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一章殷商时代,枸杞种植载于甲骨文   枸杞到底始种于什么时代?现今流行的一些文章说:早见于我国两千多年前的《诗经》,2000多年。这种说法与史实不符,   就古代文献记载而言,枸杞在殷商时期的甲骨文中就有记载,当时称为“杞”,如:   武丁时期的卜辞载:癸巳卜,令登赉杞。   祖庚,祖甲时期的卜辞载:已卯卜行贞,王其田亡灾,在杞;庚辰卜行贞,王其步自杞,亡灾。   帝乙,帝辛时期的卜辞载:庚寅卜在女香贞,王步于杞,亡灾;壬辰卜,在杞贞,王步于意,亡灾。   “杞”字在甲骨文中的形体,大致有三种写法。   第一种写法见于罗振玉《殷虚书契前编·弍八》。   第二种写法见于罗振玉《殷虚书契后编·上一三》。   第三种写法见于罗振玉《殷虚书契后编·下三七》。   对上述甲骨卜辞中的“杞”字,甲骨文名家罗振玉依据《说文解字》解释说:“杞,枸杞也,从木已声”。《尔雅·释木》载:“杞,枸檵。舍人曰:句杞也。孙曰:即今枸芑。”   甲骨卜辞中的“杞”字,有的也可能指“姓氏”“地名”或“国名”。据《史记》《通志》记载,“杞氏”为“夏禹之后”。追根溯源,作为“姓氏”“地名”或“国名”的“杞”字,应源于对人的生命具有神奇作用的“杞”树崇拜。他们以“杞”树作为植物图腾,其“姓氏”“地名”或“国名”也就以“杞”树为“姓氏”、为“地名”或为“国名”了。   古代文献记载,陇右河西枸杞甲天下,是枸杞的原生地。夏禹即大禹族群。《史记·六国年表》说“禹兴于西羌”。大禹是羌人,其族群活动于陇右河西地区。陇右河西即今宁夏、甘肃、青海一带,这里自古盛产枸杞,是大禹族群生息、繁衍、发祥之地。大禹族群以枸杞树为图腾,这说明在夏禹时代人们就已认识枸杞,崇拜枸杞了。   枸杞见载于殷商甲骨文,其种植年代必在甲骨文之前。由此可知,枸杞的种植、采摘、食用至少也有4000年左右的历史了。   殷商时期,枸杞已属农田人工栽培果木。甲骨卜辞中关于殷商时期农田生产的内容颇多,卜辞中有“田”“作大田”的记载,还有“黍”“稷”“麦”“稻”“杞”等农作物的名称,并将“杞”等农作物与“田”联系在一起。   甲骨卜辞“已卯卜行贞,王其田亡灾,在杞”的记载,是说殷商国王在“杞”“田”中占卜枸杞有无自然灾害。“杞”即枸杞。关于“田”字,《说文解字》释为“树穀曰田”,《释名》释为“五稼填满其中也”。这就是说,这条甲骨卜辞中的“田”字,是指种满了枸杞的农“田”。种满了枸杞的农“田”,当然是指人工种植枸杞的农田了。所以,甲骨卜辞“王其田亡灾,在杞”的记载,明确无误地证明枸杞在殷商时期已属人工种植的农田果木了。   甲骨卜辞“庚辰卜行贞,王其步自杞,亡灾”;“庚寅卜在女香贞,王步于杞,亡灾;壬辰卜,在杞贞,王步于意,亡灾”。以上卜辞都是说殷商国王在枸杞“田”中进行占卜,预测枸杞有无自然灾害,均得到了“亡灾”的吉兆。   以上甲骨卜辞关于枸杞的记载证实:一是殷商时期枸杞已属人工种植的农田作物。二是殷商帝王对枸杞生产非常重视。三是殷人迷信占卜,无事不卜。殷商帝王为了祈祷、预测自然灾害和农作物的丰欠,他们经常进行占卜。甲骨卜辞中关于对枸杞有枸无灾害进行占卜的记载,就是殷商帝王这种心态的反映。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