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从上述地名的方位看“阳武下峡”之战的的军事路线:   “阳武下峡”之战的全过程。赫连勃勃率军自南凉西北境的杨非(在今甘肃永登县西)南下攻至支阳(在甘肃今永登县南),杀伤南凉万余人,驱掠其人口二万七千、牛马羊数十万而东还。赫连勃勃东还的军事路线是自河西走廊向东,越过万斛堆(今宁夏中卫沙坡头地区)抵达中卫黄河北岸的古灵州(今宁夏中卫市黄河北岸)后,从“黄河九渡”南渡黄河,沿清水河东返统万城(今陕西靖边县白城子)。根据赫连勃勃东还的这一军事路线,南凉大将焦朗对禿发傉檀建议说:赫连勃勃率领的军队抢掠了许多财产(抄掠之资),人人思归(思归之士),如果我们追至支阳(今永登县南)与其决战,赫连勃勃的军队为了保护所得,定会“人自为战”,我军很难与之争锋(难与争锋)。我们不如从“温围水(今清水河)”道北渡黄河(不如从温围北渡),直趋“万斛堆”(今中卫沙坡头地区)对其进行截击,我军以黄河为险阻(阻水)结营屯守,在万斛堆卡住其渡河东返统万城的咽喉地带(制其咽喉),对其进行截击,这是“百战百胜之术也”。对焦朗的建议,禿发傉檀的另一大将贺连坚决反对,主张对赫连勃勃“宜在速追”,即尾随其后,进行追击。禿发傉檀采纳了贺连的建议,决定对赫连勃勃从“阳武下峡”之路进行追击。赫连勃勃得知禿发傉檀对自己进行“追击”的战术后,便在禿发傉檀追兵必过的“阳武下峡(黄河始入黑山峡的今靖远县大庙渡)”凿开黄河冰凌埋入车辆再让其重新冰冻,堵塞追兵必经的道路。当禿发傉檀的大军追至“阳武下峡”时,赫连勃勃回军反击(勒众逆击),禿发傉檀大败,仅率数骑而逃,几乎被赫连勃勃俘获。   赫连勃勃的进军与撤军路线。从赫连勃勃“自杨非至于支阳”进行攻掠、南凉大将焦朗建议“不如从温围北渡,趣万斛堆,阻水结营,制其咽喉”的记载看,赫连勃勃西进的军事路线走的是从统万城通往凉州(今武威)的历史古道:即从统万城至灵州地区北渡黄河踏上通往凉州(今武威)的历史古道,经今宁夏中卫城区,翻越“万斛堆(今沙坡头地区)”,沿长流水、甘塘、营盘水进入今甘肃景泰县,从永登县的“杨非”至“支阳”进行攻掠;赫连勃勃东还的撤军路线是从原路返回,即从永登县的“支阳”东返,经景泰县进入营盘水、甘塘、长流水、万斛堆、中卫城区,从古灵州南渡黄河返回“岭北(指统万城)”。   南凉大将贺连向禿发傉檀建议的追击路线。从赫连勃勃“乃于阳武下峡凿凌埋车以塞路”的记载看,禿发傉檀是率军从陇西沿今宁夏海原、中卫香山、甘肃靖远通往河西的历史古道,从黑山峡入口处的阳武下峡(靖远大庙渡)西渡黄河追击赫连勃勃。但他万万没有想到,赫连勃勃得知他从该路西渡黄河追击的情报后,便在禿发傉檀大军必渡的黑山峡入口处阳武下峡渡口(靖宁远大庙渡)“凿凌埋车以塞路”,将阳武下峡渡口堵死,致使禿发夏傉檀的追兵无法渡河,赫连勃勃乘机展开反攻,丝军迎头痛击,使之大败而逃。   南凉大将焦朗向禿发傉檀建议的截击路线。从焦朗建议如从温围北渡,趣万斛堆(今宁夏中卫沙坡头),咽喉”的记载看,焦朗的截击路线是从温围斛堆”,这条路线,只有“北渡”黄河才能黄河段,具备“北渡”黄河“趣万斛堆”在东西流向的宁夏中卫至青铜峡这一黄河段。该段黄河正是后晋供奉官张匡业使于阗“自灵州过黄河”的所在地,也正是古灵州元代“黄河九渡”所在地。该段黄河的北岸是“万斛堆”;南岸是温围水(即蔚茹水,今清水河)入河口。焦朗建议“从温围北渡,趣万斛堆,阻水结营,制其咽喉”,就是建议禿发傉檀从陇西的南凉本土沿清水河道北渡黄河直趋“万斛堆”,在万斛堆“阻水(以黄河为险阻)结营(驻军屯守,以逸待劳)”,这就卡住、截断了赫连勃勃的东还“岭北(指统万城)”的交通要道,将赫连勃勃的大军困死在“万斛堆”以西的沙海中。“万斛堆”古称“沙关”,焦朗的截击路线确为高招。   综上考述,今宁夏清水河秦汉之前称“烏水”,汉代因“乌水”流经高平城,“乌水”亦称“高平川水”,魏晋十六国称“温围水”,北魏称“若水”,唐宋称“蔚茹水”,亦名葫芦河,明清称“清水河”。“阳武下峡”之战中的“温围水”即今宁夏“清水河”,焦朗建议的“不如从温围北渡”即是沿“清水河”北渡黄河,“驿置道里簿”中的媪围驿在今宁夏海原县黑城附近。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