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应理州”—皇帝的草原   中卫,元代称“应理州”。   常读史,有一个发音与“应理”中,如:   岁乙丑(公元1205年),帝征西夏,拔力吉里寨,经落思城,大掠人民及其橐驼而还。”   —《元史·太祖本纪》   蒙古初来侵,破力吉里寨。纵兵躏瓜、沙诸州,纯佑不敢拒。成吉思汗夺取的西夏力吉里寨,就是今宁夏中卫县城。   —《西夏纪》   成吉思汗整集军队去征讨被称做唐兀惕的合申地区(他们进入该地区后),先到了力卜勒乞寨(即力吉里寨)……在短时间内攻了下来,将寨墙和基础全部平毁。   —《史集》   成吉思汗对唐兀惕(西夏)发动了战争。在该城境内有一座十分险要的堡寨,名为里乞(liki),还有一座名为阿撒一轻鲁思的大城,蒙古攻占了他们,进行了洗劫。此后第三年成吉思汗出征占领了那个地区。   —《史集》   (黄河)东北行一日,洮河水南来入河。又一日,至兰州,过北卜渡。至鸣沙州,过应吉里,正东行。至宁夏府南。   —《元史·河源附录》   应理州。与兰州接境,东阻大河,西据沙山。考之图志,乃唐灵武郡地。其州城未详建立之始,元初仍立州。   —《元史·地理志》   上述“力吉里”“力卜勒乞”“里乞”“应吉里”“应理州”,都是今中卫在西夏蒙元时期的名字,但中卫为何叫此名字?我百思不得其解。多少年来,我请教探寻,无人能说得清。   2007年9月10日,我偶然认识了一位会说蒙语的先生,向他请教。因他听汉语不甚清楚,我只好将“力吉里”“里乞”“应吉里”“应理州”诸名称均写于纸上,请他研究。他思考了许久,回答我说:这几个名字的意思是“皇帝的草原,也就是皇帝放牧牲畜的地方”。我又惊又喜,信然!因为我知道,香山等陇右地区先秦以来就是帝王的牧场。他说的是“皇帝”,《史记·五帝本纪》所载最早的“皇帝”是“黄帝”。“皇帝的草原”实源自“黄帝的草原”,也是后来许多皇帝、王爷的草原。   香山作为炎帝、黄帝狩猎和图腾崇拜的神山圣迹,对后世帝王影响深远。以香山为象征的陇右地区,不仅是炎帝、黄帝狩猎和图腾崇拜的神山所在地,也是后世帝王追踪炎黄圣迹,饲养繁殖牲畜首选的国家牧场。   西周时期,秦人先祖非子为周孝王牧马于此,“马大蕃息”(《秦集史》)。战国时期,乌氏倮在此地大养牛羊,“畜至用谷量马牛。秦始皇帝令倮比封君,以时与列臣朝请”(《史记·货殖列传》)。   隋唐之时,朝廷设监牧于陇右,为国家大养其马(《唐会要》)。   明代,香山属“庆藩王牧场”(《明实录》   由此反证上溯,香山(崇吾山)是炎帝、拜的神山并非只是神话传说,迹一直为后代敬仰追踪,延续至今。   香山(崇吾山)南邻陇山(今六盘山),坂均以“陇山”得名。传说伏羲生于陇右成纪,其形象是“蛇身人首”“龙身牛首”,由是观之,抑或是上述“陇”名均源于伏羲之“龙”图腾。追溯“陇”名之来龙去脉,应是伏羲、炎帝、黄帝族系早期发祥于“陇山”以西的陇右地区,他们以“龙”为图腾,故其发祥地以“龙”命名之。“陇山”最早应叫“龙山”,后人造字,因表示地名,在“龙”字的左边加了个示意土丘的“阜”旁,就变成了“陇”字,写做“陇山”了。   大麦地发现的神龙岩画,龙尾与神人头像相交,四条小龙相绕,观其图形,绘制的应是与三皇五帝有关的“龙首蛇身”“蛇身人面”“人面蛇身”“乘龙升天”“轩辕之丘”等神圣事迹。上述“神圣事迹”,虽有神话成份,但也不乏三皇五帝时代真实历史的折光。大麦地神龙岩画,很可能就是三皇的族徽,也可能是黄帝族群的图腾或记事。   龙是华夏族群的先民以蛇为原形创造的许多族群共有的图腾形象。在中国历史发展的长河中,“龙”是中华民族文化和民族感情的积淀凝聚,是中国文化的象征,中华民族的象征,中国的象征。大麦地神龙岩画的发现,对中国龙文化的研究提供了最古老的形象证据。大麦地遗存的史前维纳斯、史前神龙等岩画,在华夏大地上闪烁着人类文明的曙光!   香山以“炎黄神山”见载于《山海经》,以“皇帝的草原(“应理州的蒙语解释”)”名扬后世。“皇帝的草原”成了古代中卫畜牧业兴旺发达的标志,“应理州”成了中卫的历史记忆,香山、大麦地的龙岩画接通了中卫与炎黄古族的地脉史脉,香山荷载着炎黄古帝狩猎与图腾崇拜的灵光圣迹。

上一页 下一页