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三章成吉思汗勒马中卫沙坡头   《元史·太祖本纪》载:蒙古太祖二十一年秋天,成吉思汗攻取皋兰县东境的今甘肃景泰县与宁夏中卫营盘水地区后,“遂逾沙陀”,抵达中卫黄河九渡,夺取了今宁夏中卫城(应里县)。   历史上以“沙陀”之称闻名于世的有两个地方,一个是唐代沙陀突厥的发祥地沙陀(今新疆巴里坤地区),另一个是成吉思汗征伐西夏所翻越的沙陀(今宁夏中卫沙坡头)。   关于古西域的沙陀突厥。据《新唐书·沙陀传》《新五代史·唐本纪第四》载:沙陀突厥的祖先是西突厥的“处月”部,唐初居住在金莎山之阳(今新疆准噶尔盆地东南尼赤金山),蒲类海之东(今新疆天山山脉东部巴里坤湖一带),此地有大碛(即大面积的戈壁沙漠,指今新疆古尔班通古特沙漠)名叫沙陀。由于西突厥的“处月”部居住在沙陀这个地方,故号沙陀突厥。   唐宪宗时代,沙陀突厥被迫内迁。《新唐书·沙陀传》载:“沙陀,西突厥别部处月种也”,原居今新疆“蒲类之东”,“蒲类”即蒲类海。由于吐蕃的进逼,“举部愁恐,尽忠与朱邪执宜谋曰:我世为唐臣,不幸陷污,今若走萧关自归,不愈於绝种乎,忠曰善”,于是沙陀部众“三万落”被迫东迁归唐。元和三年(公元808年),沙陀部众在其酋长朱邪尽忠的率领下,他们离开新疆进入陇右,“旁洮水,奏石门,转斗不解,部众略尽,尽忠死之”。最后剩下“二千骑、七百杂畜、橐它千计”,在其妻朱邪执宜的率领下,终于抵达今宁夏灵武,“款灵州塞,节度使范希朝以闻,诏处其部盐州,置阴山府,以执宜为府兵马使。”这里的“款灵州塞”,就是到灵州长城下归顺唐朝。唐朝将其安置在盐州,即今宁夏盐池、陕西定边一带,并买牛羊送给他们,让他们发展畜牧。五代时期,沙陀突厥势力壮大,沙陀头人李克用等先后建立了后梁、后唐、后晋、后汉。公元950年,后汉为后周所灭,沙陀人建立的王朝遂从历史上消失了。宋夏辽金时期,沙陀人逐步与契丹、蒙古、汉人等民族融合,游牧于阴山长城内外,已无独立的沙陀成民族了。公元1226年成吉思汗进军西夏时,沙陀王朝灭亡已有276年了,世界上任何地方都没有一个“沙陀国”让成吉思汗穿汗越了。   关于宁夏中卫沙坡头。中卫沙坡头,陀”的“陀”字,郭璞说:“陀”,训》说:“陀”,指山之峥嵘险峻者。《玉篇》说:阻。从以上注释看出,沙坡头之所以被称做位于河旁悬崖峭壁之边际,在的黄河转湾处北岸的悬崖沙山,俗称与以上古注完全相合。正因为沙坡头是沙漠中的沙山险阻,史籍又称沙坡头为“沙关”。《弘治宁夏新志》说:“沙关鸣钟,(中卫)城西四十里。沙关朝暮有声如钟,天雨时益盛。”   沙坡头,亦名万斛堆。《明史·地理志》载,中卫“西有沙山,一名万斛堆。大河在南”。《读史方舆纪要》载,中卫“西五十里,因积沙而成,或云即万斛堆。晋泰始六年,鲜卑树机能作乱,秦州刺史胡烈讨之,至于万斛堆兵败被杀。”从历史上看,沙坡头“两山壁立,黄河中流……为邑西要口”(《道光续修中卫县志》)。《明一统志》载:沙坡头“在县西五十里,因沙所积,故名”,“为西通兰凉驿路”。因此,沙坡头是丝绸之路上的一个重要关隘和驿站。   《晋书·秃发乌孤载记》说,树机能是南凉国主秃发乌孤的五世祖。汉魏之际,鲜卑拓跋氏的一支,由其酋长秃发匹孤率领,从塞北迁到河西,被称为河西鲜卑。河西鲜卑控制了“东至麦田(今甘肃省靖远县东北至今宁夏中卫香山地区黄河两岸)、牵屯(今宁夏固原以西以北),西至湿罗,南至浇河(今青海省贵德县浇河流域),北接大漠”的大片疆土。秃发匹孤死后,由其子寿阗继位。寿阗死后,由其孙树机能继位。树机能“壮果多谋略”。晋武帝司马炎泰始六年(公元270年),树机能与晋秦州刺史胡烈大战于今中卫沙坡头地区,树机能“杀秦州刺史胡烈于万斛堆”。对这次战争,《晋书·武帝纪》亦有记载:晋泰始六年“六月戊午,秦州刺史胡烈击叛虏于万斛堆,力战死之”。树机能与胡烈在沙坡头的这次大战,晋武帝司马炎震惊异常。据《晋书》记载,晋武帝司马炎听到胡烈败亡于沙坡头的消息后,“武帝为之旰食”,就是说,晋武帝司马炎急得一天都没有吃饭。成吉思汗横刀勒马翻越的“沙陀”,就是今宁夏中卫沙坡头。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