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枸杞种植考略   中卫红宝枸杞是宁夏五宝之一。以枸杞为原料酿造的“宁夏红”等枸杞果酒饮誉海内外,已成为著名的国际品牌。中卫也被确定为“中国枸杞之都”。   枸杞,其果名“枸杞子”,是华夏大地上最古老而又最神奇的养生保健植物。枸杞浑身是宝,自古备受推崇,极具神话色彩。   原始社会,枸杞作为神奇果树载于《山海经》   原始社会,人们认为万物有灵。在原始人类的世界观中,山川动物、花草树木跟人一样,都有灵魂。特别是一些与人类生活枸关系密切的树木,他们认为都是神的化身,是神的住所,灵验非凡。   《山海经》的古老篇章成书于公元前400年左右,集整理的却是原始社会到秦汉时期的原始巫术活动、远古神话传说、风俗民情、地理交通、山川物产等资料,映了上古社会的原始面貌。   枸杞作为神奇名贵植物,海经》中的“杞”“芑”类果木,   《西山经》:崇吾之山“有木焉,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据谭其骧、郭郛先生考证,崇吾之山即今宁夏中卫香山。中卫香山是枸杞的原生地,现仍有枸杞之原植物。全世界枸杞属植物约有100种,有的叶呈长橢圆形,有的叶呈圆状披针形;有的花白色或淡紅色,有的花淡紫色,有的花绿色,有时紫色;有的果实呈圆球形,有的果实呈橢圆形。枸杞属植物多“食之宜子孙”,具有养生保健,益寿延年的功效。所以,崇吾之山“员叶而白柎,赤华而黑理,其实如枳,食之宜子孙”的神奇果木应是最早的原生枸杞。   《西山经》:又西八十里,曰小华之山,其木多荆、杞,其兽多牜乍牛,其阴多磬石,其阳多王雩琈之玉。鸟多赤鷩,可以御火。其草有萆荔,状如乌韭,而生于石上,赤缘木而生,食之已心痛。   《南山经》:又东四百里,曰虖勺之山,其上多梓枬的旦,其下多荆、杞。郭璞注释说:“杞,苟杞也,子赤。”   《东山经》:又南三百八十里,曰余峨之山。其上多梓枬的旦,其下多荆、芑。……有兽焉,其状如菟而鸟喙,鸱目蛇尾,见人则眠,名曰犰狳,其鸣自詨纠,见则螽蝗为败。   《东山经》:又南三百二十里,曰东始之山,上多苍玉。有木焉,其状如杨而赤理,其汁如血,不实,其名曰芑,可以服马。泚水出焉,而东北流注于海,其中多美贝,多茈鱼,其状如鲋,一首而十身,其臭如蘪芜,食之不米费。【周按】“东始之山”中的“芑”字,郭璞注音“起(qi)”,李善注《西京赋》引此经作“杞”,《礼记正义·卷五十四·表记第三十二·郑玄注、孔颖达疏》:“芑,枸杞也。”从《山海经》对枸杞“其名曰芑”“其汁如血”的描述看,唯有“枸杞”果实流出的液体才会“其汁如血”,其他杨柳科灌木均无此种液体流出,也不会“其汁如血”。所以,此经的“芑”当为枸杞。   《中山经》:又东北七十里,曰历石之山,其木多荆、芑,其阳多黄金。其阴多砥石。有兽焉,其状如貍,而白首,虎爪,名曰梁渠,见则其国有大兵。   《中山经》:又东南一百八十里,曰暴山,其木多棕、枬的旦(楠)、荆、竹、.菌,玉,芑(杞)、箭、媚、其上多黄金、其下多文石、铁,其兽多麋、鹿、麋、就。   《中山经》:又东南一百五十九里,有尧山,其阴多黄垩,其阳多黄金,其木多荆、芑、柳、檀,其草多藷藇艹术。   《中山经》:又南九十里,曰柴桑之山,其上多银,其下多碧,多泠石、赭,其木多柳、芑、楮、桑,其兽多麋、鹿,多白蛇、飞蛇。   《中山经》:又东二百三十里,曰荣余之山,其上多铜,其下多银,其木多柳、芑,其虫多怪蛇、怪虫。   以上《山海经》崇吾之山、小华之山、虖勺之山、余峨之山、东始之山、历石之山、暴山、尧山、柴桑之山、荣余之山等10座大山都生长着枸杞(芑)。生长枸杞(芑)的山和枸杞(芑)一样,都有一些神奇现象。小华之山生长着枸杞等树,生活着野牛,这里的磬石能发出乐音,赤鷩鸟能防御火灾,萆荔草能治疗心痛,枸这是一座藏有神鸟、奇石、名兽、杞等树,这座山上的野兽犰狳会装死,的螽蝗就减少了。生长着枸杞(芑)等树的历石之山,石,还有一种野兽叫“梁渠”,“梁渠”山上长着枸杞(芑)等树,生活着麋、石等宝藏。东始之山上的枸杞“其汁如血”水溪中的鱼一个头上长着十个身子,   以上记载说明,在原始社会,具有实用价值,有引人关注的特点,所以才与异兽、名鸟、奇石、怪鱼、宝玉、金、银、铜、铁等特产一起被载入《山海经》。野生枸杞俗名白茨,树形和果实与人工栽培的枸杞相似。   历史上,宁夏中卫香山普遍生长着野生枸杞,至今还有。香山是野生枸杞的原生地之一。20世纪70年代,香山野生枸杞曾被作为烧柴大量砍伐,至今许多人记忆犹新。   从《山海经》将枸杞子的液汁比喻为人的“血液(其汁如血)”来看,原始社会人类对枸杞子的营养作用就有了认识,就引人关注。原始人类根据枸杞子的红色液汁与人的血液的相似性,从而认为枸杞的功效对动物和人的性命有良好作用。实质上,这是一种朴素原始的类比法,是一种对天人合一的探索,这是中药药象学的最早文献记载。   三皇五帝时代,枸杞作为“上品”列入《神农本草经》   据先秦文献记载,神农氏是华夏古代“三皇”之一。传说从神农氏时代开始,炎黄族群由采集农业发展到种植农业。由于神农氏“始尝百草”,才分辨出了许多植物的性质用途,总结发明了中医医药学。   司马贞补《三皇本纪》说:“炎帝神农氏,姜姓。母曰女登,有媧氏之女,为少典妃,感神龙而生炎帝。人身牛首,长于姜水……斲木为耜,揉木为耒,耒耨之用,以教万人。始教耕,故号神农氏。于是作蜡祭,以赭鞭鞭草木,始尝百草,始有医药。”   流传至今的《神农本草经》,传说源自神农氏时代。《神农本草经》虽然成书于战国至秦汉时期,但总结记载的却是上古以来华夏族群的医药学知识,是我国现存最早的药学专著。   药用枸杞最早见载于《神农本草经》。《神农本草经·卷一·上经》记载:“枸杞味苦寒。主五内邪气,热中,消渴,周痹。久服,坚筋骨,轻身不老(御览作耐老)”。枸杞在《神农本草经》中被列为是中药药材“木”类药品中的“上品”药。《神农四经》说:上药主养命以应天,无毒,多服久服不伤人,欲轻身益气不老延年者服上药;中药主养性以应人,欲遏病补虚羸者服;下药主治病以应地。所谓“上品”药,即养命之药。   枸杞自古就被誉为生命之树。《神农本草经》认为,枸杞以滋补营养为主,既能祛病又能长服,强身健体,延年益寿,无毒副作用。明代医圣李时珍《本草纲目》说:“春采枸杞叶,名天精草;夏采花,名长生草;秋采子,名枸杞子;冬采根,名地骨皮”。有一长者常服枸杞,“寿百岁,行走如飞,发白返黑,齿落更生,阳津强健”。在古人心目中,枸杞在强身健体,益寿延年方面,是十全十美的极品、神品。古人的这种认识也是源于对枸杞养生作用、药理作用及其历史文化的长期积累、实践与总结。由此可见,枸杞的种植、食用、药用历史及享誉时代确实源远流长!

上一页 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