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周穆王西游是历史事实   周穆王姓姬,名满,周昭王之子,是西周第五代国王(夏商周断代工程定为公元前976年~前922年)。《史记·周本纪》载:“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立昭王子满,是为穆王。穆王即位,春秋已五十矣”。   周穆王即位后,致力于向四方发展。周穆王西征,《竹书纪周穆年》《穆天子传》《史记》中之《秦本纪》《赵世家》皆有记载。他王曾因游牧民族戎狄不向周朝进贡,两征犬戎,西分戎人迁到太原(今宁夏固原、甘肃镇原一带)。《史记纪》有记载:“穆王将征犬戎,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穆天子传》的内容,文的验证。据郑杰文《穆天子传通释》研究,周穆王時代的青铜器《冬戒方鼎》《冬戒簋》《遇甗》《宝簋》《师旂鼎》《免尊》《大乍大中簋》《过扩江弓尊》上的铭文内容,能与《穆天子传》的记载内容相互验证。特别是其中的《冬戒方鼎》《冬戒簋》《师旂鼎》《过扩江弓尊》,其铭文内容就是对周穆王西游的证实。所以,我认为,上述青铜器铭文与《穆天子传》是同时期的作品。《穆天子传》的记载内容见诸周穆王时代的青铜器铭文,这证实了《穆天子传》确为信史。《穆天子传》中“毛班”见于铭文;“穆满”为美称亦有金文可确证;《穆天子传》中称穆王为“天子”,更与《诗经》《逸周书》及众多彝器铭文相合。因此,《穆天子传》为西周文献,具有极高史料价值,是无可怀疑的。   《四库全书·总目》说《穆天子传》的某些用语“夸言寡实”,这是指《穆天子传》在一些事件上的某些记述与有些先秦典籍的记述不一致,便认为《穆天子传》的记述“失实”,故认为《穆天子传》非历史著作。古籍、青铜器等文物的发现史证明,新发现的古籍、青铜器铭文验证、补充、纠正其前传世文献记载阙如、错讹的多有。不能因《穆天子传》的记载与传世先秦典籍有出入,就判定《穆天子传》“失实”,说《穆天子传》非历史著作。是出土《穆天子传》“失实”,还是传世先秦典籍某些记载“失实”,这是一个研究论证的问题,说不准还是传世先秦典籍的某些记述夹杂有错讹“失实”的情况。   茅盾等学者认为周穆王西征夹杂有神话传说内容,就将《穆天子传》归入神话传说。考察周穆王西征故事中的神话传说内容,见载于秦汉以降的传世文献:   《山海经·西山经》:又西三百五十里,曰玉山,是西王母所居也。西王母其状如人,豹尾虎齿而善啸,蓬发戴胜,是司天之厉及五残。有兽焉,其状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其音如吠犬,见则其国大穰。有鸟焉,其状如翟而赤,名曰胜遇,是食鱼;其音如録,见则其国大水。   《山海经·大荒西经》:西海之南,流沙之滨,赤水之后,黑水之前,有大山,名曰昆仑之丘。有神,人面虎身,有文有尾,皆白处之。其下有弱水之渊环之,其外有炎火之山,投物辄然。有人,戴胜,虎齿,有豹尾,穴处,名曰西王母。此山万物尽有。   《山海经·海内北经》:西王母梯几而戴胜杖,其南有三青鸟,为西王母取食。在昆仑虚北。   《淮南子·览冥训》:羿请不死之药于西王母,姮娥窃以奔月。   《易林·卷一》:稷为尧使,西见王母。拜请百福,赐我善子。引船牵头,虽物无忧。王母善祷,祸不成灾。   《太平广记·卷二○三》引《风俗通》:舜之时,西王母来献白玉琯。   《太平经·师策文》:治百万人仙可待,善治病者勿欺绐。乐莫乐乎长安市,使人寿若西王母,比若四时周反周穆始,九十字策传方士。王   《汉武帝内传》说西王母上殿时,西采鲜明,光仪淑穆,带灵飞大绶,华髻,戴太真晨婴之冠,履玄鐍凤文之舄。许,修短得中,天姿掩蔼,容颜绝世”母之教命。   《汉武帝内传》:七月七日,与帝。   上述文献记载中的西王母之邦是神仙之国,西王母是神仙,而作为凡人的周穆王却能西游西王母之邦,并与西王母宴饮酬酢。基于此,长期以来人们将《穆天子传》以神话传说对待之。其实,对照汲冢出土的古文《穆天子传》,其记载中绝无上述文献中的任何神话传说内容。上述文献记载中的神话传说内容,均为秦汉以来的道家、方术家之《谶书》及六朝志怪小说所编造添加,并非汲冢古文《穆天子传》固有。所以,汲冢古文《穆天子传》并非神话传说。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