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秦汉枸杞“神仙”服食酒   枸杞从夏、商、周以来就成为人们种植、食用的珍品果实与佳酿美酒原料。古人将其鲜果封入大缸自然发酵,酿成酒后,芳香四溢,甘美味醇。枸杞作为食用以及贵重礼品赏赐于人,早见于甲骨卜辞的记载。从殷商时代已能酿造醪、醴、鬯等酒来看,秦汉时期枸杞子酿酒自在其中。   先秦时期,传说彭祖享年800岁,其故事流传极广,影响极大。据先秦文献《世本》记载:“陆终六子……其三曰篯铿,是为彭祖。彭祖者,彭城是也。姓篯名铿,在商为守藏吏,在周为柱下史,寿八百岁。”《世本》说彭祖活了800岁。屈原在《楚辞·天问》中也问:“彭铿斟雉,帝何飨?受寿永多,夫何久长?”屈原问:彭祖(彭铿)究竟吃喝的是什么食物,他能活那么久长?孔子对彭祖推崇备至,庄子、荀子等先秦思想家及《史记》对彭祖长寿事迹都有记载。晋代医学家葛洪在其《神仙传》记载彭祖“殷末已七百六十七岁,而不衰老”。据此,古人称彭祖为“神仙”,将彭祖的养生秘诀整理成《彭祖养性经》《彭祖摄生养性论》。所以,后人将长寿之人誉之为“神仙”;将养生之道,养生服食方药称之为“神仙服食方”。   秦汉前后,“神仙方士”得到了帝王的青睐。帝王渴求长生不老之药,号称“神仙方士”的术士们上山入海,为之寻求炼制。长生不老的仙药虽未找到,但“神仙方士”在总结研究医药知识、发展养生保健方面却起了承前启后、继往开来的作用。战国至秦汉时期成书的《神农本草经》,集此前中药学之大成。东汉张仲景的《伤寒杂病论》被尊为众方之祖。晋代葛洪著的《抱朴子内篇》《肘后备急方》《神仙服食药方》等医药典籍相继问世,集中了历代中医医药学在研究养生强身、医疗保健、益寿延年方面的许多精华。   《神农本草经》认为,枸杞子“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须常服枸杞。所以,枸杞在《神农本草经》中被列为中药药材“木”类药品中的“上品”,是“轻身益气,不老延年”的神仙服食药方。   《汉书·艺文志》载有汉代以前的医学典籍很多,如《黄帝内经》十八卷、《汤液经法》三十二卷、《神农黄帝食禁》七卷、《神农教田相土耕种》十四卷等等。秦汉时期以“神农”命名的许多医药书籍,虽然成书于战国至秦汉时期,记载的却是上古以来华枸夏族群的医药学知识,如《神农本草经》教田相土耕种》等等俱是如此。   在西汉淮南王刘安主持编纂的《淮南枕中记》中,杞可以轻身健体、延年益寿说成是   《淮南枕中记》说久服枸杞可以长生不老,使人活如仙”。据其记载:有一人,往河西为使,路逢一女子,年可十五六,打一老人,年可八九十。其使者深怪之,人是何人?”女子曰:“我曾孙。”服食,致使年老不能步行,所以决罚。”使者遂问女子:“今年几许?”女曰:“年三百七十二岁。”使者又问:“药复有几种,可得闻乎?”女云:“药唯一种,然有五名。”使者曰:“五名何也?”女子曰:“春名天精,夏名枸杞,秋名地骨,冬名仙人杖,亦名西王母杖。以四时采服之,令人与天地齐寿。”使者曰:“所採如何?”女子曰:“正月上寅採根,二月上卯治服之;三月上辰採莖,四月上已治服之;五月上午採葉,六月上未治服之;七月上申採花,八月上酉治服之;九月上戌採子,十月上亥治服之;十一月上子採根,十二月上丑治服之。但依此採治服之,二百日內身體光澤,皮膚如酥;三百日內徐行及馬,老者復少;久服延年,可為真人矣”。   《淮南枕中记》还说久服枸杞子可以诸疾不生,使人成为“地仙”。所谓“地仙”,亦即人间之“神仙”。据其“服枸杞,养神延年,不老仙方”记载:枸杞不限多少,常以十一月、十二月、正月采根;二月、三月采茎;四月采叶;五月、六月采花;七月、八月、九月、十月收子。以上采收者并阴干,又捣罗为散。每服二钱,以温酒调下。据称,此“服枸杞,养神延年,不老仙方”“能治一切风,久服诸疾不生,可为地仙矣”。   以上记载以神话形式宣传强调了枸杞的益寿延年作用。剥去其神话外衣,可以看出,秦汉时期枸杞已成为酿酒原料,服食枸杞及枸杞酒可“轻身益气”“养神延年”的滋补功效确已广为人知,为社会所认可。   《汉书·食货志》载:“酒者,天之美禄,帝王所以颐养天下,享祀祈福,扶衰养病,百福之会,非酒不行也。”汉代对酒的这种赞美,西汉早期散文家邹阳的《酒赋》可证:   清者為酒,濁者為醴;清者聖明,濁者頑騃。皆麴湒丘之麥,釀野田之米。倉風莫預,方金未啟。嗟同物而異味,嘆殊才而共侍。流光醳醳,甘滋泥泥。醪釀既成,綠瓷既啟。且筐且漉,載篘載齊。庶民以為歡,君子以為禮。其品類,則沙洛淥酃,程鄉若下,高公之清。關中白薄,青渚縈停。凝醳醇酎,千日一醒。哲王臨國,綽矣多暇。召皤皤之臣,聚肅肅之賓。安廣坐,列雕屏,綃綺為席,犀璩為鎮。曳長裾,飛廣袖,奮長纓。英偉之士,莞爾而即之。君王憑玉几,倚玉屏。舉手一勞,四座之士,皆若哺粱肉焉。乃縱酒作倡,傾碗覆觴。右曰宮申,旁亦徵揚。樂只之深,不吳不狂。於是錫名餌,袪夕醉,遣朝酲。吾君壽億萬歲,常與日月爭光。   从邹阳的《酒赋》看,汉代酒类品种琳琅满目,酒宴盛会杯觥交错。所谓“醴”“醪”类“濁”酒,应包括水果类酿酒。   《史记》《华阳国志》记载,西汉建元六年(公元前135年),鄱阳令唐蒙出使南越,南越人用蜀地“枸酱”酒招待他。“枸酱”酒甘美异常,唐蒙问清了它的产地及销路,回长安后上书汉武帝,建议统一西南疆域,并献上了他带回来的“枸酱”酒。汉武帝品尝“枸酱”酒后,感觉味美异常(武帝“甘枸酱”),“乃拜(唐枸蒙)为中郎将”,率兵入蜀,征服了西南夷,酒在西汉时就已名扬海内,为皇家贡品。今人戏称原始茅台。那么,酿造“枸酱”酒的“枸”   《诗经·小雅》载:“南山有杞”“枸”两字,《神农本草经》载:枸杞枸忌,一名地辅。生平泽。吴普曰:枸杞,览)名医曰:一名羊乳,一名却暑,常山,及诸邱陵阪岸,冬采根,春夏采叶,秋采茎实,阴干。案说文云:继,枸杞也。杞,枸杞也;广雅云:地筋,枸杞也;尔雅云:杞,枸;郭璞云:今枸杞也;毛诗云:集于苞杞;传云:杞,枸也;陆玑云:苦杞秋熟,正赤,服之轻身益气;列仙传云:陆通食橐卢木实;抱朴子仙药篇云:象柴,一名托卢,是也。或名仙人杖,或云西王母杖,或名天门精,或名却老,或名地骨,或名枸杞也。”《康熙字典》载:“《尔雅释木》载:枸,枸继【注】今枸杞也【疏】一名苦杞,一名地骨,服之轻身益气”。《神农本草经》《康熙字典》依据《说文解字》《广雅》《尔雅》《毛诗》的传注及郭璞、陆玑的注释考证,认为“杞,枸也”;“枸,今枸杞也”。这就是说,“枸”与“杞”为同一种果树,通称“枸杞”。《陆玑草木疏》也曾说到一种枸树:“枸树高大如白杨,子长数寸,噉之甘美如饴。蜀以为酱,亦书作立艹句”。古代文献所说的“枸”树也是枸杞树中的一个品种,例如,《本草纲目·木部·第三十六卷》载:“今陕之兰州、灵州、九原以西枸杞,并是大树,其叶厚根粗。河西及甘州者,其子圆如樱桃,暴干紧小少核,干亦红润甘美,味如葡萄,可作果食,异于他处者。沈存中《笔谈》亦言:陕西极边生者高丈余,大可作柱。叶长数寸,无刺。根皮如厚朴。”《陆玑草木疏》、沈存中(沈括)《(梦溪)笔谈》所引用的资料均摘抄自其前的《本草》等古代文献,陆玑的“子长数寸”当是古文献“叶长数寸”之误,沈存中(沈括)《(梦溪)笔谈》记载的陕西极边生长的一种枸杞树“叶长数寸”可以为证。因此,枸杞树中也有“高丈余,大可作柱”,“高大如白杨”的大树,并非都是灌木。据今人研究,现存枸杞品种就有宁夏枸杞Lycum bar6anum L.、枸杞Lycum chnense M11与新疆黑果枸杞三种。所以,古代文献所说的枸树亦是枸杞树中的一个品种,其果实品质与杞树一样,可以酿造“枸酱”酒。据此,汉武帝品尝的“枸酱”酒就是枸杞酒。   今人将贵州当地的拐枣树称为枸树,其果实酱褐色,亦可酿酒。据此,有人就认为“杞”树与“枸”树是两个不同的树种。将贵州拐枣树称之为枸树,这是现代植物分类中所说的今贵州“枸树”,但不能以现代植物分类中所说的贵州“枸树”(拐枣树)指代《诗经》《史记》《华阳国志》《本草纲目》所说的古代枸杞树(枸)。这是古代学者早已考证清楚了的。   南北朝时期的《神农本草经》载:枸杞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风湿,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耐寒暑,下胸肾气,客热头痛,补内伤,大劳嘘吸,强阴,利大小肠,补精气诸不足,易颜色变白、明目、定神,令人长寿。   南北朝时期著名的家庭教育专家颜之推(约531~595年)博览群书,提倡“实学”。他在教育子女学习“五经”“杂艺”时,还念念不忘地告诫子女养生保健要经常服用枸杞子,盛赞服食枸杞子“得益者甚多”。他在其《颜氏家训》中说:若其爱养神明,调护气息,慎节起卧,均适寒暄,禁忌食饮,将饵药物,遂其所禀,不为夭折者,吾无间然。诸药饵法,不废世务也。庚肩吾常服槐实,年七十馀,目看细字,须发犹黑。邺中朝士,有单服杏仁、枸杞、黄精、术、车前得益者甚多,不能一一说尔。枸   从上述古代文献记载得知,《淮南枕中记》说经常服食枸杞汤液可以“老者复少。久服延年,可为真人”酒可以“诸疾不生”,使人成为“地仙”载汉代已将枸杞子酿造的美酒称为酒甘美异常,说明枸杞子是酿造美酒的绝好原料。《神农本草经》研究说枸杞有“轻身不老”的医药功效,籍都研究说枸杞是“神仙服食”的灵丹妙药,能“轻身不老”“羽化登仙”。所谓“羽化登仙”,即说服食枸杞能减轻体重,容颜年轻,延年益寿。由此看出,枸杞“轻身不老”“羽化登仙”的医药功效均源自秦汉之前的《神农本草经》,历代名医及知识界都在实践验证、均以各自的体验美誉其神奇功效。   综上所述,秦汉前后,枸杞及枸杞酒是帝王及“神仙方士”渴求长生不老、“羽化登仙”而经常饮食服用的“神仙服食药”“神仙服食酒”。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