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四章成吉思汗摆兵中卫黄河九渡   《元史·太祖本纪》载:蒙古太祖二十一年(公元1226年)秋天,成吉思汗“遂逾沙陀,至黄河九渡,取应里等县。”   成吉思汗所至的“黄河九渡”在什么地方?“黄河九渡”指哪些渡口?   从成吉思汗进军西夏的路线看,他是沿着河西走廊自西向东进发的。蒙古大军翻越沙陀(今宁夏中卫沙坡头)后,便到达黄河九渡,攻取了应里(今宁夏中卫、中宁)等县。由此看来,黄河九渡在今宁夏中卫、中宁的黄河两岸。   查阅历史文献,宋夏至明清时期,古代中卫境内黄河两岸建置有很多渡口:   古本《范文正公文集》所附《西夏地形图》和前苏联所藏《西夏地图集》在西夏雄州黄河北岸边标绘出来的黄河渡口有“郭家渡”,成书于明初的《宣德宁夏志》记载的中卫黄河渡口成有“应理州渡”。黄河穿流西夏国境约2000公里,古《西夏地形图》上标绘出的黄河渡口仅有今宁夏中卫黄河段的“郭家渡”和汗银川黄河段的“吕渡”。这种标绘方式一是说明宋夏蒙元时期中征卫黄河两岸的渡口是水陆交通要津,(今宁夏中卫、中宁)、口闻名于世。《西夏地形图》家渡”“应理州渡”应是泛指,献记载的中卫黄河两岸渡口可以证明之。   《嘉靖宁夏新志》上记载的黄河渡口有:十里。永康渡,在城南二十里。李安子渡口。   《乾隆中卫县志》上记载的黄河渡口有:永康渡、常乐渡、老鼠嘴渡、张义渡、青铜峡渡、冰沟渡口。《乾隆宁夏府志》上记载的中卫黄河津渡有六个:常乐(旧志亦有)、永康(旧志亦有)、张义、冰沟、老鼠嘴、青铜峡。《乾隆宁夏府志》采自《乾隆中卫县志》。《乾隆中卫县志》是以元《应理志草》为底本的,上述许多渡口名称当从元明渡口延续而来。   《甘肃新通志》上记载的黄河渡口有十一个:   冰沟渡:为古水渡河至长流水道。【周按】冰沟渡在今中卫长流水沟于孟家湾东入黄河处,对岸即是冰沟门。冰沟古称古水,从长流水沟口渡河至冰沟门,沿冰沟等黄河南岸的山水沟向东即可进入黄河南岸的今中卫、中宁、靖远、海原、灵武、固原等地区。   常乐渡:在县南五里河北。   新墩南渡口:在马路滩。   永康渡:在县南二十里,即莫家楼房渡。   泉眼山渡:在宁安堡,嘉庆七年设。【周按】东距县城六十里。   宁安堡渡:在石空堡南,距县城九十里。   南渡口:在田家滩,亦通平固路。【周按】在泉眼山东,与泉眼山渡同地。   张义渡:渡河至宁安堡。【周按】东距县城一百一十里。   老鼠嘴渡:在铁桶堡东,为宁夏通兰州、平凉必由之道。【周按】在县东一百五十里。   广武渡:在广武东二十里,即峡口通宁灵一带。【周按】东北距县城二百一十里。   青铜峡渡:渡河至灵州界。【周按】青铜峡渡两岸石壁劈立,黄河行其中,对山交错,紧束洪流,乃中邑一大关键也。东北距县城二百三十里。   以上历史文献记载证明,宋夏至明清时期,中卫境内黄河两岸见于史籍记载的古渡就有十四个,除泉眼山渡系清代嘉庆七年(公元1802年)新增置外,其余十三个渡口史籍均未载其建置年代,说明古已有之。渡口名称与位置随着时代的推移和河床的变化可能改名改置,但众多渡口古已有之,延续存在是一贯的。在上述十三个古渡口中,其中“郭家渡”“应理州渡”系泛指;田家滩南渡口与泉眼山渡为一渡;新墩南渡口与常乐渡一南一北,距离靠近,是为对渡。除去以上泛指、新增和对渡的五个渡口(郭家渡、应理州渡、泉眼山渡、南渡口、新墩南渡口)外,剩余的冰沟渡、常乐渡、永康渡、宁安堡渡、张义渡、老鼠嘴渡、广武渡、李安子渡、青铜峡渡九个渡口均系宋夏蒙元时期“郭家渡”“应理州渡”范围内的黄河九渡,亦即成吉思汗所至的“黄河九渡”。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