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二章周穆王西游宁夏考证   《穆天子传》是一部先秦奇书,亦名《周王遊行》《周王遊行记》《周王传》《穆王传》或《周穆王传》。对《穆天子传》的研究,有人认为是史书,有人认为是游记,有人认为是神话。不同的结论,并非源自《穆天子传》本身,而是源于后人对《穆天子传》的正确或错误的释读。   周穆王西游的历史记载   周穆王西游西王母之邦的事迹,曾屡见于秦汉之前的历史文献记载。   《竹书纪年》:穆王十七年,王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其年西王母来朝,宾于昭宫。   《国语·周语》:穆王十三年,西征,至于青鸟之所息。   《归藏》:昔穆王天子筮出于西征。   《楚辞·天问》:穆王巧挴,夫何为周流?环理天下,夫何索求?   《左传·昭公十二年》:昔穆王欲肆其心,周行天下。将皆必有车辙马迹焉。   《史记·周本纪》:穆王将征犬戎,祭公谋父谏曰:不可……王遂征之,得四白狼、四白鹿以归。自是荒服者不至。   《史记·秦本纪》:造父以善御幸于周缪王,得骥、温骊、骅骝、骑禄耳之驷,西巡狩,乐而忘归。   《史记·赵世家》:缪王使造父御,西巡狩,见西王母,乐之忘归。   《尔雅·释地》:觚竹、北户、日下、西王母,为之四荒。   周穆王西游西王母之邦的上述记载,得到了西晋汲冢出土的古文《竹书纪年》与《穆天子传》的验证。古文《竹书纪年》载:“(穆王)十七年,西征昆仑丘,见西王母。”“穆王(五)十七年,西王母来见,宾于昭宫。”《穆天子传》主要记载周穆王率领七萃之士﹐由造父驾车﹐伯夭作向导﹐从宗周出发﹐经由河宗﹑阳纡之山﹑群玉山等地﹐西至于西王母之邦﹐和西王母宴饮酬酢的史实。   《竹书纪年》与《穆天子传》出土于汲冢古墓。西晋太康二年,盗墓者在今河南汲县盗掘了一座战国时期魏国的墓葬,意外发现了一批埋藏了五六百年的墨书竹简,有数十车之多,计十余万言。据《晋书·荀勖传》记载:“荀勖,字公曾,颍川颍阴人,汉司空爽曾孙也。……及得汲郡冢中古文竹书,诏勖撰次之,以为经》列在秘书。”荀勖在《穆天子传》序中说:“古文穆天子传者,王太康二年,汲县民不准盗发古冢所得书也。皆竹简素丝编,西勖前所考定古尺,度其简,长二尺四寸,者,战国时魏地也。案所得《纪年》,冢也,于《世本》,盖襄王也。案《史记》六国年表,二十一年至秦始皇三十四年燔书之岁,初得此书,凡五百七十九年。其书言周穆王游行之事,传》曰:穆王欲肆其心,周行於天下,所载,则其事也。王好巡守,得盗禺丽、绿耳之乘,造父为御,以观四荒。北绝流沙,西登昆仑,见西王母,与太史公记同。汲郡收书不谨,多毁落残缺。虽其言不典,皆是古书,颇可观览。谨以二尺黄纸写上,请事平,以本简书及所新写,并付秘书缮写,藏之中经,副在三阁。谨序。”《晋书·束皙传》亦详载此事:“束皙,字广微,阳平元城人,汉太子太傅疎广之后也。……转佐著作郎,撰《晋书·帝纪》、十《志》,迁转博士,著作如故。初,太康二年,汲郡人不准盗发魏襄王墓,或言安釐王冢,得竹书数十车。其《纪年》十三篇,记夏以来至周幽王为犬戎所灭,以事接之,三家分,仍述魏事至安釐王之二十年。盖魏国之史书,大略与《春秋》皆多相应。其中经传大异,则云夏年多殷;益干启位,启杀之;太甲杀伊尹;文丁杀季历;自周受命,至穆王百年,非穆王寿百岁也;幽王既亡,有共伯和者摄行天子事,非二相共和也。其《易经》二篇,与《周易》上下经同。《易繇阴阳卦》二篇,与《周易》略同,《繇辞》则异。《卦下易经》一篇,似《说卦》而异。《公孙段》二篇,公孙段与邵陟论《易》。《国语》三篇,言楚、晋事。《名》三篇,似《礼记》,又似《尔雅》《论语》。《师春》一篇,书《左传》诸卜筮,师春似是造书者姓名也。《琐语》十一篇,诸国卜梦妖怪相书也。《梁丘藏》一篇,先叙魏之世数,次言丘藏金玉事。《缴书》二篇,论弋射法。《生封》一篇,帝王所封。《大历》二篇,邹子谈天类也。《穆天子传》五篇,言周穆王游行四海,见帝台、西王母。《图诗》一篇,画赞之属也。又杂书十九篇:《周食田法》《周书》《论楚事》《周穆王美人盛姬死事》。大凡七十五篇,七篇简书折坏,不识名题。冢中又得铜剑一枚,长二尺五寸。漆书皆科斗字。 初发冢者烧策照取宝物,及官收之,多烬简断札,文既残缺,不复诠次。武帝以其书付秘书校缀次第,寻考指归,而以今文写之。皙在著作,得观竹书,随疑分释,皆有义证。迁尚书郎。”   古墓中出土竹简帛书,古今均有,如现代河南、山东、陕西出土的殷代甲骨文,古墓中出土的云梦秦简、侯马盟誓、曾俟乙墓竹简,银雀山汉墓简册中的《孙子兵法》《孙膑兵法》《六韬》《尉缭子》《管子》《墨子》《晏子》等周秦古籍,经考古研究,科技测试,上述竹简帛书均为真迹信史。周穆王西游在秦汉之前的《春秋左氏传》《史记》等史书中均有记载,又在西晋汲冢出土的《竹书纪年》中得到验证,其真实性应是无可怀疑的。所以,《隋书·经籍志》《旧唐书·經籍志》《文献通考·經籍考》将其列入史部起居注类是有道理的。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