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十章西周遗存至今的车辙马迹   《左传·昭公十二年》:“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周穆王西游从今陕西西安市长安县西北出发,经甘肃平凉,穿越六盘山进入宁夏固原、中卫,遨游河套,从宁夏、甘肃黑山峡、红山峡黄河段西渡黄河前往西王母之邦。周穆王西游的这条路线,确实留下了西周时期的“车辙马迹”。   据1983年第11期《考古·宁夏固原县西周墓清理简报》载:1981年在固原县中河乡孙家庄发现了一座西周早期的车马坑和墓葬。车马坑中有车的痕迹,出土马的骸骨二具,青铜车軎2件。墓坑为长方形竖穴,长3.1米,宽2.1米,墓中棺、椁、人骨已朽,有腰坑。墓葬出土随葬品有青铜饕餮纹鼎、簋、分裆隔鬲、长援短胡一穿铜戈、戟各一件,还有各种铜车马具、装饰品、蚌饰、贝饰等近千件。根据出土青铜器及其它随葬品的特征推断,该墓葬时代为西周早期,绝对年代在公元前11世纪至公元前10世纪中叶,比周穆王时代还早。该墓葬靠近固原长城内侧,说明固原地区在西周早期已入周朝版土,并为西周在固原地区建筑长城提供了疆域证据。车马坑出土的马具、车马饰件及车迹,为《穆天子传》所载周穆王驾车西游提供了实物证据。   1987年,在宁夏黄河南岸的中卫县狼窝子坑发现了11座西周古墓。墓葬中出土了400多件(不含珠类)西周早期的文物。出土文物绝大部分为青铜器,还有一些陶器、骨器、石器和铜铁合制器等。主要类型有兵器、生产工具、车马饰具、生活用具、装饰品等。青铜器有短剑、鹤嘴斧、刀、镞、斧、锛、凿、锥、针管、镦、带钩、扣饰、透雕龙纹牌饰、阴刻人面牌饰、双鸟形牌饰、驼形牌饰、编组铃钟等。铜铁合制器有铜柄铁剑2件。还有陶罐、陶杯、陶勺、骨镞、骨针、骨带钩、骨佩、石勺、砺石等。这里出土的铜柄铁剑在时代上为迄今华夏第一剑,骨带钩在时代上为迄今华夏第一带钩,车马饰具发现地为西周最北境。这说明今宁夏西部、南部地区已入周朝疆域,周王朝的控制范围已达今宁夏黄河南岸、东岸的山区及平原。   《晋书·束皙传》载:“冢(汲冢古墓)中又得铜剑一枚,长二尺五寸”,与《穆天子传》等古迹同时出土。西晋太康二年(公元281年)汲冢古墓中出土的这柄铜剑,事隔1727年后,即公元王1987年竟在中卫狼窝子坑西周青铜短剑墓群中又有出土。中卫西狼窝子坑出土的两件西周铜柄铁剑,米,另一件残长24.5厘米,可与汲冢古墓中出土的这柄铜剑相验证。   中卫狼窝子坑青铜短剑墓群位于宁夏中卫黄河南岸,它与固原中河乡孙家庄西周早期的车马坑都遗存于周穆王西游的路线上。固原中河乡孙家庄西周早期的车马坑与中卫狼窝子坑青铜短剑墓群出土的西周车马器、铜柄铁剑等“车辙马迹”,既是对汲冢古墓中出土的《穆天子传》真实性的验证,也是对周穆王西游从今陕西长安出发,经今宁夏固原、中卫前往西王母之邦这条道路的验证和确认。   周穆王西游宁夏得到了考古出土的西周时期的“车辙马迹”的证实,《穆天子传》确为信史。周穆王是中国历代帝王在宁夏巡游时代最早、巡游时间最长的一位帝王。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