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章长安至河西丝绸之路辨证   按学术界通常的说法,汉代从中原通往西域的道路有三条,即北道、中道和南道。   关于北道,即本书前面说的“先秦中原通往河西的丝绸之路”“汉代长安至敦煌的丝绸之路”“唐代长安至河西的丝绸之路”。这条道路从长安或洛阳出发,傍泾水北上,经邠县、泾川、平凉,穿越六盘山南麓进入高平道(经固原),沿清水河上萧关道(经萧关),出萧关后继续沿宽阔平坦的清水河道北上,直达河套香山北麓古灵州黄河岸边的“居延置”,从中卫黄河九渡渡河沿腾格里沙漠南缘的凉州古道进入河西走廊,至武威(凉州)、张掖(甘州),酒泉(肃州)、玉门关、阳关、至敦煌(沙州)以西。另外,出萧关后也可沿海原六盘山北垂、中卫香山南麓之间的古道西行,或经海原西安州从靖远鹯阴口(阳武上峡、迭烈逊渡)西渡黄河至兰州,由兰州西向青海乐都、西宁以西,或经宁夏海原县新堡子川(今兴仁堡川,西夏称打冷溝川)、甘肃靖远县水泉、石门至黄河岸边,从靖远大庙渡(阳武下峡)过黄河,经芦塘堡由凉州古道进入河西走廊至武威、张掖、酒泉、玉门关、阳关、安西至敦煌以西,上述道路,均经香山渡黄河西行。   关于中道,从长安或洛阳出发,傍邠县、泾水北上,经泾川、平凉,会宁、兰州、鄯州至武威、张掖、敦煌以西。这条道路的提出,一些学者以汉武帝登崆峒、西临祖厉河及《法显传》为据。《汉书·武帝记》载:“(元鼎)五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畴,遂逾陇,登崆峒,西临祖厉河而还”。史载汉武帝仅是“西临祖厉河而还”,并未继续西进。东晋《法显传》载:法显“初发迹长安,度陇(六盘山)至乾归国(西秦,今甘肃省榆中县),夏坐。夏坐讫,前行至傉檀国(南凉,今青海省西宁地区),度养楼山(祁连山扁度口),至张掖镇。”法显西行印度求法,同行者不过“慧景、慧整、慧应、慧嵬”等人,并无车马后勤,人马行道即可。   关于南道,即从长安或洛阳出发,沿渭水西行,经凤翔、马嵬、宝鸡、天水、陇西、定西,从榆中渡河抵兰州,或由兰州经永登翻越乌鞘岭至天祝、古浪、武威、张掖、敦煌以西;或由兰州西向青海乐都、西宁以西。这条道路的提出,一些学者以《张骞传》为证。《汉书·张骞传》载:“张骞,汉中人也,建元中为郎。时,匈奴降者言匈奴破月氏王,以其头为饮器,月氏遁而怨匈奴,无与共击之。汉方欲事灭胡,闻此言,欲通使,道必更匈奴中,乃募能使者。骞以郎应募,使月氏,与堂邑氏奴甘父俱出陇西。径匈奴,匈奴得之,传诣单于。单于曰:月氏在吾北,汉何以得往使?吾欲使越,汉肯听我乎?”匈奴扣留张骞十余年,后张骞亡走月氏,又从宁月氏至大夏,“留岁余,还,并南山,欲从羌中归,复为匈奴所夏得。”张骞“出陇西”后究竟经哪条道路入丝无任何记载。张骞“出陇西”从大夏(今阿富汗北部)返回汉朝时想走的路线《汉书》却有记载:“还,并南山,欲从羌中归”时路“径匈奴”中为匈奴所扣留的教训,山,欲从羌中归”的道路。所谓南山羌中路,之路。《后汉书·西羌传》载:“至于汉兴,走月氏,威震百蛮,臣服诸羌。景帝时,研种留何率种人求守陇西塞,于是徙留何等于狄道、安故,至临洮、氐道、羌道县。”《后汉书·西域传》载:“月氏为匈奴所灭,遂迁于大夏”,《史记·大宛列传》载,大部分月氏人西迁以后,“其余小众不能去者,保南山羌,号小月氏”。《后汉书·西羌传》说:“及武帝征伐四夷,开地广境,北却匈奴,西逐诸羌,乃度河、湟,筑令居塞、初开河西,列置四郡,通道玉门,隔绝羌胡,使南北不得交关。于是障塞亭燧出长城外数千里。……羌乃去湟中,依西海、盐池左右”,“湟中月氏胡,其先大月氏之别也,旧在张掖、酒泉地。月氏王为匈奴冒顿所杀,余种分散,西逾葱领。其羸弱者南入山阻,依诸羌居止,遂与共婚姻。及骠骑将军霍去病破匈奴,取西河地,开湟中,于是月氏来降,与汉人错居。虽依附县官,而首施两端。其从汉兵战斗,随势强弱。被服饮食言语略与羌同,亦以父名母姓为种。其大种有七,胜兵合九千余人,分在湟中及令居。又数百户在张掖,号曰义从胡。中平元年,与北宫伯玉等反,杀护羌校尉冷征、金城太守陈懿,遂寇乱陇右焉。”以上记载说明,湟中羌居住在青海东南至陇西。张骞回归汉朝时选择的“并南山,欲从羌中归”的道路,就是从青海东南穿越陇西至长安,避开河西走廊东部武威一带的匈奴,与其“出陇西”至“匈奴中”的道路不同。据此可以推测,张骞作为出使西域的汉使,“出陇西” 至“匈奴中”走的是传统道路,即经高平道、萧关道、灵州道上凉州道。结果,张骞在河西走廊东部被匈奴扣留。   对于中道和南道的路况,明人的介绍符合实情。《明会要·卷七五》载:“(宣德)七年五月,复开平凉府开城县迭烈孙道路。先是,陕西参政杨善言:‘西安诸府州,岁运粮饷赴甘州、凉州、山丹、永昌诸卫,皆经平凉府隆德县六盘山蝎蜥岭。山涧陡绝,人力艰难。开城县旧有路,经迭烈孙黄河,平坦径直,抵甘州诸卫,近五百佘里。洪武中,官置渡船,平凉拔军造济,人以为便,既乃罢之。今请如旧开通,以利民。’从之。”由上可知,中道、南道西向翻越今宁夏“隆德县六盘山蝎蜥岭。山涧陡绝,人力艰难”,史称“鸟道”。中道从今甘肃靖远县城北“经迭烈孙(今靖远县城北约35公里)黄河”走兰州为捷径,但赴凉州或需西越乌鞘岭,或需北上今景泰。以上两条道路均艰险,车行更难,并非周秦时代从中原通往西域的车行大道。现学术界所说的法显、张骞等人出陇西经榆中、兰州(或青海)至武威、张掖的各条道路,作为人畜行道,都是存在的,可行的,但作为车马大道,均属各家以今公路走向为基础的推测路线,实无古代车马大道资料为凭证。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