚府牧马地。……旧无城池,权于干城儿建立公署、仓库。天顺三年(1459年),营人始自筑小城,周二里,高一丈余。……成化七年(1471年),兵备佥事杨勉始增筑其城,高阔皆三丈,周四里三分,东西南三门,池深阔各一丈五尺。内有大小官厅、操守厅及承奉行司。”今宁夏海原县城始建于公元1459年,而成吉思汗是公元1227年农历七月十二日病死于“哈老徒之行宫”的,成吉思汗病死于“哈老徒之行宫”的时间比海原县城始建的时间还要早232年,成吉思汗病死时尚无今宁夏海原县城。所以,说成吉思汗病死的“哈老徒之行宫”在今宁夏海原县城是没有任何历史根据的。   成吉思汗病殂的“哈老徒行宫(即海喇都行宫)”在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境内,这是于史有据的。据《史集》《元史译文证补·太祖本纪译证》说:成吉思汗病危、临崩遗嘱、逝世地点所在的“六盤山”,位于金国、南宋和西夏这三国的“交界之地”。金国、南宋和西夏的“交界之地”即今宁夏海原县古西安州,此州境内的南华山,宋夏蒙元时期称莲华山、天都山,亦称六盘山。成吉思汗病逝的六盤山,即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十五里的天都山。   据宋夏史籍记载,西夏帝后在今宁夏海原县天都山下的古西安州境内曾建有两处“行宫”或“宫殿”。   第一处是李元昊始建的天都砦行宫。《西夏纪·卷九》载:宋庆历二年(1042年),李元昊“纳妃没吃熪氏(一作摩移氏),营天都山居之。妃为没吃熪皆山女,元昊因天都与泾原路接,山川平易,劲骑疾弛渭州,日暮可至,特营宫室居之,日与没吃熪氏宴乐其中。”此“天都”当指天都山下的天都寨,李元昊在天都寨内建有行宫。《宋史·地理志》西安州条载:“天都砦(寨),元符二年(1099年),洒水平新砦赐名天都。东至临羌砦二十里,西至西安州二十六里,南至天都山一十里,北至绥戎堡六十五里。”天都寨行宫位于今宁夏海原县天都山下的天都砦(寨)内,南至天都山一十里,东北距海原县城约五里,现存城墙遗迹保存完整。城呈方形,周边约一公里,城墙残高4至8米,黄土夯筑,并环以瓮城,俗称“柳州城”。近十多年来,因该城内暴露、挖掘、拣拾发现的宋代残砖碎瓦、破瓷烂碗等遗物太多,当地群众又呼之为“宋城”。   第二处是西夏始建并多次修复过的西安州南牟会宫殿。《西夏纪·卷十七》载:宋元丰五年(1082年)正月,“修南牟城。南牟倚天都山、葫芦河形胜,自李宪残破,宫殿皆毁。蕃部族帐迁徙无依,梁氏使乙埋修复之,近天都创立七堡,量兵为守。”《宋史·地理志》载:“西安州,元符二年(1099年)以南牟会新城建为西安州。”西安州是在南牟会城的基础上修建而成,由于宋夏对该城争夺激烈,西安州宫殿三次毁于战火,西夏三次重修。西安州古城位于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四十里,现存古城遗迹保存比较完整。古城呈正方形,周边约八里,城墙残高四至八米,每边城墙都建成置有十九个马面,开东西二门,并环以瓮城和护城河。   西夏天都寨内的天都寨行宫、西安州古城内的西安州南牟汗会宫殿早已变为农田。20世纪90年代至今,征等原因,在古城行宫、夏、蒙元瓷器残片、残件,也不乏完整器物,精致、精美,如玉璧底白釉盘、钧窑碗、碗、龙泉窑碗、“内府”白釉梅瓶等等。地上地下的宋、筑构件多见,文物遗迹遍布。《元史·蒙古人及宿卫之士,不许服龙凤文,者。”“诸小民房屋,安置鹅项衔脊,有鳞爪瓦兽者,笞三十七,陶人二十七。”这里出土的建筑构件、器物,多属宫廷用品,在民间则属违禁品。特别是这里出土的元代大型石雕双角龙首建筑构件、兰釉螭形瓷屋脊、白釉大筒瓦、兰釉螭形瓷烛台,显示了非凡的皇宫气派。   综上所述,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约五里处六盘山(当地现称南华山)北麓李元昊始建的天都寨行宫,才是西夏末帝李晛献给成吉思汗的“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所在的这座天都寨,“宋名天都寨,夏改为东牟会,元名海喇都”,今名柳州城。据此,成吉思汗病危、病殂的“哈老徒之行宫(即海喇都之行宫)”,正是今宁夏海原县城西南五里处六盘山下的天都寨行宫。   公元1205年,成吉思汗第一次征伐西夏,首拔力吉里寨,首战宁夏中卫告捷,为蒙古草原汗国的升起奏响了获胜漠南的第一曲凯歌。公元1227年农历七月十二日上午,成吉思汗最后一次伐灭西夏,病殂于今宁夏中卫市海原县六盘山下天都寨海喇都之行宫,殒落在他第一次征伐西夏告捷的今宁夏中卫市。这是命运的捉弄,还是历史的运作,对一代天骄都不重要。重要的是,成吉思汗的真身在宁夏中卫市谢幕了,蒙元帝国在亚欧两大州崛起了。战马的呼啸替代了大汗的哀乐,陵寝的寻找演绎着无尽的挽歌。   附录:中卫县黄河两岸见于历史记载的渡口   1.郭家渡(《西夏地形图》)。   2.应理州渡(《宣德宁夏志》)。   3.冰沟渡:为古水渡河至长流水道(《乾隆宁夏府志》《甘肃新通志》)。   4.常乐渡:在县南五里河北(《嘉靖宁夏新志》《乾隆宁夏府志》《甘肃新通志》)。   5.新墩南渡口,即新墩渡:在马路滩(《甘肃新通志》)。   6.永康渡:在县南二十里,即莫家楼房渡(《嘉靖宁夏新志》《乾隆宁夏府志》《甘肃新通志》)。   7.泉眼山渡:在宁安堡,嘉庆七年设。东距县城六十里(《甘肃新通志》)。   8.李安子渡口(《嘉靖宁夏新志》)。   9.宁安堡渡:在石空堡南,距县城九十里(《甘肃新通志》)。   10.南渡口:在田家滩,通平固路(《甘肃新通志》)。   11.张义渡:在县东一百一十里(《乾隆宁夏府志》《甘肃新通志》)。   12.老鼠嘴渡:在铁桶堡东,为宁夏通兰州、平凉必由之道。在县东一百五十里(《乾隆宁夏府志》《甘肃新通志》)。   13.广武渡:在广武东二十里,即峡口通宁灵一带。东北距县城二百一十里(《甘肃新通志》)。成   14.青铜峡渡:渡河至灵州界。两岸石壁劈立,黄河行其中,吉思对山交错,紧束洪流,乃中邑一大关键也。东北距县城二百三十里(《乾隆宁夏府志》征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