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八章周穆王翻越六盘山   周穆王于十三年,即公元前989年閏二月初十日(戊寅)从宗周(今陕西西安市长安县西北)出发“北征”,“乃绝漳水”。《穆天子传》说周穆王征犬戎是“天子北征于犬戎”。周穆王从周都镐京“北征”,其进军方向只能是北向今甘肃平凉和宁夏固原以北。以“北征”方向判断,周穆王西游选择的进军路线当是通往今宁夏以西的道路。   “漳水”,即岑仲勉考定的“长水”。岑仲勉说:《史记·封禅书》载:“霸、产、长水、沣、涝、泾、渭,皆非大川,以近咸阳,得比山川祠”,《水经注》载:“长水出白鹿原”,他认为“产水”即“浐水”,“长水”靠近“浐水”,在“浐水”之西,“故自‘瀍(浐)水’出发后即截长水而渡……是知《穆传》之漳水,即秦、汉之长水,与今山西之漳水无涉。”《水经注》渭水条载:“霸水又左合浐水,历白鹿原东。”《元和志·卷一》京兆万年县条载:“长乐坡在县东北十二里,即浐川之西岸,旧名浐坂”,同书还说“白鹿原在(万年)县东二十里”。《水经注》载:“渭水又东北与镐(鄗)王水合,水上承鄗池于昆明池北,周武王之所都也”西志》说:“周武王宫,在(长安)县西北十八里”在镐京,即宗周所在地区。   二月十二日(庚辰),周穆王(癸未)“猎于钘山之西阿。于是得绝钘山之队。北循虖沱之阳。”岑仲勉说:“钘”,《集韵》音“坚”注》渭水条说:“《地理志》曰:也,《国语》所谓虞矣。”岑仲勉考“钘山”为“汧山”。【周按】“汧山”亦写作幵头山、笄头山。《前汉书·二八下·地理志》安定郡下载:“泾阳,幵头山在西,《禹贡》泾水所出。”《合校水经注·卷十九·赵补泾水》说:“泾水出安定泾阳县高山泾谷。”《山海经》曰:“高山,泾水出焉,东流注于渭,入关谓之八水。”今宁夏固原城古名“高平”。“高平”之得名,应源于泾水所出的“高山”所在地区。《元和郡县图志·卷三》平高县(即汉高平县)条说:“笄头山,一名崆峒山,在县西一百里……《汉书》曰幵头山,在泾阳西。《禹贡》泾水所出。”《合校水经注·卷十九·赵补泾水》说:“泾水导源安定朝那县笄头山,秦始皇巡北地西出笄头山即是山也,盖大陇山之异名。”“大陇山”,即今之六盘山,乃泾水之所出。“钘山”即今之六盘山。   二月十七日(乙酉),周穆王“北征于犬戎。犬戎胡觞天子于当水之阳。”关于“当水”,岑仲勉考证为“当指泾水之一支。”常征认为“系渭水支流陇水(今名葫芦河)上游西支”。泾水发源于宁夏六盘山泾源县和原固原县,流经甘肃,在陕西高陵县境内流入渭河,全长455.1公里。陇水,今称葫芦河,发源于宁夏西吉县月亮山,经静宁县入秦安,南流入渭河。古代从长安通往西域,主要有两条古道:一条是沿泾水北上,一条是沿渭水西行。据前考与实地调查,沿渭水西行的道路先秦时代车辆难以通行。周穆王的大队车马走的应是沿泾水北上的道路。关于犬戎,《国语·周语》说:“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王不从,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不至。”《纪年》载:“(周穆)王北征,行流沙千里,积羽千里,征犬戎,取其五王以东。”《后汉书·西羌传》载:“及武王代商,羌、髳率师会于牧野。至穆王时,戎狄不贡,王乃西征犬戎,获其五王;又得四白鹿、四白狼。王遂迁戎于太原。”《日知录》载:“吾读《竹书纪年》而知周之世有戎祸也,盖始于穆王之征犬戎,六师西指,无不率服,于是迁戎于太原”。王国维《观堂集林·西胡考下》说:“大夏本东方古国,《逸周书·王会解》云:‘禺氏騊骑狳骑,大夏兹白牛,犬戎文马。’又《伊尹献令》云:‘正北空桐大夏。’空桐与禺氏(王注:即月氏)、犬戎,皆在近塞。则大夏一国,明非远夷。”经王国维考证,西周时期犬戎活动在“近塞”之处,“大夏当在流沙之内,昆仑之东,较周初王会时已稍西徙。”今固原北境之长城系西周宣王所筑,正当塞垣所在,系犬戎活动区域;周穆王西游所至之“西夏氏”,当在昆仑之东;所至之“阳纡之山”,更在“西夏氏”之东了。根据以上记载,周穆王北征犬戎是历史事实。周穆王“遂迁戎于太原”这句话中的“迁”字,是说明周穆王是通过行政力量将戎迁徙安置到太原(今宁夏固原)的,而不是戎自己逃亡到太原的。周穆王既能将戎迁徙安置到太原,说明太原是在西周境域之内,否则戎是迁置不进去的。故周穆王时代,今宁夏固原(太原)及其毗邻地区已入西周辖境。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