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章枸杞菖蒲酒   《备急千金要方》载:治缓解风四肢不随,行步不正,口急及四体不得曲伸。枸杞根一百斤,菖蒲五斤。上二味细剉,以水四石,煮取一石六斗去滓,酿二斛米。酒熟稍稍饮之。   枸杞地黄酒(原名枸杞酒)   《千金要方》载:补益精血,乌黑须发,洁白肌肤,使行动轻捷,兼治妇女带下。枸杞子三斤,生地黄汁三升。于十月壬癸日,面东采枸杞子,先以好酒二升,于瓷瓶内,浸二十日,开封后再放人地黄汁,不犯生水,同浸,勿搅之,用纸三层封口,至立春前三十日开瓶。空腹温饮一盏。勿食芜荑、葱。   《千金月令》载:二月二日取枸杞煎汤晚沐,令人光泽,不病不老。   唐代,枸杞的益寿延年作用深入人心,服食枸杞在达官贵人、文士名流中尤为盛行。   答窦拾遗卧病见寄   包佶   【注释】包佶,天宝六年及进士第。历任秘书监、御史中丞,充诸道盐铁轻货钱物使。唐代诗人。   唐代兵部尚书刘松石著有《保寿堂方》一书,其中收载了一则枸杞滋补药方,方名“地仙丹”: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并阴干,用无灰酒浸一宿,晒露四十九昼夜,待干为末,炼蜜丸,如弹子大,每早晚各用一丸,细嚼,以隔夜百沸汤下,久服可轻身不老,令人长寿。昔有异人赤脚张,传此方于猗氏县一老人,服之寿百余,行走如飞,发白反黑,齿落更生,阳事强健。   陈子昂(约659~700年)是唐代著名文学家、诗人。他博览群书,24岁举进士,官至麟台正字,后升右拾遗。陈子昂当官直言敢谏,作诗刚健质朴,激情昂扬,对唐代及后世诗歌影响巨大。   陈子昂家境富裕,其家族深知枸杞的养生保健、益寿延年功用,世世代代服食枸杞已成为其饮食习惯。陈子昂遵循其家族服食枸杞的养生习惯,在家时就经常服食枸杞。武则天垂拱二年(686年),陈子昂随左补阙乔公(乔知之)的军队从回中道(即高平道,今宁夏清水河道)翻越陇山(今宁夏六盘山),经中卫香山地区进入河西走廊,抵达张掖河,驻军河州(今甘肃省临夏地区)。陈子昂因随军而行,经常服食枸杞的习惯不得已而中断,但他还非常想继续服食枸杞。恰在此时,有一驻守河州的戍卒向陈子昂推荐了当地产的枸杞,陈子昂高兴至极,他笑着说:“我开始时以为与您(指枸杞)告别了,没想到在这里又见到了您(指枸杞),这难道不是神明对我特别好的恩赐吗!这是神明想扶持我长寿啊”!于是,陈子昂就将枸杞子的养生保健、益寿延年功用告诉了乔公。与陈子昂同住在一个旅馆的王仲烈听到此消息后也非常高兴,他与乔公心甘情愿地吃了半个月的枸杞子。这时,有一个并不认识枸杞为何物的人,却自称懂药,对王仲烈说你们吃的是“白棘”果,不是枸杞果,你们吃错了。王仲烈也说:它的味道太甜了,我也感到奇怪,果然如此!王仲烈将此事告诉了乔公,乔公讥讽陈子昂不认识枸杞,还写了首《采玉篇》讽刺陈子昂把石头当成了宝玉。陈子昂心中明白,他们吃的果子肯定是枸杞子,之所以发生将真枸杞子错当成假枸杞子这样的事,是因为“我们四人中唯有我一人认识枸杞而他们三人不认识枸杞”的原因导致的。就因为王仲烈、乔公等三人把河州真枸杞字错当成假枸杞子这件事,陈子昂还专门写了首《观荆玉篇并序》回赠对方,发出了很深的感慨。   后来,陈子昂因权臣罗织罪名冤死狱中。但陈子昂没有想到,他为河州枸杞鸣冤叫屈的《观荆玉篇并序》如同他的《登幽州台歌》一样流芳千古。   附:陈子昂《观荆玉篇并序》《赠赵六贞固》   观荆玉篇并序   丙戌岁,余从左补阙乔公北征。夏四月,军幕次于张掖河。河州草木,无他异者,惟有仙人杖,往往丛生。幽朔枸地寒,与中国稍异。予家世好服食,而息意兹味。戍人有荐嘉蔬者,曰:始者与此君别,欲扶吾寿也。因为乔公昌言其能。舍,闻而大喜。甘心食之,能知药者,谓乔公曰:此白棘也,疑。亦曰:吾怪其味甘,作采玉篇,谓宋人不识玉而宝珉石也。予心知必是。犹以独见之故,被夺于众人,乃喟然而叹曰:嗟乎!人之大明者目也。心之至信者口也。夫目照五色,口分五味,玄黄甘苦,亦可断而而惑矣。而路傍一议,二子赠疑,况君臣之际,朋友之间乎?自是而观,则万物之情可见也。感采玉咏,而作观玉篇以答之,并示仲烈。讥其失真也。   赠赵六贞固   近年,我在香山及河西考察岩画、长城时,在旷野或山村中经常见到陈子昂所吃的这种枸杞,当地群众叫白刺。白刺野生,无人修剪,刺丛茂盛,枸杞红艳,我也摘吃,味道甘醇。中卫、中宁的枸杞园子,历史上就叫刺(茨)园子、杞园子,种枸杞的农民也叫刺(茨)农。   宋代,枸杞亦被列入长寿饮食。宋代《图经本草》的作者宋颂说:枸杞的“茎、叶及子,服之轻身益气”,“世传蓬莱县南丘村多枸杞,高者一、二丈,其根蟠结甚固。故其乡人多寿考,亦饮食其水土之品使然耳。润州州寺大井旁生枸杞,亦岁久。故土人目为枸杞井,云饮其水甚益人。”   北宋《云笈七签》载:十一日,取枸杞煎汤沐浴,令人不老不病。二十三日沐,令发不白。二十五日沐,令人寿长。   北宋《证类本草》载:圣惠方枸杞子酒,主补虚,长肌肉,益颜色,肥健人,能去劳热。用生枸杞子五升,好酒二斗,研搦勿碎,浸七日,漉去滓饮之。初以三合为始,后即任性饮之。   次韵正辅同游白水山   苏轼   南宋周守忠(约1208年前后在世)《养生杂纂》载:采枸杞子红熟者,去蒂,水洗净,沥干,砂盆内研烂,以细布袋盛,漉去渣,沉清一宿,去清水。若天气稍暖,更不待经宿,入银石器中,慢火煎熬成膏,不住手搅之,勿粘底,候稀稠得所,泻向新瓷瓶中盛之,蜡纸封,勿令透气。每日早朝温酒下二大匙,夜卧再服,百日身轻气壮,耳目聪明,须发乌黑。   宋代,宁夏为西夏属境。据《旧唐书·党项传》载:西夏“求大麦于他界,酝以为酒”。西夏酿酒,须经官府批准,并颁发酿酒许可证,不许“无证酿酒”“诸人不许酿酽酒、普康酒等”“国内诸人不许酿饮小曲酒”。   西夏文字中有“枸杞”二字。西夏酒曲实行官府专卖,各地设有踏曲库与卖曲库,专司酒曲的生产与榷售。   《天盛律令·卷十七·库监派遣调换门》规定,鸣沙军、官黑山、黑水等边远地区的三种踏曲库设“二小监、二出纳、一掌称、一掌斗、二监库”,如果“踏曲库每年踏曲事中不好好踏,不细细磨,粗磨致曲劣,又不依时为之等时,管事者局分大小小监、库监、出纳、局分人等一律徒二年”。《酒种种门》规定,“诸人不许私造曲”“诸人不许造小曲”。   “鸣沙军”在今宁夏中卫中宁地区,宋夏时期在这里设有专门制作酒曲的“踏曲库”,这既是宋夏时期今中卫地区大规模酿酒的直接证据,也说明今中卫地区是宋夏时期西北地区酿酒的主要地区。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