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九章现对王维《使至塞上》诗中的历史地名予以考证。   “居延”。唐玄宗时期,唐朝西部的吐蕃势力延伸到陇右及河西走廊一带,切断了唐王朝与西域各国的交往,与漠北的突厥一起成为唐朝西北边防的威胁。河西节度使治凉州(今武威),凉州是唐代中原地区与西域各国交往的必经之路。《旧唐书·地理志》载:“上元(公元674年)年后,河西、陇右州郡,悉陷吐蕃。大中、咸通(公元847年~873年)之间,陇右遗黎,始以地图归国,又析置节度。”唐高宗上元(公元674年)年前后,吐蕃东进河西、陇右,至唐肃宗上元(公元760年)以后,河西、陇右州郡,悉陷吐蕃。开元二十四年(736年)秋,崔希逸以右散骑常侍的身份接任牛仙客(675年~742年)为河西节度使。《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吐蕃传》载:“其年(开元二十四年),吐蕃西击勃律,遣使来告急。上使报吐蕃,令其罢兵。吐蕃不受诏,遂攻破勃律国,上甚怒之。”《新唐书·本纪第五·玄宗》载:“(开元)二十五年三月……河西节度副大使崔希逸及吐蕃战于青海,败之。”对唐与吐蕃的这次战事,《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上·吐蕃上》有详细记载:“时散骑常侍崔希逸为河西节度使,于凉州镇守。时吐蕃与汉树栅为界,置守捉使。希逸谓吐蕃将乞力徐曰:‘两国和好,何须守捉,妨人耕种。请皆罢之,以成一家岂不善也?’乞力徐报曰:‘常侍忠厚,必是诚言。但恐朝廷未必皆相信任。万一有人交构,掩吾不备,后悔无益也。’希逸固请之,遂发使与乞力徐杀白狗为盟,各去守备。于是吐蕃畜牧被野。俄而希逸傔人孙诲入朝奏事,诲欲自邀其功,因奏言‘吐蕃无备,若发兵掩之,必克捷。’上使内给事赵惠琮与孙诲驰往观察事宜。惠琮等至凉州,遂矫诏令希逸掩袭之,希逸不得已而从之,大破吐蕃于青海之上,杀获甚众,乞力徐轻身遁逸。惠琮、孙诲皆加厚赏,吐蕃自是复绝朝贡。希逸以失信怏怏,在军不得志。”(开元)二十五年崔希逸大破吐蕃于青海,同年王维奉命赴西北边塞慰问战胜吐蕃的将士,他在行程中写下了《使至塞上》这首诗。从《旧唐书·吐蕃上》对唐与吐蕃的这次战事记载看,(开元)二十五年(737年)王维奉命赴西北边塞慰问战胜吐蕃的将士时,唐与吐蕃的边防在凉州(武威),当时,“吐蕃与汉树栅为界”,双方还在边界设置有“守捉使”,凉州以西属吐蕃占领区。现学术界考证说,王维《使至塞上》这首诗中的“居延”在今甘肃张掖县西北内蒙古自治区阿拉善盟额济纳旗北部。据新、旧《唐书》记载,河西节度使治凉州(今武威)。凉州西至张掖约500里,张掖西北至“居延”还有1000里左右 ,这样,“居延”还在凉州西北约1500里。在这种情况下,王维“过居延”干什么?他“过居延”慰问谁?所以,王维《使至塞上》诗中的“居延”肯定不是今甘肃省张掖县西北内蒙宁古阿拉善盟额济纳旗东南17公里的“居延城”,而是位于今宁夏夏中卫市中宁县古城乡的“居延置(汉眴卷县故城)。   “属国”。汉唐以来,以后仍旧保留其原有国号,以“属国”大吏保护,和平共处。对于受其他民族侵凌无立足之地的边外民族,则内迁至沿边内地安置,对其酋领封以官爵,待之,谓之“属国”或“羁縻州”。《汉书秋,匈奴昆邪王杀休屠王,并将其众,以处之”。颜师古注曰:“凡言属国者,存其国号而属汉朝,故曰属国。”《汉书·地理志》安定郡条载:“三水(县),属国都尉治,有盐官”。三水县即今宁夏同心县,其西境古属媪围县。《续汉书·郡国志》载:“凉州有张掖、居延属国。”《突厥史》载:粟特人原居地在中亚,河中康、安、米、史、曹、何等国皆其所建。颉利可汗政权灭亡后,随东突厥部落南徙降唐。唐朝将他们安置在灵州南界,建置羁縻州。《元和郡县志·卷四》载:“初,调露元年(679年),于灵州南界置鲁、丽、含、塞、依、契等六州,以处突厥户,时人谓之六胡州。”《旧唐书·卷一九四上·突厥传》载:“默啜者,骨咄禄之弟也……自立为可汗。长寿二年(693年)率众寇灵州,杀掠人吏。则天遣白马寺僧薛怀义为代北道行军大总管,领十大将军以讨之。既不遇贼,寻班师焉。……则天(624年~705年)寻遣使册立默啜为特进、颉跌利施大单于、立功报国可汗……咸亨中(公元670年~673年),突厥诸部落来降,附者多处之丰、胜、灵、夏、朔、代等六州,谓之降户”。《旧唐书·卷一百九十六·吐蕃上》载:“咸亨元年四月,诏以右威卫大将军薛仁贵为逻娑道行军大总管,左卫员外大将军阿史那道真、右卫将军郭待封为副,率众十余万以讨之。军至大非川,为吐蕃大将论钦陵所败,仁贵等并坐除名。吐谷浑全国尽没,唯慕容诺曷钵及其亲信数千帐来内属,仍徙于灵州。”《新唐书·列传第一百四十三·沙陀传》载:元和三年(公元808年),沙陀部众在其酋长朱邪尽忠的率领下,他们沿河西进入陇西,“旁洮水,奏石门,转斗不解,部众略尽,尽忠死之”。最后剩下“二千骑、七百杂畜、橐它千计”,在其妻朱邪执宜的率领下,终于抵达今宁夏灵武,“款灵州塞,节度使范希朝以闻,诏处其部盐州,置阴山府,以执宜为府兵马使。”这里的“款灵州塞”,就是到灵州长城下归顺唐朝。唐朝在灵州地区建置了许多这样的“属国”。   居延属国。中卫黄河北岸西部、香山部分地区汉唐时期地属凉州。《后汉书·郡国志》载,东汉时媪围县(在今中卫香山)、鹯阴县(今靖远县及其毗邻境)、祖厉县(今会宁县及其毗邻境)属武威郡管辖,武威古称凉州,中卫部分地区属凉州。《旧唐书·地理志》载:“吐浑部落、兴昔部落、阁门府、皋兰府、卢山府、金水州、蹛林州、贺兰州,已上八州府,并无县,皆吐浑、契苾、思结等部,寄在凉州界内。”《新唐书·突厥传》载:唐高宗时,“始置单于都护府……瀚海都护府,领金徽、新黎等七都督,仙萼、贺兰等八州,即擢领酋为都督、刺史。”《新唐书·地理志》载:“东皋兰州,侨治鸣沙。烛龙州、贞观二十二年析瀚海都督之掘罗勿部置,侨治温池。燕山州。侨治温池。”《读史方輿纪要》宁夏中卫条载:“温池废县在卫治东南。汉北地郡富平县地。隋为弘静县地。《通典》:后魏薄骨律镇仓城在此。唐神龙初,置温池县,属灵州。广德后,没于吐蕃。大中间收复,改置威州。胡氏曰:温池县有盐池。唐大中四年,以温池盐利可瞻边陲,委度支制置,是也。宋没于西夏,县废。今卫城周七里有奇”,“燕山废州在废温池县界。唐开元初,复置六胡州,寄治灵州境。以东皋兰州寄治鸣沙宁界,而燕山、烛龙二州寄治温池界,俱突厥九姓部落所处也。详见夏灵州千户所。”由上可见,瀚海都护府之贺兰州、丝均侨治温池,“温池”即温池县,宁夏中卫地”。关于“寄在凉州界内”的理三》载,中卫“乃唐灵武郡地”,元立志》古迹条载,中卫县城遗存有“大元至正八年(公元1348年)”重修应理州公署的一块石碑,府应理州达鲁花赤兼管本州诸军奥鲁管内劝农事甘州海牙”10位官员署名制立,该碑记称“应理州乃贺兰之故境”,即中卫乃是贺兰州之故境。贺兰州又“寄在凉州界内”,中卫部分地区自在凉州境内。《续汉书·郡国志》载:“凉州有张掖、居延属国”。中卫自汉唐以来,地属凉州媪围县、温池县、贺兰州及灵州鸣沙县之故土,唐代在今中卫境内侨治过来自河西、漠北的贺兰州、烛龙州、燕山州等属国,从居延地区徙治而来的其他属国亦在其中。所以,唐代中卫境内有居延属国是有其历史渊源的。王维《使至塞上》诗中所过的居延属国,应是唐初侨治在今中卫境内的燕然州、贺兰州、烛龙州、燕山州等属国,概称之为居延属国,而不是今甘肃省张掖县西北内蒙古阿济纳旗的汉居延县。   萧关。萧关有汉萧关与唐、宋萧关之分,汉萧关与唐、宋萧关虽不在一处,但都在清水河道上。   汉萧关在今宁夏固原北境固原长城附近。《史记·卷一一〇·匈奴列传》载:“汉孝文皇帝十四年,匈奴单于十四万骑入朝那萧关,杀北地都尉卬,虏人民畜产甚多,遂至彭阳。”《汉书·武帝纪》载:“四年冬十月,行幸雍,祠五畤。通回中道,遂北出萧关,历独鹿,鸣泽,自代而还,幸河东。”《史记·卷一百九·李将军列传》载:“孝文帝十四年(公元前166年),匈奴大入萧关,而广以良家子从军击胡,用善骑射,杀首虏多,为汉中郎”。《元和郡县志》载:“关内道原州平高县:萧关故城在县东南三十里。”《清一统志》载:“甘肃平凉府:萧关在固原县东南。”萧关为西汉雄关,李广为西汉名将,匈奴入侵“朝那萧关,……遂至彭阳。”可知萧关与朝那塞皆在汉朝的同一道长城防线上。所以,李广抗击匈奴的萧关所在,当在朝那塞沿线。关于西汉萧关的具体位置,班固注释说:“应劭曰:回中在安定,高平有险阻,萧关在其北。”高平即西汉高平县治,亦即老固原县城,在今固原城关。高平之“险阻”,或长城,或萧关之类的山险关隘,至少应在老固原县城北面,方可阻扼匈奴南下高平县城;若高平之“险阻”“萧关”在今固原城东南的瓦亭、弹筝峡(今三关口)、陇山关、开城地区,则包括高平县治(老固原县城)在内的大半个固原县都被抛弃在“险阻”“萧关”的北面了,那么,瓦亭、弹筝峡(今三关口)、陇山关、开城地区的“萧关”是阻扼从中原北上的汉军呢,还是阻扼从从漠北南下的匈奴呢?假若“萧关”真建于老固原县城东南的瓦亭、弹筝峡(今三关口)、陇山关、开城地区,要此“险阻”“萧关”何用?班固、应劭都说萧关在高平(老固原县城)之北,萧关的这个位置、方向与汉武帝“北出萧关”的位置、方向完全一致。班固、应劭是汉代人说汉代萧关位置,所以,汉代萧关位置当从班固、应劭说,在今老固原县城北面的固原长城(朝那塞)附近。清水河是历史上进出固原的军事、交通要道,西汉萧关当在从固原长城(朝那塞)附近北上清水河道的交通要道上。   唐萧关在今宁夏海原县李旺堡北清水河道附近。《旧唐书·地理志》载:“原州中都督府……萧关,贞观六年置银州,领突厥降户,寄治于平高县界地楼城。高宗时,于萧关置地犍县。神龙元年,废地犍县,置萧关县。大中五年,置武州。”“他楼城”,《水经宁注》说:“(高平)川水又北出‘秦(衍字)’长城,城在县北一十夏五里。又西北流,迳东西二太楼故城门北,丝出陇山西。”高平川水即今自南向北流经宁夏固原、中卫的清水河,固原长城后继续向“西北流”才经过城”即“他楼城”,“地楼城”疑系“他楼城”楼城必在今固原以北的海原、同心境。《新唐书载:“武州,中。大中五年以原州之萧关置。一:萧关。中。贞观六年以突厥降户置缘州,治平高之他楼城。高宗置他楼县,隶原州,神龙元年省,置萧关县。白草军在蔚茹水之西,至德后没吐蕃。”《元和郡县图志》载:“原州……萧关县,中。南至州一百八十里。本隋他楼县,大业元年(公元605年)置,神龙三年(公元707年)废,别立萧关县,以去州阔远,御使中丞侯全德奏于故白草军城置,因取萧关为名。蔚茹水,在县之西,一名葫芦河,源出原州西南颓沙山下。”《金史卷二六·地理志》载:“天会五年(公元1227年),元帥府宗翰、宗望奉诏伐宋,若克宋则割地以赐夏。及宋既克,乃分割楚、夏疆封,自麟府路洛阳沟距黃河西岸,西历暖泉堡,鄜延路米脂穀至累胜寨,环庆路威延寨逾九星原至委布谷口,泾原路威川寨略古萧关至北谷口,秦凤路通怀堡至古会州,自此距黃河,依见流分熙河路尽西边,以限楚、夏之封,或指定地名有悬邈者,相地势从便分画。”以上交界划分中涉及到的具体堡寨,金人所著《大金吊伐录·卷四》有详细记载,其中西夏南境与宋、金西北、西南的分界线是:“泾原路威川寨、贺罗川、贺罗口、板井口、通关堡、古萧关、秋山堡、绥戎堡、锹.川口、中路堡、西安州山前堡、水泉堡、定戎寨、乱山子、北谷川、秦凤路通怀堡、打乘川、征原堡、古会州自北直抵黄河,依见今流行分熙河路尽西边以限楚、夏之封。所有界至,如或指定地名城堡处所,内有出入悬邈者,相度地势,各容接连,两相从便分画。”此分界线交界之地中所列的堡寨绝大部分在《宋史·地理志》有记载,如宋萧关,《宋史·地理志》载:“萧关,崇宁四年建筑。东至葫芦河一十五里,西至绥宁堡三十里,南至胜羌砦六十里,北至临川堡一十八里”,宋萧关故址在今宁夏海原县高崖乡石峡口附近。泾原路“威川寨”在今宁夏同心县,“绥戎堡”“西安州山前堡”均在今宁夏中卫市海原县东北境 ,“水泉堡”在今甘肃靖远县水泉镇。从“古萧关”稍北向西沿今宁夏中卫市新堡子川,经“绥戎堡”“西安州山前堡”“水泉堡”到甘肃靖远县古会州(唐会州城在今靖远县北境,距黄河索桥渡不远)黄河岸边,至今还遗存有一路宋夏界堠。绥戎堡及其所辖秋山堡、锹.川口、中路堡、西安州山前堡宋夏时属西安州(今宁夏中卫市海原县西安州)管辖。《嘉靖固原州志》载:“石峡口,在红古城西五里,古尝设关,遗址犹存。”据此,宋萧关县约在今宁夏海原、同心交界处清水河附近的石峡口一带,县治应在海原高崖乡红古堡附近。《金史·地理志》《大金吊伐录》中的“古萧关”即唐萧关。关于唐萧关的位置,据《宋史·地理志》,宋萧关南至固原城二百三十六里,据《元和郡县图志》,唐萧关南至固原城一百八十里,因此,唐萧关当在海原县石峡口南五十多里的清水河道上。   王维是唐朝人,走的是清水河大道,指说的“萧关”应是唐朝地名。所以,王维出的“萧关”是海原县李旺堡北清水河附近的唐萧关而非“固原县东南”的汉萧关。唐朝时期,汉萧关早已废弃为瓦砾遗址,王维当然不会在汉“萧关逢候骑”了。   “燕然”。《后汉书·窦宪传》载:后汉永元元年,会南单于请宁兵北伐,乃拜宪车骑将军,以执金吾耿秉为副,率领各将,出鸡鹿夏塞、满夷谷、稒阳塞,与北单于战于稽落山,丝于遁走,追击诸部,遂临私渠比鞮海。千余里,刻石勒功,纪汉威德”所登之燕然山考证为今外蒙古三音诺颜部的杭爱山,说此山直宁夏北二千余里,认为王维所说的“燕然”考证王维的行程路线,《使至塞上》中的登之杭爱山。   今内蒙古阴山西段地处宁夏直北,系高阙汉长城所经。窦宪从朔方经高阙塞、鸡鹿塞、涿邪山登燕然山。据考证,高阙塞,指今阴山西段石兰计西的狼山口汉长城,鸡鹿塞,指今内蒙古磴口县西北阴山西段的汉长城。从语音上说,“燕然山”快读即为“阴山”。这些考证,亦是汉代燕然山即今阴山的佐证。后来,燕然山演变为泛指河套以北的群山,即今阴山及其支脉,也包括今宁夏、内蒙古交界的贺兰山(汉代卑移山)。唐代曾在今宁夏东南的灵武、盐池、中卫一带建置过阴山府、燕山州、燕然州,作为安置降附少数民族的羁縻州。《旧唐书·地理志》载:“灵州大都督府,隋灵武郡……(贞观)二十年,铁勒归附,于(灵)州界置皋兰、高丽、祁连三州,并属灵州都督府。永徽二年,废皋兰等三州。调露元年,又置鲁、丽、塞、含、依、契等六州,总为六胡州。开元初废,复置东皋兰、燕然、燕山、鸡田、鸡鹿、烛龙等六州,并寄灵州界,属灵州都督府。天宝元年,改灵州为灵武郡。至德元年七月,肃宗即位于灵武,升为大都督府。乾元元年,复为灵州。”同书还说:“朔方节度使,捍御北狄,统经略、丰安、定远、西受降城、东受降城、安北都护、振武等七军府。朔方节度使治灵州……经略军理灵州城内……丰安军,在灵州西黄河外百八十里……定远城,在灵州东北二百里黄河外……西受降城,在丰州北黄河外八十里……安北都护府,治在中受降城黄河北岸……东受降城,在胜州东北二百里……振武军,在单于东都护府城内……”朔方节度使屯守的上述地区,正是今宁夏中卫卫宁北山、贺兰山、内蒙古阴山一线的汉长城。据《旧唐书》《新唐书》,公元647年,原铁勒诸部改为燕然都护府,下属六个都督府、七个州。公元663年,燕然都护府迁往回纥,改为瀚海都护府。由此可知,《使至塞上》的“燕然”是指“燕然州”而非燕然山(今外蒙古杭爱山)、燕然都护府。唐代设置于今宁夏灵州的“燕然州”“燕山州”“阴山府”,其得名于古朔方(今宁夏)直北的古燕然山(今阴山)。   燕然州。《旧唐书·地理志》载:“燕然州寄在回乐县界,突厥九姓部落所处。户一百九十,口九百七十八。”《新唐书·卷四三下·志第三三下》载:“燕然州,以多滥葛部地置。初为都督府,及鸡鹿、鸡田、烛龙三州,隶燕然都护。开元元年来属,侨治回乐。鸡鹿州,以奚结部置,侨治回乐。鸡田州,以阿跌部置,侨治回乐。东皋兰州,以浑部置。初为都督府,并以延陀余众置祁连州,后罢都督,又分东、西州,永徽三年皆废。后复置东皋兰州,侨治鸣沙。烛龙州,贞观二十三年析瀚海都督之掘罗勿部置,侨治温池。燕山州,侨治温池。”回乐县,后周置,本汉富平县地(《太平寰宇记》)。《旧唐书·地理志》载:“灵州大都督府,隋灵武郡。武德元年,改为灵州总管府,领回乐、弘静、怀远、灵武、鸣沙五县。二年,以鸣沙县属西会州。”关于回乐县的分置沿革,同书说:“回乐,隋县,在郭下。武德四年,从回乐县分置丰安县,属回州……贞观四年,于回乐县置回、环二州,并属灵武都督府”,这就是说,武德四年,从回乐县中划分建置了丰安县,属回州管辖。贞观四年,又宁从回乐县划分建置了回、环二州。《旧唐书·地理志》说,“鸣沙,夏隋县。武德三年,置西会州,以县属焉。贞观六年,丝州。九年,废环州,县属灵州。神龙二年(706年),城”,这就是说,贞观六年,见,丰安县、环州俱是从回乐县中划分建置的。也就是说,县的地盘上先后建置过西会州、环州,安城”,即今宁夏中卫城。这样,丰安县、中卫市辖境包括了从回乐县(今吴忠市)划分出的丰安县(原中卫县)和在鸣沙县(原中卫县和今中宁县)地盘建置的环州(西会州,地属鸣沙县)。鸣沙县、回乐县、丰安县、环州均属灵州,唐代通往凉州的萧关道(清水河道)自南向北从鸣沙县(丰安县、环州)穿越而过,王维路经的“燕然州”当在回乐县(今吴忠市)西南鸣沙县萧关道(清水河道)两侧。“汉居延县故城(汉眴卷故城)”在今中卫市清水河西岸的古城乡。《旧唐书》的记载证实,寄治于唐灵州回乐县界的“燕然州”,建置于开元年间,安置的是“突厥九姓部落”。《武经总要·前集卷十九·西蕃地里》载:“温池,唐神龙年置县,县侧有盐池。唐洎五代,节度使兼领温池榷盐事。开元初,置燕然、烛龙二州,寄治温池界,并九姓突厥部落。”郑樵《通志》考证,温池县即原中卫县。此时,正值王维奉唐玄宗之命赴西北边塞慰问战胜吐蕃的将士,于是,他在诗中记述了“都护在燕然”这件事。所以,将王维诗中的“燕然”考证到后汉车骑将军窦宪大破北单于,刻石纪功处的燕然山 (今外蒙古杭爱山)是没有根据的,因为此地已非唐境,王维是去不了的。   综上所考,王维《使至塞上》记行中涉足的几个地名以今地言之:   居延,指先秦朐衍戎居住之地,“汉居延县故城”即其遗踪,居延汉简“驛置道里簿”“高平”之北的第二个驿置“居延置”位于此地即其明证。汉“眴卷”县系“朐衍”戎、“居延”人之音变音讹,“汉居延县故城”在今宁夏中卫市黄河南岸清水河西岸的眴卷县故城(今中宁县古城乡)。   属国,指汉唐安置或内迁至长城内外的归附民族,或存其国号,或封其官爵,以属国对待之。中卫自汉唐以来,部分地区系凉州媪围县、温池县、贺兰州及灵州鸣沙县之故土,汉唐在今中卫境内侨治过来自河西、漠北的燕然州、贺兰州、烛龙州、燕山州等属国。媪围县曾为汉属国都尉治。   居延属国,指安置或内迁至今宁夏中卫市黄河南岸“汉居延县故城”所在地区的燕然州、贺兰州、烛龙州、燕山州等属国,概称之为居延属国。   萧关,指唐萧关,唐萧关县域在今宁夏海原、同心清水河流域,其县治应在海原县李旺堡北清水河道附近。   燕然,指燕然州,与鸡鹿、鸡田、烛龙三州俱隶燕然都护,其中烛龙州贞观二十三年侨治今宁夏中卫,故今宁夏中卫唐代亦隶属燕然都护管理。   从上述地名的地理方位看王维《使至塞上》一诗记述的交通路线。根据以上考证,王维《使至塞上》诗中的地名,均位于从高平(今宁夏固原)沿清水河大道经萧关(今宁夏海原县李旺堡北)至居延属国(中卫河南地区)的历史古道上。以此观之,王维沿着清水河大道(经海原、同心、中宁、中卫的汉唐国道)乘行在居延属国(宁夏中卫河南地区)的土地上,在萧关(海原县李旺堡北)遇到了候骑(侦察兵),方知都护在燕然州(今中卫市)。正是走在这条历史古道上,王维才写出了与这条古道的历史环境、自然环境极为贴切的感受与景观:他站在河边北望旷宁野,沿黄河北岸的贺兰山、卫宁北山汉长城耸立眼前,唐朝将士夏调动屯守在汉长城一线,雁阵翱翔北飞,丝苍穹,于是他咏出了“征蓬出汉塞,处是浩瀚无际的沙海,一座座高耸的烽燧,云天的报警狼烟,极目黄河,落日浑圆,的河水一样苍凉,于是他咏出了“大漠孤烟直”,“长河落日圆。”   王维走的这条道路是从长安傍泾水越陇山至高平,从高平沿清水河至古灵州渡河,道路全程分为高平道(从长安出发—沿回中道—至固原)、萧关道(从固原出发—沿清水河—经海原萧关—至中卫黄河九渡)、河西道(从中宁古灵州出发—沿河西走廊—至武威、敦煌以西)三段。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