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五章周穆王西游的交通工具   殷商、周代的马车已高度发达,出游的交通工具不成问题。殷墟考古发掘出土马车很多。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研究所和安阳市文物工作队分别在安阳发掘出土了6座殷代车马坑和道路遗迹。古文献中说夏代就发明了车,殷墟考古发掘的殷代车马坑是华夏考古发现的畜力车最早的实物标本。殷墟出土车马坑20多座,其中一组五乘车马坑,距今3300多年。研究者认为,殷商马车造型美观,结构牢固,车体轻巧,运转迅速,重心平衡,乘坐舒适,已成为贵族出行和军队征战的重要交通工具和武器,并被广泛使用。由此证明,中国是世界上最早发明和使用车的文明古国之一(参见《殷墟申报世界文化遗产名录》)。长安马王镇张家坡村附近发现西周初年成康王时代的沣西车马坑,车马坑内有驾四马作战用的戎车和驾二马乘坐用的轺车各一辆。从西周出土的马车看,当时已使用一车四马和一车六马的曲辕车,按照周代的礼仪规定,一车六马是天子级别。   西周马车的行进速度   对周穆王西游持“神话说”“小说论”的人,首先质疑的是西周时代的马车行进速度及周穆王巡游亚欧各地长达数万里的旅程。有人说,周穆王十三年闰二月初十日北征,绝漳水;十四年十一月初六日入于南郑,巡游仅十九个月,其中尚有三个月从事行猎和参加西王母的应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何能行三万五千里长的路程,这确实使人费解!《四库全书·总目》说《穆天子传》的记述“多夸言寡实”,“如后世小说野乘之类”。他们认为周穆王的车马日行程“驰驱千里”,这在当时的现实生活中是不存在的,故认为周穆王西游是神话传说。   上述对周穆王所乘马车行进速度与数万里旅程的质疑确有道理。如何回答这些质疑,关键在于以历史的眼光而不是以现代人的眼光对《穆天子传》进行科学的研究和解读。   《穆天子传·卷四》载:“癸酉(八月十一日),天子命驾八骏之乘,……柏夭主车,参百为御,奔戎为右,天子乃遂东南翔行,驰驱千里,至于巨蒐氏。……癸酉(十月十二日),天子命驾八骏之乘,赤骥之驷,造父为御,南征翔行,径绝翟道,升于太行,南济于河。驰驱千里,遂入于宗周。……庚辰(十月十九日),天子大朝于宗周之庙。乃里西土之数……各行兼数,三万有五千里。”周穆王驾八骏之乘,一日“驰驱千里”。试问:给周穆王驾车的这八匹骏马,是凡马,还是天马、神马?   据顾实等学者考证,周穆王西征从洛阳出发,北过漳河、虖沱河,出雁门关,往西转西南到今青海的积石山;再往西沿昆仑山北麓过帕米尔,到赤乌(今兴都库什山西部)和西王母之邦(今伊朗的德黑兰附近);北越今高加索,进入旷原(东欧大平原),到羽陵(即华沙);然后回头,经今芬兰附近的拉多加湖、伏尔加河、威海、伊塞克湖、哈密、蒙古沙漠、西王驾八骏之乘,巡游仅十九个月,加西王母的应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路程,这确实使人费解!试问:人、神人?   上述疑问,是《穆天子传》原文的记载问题,还是后人对《穆天子传》记载的解读问题?   关于西周及历史时期车马的行进速度,据历史文献记载与相关专家研究:   据《诗经·小雅·六月》载:   六月栖栖,戎车既饬。四牡骙骙,载是常服。玁狁孔炽,我是用急。王于出征,以匡王国。   比物四骊,闲之维则。维此六月,既成我服。我服既成,于三十里。王于出征,以佐天子。   《诗经·小雅·六月》记载的是西周时代四匹马拉战车急行军的速度。从“我是用急”,“于三十里”知道,西周四驾战车的日行程是30里。   《百战奇法·第一卷》载:“后汉,羌胡反,寇武都,邓太后以虞诩有将帅之略,迁武都太守。羌乃率众数千,遮诩于陈仓、崤谷,诩即停军不进,而宣言上书请兵,须到当发。羌闻之,乃分抄傍县。诩因其兵散,日夜进道,兼行百余里。令吏士各作两灶,日增倍之,羌不敢逼。或问曰:孙膑减灶而君增之。兵法日行不过三十里,以戒不虞,而今日且行二百里,何也?诩曰:虏众多,吾兵少。虏见吾灶日增,必谓郡兵来迎。众多行速,必惮追我。孙膑见弱,吾今示强,势有不同故也。”古代兵法制定的行军速度日行程“不过三十里”,与《诗经·小雅·六月》所载“于三十里”相同。特殊情况下日夜兼行,约在“百余里”至“二百里”,日行程也不过50~100里。   《史记·卷一一一·卫将军骠骑列传》载:“元狩二年春,以冠军侯去病为骠骑将军,将万骑出陇西,有功。天子曰:骠骑将军率戎士踰乌盭,讨遫濮,涉狐奴,历五王国,辎重人觽慑性嶍者弗取,冀获单于子。转战六日,过焉支山千有余里。”霍去病的骑兵在六日内转战千余里,平均日行程160余里。   《三国志·先主传》载:“曹公以江陵有军实,恐先主据之,乃释辎重,轻军到襄阳。闻先主已过,曹公将精骑五千急追之,一日一夜行三百馀里,及於当阳之长坂。先主弃妻子,与诸葛亮、张飞、赵云等数十骑走,曹公大获其人众辎重。”曹操的精骑五千急行军,一日一夜行300馀里,平均日行程150余里。   《史记·卷九十九·刘敬叔孙通列传》载:刘敬从匈奴来,因言“匈奴河南白羊、楼烦王,去长安近者七百里,轻骑一日一夜可以至秦中。”匈奴的轻骑一日一夜驰驱700里,平均日行程350里。   《资治通鉴·卷二一八·唐纪三十四》载:“上(唐玄宗李隆基)总辔待太子,久不至,使人侦之,还白状。上曰:‘天也!’乃命分后军二千人及飞龙厩马从太子,且谕将士曰:‘太子仁孝,可奉宗庙,汝曹善辅佐之。’又谕太子曰:‘汝勉之,勿以吾为念。西北诸胡,吾抚之素厚,汝必得其用。’……太子既留,未知所适。广平王亻叔曰:‘日渐晏,此不可驻,众欲何之?’皆莫对。建宁王倓曰:‘殿下昔尝为朔方节度大使,将吏岁时致启,倓略识其姓名。今河西、陇右之众皆败降贼,父兄子弟多在贼中,或生异图。朔方道近,士马全盛,裴冕衣冠名族,必无贰心。贼入长安方虏掠,未暇徇地,乘此速往就之,徐图大举,此上策也。’众皆曰,‘善!’至王渭滨,遇潼关败卒,误与之战,死伤甚众。已,西处,乘马涉渡;无马者涕泣而返。太子自奉天北上,夜驰三百馀里,士卒、器械失亡过半,守薛羽弃郡走,太子斩之。是日,至安定,……太子至乌氏,彭原太守李遵出迎,士,得数百人。是日,至平凉,阅监牧马,百馀人,军势稍振。”唐肃宗从长安经奔朔方,山到乌氏,沿清水河北上至今宁夏灵武的历史古道。唐肃宗马不停蹄,“通夜驰三百馀里”,平均日行程约150里。   唐开元二十九年,滑州刺史李邕献马一匹,肉鬃麟腮,嘶不类似马声,日行三百里,名曰龙子。所以,刘少伯教授认为,“日行千里,夜行八百”只是传说。一般的马只能日行150公里左右,最多日行200多公里。   《蒙古族古代战争史》载:蒙古骑兵“从扬子江北岸至保加尔边境,部队集结都是在2至3个月完成的。这样部队每天平均行军速度达到90至95公里。它的突击:攻占北俄罗斯,只用了2个月零5天时间,每天的平均速度达到85至90公里;攻占南俄罗斯,只用了2个月零10天时间,每天进攻速度达到55到60公里;攻占匈亚利和波兰,只用了三个月的时间,每天进攻速度达到58到62公里。”蒙古骑兵平均日行程约110~190里。   成吉思汗用兵神速,他在匈牙利平原作战时三天急行军230英里,相当于740多里,平均日行程约250里。   清代马车一般由二至三匹马驾车,载重量一千至二千斤,日行程100里左右。   公元二百年时期,罗马四轮运输车在大道上急驰,马拉邮车和客车每24小时可行驶160公里,每小时约13里,日行程约100里左右,但需中途停车更换马匹方能继续前进。   现代马、骡运输速度。在通常的情况下,马和骡子载重300至400斤,平均日行程100里。   江陵张家山汉墓竹简《二年律令·行书律》载:“邮人行书,一日一夜行二百里。”日行程100里。   古代步兵通常行军每天30~50里。   现代步兵“常行军”为时速8~10里,日行程60~80里;“急行军”为时速20里左右;“强行军”为日行程100里以上。   根据以上记载与研究:   马车速度。西周至秦汉马车日行程约30~100里;清朝马车日行程约100里。   骑兵速度。汉代中原骑兵急行军日行程约150~160里,蒙古骑兵急行军日行程约250~350里;现代马、骡运输日行程约100里。   步兵速度。古代日行程30~50里,现代日行程60~100里。   由此看出,西周马车与现代马车同为马车,日行程古今相差不大;西周骑兵与现代骑兵同为军马,日行程古今相差不大;古代军人与现代军人同为人类,日行程古今相差不大。据此,周穆王是人不是神,西周八骏是凡马不是神马。周穆王乘坐的八匹骏马所驾之战车日行程约在30~100里之间。这是我们考证《穆天子传》所载周穆王驾乘马车的日行速度、可至地点、巡游路线的前提与基础。   对《穆天子传》及周穆王西游真伪争论还涉及到如何理解《穆天子传》所载内容的历史环境。首先是古今风俗习惯不同、古今度量衡标准及表述不同所导致的对《穆天子传》记述内容的理解歧见与误会。如:柏夭等“异人”代替河伯传话的神言神王举是巫师的举止,这是周穆王时代原始宗教活动的反映,西不能依据《穆天子传》中有此类记载就认为周穆王西游是神话传说。经近现代学者考证研究:秦尺短,现在的60~70里左右。战国的尺比明朝尺短三分之一左右。战国的百里,也就是明朝的六十多里。汉代一尺相当于清代工部营造尺七寸二分至七寸三分左右。汉代的一里,里。魏晋一尺相当于清代工部营造尺七寸六分至八寸左右。魏晋的一里,约等于今天的0.7~0.8里。唐代一尺相当于清代工部营造尺九寸二分至九寸五分左右。唐朝以后,一里约等于今天0.9里。尽管以上各有所据,说法不一,但古今尺度不同,古里一般小于今里是个事实。   有人说,周穆王十三年闰二月初十日北征,绝漳水;十四年十一月初六日入于南郑,巡游仅十九个月,其中尚有三个月从事行猎和参加西王母的应酬,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如何能行三万五千里长的路程,这确实使人费解!但据一些学者考证,周朝的1华里折合现代长度只有298.65米,1000华里就是现代的298.65公里。《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自镐京至西王母之邦,行程共1.21万里。过去学者们认为,按照故事中所说的里程,西王母之国应在西亚或欧洲。但在1992年中日两国关于《穆天子传》的学术研讨会上,一些学者指出,中国秦以前的里指的是短里,只有今77米长。据此,“日行千里”就是日行77公里,折合华里为150里左右。因此,西王母之国应在今甘肃新疆一带,它以西宁、兰州为前庭,以新疆为后庭,中心在敦煌、酒泉一带。这一观点与班固在《汉书·西域传》中长安至锡尔河流域的康居有1.23万里的记述是一致的。   根据以上考证研究,周穆王的八骏之乘日行程至多百里左右,周穆王原本就没有走上现代人心目中的“三万五千里”!所以,只有将周穆王从神回归为人,将西周八骏从神马回归为凡马,对《穆天子传》及周穆王西游的考释研究才能接近历史的真实。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