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八章唐代长安至河西的丝绸之路   唐代长安至河西的丝绸之路记载明确,从长安出发,沿泾水经回中道抵达高平,再由高平道沿清水河北上萧关道。香山是长安至河西的丝绸之路必经之地。   唐代大诗人王维《使至塞上》一诗便是对丝绸之路必经香山的具体验证。王维在《使至塞上》的纪行诗中说:   王维(公元701年~761年),字摩诘,原籍太原祁(今山西祁县境)人,唐代杰出画家、诗人。开元二十五年(公元737年)三月,王维奉唐玄宗之命,赴西北边塞慰问战胜吐蕃的将士,他在这首诗中记述了自己的行程路线与所见所感。   从王维在记行中写到的“边(塞)”“属国”“居延”“汉塞”“胡天”“大漠”“长河”“萧关”“燕然”这些地名及环境看,王维确实是行进在唐朝的边塞地区。要考证王维在这首诗中写到的地名方位,首先必须知道王维时代唐朝的边防所在。   唐朝自建立起,便与突厥、吐蕃和战无常,军队进退靡定,边防移动较大。鼎盛时,唐安西都护府羁縻西域三十六国,河西、陇右置使节度之,但其边塞内外的对抗势力、属国、羁縻府州,对道路交通也多有障碍。从7世纪中叶到8世纪中叶一百年间,唐朝大致以今青海省东北部黄河为界;从8世纪中叶到9世纪中叶一百年间,西界东移至六盘山、陇山一线。在边界两侧,双方设栅立卡,驻军戍守,中间隔置缓冲地带。   唐朝的北部边防。唐初,河套以北与突厥隔河而治。宁夏河东秦昭王长城被称之为“灵州塞”,是唐与突厥的疆域界标。唐高祖李渊与东突厥始毕可汗以榆中地交换五原地的谈判反映了这一点。据《旧唐书·卷一九五·突厥传》《新唐书·卷二一五·突厥传》载:“隋五原太守张长逊以所部五城附虏”,先称臣于始毕可汗,后又请求率部降唐。李渊提出以“废丰州,并割榆中地”作为与始毕可汗交换五原地的条件;始毕可汗满口答应,接受榆中地划归东突厥,交割五原地归唐。双方交换成功以后,突厥部落处罗子郁射设以所部万帐入处河南,“以灵州为塞。”突厥始毕可汗对此非常满意,还给唐朝“赠名马数百匹,遣骨吐禄特勤随琛贡方物,高祖大悦”(《册府元龟·卷六五三》)。所谓以“灵州为塞”,即唐朝以隋朝在灵州境内所维修加筑的古代长城作为边防长城。这道长城,即是遗存于今宁夏灵武、盐池境内的河东秦宁昭王“拒胡”长城。《新唐书·卷二一七·薛延陀传》载:“灵州道夏行军总管李大亮众四万,骑五千,丝求与突厥平。帝(唐太宗)曰:专之,有辄相掠,诛不赦。”由此可知,陀管制,大漠以南、灵州以北为南突厥管制,唐朝以“灵州为塞”,即唐朝以后世所谓延绥长城一线为边防。   唐朝的西北部边防。《龙筋风髓判元698年),突厥暾欲谷南侵以后,略。为防止胡人南下,胡马南牧,将军季任状称:“于蔚州飞孤口累石墙,灌以铁汁,一劳永逸,无北狄之忧。”又议:“削橛于塞上,使数千里布满竹钉,以刺突厥马蹄。”将军宋敬状称:“差州兵上下数千里,推砸河冰。”中郎将田海请求“沿旧长城开堑,东至东海,西至临洮,各阔十步,深三丈。”田海所说的“东至东海,西至临洮”的“旧长城”,就是当时遗存于世的秦皇长城。据《资治通鉴·卷二○九》载:景龙二年(公元708年),“初,朔方军与突厥以河为境……时默啜悉众西击突骑施,仁愿请乘虚夺取漠南地,于河北筑三受降城,首尾相应,以绝其南寇之路。太子少师唐休璟以为:两汉以来,皆北阻大河,今筑城寇境,恐劳人费功,终为虏有。仁愿固请不已,上竟从之。”由此可知,武则天时代,唐朝是以临洮、榆中、并河以东、北河一线的秦皇长城为其西北部边防。   唐朝的西部边防。《全唐文·卷二八四·敕河西节度牛仙客书》说:“敕河西节度使牛仙客……河西节度内发蕃汉二万人,取瓜州比高同伯帐路西入;仍委卿简择骑将统率,仍先与西庭等计会,克日齐入。比已敕朔方军西受降城、定远城、及灵州,兼取大家子弟,并丰安、新泉等军,共征二万……凡此诸道徵发,并限十二月上旬齐集西庭等州,一时讨袭。时不可失,兵贵从权,破虏灭胡,必在此举,卿可火急支计,无失便宜。”唐朔方军驻防的西受降城、定远城、灵州、丰安城、新泉军城,正是从今内蒙高阙长城、宁夏贺兰山长城,中宁、中卫北山长城至中卫西部长流水、营盘水一线的汉长城。唐代著名诗人张籍(约公元767年~830年)的凉州词《泾州塞》写道:“行到泾州塞,唯闻羌戍鼙。道边古双堠,犹记向安西。”安史之乱后,今宁夏固原以北至中卫地区及包括河州在内的陇右诸州陆续为吐蕃侵占,安西和凉州尽入吐蕃手中,固原以北的“丝绸之路”亦为吐蕃控制。张籍在记咏从长安(今西安)到安西(今新疆库车、喀什、和田等地)的“丝绸之路”时说道:走到今宁夏固原长城(泾州塞)时,就只能听到羌人的戍鼙声了,在走往安西的古道旁边,耸立着的那两个烽堠,还应该记得过去通向安西的“丝绸之路”是多么的繁忙!张籍对唐疆沦陷,“丝绸之路”受阻,今不如昔的感慨颇深!张籍在这里所说的“道边古双堠”是指“丝绸之路”的汉长城烽堠。这两个烽堠的位置所在,应是确指今中卫市小红山北面双墩梁上的这两座烽燧。因为唐代穿越固原长城,沿清水河从古灵州鸣沙县(今中卫市)渡过黄河通往古凉州的“丝绸之路”,走的正是从今中卫市到武威的凉州古道。唐德宗建中四年(公元783年),诏陇右节度使张镒与吐蕃相尚结赞等盟于清水,唐朝“所守界”,“泾州西至弹筝峡西口……蕃国守镇在兰渭原会,西至临洮……其黄河以北,从故新泉军直北至大碛,直南至贺兰山骆驼岭为界”。“故新泉军”即今中卫长流水唐代古城,“骆驼岭”即今中卫迎水镇北的内蒙古骆驼山。从唐代驻军古城长流水沿凉州古道西行,经头道墩、二道墩、双墩梁烽燧即至老营盘水长城。双墩梁烽燧、老营盘水长城原系汉代长城烽燧,唐朝以之作为唐宁军驻防吐蕃的“守界”要塞。现存双墩梁上的这两个古烽燧,一夏大一小,大者应为汉烽堠,小者当属唐补建。因为此地为唐蕃分丝界关防,所以在同一地点才有两个烽堠之建制。这两个烽堠是唐蕃分界的标志,在当时是很有名的,之为“古双堠”,此“古双堠”也恰在这条边。从唐灵州鸣沙县(今中卫市)沿凉州古道走安西, 的第一关就是小红山北面双墩梁上的这两座烽燧,唐称“古双堠”。唐德宗时代,过了双墩梁上的的通往安西的“絲绸之路”了。卢汝弼系晚唐诗人。他在《和李秀才边庭四时怨》中写道:“朔风吹雪透刀瘢,饮马长城窟更寒。半夜火来知有敌,一时齐保贺兰山。”卢汝弼的诗告诉人们,唐代贺兰山不仅有古代长城、烽燧,而且还有驻防古代长城烽燧的将士、兵马,当时的贺兰山古长城仍起着保卫唐朝西部边疆的作用。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